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一行人直接的下樓去吃點心,正當林天龍一腳踏入大堂之時,卻是突然的愣住了。

    眾人順著林天龍的視線看去,一個打扮得並不花枝招展但看起來又十分的美麗的女人背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天玄子小聲的對著幾人說了幾句話,其餘人便是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林天龍,各自去吃各自的點心去了。

    「欣兒!」林天龍看著那背影,一眼便是認定這背影乃是出自張欣兒,於是便試探著叫道。

    張欣兒與師傅正好站在櫃檯處,張欣兒的師傅也在對著掌柜問著些什麼,張欣兒自然是背對著林天龍。

    但當張欣兒一聽到這個聲音之時,渾身便是突然的一震,有些不可置信的轉過頭來。

    當兩雙眼眸對視在一起的時候,彷彿其它所有的一切都是靜止了一般,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二人。


    兩人對視了半響,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就那麼睜著眼對視著,彷彿是想要看到對方在分別之後的經歷一般,永遠都看不夠。

    良久之後,林天龍率先開口,輕聲道:「欣兒……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沒事就好!呵呵。」張欣兒喃喃笑道。

    接著便是飛一般的朝著林天龍撲上去,當兩人擁抱在一起之時,大堂里所有的人無一不是將目光匯聚在了此處。

    郎才女貌!

    許多人在見到這一幕之時,心中最想說的便是這四個字!

    兩人看上去實在是太般配了,這男的外表看上去只是覺得有些小白臉般的秀氣,但雜眼一看,竟是可以從中看出一種隱約的霸氣!

    女的雖然打扮得不怎麼樣,但這身材、這臉蛋,相信不少男同胞在見過之後絕對會將其奉為心中的女神!

    兩人相擁在一起,久久不曾分開,這一刻,彷彿是林天龍的春天到了一般,是如此的令他開心。

    不過正當林天龍開心之際,卻是發現懷中的張欣兒不知在什麼時候竟然是推開了自己,現在正用她那如嬌似玉般的小手猛烈的捶打著自己的胸膛,或許是因為張欣兒是女人力度小,林天龍卻是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

    「欣兒,怎麼了?」看著正在捶打自己胸膛的張欣兒,林天龍不解的問道。

    自己和欣兒才剛剛重逢,但貌似自己哪裡惹到她了一般,才是令得她如此的捶打著自己。

    「你幹嘛要回來!」張欣兒說道:「天羽門的人已經帶人上玄天宗找了你許多次,他們現在有很多強者,你回來不是羊入虎口么?」

    張欣兒輕聲抽泣道:「我怕,怕你出什麼意外……你在這世上可以說是我唯一親近的人,也是我唯一愛的人,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那我也……」

    林天龍伸出手掌輕輕的堵住了張欣兒的小口,憐惜的說道:「欣兒,別怕,這麼多風風雨雨我都是經歷過來了,難道小小一個天羽門便是能夠阻擋住我的腳步么?」

    其他人聽著這話,所想到的便只是認為林天龍年少輕狂,難道他還想將天羽門踩在腳下不成?

    但這句話對於張欣兒來說,卻是有著另外的一種含義,也可以說是這句話原本所想要表達的意思。

    林天龍這一句話對於張欣兒來說,其真正的含義便是回家!

    這裡的回家,卻不是處於天武帝國的那個林家亦或是張家,而是他們兩人真正的家!地球!

    雖然以林天龍現在的修為說出這番話是顯得有些過於自信,但張欣兒卻是能夠肯定,林天龍說的話一定是會成為事實的!

    身為一個女人,對於自己的男人,要做到最為重要的一點便是信任,不光是女人,而是所有情侶都應該具備的條件。

    相互信任,只有相互信任,沒有猜忌,才是能夠令得一段感情長久的保持下去,直至雙方離世,甚至……海枯石爛!

    「我相信你。」張欣兒被林天龍重新擁在懷裡,俏臉貼在這個看似並不寬闊的胸膛之上,卻是顯出了一種安心,一種釋懷的表情。

    在戀人的懷中,縱然是世界末日,我也不怕!

    因為,有他(她)在,哪裡都是天堂!

    「欣兒,這便是你的小情郎?」

    如此溫馨的一幕卻是被一個聲音給突然打破,兩人瞬間便是意識到了此處貌似還有著其他人在場,於是便迅速的分開。

    林天龍尋著聲音看去,這是一個老嫗,看上去頗有些英姿煥發的樣子,想必其年輕的時候也是迷倒過許許多多的男性同胞。

    張欣兒轉身對著這名老嫗說道:「師傅,您又在取笑弟子了……」

    「哈哈哈,我這哪裡是取笑。」老嫗大笑了一聲,看她的樣子,與在這個年齡應該表現出來的虛弱毫無關聯。

    只聽這老嫗接著又說道:「倒是你這小妮子,你剛才與你這小情郎說的話我可是一字不差的都給聽到了,而且還記在了心中!」

    接著老嫗裝作可憐的樣子,說道:「哎!可憐我這老太婆,老了老了,好不容易收到一個自己滿意的弟子,現在卻是親耳聽見她說她唯一的親人,唯一所愛的人不是我,而是她的小情郎!」

    「師傅,你聽我解釋,這其中有著許多的原因,我才是說出的剛才那些話,我並沒有那個意思的……我,我……」張欣兒一時之間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她想將所有的事情都解釋給師傅聽,但卻是不知道該不該說,如果說,又該從何開始說起,難道開口第一句話便說「師傅,我不是天武大陸的人」么?

