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不過一頓飯的工服,秦沫語和宮天行也熟穗了起來。

    「你不知道,當時我爹的那個眼神。。。哈哈哈哈根本就沒有辦法說的出口。。。哈哈哈哈。」這不還沒認識多久,兩個小孩子就打成了一片,當然宮天行一直在聽,秦沫語則是手舞足蹈的在旁邊把自己以往的故事描述的繪聲繪色,十分生動。

    宮天行在合歡宗從小師傅就是除了修鍊別的什麼也不讓宮天行去做,如今9歲呢宮天行已然是練氣七層,可是卻是一點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要不是這次趁著師傅沖境界準備化丹成嬰的時候,跟著外門弟子的試煉隊伍,估計也就只能苦哈哈的跟著那個黑心肝_(:_」∠)_師傅繼續修鍊了。

    花葬→_→我們心肝白著呢╰_╯

    出來之後這一路上見識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東西,像是集市,酒館,書館這些地方都是出來以後才知道的。之前只是聽別的師兄師姐說到來到宗門之前外面的樣子是多麼好玩啊,多麼危險,這就讓這個從小待在宗門裡沒有出過一次大門的小朋友,心生嚮往。

    所以這次出來心裡就像撒了歡兒似的,看見好玩的,買(?????),好吃的(?????),買,有用的沒用的(☆_☆),總之就是買買買(?????)。這不財帛動人心,沒玩幾天,身上的錢就被一幫看起來就不是很面善的人給盯上了。還好他年紀不大,但是修為不低,一頓毒揍,這幫臉蛋子不知道腫了多少圈的熊修士才扶著彼此走了回去,這不剛剛揍完那幫沒出息的東西,就聞見一股香味,鼻子順著香味的方向就找過來了。

    本來也就是想過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香,實在不行還可以買回去,本來想的是挺好的,可是在看見秦沫語以後,尤其是秦沫語在烤肉時候希冀的目光的時候動作卻又緩了下來。慢慢的宮天行就在草叢中著了迷。要不是剛好有一塊石頭砸了過來,指不定要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說到砸過來的那塊石頭,宮天行不得不多看了彩兒兩眼,人性靈獸不是沒有,哪怕只是最簡單的形象也需要五階靈獸才能做到,相對應的可是修士的化神期,可是這一隻靈獸才練氣四層,著實讓宮天行對自己的學識產生了疑問,要知道合歡宗里所有介紹靈獸的冊子和玉簡就沒有他不知道的,反倒是看著這個背後長著翅膀,藍色眼瞳佔據了整個眼眶沒有眼白的靈獸,一點也不覺得違和,好像覺得這個靈獸就應該長成這樣,哪怕之前沒人見過,許是修仙界太大了,連合歡宗也沒見過這種靈獸罷了。

    可是宮天行卻么有去想連十大宗派之首的合歡宗都不知道的靈獸出現在這裡是有多麼的不正常。

    不過要是正常就有鬼了,好歹是修仙界召喚師系統,要是連個跨界召喚都做不到,還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是系統啊!提溜,吃了一口康帥傅泡麵的作者,一手托著泡麵桶,一手從不知道哪個不可言喻的地方拿出來了一隻教鞭。對著學生A到Z說到,看黑板,這個是重點,考試時候要考的還不趕緊記下來。

    而終於吃到了芙蓉兔的秦沫語也從宮天行的話語中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

    原來這裡是修仙界,怪不得青苔感應不到秦家的石碑,原先爹爹說過,修仙界和世俗界中間隔著鴻源海海里有無數令修士都頭疼不已的海靈獸,所以世俗界與修仙界註定無法有太多的往來,都是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一些傳送陣,看來想要回去的話,只能從這方面入手了。秦沫語一邊思考一邊繼續吃著手中的芙蓉兔,這個一定得吃(☆_☆)不然都對不起來修仙界這一會。

    倒也是秦沫語還小,要是擱在別的修士眼前,還回什麼世俗界,要知道修仙界的靈氣可不是世俗界能夠比擬的豐裕,修士本身就無外乎法財地侶,其中地就是指這地界靈氣的多少。 看著面前的系統面板,秦沫語摸了摸鼻子

    「戰鬥任務的日常」

    「請在天黑之前攻擊並擊倒五隻森林靈獸」

    「任務獎勵:攻擊法器一件」

    「任務進度:4/5」

    剛剛和宮天行一起吃完了芙蓉兔還覺得不是那麼過癮所以就。。。。。。

    青苔:「所以你真的打算在野炊中完成任務嘍!」

    秦沫語(捂臉害羞)

    青苔:。。。。。。

    「那最後一隻你打算怎麼辦?」

    「先毒著唄,彩兒讓大毛睡眠鱗粉勤著點。」

    秦沫語看了看身邊肚子已經撐得不行不不行的宮天行,再瞅了眼自己的肚子,暗暗地惱怒不是說修仙者可以煉精化氣的嗎?怎麼剛吃這米一點點,就撐成這個樣子?

