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丁鐺頷首,「是的,別有用心之人,會利用這個機會。」

    田燕倒抽了口氣,保持沉默,她現在腦子有點亂。

    丁鐺從包里取出一個錄音筆,「裡面是當時岳露留下的一段音頻,跟你有關。當然,你可以繼續認為,是我們製造出來的假象,故意欺騙你。不過,建議你反思一下,任何陰謀都需要有成本支出的,你值得我們花費這麼精力嗎?」

    丁鐺提起自己的白色小包離開病房,錄音筆就放在田燕的手邊,她鼓起勇氣按了下按鈕,裡面傳來熟悉的聲音。

    「你為什麼要找田燕報道那篇抹黑老闆的新聞?」

    「因為我知道,老闆肯定最怕輿論的影響,而田燕恰好特別需要這樣的素材,所以我便有了這個主意。」

    「你跟田燕還有聯繫嗎?」

    「沒有,我不打算跟她聯繫了。因為我太了結她,如果聊得越多,只會暴露越多,而她知道此事的關鍵,只要死死地咬住老闆,她的採訪就會有人氣和流量。田燕是我的同學,我對她的性格特別了解,是挺聰明的一個人,但容易陷入死胡同。而且,她特別希望想從老闆身上找到一條有價值的新聞。」

    「你還真是一個歹毒的人。」

    錄音里傳來岳露痛哭的聲音,「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會努力改正的,給我最後一次機會,無論讓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田燕關掉錄音筆,仔細想了想,蘇韜跟自己是兩個世界的人,他真心沒打算在自己身上花費太多的精力,即使此次跟自己將事情說清楚,也是安排下面的人跟自己接觸。

    田燕意識到太自作聰明,把自己太當一回事了。

    丁鐺走出醫院,給蘇韜撥通電話,「老闆,按照你的意思,已經將那段錄音放給田燕聽了。相信她再愚蠢,也不會繼續跟你對著幹了。按照我的意思,等這段時間風聲過了,便給她一點教訓。」

    蘇韜笑了笑,「跟他一般計較做什麼,其實從某種角度,我們還得感謝她幫忙。」

    「幫忙?」丁鐺不解。

    卿之我所意 「如果不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抹黑我,然後引發了這麼多連續事件,你覺得巡醫大會能夠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嗎?」蘇韜耐心安慰。

    丁鐺若有所思,笑道:「這倒是沒錯,我們原本有好幾套營銷方案,但因為忙於滅火,一直都擱置了。媒體前面抨擊你,現在讚揚你,已經充分調動社會的關注,比起生硬的廣告要好很多。」

    丁鐺原本的計劃包括很多,比如在時代廣場的大屏上投放廣告,或者人物周刊刊登個人寫真……

    但這些方式一則要動用很多資金,二則效果也並不是特別好,因為很多人都玩爛了這一手。

    田燕和岳露的干擾,陰差陽錯之下,製造了事件熱點,引發眾人的關注。

    丁鐺掛斷蘇韜的電話,點開了M國內流量最大的幾款社交軟體…… 蘇韜之所以猜出岳露是被韓穎安排人綁架控制,是因為他被逮捕后,唯一聯繫過的便是韓穎,如果是其他人對岳露有所圖謀,也絕對不會下手如此之快。

    韓穎處理此事的方式乾淨利落,直接控制岳露這一謠言的源頭,同時與媒體高層聯繫,如此一來就杜絕輿論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

    蘇韜仔細一想,田燕及那幫記者還真夠敏銳,雖說綁架之事自己並不知情,但與自己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至於岳露也是咎由自取,她的閱歷太淺,不知道蘇韜蘊藏著多少能量,很多時候不需要他動手,身邊的人或者合作方便會主動對她出手。

    韓穎的手段還算比較溫柔的,如果換做其他人,岳露指不定現在已經在另外一個世界了。

    「冷銀現在的情況如何?」蘇韜關心道。

    「我已經安排外傷醫生,給他的傷口做了處理,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隨時可以將他送回來。不過,我建議暫時還是不要那麼做,畢竟冷銀是和岳露同時消失,他如果出現的話,會引起記者的警覺。」韓穎分析道。

