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不好玩,不過還真是不可思議…”瀟雨停下了他玩耍的腳步,叉着手望向那無比黑暗的地方,“想不到…竟然真的會存在…夜城…烏魅城……這樣的地方…”

    望着前方處於黑暗的零零落落的房子組成的烏魅城內部,再望着後方那處於光明的樹林,瀟雨頗有感慨。

    “…是啊,世上真是無奇不有……”劍小瑤附和着瀟雨,“不過,能跟瀟雨哥哥一起,我就心滿意足了。”

    說完之後,劍小瑤一把把身邊的瀟雨的那向下放的手臂給用力挽了起來。


    “小瑤…”看到劍小瑤這個樣子,瀟雨有點無奈,也不知道說什麼,不過他也習慣了。

    “…這裏的萬境之力,與外面真的很不相同……一種很不協調的感覺…”瀟雨望着烏魅城裏面,表現的一臉嚴肅,內心如此想到。

    “……等一下,那些是??”瀟雨的眼睛已經習慣了這裏的黑暗,而前方的某些事物引起了他的注意,讓他不由地發出聲來。

    “……該死的混蛋,竟然一羣人來欺負一個小孩子…”習慣了烏魅城黑暗的瀟雨一把掙脫掉劍小瑤的手臂,飛快的往那羣人與小孩子所站的地方而去。

    在前方那棟比其他建築物更要雄偉壯麗的建築物面前,一羣人與一個小孩子對峙着,而且有不少人作出毆打之姿,準備毆打那個小孩子。

    “看我的嘯蓮碧天掌……”瀟雨邊跑邊做好發出嘯蓮碧天掌的準備,面對着前方那一羣人與小男孩對峙的地方。

    瞬間之際,那些人的腳邊長滿了肉眼看不到的超小的蓮花,那些蓮花亦在一瞬間綻放,在綻放盛開的同時,那一些人也一樣被擊飛到上空中。

    “沒事吧,小鬼…”瀟雨跑到那個小孩子的身面前,說道。

    “有事沒事,不關你事…”只見那小孩子惡狠狠的說了這句話後,再做個鬼臉,就轉身跑了。

    “瀟雨哥哥,跑那麼快,到底這裏發生了什麼?”劍小瑤跟着瀟雨跑來這個地方,不過她似乎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

    瀟雨並沒有回答劍小瑤,他若有深思,隨後,他指着那個正在奔跑着的小孩,說:“小瑤,幫我跟着那個小孩,我稍微出去一下…”

    “出去?”劍小瑤不由地側頭問道。

    “是的,沒錯,出去…”瀟雨臉上顯出一絲尷尬,“去那些剛被我擊飛的人那邊,說不定能找到線索…”

    說着,瀟雨跑出了烏魅城,用手遮着烏魅城外那刺眼的陽光,往着那些剛被他用嘯蓮碧天掌所擊飛的人的那個方向跑去。

    劍小瑤呆呆的站着,好像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隨後,她急急忙忙的往着剛剛瀟雨所指着的那個方向跑去。

    “唉,爲什麼要那麼急躁了,把那些人全都擊飛…”瀟雨跑着,不由地搖了搖頭,嘆息道。

    “不過,爲什麼那些人要欺負一個小孩子了?”瀟雨邊跑邊思索着,

    他跑着離開了這暗無天日的夜城,進了被太陽照耀着的綠色樹林中。

    “那些人應該就在這附近吧,按理說,不可能打那麼遠的,”瀟雨在樹林中到處尋找,“可是爲什麼探測不到任何他們的萬境之力了?”

    “難道說我又進步了?”瀟雨竊竊自喜。

    瀟雨尋找着,尋找着,突然間,他發現在草地上躺着一個又一個的人。

    只見那羣人個個躺在地上,毫無意識,在樹與樹,草與草之間吸收着綠色的韻動。


    “是不是我想多了?”瀟雨躲在一旁,在樹葉的遮蓋下不時望着,“…看他們那個樣子或許真沒什麼線索……”

    “…而且,我也不用躲着啊……直接走過去,抓個人問啊…像雪伊子那樣…”瀟雨細聲自語,“不過,這不符合我的風格啊…”

    正當瀟雨猶豫着是否走近那些人的身邊時,有幾個人身上開始有細微的動作,一會兒後,他們也一個跟着一個地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爲什麼我會躺在這裏?”醒來的其中一人說。

    “這話該是我說的,爲什麼我會躺在這裏?身邊還睡着這些臭男人,我記得我是去旅行的途中的…”另一人亦說道。

    “對啊對啊,我也是去旅行的,經過一個黑暗的城市就…莫名其妙的睡在這裏…”有人如此道。

    “是啊,我贊同美女的看法,雖然我只記得之前是在耕田的…然後就在這裏…”還有人如此道。

    “怎麼回事?他們不是一夥的嗎?爲什麼他們說的好像都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瀟雨望着那一羣人,疑惑道。

    “難道他們被人控制了?”瀟雨又說,“可是誰會有控制的本領了?”