    苔看著秦沫語用不爭氣的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肚子莫名的覺得她蠢萌蠢萌的,說道:「修仙者之所以在凡人眼裡能夠煉精化氣那是因為,凡間的食物里靈氣的含量可憐到幾乎沒有,所以才會出能夠吃多少都不會飽,不過你是從哪個戲本子上看到的,除了體修我還沒看到過誰提起過煉精化氣呢!」

    秦沫語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肚子,眼睛向上一翻,一個漂亮的大白眼就飛向了青苔。這個時候系統也此提示到任務完成了。

    看了看身邊那隻被毒粉和睡眠鱗粉撂倒在地的野豬有點迫不及待的說道

    「總算毒死了,看看系統到底獎勵了我什麼攻擊法器!」

    「戰鬥任務的日常」

    「任務進度:5/5已完成」

    「任務獎勵法器抽取券一張,是否現在使用?」

    秦沫語暗暗興奮道:「現在就抽取啊!」

    隨即就看見抽獎轉盤出現在了眼前,上面分別寫著

    痛苦女王之鞭

    九尾媚珠

    魅魔劍

    淫妖血環

    秦沫語:「。。。。。。」啊摔,系統你這是不是打開了作者D盤裡的學習資料了啊!怎麼全是河蟹神獸大大的針對目標,你就不怕河蟹大大給你來一個404嗎!!!

    系統咽了咽口水,不著痕迹的回頭看了看正在碼字的作者「大大我也想問你啊,咱們要是被河蟹大人盯上了日子就不好過了啊」當然不能問出口的系統也只好對秦沫語閉口不言。

    「宿主是否請求退出,退出后法器抽取券作廢。」

    啊摔,系統你是不是欺負人,看著旁邊的宮天行,秦沫語狠狠地攥起了拳頭,要不是我旁邊有人,系統我對你絕對不客氣。

    宮天行后脖頸一涼就覺得有一道殺氣從散發出來,四周查詢了一下,便發現秦沫語好像要吃人的眼神,誒?不是剛剛吃撐嗎?

    花葬:「(捂臉)傻徒弟,是要吃人,不是想吃人好不好!」

    不過現在的宮天行卻是說不出話來,俊俏的小臉被嚇得煞白。而驚嚇的來源就是剛剛被系統威脅過的秦沫語手裡拿著的長鞭,一下又一下的抽著已經死了的野豬。

    而秦沫語則是心裡暗暗地咒罵著系統,「陰謀,一定是陰謀,你們這些大騙子,。」

    一鞭又一鞭殺氣四溢,看著黑化的秦沫語,有地方躲起來的全都躲起來了你看就連二哈皮皮都躲在一棵根本擋不住他的樹苗後面前爪擋住了眼睛。

    宮天行:「師傅外面的世界好可怕T-T我想要回家」

    至於真正惹秦沫語生氣的原因再是在識海裡面的青苔和彩兒道出了真相,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就把秦沫語現在手中鞭子的信息面板展現在了彩兒的面前

    「痛苦女王的長鞭」

    「攻擊力:+50」

    「攻擊速度:+5」

    「特殊技能:再來一次」

    「攻擊男性生物時有50%的幾率觸發攻擊對象的意志力薄弱,想要再來一次」

    彩兒臉紅道:「還能有這種鞭子,不過感覺比不上那個幼女棒棒糖的說,那個棒棒糖還能吃而且也吃不完。」

    青苔:「。。。。。原來這個才是重點嗎?」

    明明剛剛才能夠放下心來好好吃一頓燒烤的秦沫語終於再把野豬的屍體抽個稀爛發泄完畢了。

    回頭看見宮天行詭異的眼神,俏臉一紅。

    「那個。。。那個剛剛吃撐了,聽說這樣能夠消化得快一些。」

    「呵呵,呵呵」

    宮天行心裡說道信你才有鬼。

    「原來是這樣啊,那現在好些了么?要不要我帶你去坊市轉轉,我記得常春閣里有消食的丹藥。」但是又想起今天剛遇到秦沫語時候哭得那麼傷心的小臉,頓時心頭一軟,還是算了吧,每個人都有一些心裡不舒服的時候,發泄發泄就好了。