    「他沒事就好,還請你幫忙多照顧他。」蘇韜是個特別護犢子的人,這一刻展露無遺。

    「他不過是一個保鏢而已,你竟然如此關心他的安危,還真是讓我意外。我原本會以為你關心岳露的情況。」

    韓穎覺得蘇韜是個奇怪的人,你說他沒有心計城府,他經常做出一些讓人感覺難以置信地行為,你說他狡猾多端,但他對身邊的人卻是真誠以待。

    「能被我安排在身邊的人,絕對不是保鏢那麼簡單。」蘇韜輕鬆笑道,「他們是我的夥伴,他們可以為我擋子彈,我也要竭盡全力保護他們。」

    「一起吃個飯吧,我突然覺得有點餓了。」韓穎轉移話題道。

    「出去吃,還是就在酒店吃?」蘇韜覺得韓穎願意犧牲時間,跟自己吃飯,是一種莫大的榮幸。

    「就在你的房間里吃吧,首先出去吃的話,走路就得花費很長的時間。其次你現在還處於保釋的狀態,無論到哪裡都會受到約束。至於那些無孔不入的記者,肯定在關注你的一舉一動。」韓穎眼睛觀察著蘇韜,語氣有點放鬆和散漫。

    她很少會有這樣的心境,願意跟一個不是客戶的異性,聊這麼久的時間。

    儘管蘇韜的話不中聽,經常諷刺、打擊自己,但從那話語中的真誠,韓穎可以感受到世界的真實一面。

    在很多時候,韓穎從枯燥乏味的數據、報告中腦海中總是充斥著虛擬的圖像。

    韓穎朝衛生間走了過去,沒過多久,聽到沖水馬桶的動靜,蘇韜腦海中冒出古怪的念頭,原來機器人一般的韓穎,跟正常女人一樣,也會餓,也得排泄。

    他忍不住輕輕地笑了笑。

    服務員送來了西餐,牛排、義大利面以及羅宋湯,韓穎拿起刀叉優雅地切割牛肉,同時觀察蘇韜的動作,只是輕輕一劃,牛肉便被切成細條狀。

    「需要我幫忙嗎?」蘇韜問道。

    「不用。」韓穎用力地切割,但牛肉連著筋,剪得過分熟,有些難以分離。

    蘇韜站起身,從韓穎的手中奪過刀叉,迅速地將一塊牛肉切成很多等份,「既然不擅長的事情,就不要去拚命地嘗試證明自己,看來你有時候也不是特別的聰明。」

    韓穎從蘇韜手裡接回刀叉,不屑地瞪了他一眼,「吃個飯,話還這麼多。」

    說完此話,韓穎有點心驚,因為自己剛才竟然生氣了。

    她感覺心臟莫名地顫動,有種跳出喉嚨的感覺,難道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果然愛情不是什麼好東西,會分泌出特殊的激素,破壞人腦的正常運轉。

    「好了,填飽肚子,我得離開,我等會還有幾個會議要開。下次見面,我會提前一個小時通知你,如果你要見我的話,可以提前讓你的助理跟我的秘書進行的聯絡,我會盡量抽出時間跟你見面。」韓穎用紙巾擦拭了一下嘴唇,然後取出化妝鏡開始補妝。

    如果換做其他女人說出這樣的話,會覺得她是一個有病的女人,但韓穎說出這樣的話,蘇韜覺得是理所當然。

    韓穎的時間很寶貴,剛才抽出時間跟自己聊天吃飯,已經佔用了她差不多兩個小時,如果換算成財富的話,她少賺近千萬美金。

    「我想約你明晚一起吃晚餐。」蘇韜笑著說道。

    「那我得讓秘書安排一下,騰出時間檔期。」韓穎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開始回憶明晚有沒有重要的事情。

    「嗯,務必騰出時間啊!」蘇韜笑道,「等秘書確定有檔期,我再找吃飯的地點。」

    韓穎朝蘇韜擺了擺手,然後轉身離去,她的腳步輕盈,步頻極快,彷彿在與時間賽跑。

    蘇韜望著她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沉思之色。

    其實韓穎沒有想象中那麼難以相處,她只是跟別人交際的比較少,所以不懂的怎麼樣適應對方。

    蘇韜現在體內燃燒的慾望不好,因為他竟然升起一股調教韓穎的念頭,將一個不解風情,從未品嘗愛情的商業天才,改造成一個懂得享受人生感情冷暖的正常女人,難度不是一般大。

    人心便是如此,總想迎難而上。

    越是難開的瓶蓋,越是想要拿出吃奶的力氣擰開,越是難啃的肉骨頭,越是想要用牙齒將每一根肉都吃得乾淨。

    韓穎坐在轎車的後排,秘書將一堆文件遞到她的手邊,除了今天的行程之外,還有幾份很重要的文件要處理。

    秘書已經習慣這種無縫交接的節奏,如果自己稍作遲疑,便會被韓穎批評。

    韓穎將文件拿在手中,並沒有立即投入工作,「查一下明天晚上是否有什麼特別重要的活動。」

    「跟麥斯特家族的代理人見面,商談追加二十億美金的代管方案。」秘書表情凝重,這個方案團隊設計了十多稿,都被韓穎否決,最終還是韓穎親自操刀,而麥斯特家族對方案非常滿意,迅速便有了反饋。

