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一等獎,價值99999的筆記本一臺,二等獎,價值88888的自行車一輛,三等獎,價值66666的液晶電視一臺……”

    顯然,圍觀的衆人,都被極具誘【惑】力的獎品給吸引了,生怕別人抽走大獎,越往裏走,越顯得興奮。

    雖說,葉飛揚不缺錢,但他卻想考驗一下人品,“咱的人品超級棒,這次若抓不到一等獎,我就把那名警花,當場按倒在地!”瞅見,不遠處維持秩序的警花,葉飛揚忽然找到了動力。

    還記得,當年買帶獎的魔法師方便麪,他竟只花五毛買了一包,竟是中了五十包,氣的賣方便麪的大爺,叫喊個不停,“臭小子,以後別到我這兒來買東西了!”

    因此,葉飛揚堅信自己人品是最棒的!

    在他走到警花跟前時,警花也是朝他甜甜一笑,葉飛揚迴應道:“美女,過會兒我要是抽不到大獎,你可要安慰我一下哈!”說着,也不顧警花的疑惑,就走到了抽獎臺前。

    “尊敬的來賓,我們的抽獎活動,每人只限一次,所以抽完獎的來賓,不論中獎還是沒中獎,都要順着我們的過道出去,好了,大家開始吧!”

    “謝謝參與!”

    “謝謝參與!”


    “特等獎,牙刷一隻!”

    “特等獎,內褲一條!”

    “靠,我的竟是安全套!”

    “我的是胸罩!”

    排在葉飛揚前面的,不斷呈報着自己的中獎情況。而隨着他們呈報結果出現,現場再次變得熱鬧起來,“會不會有充氣娃娃?”

    “我想要性感內衣!”

    “我想要衛生巾!”

    “死變態!”

    “……”

    而在這些人呼喊聲下,終於輪到了葉飛揚。信心十足的他,看了一眼抽獎箱,隨即將手伸了進去,抓出來時,他也是吃了一驚,“五等獎,價值9999的文胸一件!”

    “這?”不自覺的,葉飛揚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

    昨晚,自己剛把二女搞走,根本聯繫不上她們,眼下抽到這麼個玩意,他不覺臉色一寒,趕忙朝主持人詢問道:“我不要這個獎品,能不能再抽一次?”

    漂亮的女主持人搖搖頭,“對不起先生,每人限定一次!”

    葉飛揚將抽獎券放在女主持人面前,“要不我送給你,再讓我抽一次?”

    “先生,您真幸運!”看到抽獎券上的字時,女主持人眼中頓時冒出了金光,“這件價值9999的文胸,全世界就這一件,據說,戴上它,可以促進女性胸部第二次發育,這件獎品,您要是不願要的話,可以轉讓給其他人!至於它的價錢,您來定!”

    “按你這意思,我撿到寶了?”小雨跟紫嫣胸部的尺寸,雖說不小,但對葉飛揚來說,還是小了那麼一點兒,若是能第二次發育,嘖嘖……那摸起來的手感。

    主持人點點頭,“是的!”

    “那我就留下了!”

    葉飛揚驕傲的將抽獎券裝起,急的女主持人趕忙向他遞眼色,“先生,要是您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轉讓給我?留個聯繫方式吧,過會兒我去找您?”

    葉飛揚打量了女主持人一眼,發現女主持人哪裏都好,但不幸的是,她胸部小了點,若不是她在胸部下墊了點東西,估計都不好意思出門了!因此,葉飛揚也是調侃道:“胸小點,其實挺好的!不平胸何以平天下?”之後,就笑意昂昂的順着通道走去。 “你……”被葉飛揚調侃到的女主持人,氣憤一跺腳,就要發脾氣,可當她注意到旁邊的觀衆時,又不得忍住,但不論如何,事後她必須教訓葉飛揚一頓,不然,她睡覺都睡不好的!

    調侃完女主持人,葉飛揚也是順着通道,繞回了先前的警花跟前。

    此時,身穿制服的警花,正盯着不遠處,一呆戴着墨鏡,如鳥叔一般造型的胖子,嘀咕道:“小胖子,你別以爲我沒看到你,你要是敢在這兒動手,我就把你帶回警局!”

    儘管如鳥叔般造型的胖子,已瞅見警花正盯着自己看,不過,他倒沒一絲緊張,肥嘟嘟的小手,依然向旁邊觀衆口袋中伸去,“看你能把我怎麼辦?”

    “啊?怎麼是衛生巾啊?還是帶有鮮血的?”當鳥叔造型的胖子,將東西掏出來時,不覺乾嘔起來,之後就把帶有鮮血的衛生巾扔到了地上。


    “死變態,你敢偷老孃的東西!”衛生巾被偷的女人,如惡狼一般瞅着胖子,“難道你不知道,老孃的褲兜爛了,你直接從老孃內褲中扯出來的嗎?”