    花葬:「呵呵,我的好徒弟,你師父我發泄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誒?這算不算有了XX忘了師傅呢!」

    聽到宮天行說道要去坊市,秦沫語眼睛上過一道光不過隨即又黯淡了下來,想起之前在商城裡面看到每一件法衣都是很想要的但是都買不起,現在隨著修鍊青苔備著的靈石也都快用完了,日後吃飯還好說,餓了就打一隻靈獸打打牙祭,渴了可以喝湖水,或者喝點采蜜蝶採集來的花蜜都能解決,可是你要讓一個原先喜歡什麼就買什麼的秦家大小姐過著這麼清淡的生活,她瘋了都算是解脫。

    秦沫語支支吾吾的說出了。「可是我沒有靈石了。」

    彩兒:「。。。」

    青苔:「。。。」

    系統:「。。(捂臉)就沒人跟他說過在修仙界怎麼賺靈石嗎?」

    彩兒:「我沒有!」

    青苔:「。。我好想也沒有說過。」

    忽略掉正在神識交流的的幾隻,宮天行卻是哈哈大笑道:「你沒有,我有啊,頭出來之前我專門帶了好多靈石,就怕路上沒得用。」

    秦沫語(星星眼):「哇,富二代誒。」

    青苔:「我的錯,這貨都忘了自己是富二代了」(捂臉)

    彩兒:「原來沫語是富二代啊(星星眼)(偷笑)」

    聽完了宮天行的話秦沫語卻又是一張苦瓜臉說道:「不能花你的靈石,要是我自己的靈石,怎麼花我都不心疼,可是用了別人的靈石我會看不起我自己的。」嗯嗯這是原則問題。

    「原來是這樣啊!」宮天行摸了摸下巴說道:「那我們可以把這些賣了啊。」說完還指了指剛剛才吃完了的靈獸皮毛、 看了看剛剛吃掉的靈獸皮毛秦沫語的嘴角抽了一抽,對啊,之前好像聽爹爹說過,世俗界的武者就專門有一些去一些相對於凡人較為危險的地方,捕獵一些奇珍異種的野獸,或者一些比較常見的靈獸賣給那些有錢人,更甚者,一些有錢的凡人甚至為了凸顯自己的身份會找上等的制皮師傅去製作皮草,穿在身上鋪在地上,這不都是賺錢的方法嗎!之前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如果現在有面鏡子的話,估計秦沫語就能看到她自己一臉痴迷的樣子有多闊怕。

    想完這些二話不說就拉著宮天行要往出走,可是。。。。。。

    青苔:「大小姐你來的時候是怎麼來的你心裡就沒個數嗎?」T-T真的覺得好心累啊。

    轉了兩圈又回到原地的宮天行看著眼前這個小姐姐心裡覺得好熟悉,就好像,就好像師傅一樣的溫暖。雖然說那個總是凶凶的要自己練功的師傅可是每次練完功以後都帶自己在宗門的後山遊玩。每次聽見別的孩子有了什麼宗門裡沒有的玩具,吵著鬧著想要搶別人的東西的時候總是師傅第一時間買來一份與我。雖然總是師傅師傅的叫著,總覺得她就應該任我吵鬧,然後再過來哄我開心,卻忘記了她就比我大了九歲。

    思緒被拉了回來,看著眼前仍然迷路的秦沫語。【其實是根本不知道出路。】一把反抓過來她的手悶悶的說道,跟我來,我帶路。

    「是啊,我憑什麼別人來哄我,若是毫不相干的人前來恐怕又是不一樣的結局。」想到這裡宮天行抓著秦沫語的手又緊了緊。

    不知道此刻宮天行想法的秦沫語,腦海里正是好多靈石在眼前打圈圈,之前一直在森林裡不知道外面哪裡才有坊市,這回好了,有宮天行帶著肯定能買到很多好東西。

    當然在走出森林的路上秦沫語又增加了很多戰利品,看著那些獵物在大毛的沉睡鱗粉和痛苦女王的長鞭之下在睡夢中死去,秦沫語不由得激動起來,「錢啊,這都是錢啊!」

    而宮天行則是掏出一把匕首,親自給秦沫語演示如何把靈獸更好的分類售出,比如眼前這一隻練氣三層的靈貓生性活潑,攻擊意識強,所以前爪是煉器的好材料,而剩下來的就是皮毛,靈獸肉,靈獸晶核,這三樣東西,不同的靈獸身上都有不一樣的用處,所以我們可以慢慢的去學習。