    「調整時間,每天晚上我有新的安排。」韓穎迅速做了決定。

    秘書露出驚訝之色,「如果我們調整時間,會不會讓麥斯特家族那邊變卦?」

    韓穎抬頭看了一眼秘書,「那就讓他們變卦去吧。」

    秘書知道韓穎的脾氣,一旦做出決定,輕易不會發生改變,「那明天晚上您有什麼其他活動,需要我做什麼安排。」

    韓穎面無表情地說道:「私人活動,給我安排一輛車就好了。對了,還得給我準備幾套衣服,適合男人單獨見面時穿的那種。」

    靈貓異志 秘書沉默,難以置信地轉頭望著韓穎。

    在所有人的眼中,韓穎就是個沒有感情的機器,雖然她對下屬都不錯,但那也是按照管理制度,機械化地處理人際關係。

    因此在韓穎的團隊中,只要不違反制度,都不會出現問題。相反,如果因為感情用事,違背制度,會被立即清退。

    從韓穎的話語中透出一個信息,她竟然為了私人約會而推掉公務,超出他們的想象。

    好比是,一個從來不吃魚的人,突然表示明天要訂一桌全魚宴。

    「有什麼問題嗎?」韓穎挑眉道,「我難道不能談戀愛嗎?」

    「不,只是有點驚訝。」秘書嘆氣道,「我等下就聯繫瑪利亞專櫃,給你送最新款衣服,讓你挑選。」

    「嗯,要以純色、亮色為主。」韓穎想起一則關於蘇韜喜愛的女性穿衣風格大數據報告,得出這樣的決定。

    在韓穎的介入下,M國的媒體對蘇韜涉嫌侵犯助理一事轉移目標。

    輿論便是如此,當媒體不再強化某個事件時,公眾會逐漸忽略對事件的關注,至於記憶也會消淡。

    不過,此事在國內的影響卻是甚囂塵上,根據丁鐺採集的消息,葯神集團等其他競爭對手在暗中有推波助瀾的行為。

    蘇韜對此不是太在意,倒也不能完全責怪葯神集團等對手的打擊,主要是因為自己給了對方可趁之機。

    主要是當初為了挽留姬湘君,蘇韜在選擇秘書後備時,放鬆了警惕,沒想到竟然招募到岳露這樣超級有心計的女人。

    當然國內的輿論也在引導下,逐漸扭轉了劣勢,不少蘇韜的鐵粉瘋狂地起底岳露的隱私。

    包括岳露在學生時代,同時勾搭班級五名男生,一名男生甚至為追求她差點跳樓自殺。

    岳露在搭乘回國的航班時,已經看到了這些新聞,對此她也是無能為力。

    迫於種種壓力,她承認對蘇韜的誣陷,警方解除了對蘇韜的監視,同時還消除了他的案底。

    霸道總裁求抱抱 蘇韜對岳露的承諾,讓她改名,以另外一個身份重新生活。

    在國內調整數月,她將被送到非洲的一個小國,那裡會有人給她安排一份薪資收入不錯的工作。

    飛機落地,岳露在保鏢的護送下,走出接機口,望著坐在輪椅上的冷銀,被一群人簇擁著,護送到了遠處。

    她突然覺得特別後悔,如果自己不耍心機,安分地守著蘇韜,絕對不會像現在這般慘吧? 韓穎在會議室開完視頻會議,成功地說服客戶接受自己的意見,在人工智慧和新能源領域投入更多的比例。

    雖然韓穎現在手中掌握的資本,早在多年前便開始進軍這兩個領域提前布局,但目前已經到了可以追加投資的時機。

    人工智慧是從五年前左右開始逐步浮現在大家的視野中,現在已經完成科技轉成果,逐步滲透到常人的生活當中。未來很有可能會由機器人取代大部分人力勞動。而新能源一直是主流倡導的產業,已經成為各國都在努力發展的方向。