    她相信,只要自己將這句話一說出來,人家定是會認為自己病的不輕,你人在這個世界,你的父母也在這個世界,你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難道你還能是上界下凡的?

    就在張欣兒不知該怎麼解釋而手足無措的時候,一隻大手輕輕的按在了她的肩頭之上。

    這隻大手剛一觸碰到她的肩膀,很明顯的,她立馬便是鬆了一口氣。

    林天龍輕輕的拍了拍張欣兒的肩膀,示意她讓自己來說。

    林天龍說道:「想必前輩便是欣兒的師傅了吧?小子林天龍,拜見師傅!」

    說著,林天龍還真的拜了下去,正在不遠處偷看的天玄子一時間有些吃醋,就要衝上前來教訓這個當著自己的面去拜別人的弟子,但好歹合眾人之力將之給拉住了,不然還不知道要鬧出多大的笑話。

    「嗯,挺有教養的,呂旋那老小子教的不錯。」老嫗很明顯的見到了天玄子此時正被人給拉住,自然在話語之中便是帶著些挑釁的味道。

    「這個臭婆娘,每次見面都是如此,看我不收拾她。」天玄子說著便是想要衝破眾人,但奈何他現在的修為,卻是無法衝破其他人聯手所布下的屏障。

    「小子能有如今這番修為與成就,自然是因為有師尊他老人家的悉心教導,否者我也不會在此處與您老說話了。」林天龍微笑答道。

    聽到林天龍這句話,天玄子才是安靜了下來,道:「還算這臭小子有點良心,沒有忘記我這個師傅。」

    其他人頓時瞬間無語,吃醋就吃醋唄,幹嘛裝得一副我不在乎的樣子。

    「見你剛才那番舉動,你是要替欣兒解釋?」老嫗冷笑道。

    「是的。」林天龍依舊微笑著說道:「剛才欣兒所說的那番話,是對愛人說的,她是愛我的,那番話自然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而對於您,欣兒有的只是尊敬,感恩,您教導了她修鍊以及一些人生的閱歷,所以,對於一個有愛的人來說,她唯一能有的便是—感恩!」

    林天龍又說道:「不光是對師傅,甚至對於自己的親人,如父母兄弟,都是不能用愛來表示,對於父母,他們生我們養我們,然後辛辛苦苦將我們養大,我們自然是要學會感恩!因為沒有他們,便是不會有我們!」

    「至於兄弟朋友,那就更不用說了,兄弟情不可於此混為一談。」林天龍說道:「以上所訴幾點其實也都可以用情來解釋,於父母乃是親情,於兄弟則是兄弟情,而於師傅,幫助自己成長的人,那便是師徒之情!」

    林天龍這番話將所有人都是說得一愣一愣的,貌似如此一大段話他們有些消化不過來一般。

    不過林天龍可管不了這些,他只是想要替張欣兒解圍而已。

    最後,林天龍對著老嫗微笑的問道:「不知我的解釋還合您意?」

    正當林天龍微笑等著老嫗的反應之時,門外卻是突然地響起了另一個無比熟悉聲音。

    「天龍哥哥……」一個甜甜的女聲從門外傳了進來。

    張欣兒抬頭看去,正巧的是,站在門外的楊芷鋅也同樣是注意到了站在林天龍身旁的她。 「不妙!」

    兩女目光相對之時,林天龍暗叫一聲不好,趁大家都沒有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便是作勢就要溜走。

    「站住!」張欣兒看也沒看林天龍一眼,輕聲喝道:「你要敢溜,我就立馬出家當尼姑!」

    剛抬起一隻腳還沒來得及落地,便是被張欣兒這一聲輕喝給驚得定在了半空之中。

    一時間,整個場面像是瞬間安靜了一般,沒有半點兒聲音發出。

    林天龍尷尬的收回腳,轉過身來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對著門口的楊芷鋅叫道:「芷鋅,你也來了!」

    只不過在眾人的眼中,林天龍說出這句話之時,在他的臉上的笑容,明顯是擠出來的。

    林天龍轉過身對著張欣兒說道:「欣兒……」

    沒等林天龍說完,張欣兒便是說道:「不要說了,這幾天都不要來找我,讓我冷靜的想幾天。」

    張欣兒原本便是一個安靜的女人,但在此刻,這種情況之下的安靜,卻是讓得林天龍心中一驚。

    按理來說,縱然在這個世界男人可以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對於擁有地球文明社會背景的張欣兒來說,一定是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但看她這樣子,貌似是真的想要冷靜的考慮幾天。

    說完,張欣兒便是再也不看其他人一眼,徑直的與林天龍擦肩而過,上樓去了。

    在兩人擦肩而過的那一瞬間,兩人都是沒有回頭,林天龍是因為覺得自己辜負了張欣兒。

    至於張欣兒么,現在誰也猜不到她到底是什麼想法,但看她那冷冰冰的俏臉,林天龍可以猜測到,定是對自己失望了!

