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不過封卿最後什麼也沒問,有些人就是善變的。

    「你來嘗嘗這個蛋黃蝦仁,還有這個清炒山藥,還有還有……」

    飯桌上,肖凝墨不停地給慕卿夾各種菜。

    看著面前堆成山食物,慕卿眼角不可抑止的抽搐著,她忽然伸出手捂住臉。

    不行,今天抽搐的次數太多了,在這樣下去會長皺紋的,慕卿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你當我是豬么?豬也沒有這麼喂的吧?」

    「那你可以每個都嘗嘗,不喜歡的就不要吃了。」

    肖凝墨也發現似乎有些過頭了,尷尬地低頭吃著面前的食物。

    見到這一幕,慕卿默默地拿起筷子,與面前的『小山』戰鬥起來。

    吃飽之後,慕卿發現面前的食物好像絲毫沒有減少,反而比之前還要多是怎麼回事?


    她疑惑地抬起頭看向肖凝墨的方向,卻發現肖凝墨正在偷偷地往她盤子里夾菜。

    肖凝墨發現慕卿看到他的動作后,頓時一陣尷尬。

    「我怕你不夠吃,要是你吃飽了我們就去看櫻花吧。」

    「我看你是怕撐不死我吧?」

    慕卿都快哭了,她說怎麼總是吃不完呢,她吃的還沒肖凝墨夾的快。

    聽到慕卿的話,肖凝墨更加尷尬了,不知道該說什麼。

    索性起身拉著慕卿朝外走。

    慕卿被肖凝墨帶到富士山的櫻花樹下,看著面前飄落的粉嫩櫻花,慕卿由衷地滿心感慨。

    「難怪富士山的櫻花可以稱作世界美景,的確很漂亮。」

    「櫻花再美,不及你在我心中的萬分之一。」

    肖凝墨不由自主的說出這句表白神句。

    隨即慕卿露出一臉見鬼的表情。


    「你蛇精病啊?突然這麼肉麻,你是不是看我不爽想要噁心死我?」

    「我就是……」


    肖凝墨忽然頓住,因為她發現怎麼說好像都不是很對,索性還是閉嘴不要解釋了。

    而慕卿要的就是肖凝墨什麼也不解釋

    剛剛肖凝墨說這話的時候,慕卿就想明白肖凝墨今天為什麼會這麼奇怪了。

    可是肖凝墨的情卻是慕卿怎麼也無法給予回應的,所以她們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兩人無言的看著面前美景,心中思緒各不相同。

    肖凝墨知道慕卿不會給他回應,可是付出的感情要怎麼才能收回來?

    看過櫻花之後,慕卿被肖凝墨帶回別墅。

    慕卿很想找找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逃走出去。

    但是看到走廊各處都有攝像頭的時候,她很有自知之明的放棄了。

    因為她現在還帶了個球,不可能平安跑出去的。

    所以她選擇老老實實的待在肖凝墨身邊,等著封時奕接她回家。

    不過慕卿不知道的是,每當封時奕找到封卿的線索,肖凝墨就會帶著她換個居住的地方。

    由於肖凝墨所有的別墅都是相差無異的格局和裝修,所以慕卿至今不知道她被轉移了好多地方。

    嘭!

    封時奕惱怒地摔了手裡定製的筆記本電腦,這已經是短短一周以來,第五次被耍。

    縱使封時奕有再好的脾氣也會消失殆盡。

    看著地上電腦的殘骸,封時奕強壓下心中的怒意。

    「繼續找,我就不信肖凝墨還能帶著卿卿鑽地洞!就算鑽地洞我也會把卿卿找回來!」

    聽到這話,月柏栩點了點頭,繼續在電腦上追查封卿的行蹤。

    而封時奕坐在沙發上,煩躁地伸手拉下領帶甩到一旁。


    「肖凝墨的家用局域內網能進去么?」

    「可以是可以,但是需要時間,畢竟史密斯家族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勢力,家族都會有電腦高手坐陣。」