    此時,瀟雨莫名地想起了龔長時墓控制着“屍”的南山子葵,但是,南山子葵她已經長眠於古墓中,而且控制的是稻草人所變化的“屍”,不是人,不可能是她。

    瀟雨眼見不能從那些人身上再得到任何情報,他開始返回烏魅城那邊,問那個小孩子。 “該怎麼回去了?”瀟雨四處環顧,“對了,探測小瑤的萬境之力…”

    瀟雨閉起眼睛,仔細探測着劍小瑤的萬境之力,隨之他猛地睜開雙眼,用手指着某個方向,道:“那邊…就在那邊……”

    “那邊的方向是小瑤在的方向……夜城…”瀟雨嘀咕着,“……還有這種不協調的感覺…”

    “那羣人被誰控制了?那個小孩子……還有這種極度不協調的感覺…”瀟雨內心暗暗思忖着。

    隨之,瀟雨開始奔跑,往夜城的方向奔去,希望能從那個小孩子身上得到線索。

    從白到黑的過度,早上的夜晚的過度,樹林到城市的過度,瀟雨短短時間內順利奔跑回了烏魅城。

    “終於回到這個黑暗的城市了……”瀟雨氣喘吁吁地,“…還要探測小瑤的位置……”

    “讓我看看小瑤她在哪裏…”瀟雨閉起眼睛,仔細尋找着劍小瑤的身影,“不過,仔細感覺一下,每個屋子都不協調………城中央…那裏最爲不協調……還是先找小瑤…”

    “找到了,小瑤就在那裏…”瀟雨探測了一會兒後,說道。

    “話音一落,瀟雨就往着探測到的劍小瑤的方向跑去,在烏魅城的小道中奔跑。

    瀟雨根據自己探測的方向,來到了烏魅城一個較爲偏僻的地方,在那裏,坐落了一間敞開大門的小屋。

    瀟雨對着門敲了幾敲,說:“有人在嗎?小瑤?”

    “這裏也是這樣嗎?這樣的不協調…”瀟雨內心想到。

    “誒?瀟雨哥哥?”那陣熟悉的聲音傳入瀟雨耳中。

    瀟雨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那熟悉的纖纖小手拉進了屋裏。

    映入瀟雨眼中的是簡陋的室內佈置,在這室內中央坐落了一張牀,透過牀上那白皙的蚊帳可以見到一個沉睡的老人,而在牀邊坐着那個熟悉的小孩子。

    “這個是?”瀟雨一臉迷惑。

    “不關你事…”只見小孩子發話,期間還見到臉上些些的淚痕。

    瀟雨想發話的時候,被劍小瑤推了出去,而他亦一臉懵懂,什麼也搞不清楚。

    “小瑤啊,發生了什麼?我根本就沒搞懂??”瀟雨表達自己的疑問。

    “那個小孩子…小星…他的爺爺好像已經睡了好久…”劍小瑤淡淡的說了一句。

    “什麼?”瀟雨有點不明白劍小瑤的話。

    “而且,不止小星他的爺爺,這裏的老人都是這個樣子…”劍小瑤又說道。


    “可是爲什麼?”瀟雨隨即問道,同時他在內心揣測着那些被控制的人與這些沉睡的老人的關係。

    “不知道……這個沒問出來…”劍小瑤說,“不過,小星他好像因爲你剛剛救了他而對你懷恨在心…”

    “那臭小鬼,救了他不應該感恩的嗎?”瀟雨迴應着。

    “好像是因爲你阻止了他的讓爺爺甦醒的計劃…”劍小瑤說,“他一直在牀邊唸叨着這個……”