    “大姐,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扯到你那兒了!要不,我給你放回去吧!”生怕女人發飆,胖子也是將衛生巾從地上撿起,準備順原路,將衛生巾放回去,但還沒等他放回去,女人卻是大叫了起來,“抓色狼,抓色狼啊!”

    轉瞬間,本還擠壓着的人羣,頓時將胖子圍了起來。瞅見胖子手中的衛生巾,一個二個人眼中,都充滿了鄙夷,“流氓,無恥,變態……”

    “我……”胖子本還要解釋的,奈何手中握着沾有鮮血的衛生巾,只能低着頭,朝一邊走去,奈何圍住他的人,哪能將他放開,竟是豪氣萬丈的將他狂揍一頓。

    再之後,不少男人,也是邪惡的望向女人,“妹子,來好事了啊,要不哥哥給你洗洗?”

    “變態!”

    女人怒罵一聲,紅着臉離開了現場。

    待事情平息後,身穿制服的警花,才甜甜一笑,“活該!”

    “美女,什麼事這麼好笑呢?”就在警花微笑中,手握高檔文胸的葉飛揚,也是嬉笑着出現在她跟前,接着,就看到葉飛揚張大着懷抱,就朝警花抱去。

    “流氓!”可就在他要抱到警花時,警花忽然將別在腰間的手槍掏了出來。

    嚇的葉飛揚連連擺手,“美女,你千萬不要打手槍啊!真的,太危險了!”

    “我不打,你給我走開!”握着手槍的警花,沒明白葉飛揚的意思,還以爲葉飛揚害怕自己開槍,趕忙警告道。

    葉飛揚點點頭,“不打手槍纔對嘛!”

    “打手槍?”兩人的對話,也是引起了衆人注意。

    此時,數千雙眼睛,正驚異的看着兩人,“美女打手槍,有點意思哈!”

    “美女,給我們打手槍看看哈!”

    “我還沒見過打手槍的美女呢,給我們展示一下吧!”

    而在衆人催促聲下,握着手槍的警花,頓時明白了過來,剎那間,她臉色瞬間躥紅,趕忙將手槍收起,轉而拿出的是散着亮光的手銬,“把手拿過來,跟我走!”

    “靠!”葉飛揚搖了搖頭,“美女,我又沒犯法,爲何跟你走?”

    “我是警察,我讓你跟我走,就跟我走!”警花晃動了下手銬,“把手給我拿過來!”

    “那你得先親我一口!”葉飛揚詭異一笑,“不然,我就吃虧了!”

    “你……”警花氣憤一跺腳,之後就拿着手銬朝葉飛揚跑來。

    葉飛揚也不躲閃,任憑警花朝自己跑來,就在手銬要銬住他時,他猛的一伸手,不偏不離,恰好抓住了警花俏麗的小手。警花正想着將葉飛揚銬住,沒想到葉飛揚出手如此迅捷,竟是連同自己也被銬住了。

    而在她銬住葉飛揚的剎那,葉飛揚也是將她腰間的一串鑰匙搶了過來,再之後,就看到葉飛揚將鑰匙扔了出去。

    至於扔到哪裏,只有被砸到的人,才知道,“TMD,誰他媽不要命了,竟往老子頭上丟鑰匙,活膩了?”

    “你……”看着將鑰匙扔出去的葉飛揚,警花也是氣憤到極致,掄起胳膊,就與葉飛揚格鬥起來。

    葉飛揚很享受與美女打鬥,特別是,警花每一次出手,都能在他控制下,一不小心,就碰到了美女警花的俏臉,不情願的又碰到了警花的薄脣,不小心又貼到了美女軟綿綿的胸部。

    吸一口涼氣,葉飛揚不覺警花胸部結實富有彈性,“不愧是警察,連胸部練的都那麼結實!真有勁道!來,接着打!”

    “你……”一連幾次,都讓葉飛揚佔到便宜,使得美女警花,氣憤到極點,奈何打不過葉飛揚,只能將手槍再次拔出,直指葉飛揚腦袋,“快把我鬆開,不然我可打手槍了!”

    “額……”葉飛揚一臉驚訝,“你確定要打手槍?”

    “是的,我要打手槍了!”美女警花大聲回答道。

    而在她大聲回答聲下,衆人可是炸開了鍋,“快來看吶,美女警花要打手槍了,快來看吶,再晚了可就錯過好戲了!”

    “快來看打手槍吶,快啊!”

    呼喊聲一聲高過一聲,羞的美女警花趕忙背靠着背,躲到了葉飛揚身後,葉飛揚也不客氣,小手輕輕拍着美女警花的臀部,“喂——你不是要打手槍嘛,難道要在我身後打?”