    月柏栩臉上也是凝重的神色,想要破解大家族區域網。

    這可是個不小的工程,不過很有挑戰性。

    看到月柏栩臉上興奮的神色,封時奕知道月柏栩對這次的事情很有期待。

    不過封時奕覺得有必要潑下冷水,不然萬一輸了會受刺激的。

    想著,封時奕伸手拍了拍月柏栩的肩膀。

    「儘力就好,而且史密斯家族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放心吧,我可是很久沒有遇到這麼有挑戰性的工作了。」

    月柏栩眼底閃過一抹期待的光澤,對於破解高強的防禦性區域網,月柏栩真的很有興趣啊。

    封時奕薄唇緊抿,忽然開口提醒了句。

    「你不要光封著破解區域網,然後忘了該做的事情就好。」

    「我是肯定不會忘記的,對了,我們要做什麼事情來著?」

    月柏栩剛剛拍著胸脯保證不會忘,緊接著就問了句。

    聽到月柏栩的話,封時奕眼底閃過一抹無奈,他就知道會是這樣。

    「我們主要的目的是找到慕卿的下落!」

    「對對對,我保證完成任務,放心吧。」

    月柏栩連連點頭,然後繼續擺弄手裡特製的專屬電腦。

    看著面前這一幕,封時奕隱隱感覺到有些頭痛。

    因為月柏栩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時間飛逝,一星期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慕卿百般聊賴地坐在窗前,看著外面的景色,無奈的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封時奕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她,再晚一段時間,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叩叩叩。

    房門忽然被敲響,不過慕卿沒有回答。

    門外的人似乎知道封卿不會回答,敲門后等了片刻就直接開門進了房間。

    「慕卿,這是他們剛買回來的草莓,你要不要來吃點?」

    肖凝墨見到慕卿又在看窗外就知道她又在想著封時奕了。 可是他卻沒有什麼立場吃醋妒忌。

    聽到這話,慕卿點了點頭。

    「你先下去吧,我換身衣服再過來。」

    「那我去客廳等你。」

    肖凝墨點了點頭,隨即轉身出了房間。

    等門關上后,慕卿再次嘆了口氣,她真是不明白這個肖凝墨到底在想什麼。

    把她綁過來什麼也不做,天天好吃好喝伺候,就是不讓她離開。

    看著衣櫃里滿滿的新衣服,慕卿無奈地搖了搖頭,她和肖凝墨說過不止一次。


    沒有必要對她這麼好,不過貌似全部等於雞同鴨講。

    說過幾次后,她也懶得管這種破事了。

    反正肖凝墨有錢,人家樂意花錢,她也攔不住。

    換了件衣服后,慕卿優哉游哉地走下樓。

    看到客廳里正在閑聊的五個人,笑著和幾個人打了聲招呼。

    「哈嘍。」

    「慕小姐今天精神狀態不錯嘛,一會一起去釣魚么?」

    秦眠總是最能活躍氣氛的那個。

    秦眠的哥哥秦穹則是朝著慕卿點點頭,然後繼續擦拭著手裡的AK47。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慕卿總是覺得秦穹對她有股莫名的敵意。

    另一邊是霖菲和元清,霖菲看到慕卿的時候直接別過頭不搭理。

    元清笑著朝慕卿招了招手:「坐這邊吧,等下我們會一起出去釣魚,你去么?」

    「想不想去不都是要去么?你們還有必要問我的意見么?」

    慕卿算是明白了,不管她想不想跟著去,肖凝墨最後都會拉著她一起去。

    所以她對於這種問題有很大的怨氣。

    明白慕卿的怨氣是來自於哪裡,四個人不約而同的看向肖凝墨。

    肖凝墨尷尬地捂唇咳了兩聲,隨即將草莓遞向慕卿。

    「多吃點,喜歡吃等下給你帶點過去。」

    「有沒有防晒霜?」

    慕卿也不矯情,接過草莓吃了起來,最近的胃口真的變得很大。

    肖凝墨拿出一個名牌防晒霜遞給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