    “也不知道那個計劃是什麼,問他也沒回答,一直在念叨着瀟雨哥哥你……”劍小瑤繼續說道。

    “沒事,不過這小鬼…”瀟雨說着,撲哧一笑。

    “好吧,小瑤,跟我一起進去,看看他爺爺…”瀟雨拉起劍小瑤的手。

    “可…可是…”劍小瑤一臉緋紅,說不出什麼來。

    進入屋裏,那個叫小星的小孩子依舊對瀟雨惡狠狠的,但是,瀟雨並沒有理會他的那種態度,反而走到小星身旁,一邊望着他那沉睡的英羽,一手摸他的頭,說:“…這麼小竟然能爲爺爺甦醒做不少事,好樣的……”

    瀟雨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時候,也是這樣子爲了找出雪茫村真相而努力訓練,但是他並沒有勇氣敢踏出陵玉殿一步,直到現在——

    “混蛋…”只見那個叫小星的小孩子把瀟雨的手一把甩開,惡狠狠的瞪着瀟雨。

    “我剛剛阻止你的計劃,我很抱歉…”瀟雨對着小星道起歉來。

    “不過,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計劃是什麼?跟剛纔那些欺負你的人有關嗎?”瀟雨再說道。

    “跟你有什麼關係?”小星繼續惡狠狠的。

    “這樣說吧,瀟雨哥哥可是很厲害的…什麼事都難不倒他…”劍小瑤驕傲的說道。

    “厲害…”小星有點猶豫,隨後,更搖搖頭,說:“管你厲不厲害,我要自己一個來救爺爺…”

    瀟雨聽後,一臉安慰的,道:“好吧,我並不是想阻止你救你爺爺,而是想搞清楚這座城市發生了什麼?”

    “或許我搞清楚之後,你就有辦法救你爺爺……”瀟雨又道。

    小星欲言又止,他張開嘴巴,又閉起來,又張開,閉起,短短時間,如此重複多次。

    “是真的嗎?真的有辦法救爺爺他們?”一陣聲音從門那邊傳來。

    他們連忙被這股聲音弄得轉頭,一看,那裏站着幾個與小星差不多大的孩子。

    “你真的有辦法救他們嗎?”站着前面的那個女孩說。

    “有。”瀟雨大聲一道。

    “好吧,那我就說…”那個女孩帶着身後的幾個孩子進了門。

    “小柔…”小星望着那幾個孩子。

    “從之前的某天開始,大概是幾年前,城裏的老人們都開始沉睡…”叫小柔的小女孩說。

    “你知道是爲什麼嗎?”瀟雨問道。

    “不知道?不過在他們開始沉睡的時候,這個城市失去了早上,只有晚上,而且城裏的大人變得怪怪的,他們聚集在一起守着那個房子…”小柔繼續說,“所以,小星他就經常帶着我們去那裏,認爲是那房子裏的人把城裏的人變成這樣,我們三番五次去那裏,可是都被打回來…”

    瀟雨聽後,注意到那些孩子身上的傷痕,之前還認爲是小孩子調皮所致,但這才知道是那些人所打的。

    “我正奇怪爲什麼看不到大人了……”劍小瑤說。

    “就算爺爺沒沉睡,你也會在我家看不到大人…”小星迴應着。


    超級大匠師 ,小柔說:“小星是被他爺爺撿回來的…”

    瀟雨聽了這句話後,想起了柳英羽與陵賓長老,一時迷茫。

    隨後,他晃晃頭,拍拍臉,說:“看來一切都跟那個房子有關…看來有必要去那裏調查一下…”

    “還有,你們要不要靠自己的雙手再次拯救這個城市?”說着,瀟雨用冰製出幾把冰劍交給他們。

    “拿着這幾把劍,好好訓練,不就可以靠自己了?”瀟雨溫柔地對着那幾個小孩子說。

    那幾個小孩子一臉迷茫,但是小星卻表露出一些些歡喜,不過很快他又板起臉來。


    “小瑤,你就留在這裏好好地指導他們用劍……”瀟雨對着劍小瑤說道。

    “別小看這個姐姐啊,我的劍也是她教的…”瀟雨又對那些小孩說道。

    “瀟雨哥哥,說的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劍小瑤臉紅紅的。

    “好了,我去去就回…”瀟雨說着,走出了房屋,開始往那個房子奔去。 “房子,被控制的人,只有夜晚沒有早上的城市…”瀟雨邊跑邊小聲嘀咕着,“這些會不會跟我尋找的……有關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