    秦沫語:「天行,下回我來吧,你拆成這樣,影響不好。」看著一般正經的宮天行,十分血腥的把匕首捅進靈貓的屍體里,拿著匕首攪啊攪,時不時因為講解分心的時候還會有肉泥從刀口處流了出來。

    說完,走到另外一隻靈獸的面前,掏出靈藥匕,看向宮天行,「天行,我不知道怎麼料理這隻啊!」

    剛剛被秦沫語埋汰的宮天行看著眼前這隻靈獸嘴角撇了撇,心裡想到又不是我的專長,知道怎麼拆不就好了。隨即說道,你眼前的這只是靈翅蟻,練氣三層,主要有用的地方是它的翅膀和它的晶核。

    誒?(驚訝)你怎麼拆掉的這麼快!!!!!!

    作者「你不知道女生對於拆東西這項技能天生就是MAX的嗎!(汗)」

    隨著這一路的拆解靈獸,宮天行和秦沫語也來到了坊市,看著眼前的坊市,秦沫語眼睛都冒出了小星星。

    而與此同時系統也發出了新的任務

    「修仙者的店鋪」

    「作為一個身無分文的修仙者,你怎麼好意思出來逛,請在一天時間成功出售一件物品。」

    「任務獎勵:任意商品的售賣選擇。」

    秦沫語:「。。。。。。青苔剛剛系統是不是鄙視了我一下啊!」

    青苔:「是的呢,不光是系統我也是的呢!!!!」

    秦沫語:「誒?你什麼時候這麼光明正大的敢鄙視我了!!!」

    青苔:「自從你的靈藥匕沒有辦法捅到我的時候!(炯炯有神)」

    秦沫語:「口胡,你給我等著!(暗暗發誓)」

    可是秦沫語又開始發愁了,到底怎麼才能完成任務呢!感覺這個任務對於今後的生活會有很大的影響呢。

    於是一開始興奮不已甚至想要掃平整個坊市的瘋狂購物的想法不由得熄了火。

    怎麼才能售出一件商品呢?

    算了還是先把手裡的這些東西解決一下吧!

    來到了一家專門收購產品的店鋪,和店鋪的掌柜的開始拿出各種零零碎碎的零售部件,一邊和彩兒青苔一起商量著怎麼完成任務。

    成功出售一家商品,那麼如果是把手頭的產品出售給店鋪應該也是可以完成任務的,可是按照系統任務的獎勵來說應該是把手裡的這些東西直接賣給修仙者才算成功啊!

    算了還是先把手裡的東西全都結清了再說。

    掌柜的把秦沫語和宮天行掏出來的所有零部件一一進行評價,然後手指在算盤珠上計算:「一共是五百零三塊靈石,你看這個價格可以嗎?」

    秦沫語哪知道這些東西的價格,本身就是隨手解決了幾隻靈獸的說。如果宮天行聽見秦沫語這種想法,估計都快淚奔了。

    隨手解決幾隻靈獸!我的大小姐啊,你要知道並不是所有的修仙者都能像您這樣靠睡眠粉蒙翻靈獸的,一般情況下都是修仙者結成小隊才敢和同等級的靈獸戰鬥,可是您倒好,見面二話不說先讓人家睡著了,然後就是一刀,或者不想吃的你就是在素手一揮一片毒粉,你說那個靈獸不鬱悶,人家怎麼說也是同級吊打修仙者的存在的說。

    秦沫語聽完價格看著宮天行,宮天行看著秦沫語迷茫的小眼神,也明白了,這就是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小姐,根本就不懂得這些東西的市價,隨即打量了一下這些零件然後根據平時師哥師姐說個,覺得價格差不多就同意了掌柜的的價格。【話說你也是個大門沒出過的小少爺的說】 兩個人走在坊市的街上,東看看西看看,秦沫語是因為任務的原因所以沒有把注意力放到平時的愛好上去,而宮天行則是因為這段時間一直買買買,暫時對於買東西這件事情提不起什麼興趣。實在是提不起興趣的秦沫語不由得把問題拋向了宮天行:「天行,你說如果我想要長久的賣一些東西的話應該怎麼辦,我想要租一家店鋪可是,我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呀,有沒有一席別的辦法呢!」