    每隔十年或者二十年,都會因為趨勢,湧現出一批有潛力的企業。

    能改變世界的霸主企業也將從這些企業當中誕生,作為投資者的金字塔尖,都在提前布局,尋找那個最有可能脫穎而出的企業,如此才能成為下一個經濟革命的最大受益者。

    江城風月夜 韓穎的團隊每天都在尋找那些高成長性的潛力股,但想要從全球這麼多中小企業中找到那顆明珠實在太難,不僅需要靠技術層面的篩選,還需要一些運氣。

    運氣只眷顧那些有準備的人,儘管韓穎擁有投資天賦,但她從來不會懈怠,這是她成功的原因。

    結束會議,韓穎拿著筆記本電腦開始處理一堆文件。

    裡面都是複雜、龐大的數據,在韓穎的眼中卻是再熟悉不過的數據,她能迅速從海量數據當中鎖定最核心的部分,抓住報告當中最具價值的內容。

    「TAC從上個月開始,利潤出現下滑,與歐洲市場的停滯有關。」韓穎沉聲分析道,「這也是他們為何加速在華夏建設工廠的最大原因。在華夏一旦事先產量化,將緩解歐洲市場萎靡不振帶來的負面影響。」

    朱爾斯奇怪道:「TAC之前不是專註於印度市場的開拓嗎?伴隨著華夏的經濟增長,人工成本增加,華夏的組裝成本變得讓一般的製造型企業望而卻步。除了印度之外,越南、緬甸、寮國等第三世界更適合壓縮成本……」

    「時代在改變,如果你始終保持不變的眼光,觀察整個世界的格局,只會讓你跟不上經濟潮流的變化。」韓穎沉聲道,「無論華夏現在經濟遇到何等變化,它必將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表面來看,華夏現在的工人成本讓企業負擔很重,但消費能力何嘗不也在以可怖速度提增。印度雖然在人口上已經超越華夏,但兩級分化明顯,財富只聚集在少部分人手中,消費能力遠不及華夏平均和分散。」

    朱爾斯心裡雖然不舒服,但韓穎的判斷精準,儘管TAC才剛剛跟華夏接觸,準備投資建設工廠,現在已經有大批的人開始接觸TAC,提前支付資金,爭取經銷代理權。

    這意味著TAC在華夏建設的工廠,不需要自己掏出太多,完全可以用經銷商的代理費用,便可以填補這個資金空缺。

    華夏的商人嗅覺如此靈敏,決定項目的成功率會非常高。

    朱爾斯卻有不少顧慮,「華夏的經濟看似自由,但有一隻看不清楚的手在掌控,遠沒有印度那麼自由。在計算其趨勢的過程中,也存在很多不明朗的變化。」

    韓穎淡淡地掃了一眼朱爾斯,道:「作為合格的金融投資師,應該將這隻手視作挑戰,而不是懼怕。」

    朱爾斯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我明白了。我會立即著手對TAC集團進行全面的數據解剖,著手開始籌備收購計劃。」

    韓穎提醒道:「這次我們的對手很強大,不容許有一些的失誤,同時計劃不僅要隱蔽,而且還得有很多後手。」

    朱爾斯深吸一口氣道:「我知道,畢竟背後之人是我的老師。」

    韓穎笑著說道:「你此刻的心情很興奮吧?」

    她對朱爾斯很了解,同樣是精算領域的天才,他的性格有著巨大的缺失:瞻前顧後,做決定不夠果斷,但他戰鬥力不俗,越是在關鍵時刻,越能表現出冷靜理智的一面。

    朱爾斯不太適合擔任獨當一面的將領,但絕對是最佳的幕僚人選。

    韓穎的團隊能無往而不利,與朱爾斯等團隊成員也有關。

    朱爾斯冷聲道:「我會向他證明自己,我不是個懦夫。」

    韓穎合上筆記本,邁著極快的步頻離去。

    朱爾斯眼中閃過一道複雜之色,他永遠記得韓穎在精神病院找到自己時的場景,當時他被關在封閉的房屋內,手裡拿著一支筆,在牆壁上寫著各種各樣複雜的計算公式。

    朱爾斯第一眼看到這個東方女子,感覺很驚訝,因為他從來沒有看過女人的眼睛可以如此明亮、清澈、靈動。

    韓穎從桌面上取了一支筆,在每一扇牆壁上勾畫了數字,朱爾斯很驚愕地發現,這些數據都是他得出的答案。

    「你是誰?」

    「跟你一樣,因為對數字太過痴迷,被別人當成了怪物。」

    「你想要做什麼?」

    「我想你跟我離開,我們一起開創偉大的事業。」

    「憑什麼?」

    「憑我是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懂得你思維邏輯的人。」

    朱爾斯跟韓穎開始用數字和運算進行交流,朱爾斯發現韓穎是世界上除了喬恩之外,唯一一個跟得上自己運算速度的數學高手。

    「願意跟我離開嗎?重新接觸外面的世界,想正常人一樣生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