    而張欣兒的師傅丹馨一行人也是隨之上了樓,現在這個場合,實在是不適合再聊下去。

    「天龍哥哥,那個女的便就是欣兒姐姐么?」這時,楊芷鋅也是走了過來,無辜的對著林天龍說道:「看上去她好像並不喜歡我啊……」

    「芷鋅,給她一些時間吧!若是要我放棄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我都是做不到的!」林天龍嘆息道:「如今之計,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這幾天盡量的不要去招惹她,幾天後再看看情況吧!」

    楊芷鋅突然見到了天玄子,便是笑嘻嘻的跑過去拔他的鬍鬚:「臭老頭,你也在這裡啊!」


    「你這小妮子,怎麼?這次大會竟然是連你們家族也都是驚動了么?」天玄子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發現楊芷鋅的隨行護衛,於是便道:「你這小妮子,該不會又是偷偷溜出來的吧?」

    「臭老頭,本小姐可是光明正大的走出來的,而且還是跟著爺爺和爹爹一起過來的,可不是你說的偷偷溜出來的哦!」

    對於天玄子這話,楊芷鋅可就不幹了,什麼叫又是偷偷溜出來的?說得好像自己偷偷溜出來很多次似的。

    「哦,原來如此……」天玄子突然問道:「那你爺爺跟爹爹現在在哪裡呢?」


    沒等楊芷鋅回答,樓梯之處便是傳來一個老成穩重的聲音,只聽這個聲音的主人說道:「老兄弟,我在這裡,這麼著急想要知道我來沒來,怎麼,該不會是想要知道我有沒有死吧?」

    隨後又聽見這個聲音說道:「放心,我這把老骨頭現在可還好好的,你死了我也是不會死的!」

    一聽到這個聲音,剛才還在扯著天玄子鬍鬚的楊芷鋅頓時便是安靜了下來,若是不認識她,不了解她的人見到這一幕,定是會將之看做一個淑女。

    看來,楊芷鋅對於這兩人才是真正的懼怕的!

    看著樓梯口走過來的一位老者,天玄子不由得驚訝了一把,說道:「楊華,你這老不死的突破了?」

    那老者微笑著點了點頭,帶著身後的一名中年漢子朝著天玄子繼續走了過來。

    「你這老不死的竟然突破了!」天玄子驚訝的道:「快說說,幾十年都是沒有半點動靜,怎麼卻是突然就突破了?」

    待得那老者坐下,才是嗔怒道:「你認為老子的天賦就真的那麼差么?只不過是比你稍差上那麼一丁點而已,竟然還飛上天了!」

    「老夫在半年之前,便是突破了!」楊華斜眼看著天玄子說道:「怎麼,老夫突破帝級讓你失去了信心追趕我?想當年你可是遙遙領先於我的,卻是不知為何你要如此的放蕩自己,竟然連修鍊都是不顧,硬是要去完成神馬宗門的祖訓!」

    「關你屁事,話說回來,你這老小子可是要賠償我!」天玄子眼珠子一轉,說道。


    「賠償?什麼意思?」楊華有些不解,自己貌似沒有惹到他,自己家族之中也是沒有與玄天宗產生任何的利益糾紛,此話到底從何談起?

    見楊華不明所以的看著自己,天玄子便是對著站在櫃檯處發愣的林天龍努了努嘴,小聲的說道:「看見了吧?這是我的弟子。」


    「你的弟子?」楊華也是聽楊芷鋅提起過林天龍的事情,於是便是好奇的打量了一番,雖然沒能看得透林天龍的修為,但憑他帝級修為的感覺,卻是能夠肯定,林天龍的修為絕不會比自己高!

    「看他到是真如芷鋅說的一樣,天賦超凡,但他又和你剛才說的話有什麼關係呢?」楊華再次追問道。

    「哎,我就跟你說吧,剛才呢,我的寶貝徒兒正在和他的小情人敘舊,但你的寶貝孫女卻是在不適合的時候突然出現,一聲甜甜的「天龍哥哥」令得我寶貝徒兒的小情人醋意大生,剛才生氣上樓去了。」

    天玄子說道:「你說,你是不是該賠償我呢?若不是你的寶貝孫女出現,也不會拆散他們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