    “少廢話,快帶我出去!”小臉紅如蘋果的美女警花,即便再怎麼想揍葉飛揚,但礙於數百雙眼睛,也只能忍氣吞聲。


    葉飛揚點點頭,“帶你出去可以,不過整件事都與我無關!你不得以警察身份欺負我!”說這話的葉飛揚,如三歲小孩,怕被五歲大姐姐欺負一般,顯得極其可憐,但他小手卻沒閒着,不斷拍打着美女警花翹臀。

    美女警花,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今天可是她第一次出來執行任務,但沒想到,卻是發生了這種事,竟是被這麼個傢伙,佔了這麼多便宜。

    “羞死人了,羞死人了!”

    本還打算模仿電視中暴力警花的她,這一刻,終於遇上了對手,再次瞥向不遠處,之前被人揍的半殘的鳥叔胖子,正偷笑個不停,“小樣,敢把我逮進警察局,遭報應了吧!來來來,哥哥給你照張相!”

    說着,胖子還打開相機,對準美女警花,就拍照起來。

    生怕胖子找到自己的臉,警花忽然轉過身,一把抱住葉飛揚,同時,頭深深扎入到葉飛揚懷中。

    “這是個什麼情況?”被美女擁入懷中的葉飛揚,只覺下面某個部位,忽然高高頂起。 “啊?”身體被硬邦邦東西頂到的美女警花,忍不住竟是【呻】吟了一聲,“你身上帶着針啊,這麼疼!”

    葉飛揚搖搖頭,“美女,我這不是針,是如意金箍棒,你說,你碰傷它了該怎麼辦,怎麼給我補償啊!”

    “流氓!”美女警花沒有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快帶我走!”

    “你自己走不行嗎?”葉飛揚裝作無事人,分析道:“你看,咱倆不認識,腿又長在你身上,爲什麼你要讓我跟你一起走呢?難道你看上我了,還是想佔我便宜?忘了告訴你了,帥哥我還是童子身呢,想佔我便宜,可是要給錢的……”

    “你給我閉嘴!”還沒等葉飛揚說完,美女警花便打斷道。

    葉飛揚摸了摸腦袋,“我說的不對?噢,我忘了,我可能不是童子身了,在夢中好像失去了第一次,雖說不是第一次,但你也不吃虧嘛……”

    “你走不走?”就在葉飛揚侃侃而談中,美女警花忽然將槍頂在了葉飛揚腹部,葉飛揚臉色微變,害怕美女真的開槍,只能應答道:“行,我走!可你這樣摟着我,讓我怎麼走?”

    “那這樣不就行了!”葉飛揚話音剛落,就見美女警花,如猴子一樣,蹦到了葉飛揚身上,不偏不離,她的雙腿正好盤在葉飛揚腰間,乍一看就像《喜劇之王》中,某個妓女盤在星爺身上。

    而她盤的位置,正好讓葉飛揚某個部位頂到。

    但出乎意料的是,這一刻的美女警花,卻沒有斥責葉飛揚,卻是不斷催促着他,“快走!”

    “額……”小兄弟被頂的生疼的葉飛揚,緩緩邁着步,可能是慣性的原因,他邁步過程中,警花的身體,還顫動着,整的葉飛揚叫苦聲不停,“難道我要爆體而亡了?”

    “怎麼這麼舒服?”與他的叫苦聲不同,美女警花倒是非常享受上下摩擦着葉飛揚,“難道這就是抱着男人的幸福感?”

    若這話傳到葉飛揚耳中,他不自殺才怪,“TMD,老子的小兄弟,何時被人欺負了!這仇老子要不報,老子就把小兄弟砍了!”

    可能是太過難受的緣故,抱着美女警花的葉飛揚,慌忙向外跑去。

    搞得美女叫喊個不停,“你弄疼我了,慢點慢點!”

    “他倆在幹嘛?”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美女警花的幾句話,頓時讓衆人將目光,定在了葉飛揚襠部。

    這一刻,衆人算是明白了,一時間,都伸出了大拇指,“牛B!”

    而在跑出人堆中,葉飛揚纔將美女警花鬆開。

    此時,美女警花小臉通紅,再次看向葉飛揚,她卻沒了之前的霸道,“我那是第一次!”

    “什麼第一次?”葉飛揚一臉疑惑。

    美女警花拔出了槍,“我不管你明不明白,以後都不許跟別人提這件事,不然我就一槍打死你!”

    “美女,不要這麼粗暴嘛,打手槍有害身體的!”葉飛揚故裝很關心美女警花。

    美女警花踩了他一腳,“從現在起,我不認識你!以後要是看見我,不要跟我打招呼,不然我把你抓進警察局!”

    “行行行!”葉飛揚點點頭,“把我鬆開吧!”

    “哦!”美女警花點點頭,可當她將手放在腰間摸索時,才發現鑰匙被葉飛揚扔了,因此也是滿臉抱怨的看着葉飛揚,“你把鑰匙扔了,看來只能跟我回警局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