    「簡單啊!一般情況如果不是長期待在一個地方的話,有兩種方法可以解決,一,是可以擺攤,只要跟坊市交一些靈石,就可以租到攤位了,二就是和一些店鋪交一些租金就可以租到店鋪的專櫃,不過想要租到專櫃的話可能會比攤位貴很多的。」

    「嗯~~~確實是個好辦法!」

    秦沫語聽了聽宮天行的辦法覺得可行性比較強,頓時心情就開朗了,一路上拉著宮天行東逛逛西看看,糖葫蘆嗎?好懷念啊!買。誒?是面人嗎?買,果脯,話梅,麥芽糖,這一下子就停不住手了,雖然買的東西不少,核實全是一些逗孩子玩的小物事都沒花幾個錢。

    考慮著今天不想在回到森林裡去住山洞,所以便跟一家客棧住了下來,跟宮天行把房間分配好了以後就回到了,歸屬於自己的房間。看見了房間的床,一下子就撲了上去說道:「雖然就住了幾天山洞,但是真的好懷念睡在床上的感覺啊!!!!!!」

    彩兒也從召喚寶典里飛了出來,之前頭出森林之前宮天行很是嚴肅的和秦沫語跟彩兒說過,最好不要在坊市漏出彩兒的蹤跡,雖然不太清楚彩兒的身份,但是人形的靈獸一般都是很珍貴的,現在又是在秦沫語的手上出現了人形靈獸,估計會有秦沫語和宮天行都處理不了的麻煩。

    「為什麼不住在森林裡嗎!我還準備等蝴蝶孵化的夠多了建造一個屬於我自己的青藤宮殿呢!」

    彩兒在床腳坐著伸了個懶腰說道。「呀,彩兒你還能建造宮殿,看來以後有更多的好主意了!」秦沫語一把抓住了彩兒的小腰說道。剛剛聽宮天行說過在坊市租攤位可以,怎麼就沒有想到在坊市以外的地方建造一個店鋪呢!

    「那彩兒你的供電可不可以移動,就是那種可以被收起來的那種!」眼睛冒著小星星的秦沫語看著手裡的彩兒。似乎不是很喜歡現在的姿勢,所以在秦沫語的手心中掙扎了一下用一種稍稍有一絲委屈的表情看著秦沫語:「當然可以,自從我被召喚寶典契約了以後,就可以把宮殿召喚到寶典里去了,因為我自己本身沒有什麼攻擊能力想要自保全靠繁殖更多的蝴蝶才行,之前聽長輩們說,只要我長到更高的等級或者開啟了傳承變異的能力就可以孵化出更多能夠保護我的蝴蝶了!」聽見彩兒能夠建造宮殿的秦沫語瞬間就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咳咳,很是有遠見的想法,就是在彩兒的青藤宮殿里開店鋪,可是還只是個想法,還是先要把任務完成。

    想著要把任務完成可是總得知道自己要賣什麼吧!於是便把自己的東西全從戒指里拿了出來。召喚寶典肯定不行剩下的就是一些自身一直在用的,先不說沒了以後總是不自在,其次你想賣人家也要看得上啊(苦笑)所以挑來挑去之剩下一些沒有賣掉的靈獸晶核和采蜜蝶采來的花蜜。

    (☆—☆)「對呀,之前召喚寶典不是說我有特殊技能花蜜嗎!說是練丹藥使得也一直沒有試過。青苔,青苔,快出來幫忙!」一下子來了興緻的秦沫語趕緊的開始呼喚青苔。

    「我想要使用我的天賦技能可是,不會使怎麼辦gt;-lt;」秦沫語有些緊張,真的有些害怕自己因為技能會有一些特殊的條件而無法使用。

    「想要使天賦技能啊,這個簡單。」青苔輕鬆的說道。

    哼哼,我青苔經過了這麼多天的了解和學習早已經不是當初什麼也不會還要問系統的青苔了!經過了這麼多天的努力才不會被你一個小小的問題給打敗。青苔想到。

    「天賦技能,就是召喚寶典根據你的體質而為你定製的技能,所以想要使用天賦技能的話,得先要了解你的體質!」

    「我的體質?」秦沫語有些不解道「不是靈蝶體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