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一時間王書音的名聲全都被打爛。 墨佳璇自從知道王書音的事情之後,心上似乎有一團亂麻將她緊緊纏繞在一起,彷彿有什麼信仰的東西已經轟然倒塌。

    被我醫好的妖怪總想來報恩

    她有時也會想會不會是因爲家裏不同意的原因,林凱才選擇賭氣這樣對待自己?

    如果是這樣,她一定會和家裏說清楚明白,絕對不會讓這件事情成爲墨佳璇和林凱之間的阻礙。

    距離上一次因爲林凱的事在酒吧買醉,之後又在白漱寧家大哭一場,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墨佳璇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

    在這幾天裏,墨佳璇思前想後考慮了很多,從小到大,她都習慣聽哥哥的意見,墨湛森也總是萬般包容她給她正確的判斷和做法。

    墨佳璇終於決定還是去找墨湛森談一談。

    隨後,便打車來到墨湛森的公司。

    來到公司後,墨佳璇敲了敲辦公室的門,墨湛森看到自己的妹妹來好像並未有多大的吃驚,反而一言不吭。

    “哥,我想清楚了,從小到大這樣被管束着,我真的已經覺得很累了,我現在想要離開墨家,也不再做什麼墨家的大小姐了。”墨佳璇怯怯的小聲說了幾句,原本以爲會得到哥哥的責怪,也並未像想象中的那般。

    墨湛森沉吟了一會,淡淡道:“你已經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了,既然不想在家呆着,那就去和老爺子說吧,只要老爺子點頭,誰也攔不了你。”

    “哥,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你是世上最好的哥哥了!那之後等我從家裏出來你可要多照顧照顧我呀!可是萬一老爺子他還是不同意怎麼辦?”聽到這句話的墨佳璇笑了起來,瞬間沒了小姐的樣子。

    墨湛森隨即寵溺的看着眼前嬌笑的妹妹,溫柔道:“從小到大,就屬你嘴甜,好了,快去吧。只要你好好和老爺子說,我相信老爺子會尊重你的選擇的。多哄哄老爺子,他也老了不像年輕的時候一樣能在商界叱吒風雲,你也要學着體諒他,明白嗎?”

    “從小到大我都從來沒有爲自己活過,這是我第一次決定要尊重自己的意願,如果父親仍然不同意,我也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墨佳璇聽了之後重重的點了點頭,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原本墨佳璇以爲自己會得到哥哥的質疑,卻未曾想墨湛森只是溫柔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好,你做什麼我都會站在你的身後。”

    出了公司之後,便立馬回到了墨家。阿姨見到小姐回來了,立馬迎上來道:“哎呦喂,我的大小姐,可是終於回來了,墨老爺子可是天天唸叨着小姐呢,眼下正在大廳裏呢,小姐快些進去吧!”

    “我也是好久沒見爺爺了,眼下也剛好正有事找爺爺呢。”墨佳璇看着阿姨。

    走進大廳,便看見墨老爺子端坐在大廳的椅子上,看着墨佳璇回來,眼神裏有一絲驚訝和欣喜,但隨即轉瞬而逝。

    “還知道回來!怕不是都忘了老爺子我了,怎麼,外面的苦日子過不下去了吧,唉,丫頭,還是家裏好呀,此次回來,可千萬別再鬧了。”墨老爺子語氣中帶着責備。

    墨佳璇看着眼前臉上已經飽經歲月滄桑的墨老爺子,頓了頓,還是道:“爺爺,這次我回來,不是爲了回家,而是,而是想要告訴爺爺,我已經決定要離開墨家了,我不想再做墨家的大小姐了。”

    說完,墨佳璇深深的低下了頭,不敢看眼前的老爺子聽了這番話後會有什麼反應。

    內心躊躇不安,手指也是不安的捏緊又放鬆。

    老爺子聽了隨即氣的咳嗽不止,厲聲道:“你這個孽障,唉,家門不幸啊!好好的家你不要,非要出去過那苦日子,跟你那個孽障哥哥一樣,走吧!走吧!都走吧!你今天要是走出這個家門,就再也不要回來了,你也再也不是我墨家人,以後在外面不管是受欺負,還是病死了,都和我墨家無關!”隨即又氣的咳個不停。

    此時劉青蓮,也就是墨佳璇的繼母,聞聲走上前來,嘆氣道:“哎呦,老爺子,可別氣了,這孩子大了,哪管得住啊,氣多了傷身體啊!”又輕輕拍着老爺子的背。

    之後,又轉身對墨佳璇說:“丫頭,可別氣老爺子了,快說些好話來哄哄,雖知你年紀已經不小了,想要出去,但也該懂事了,怎的如此氣你長輩。”

    “爺爺,孫女不孝。但只要孫女在,爺爺就永遠是爺爺,一定會謹記爺爺的養育之恩。今日之別,不知哪日可見了,望爺爺原諒孫兒的不孝。”墨佳璇此刻已經是淚流滿面,跪在大廳泣聲說道。

    隨即,對着座上的老爺子重重的磕了一個頭。

    起身,轉身向外走,走到門口時,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老爺子還是端坐在剛剛的位置上,但不知是錯覺,還是什麼,感覺老爺子一瞬間老了許多。

    墨佳璇此刻看着眼前,心中雖有些許不忍,但離家的決心已定,忍了忍,便轉回頭,徹底走出了家。

    劉青蓮看着墨佳璇離開的身影,隨即笑了笑,心中暗暗慶喜,但又悄悄將笑容隱了下去。

    又福下身子,對着老爺子悄聲道:“老爺子,可別氣了,去房裏休息休息吧,免得傷了身子。這孩子長大了,想要出去闖闖也是正常。”

    說完,嘴上雖難過着,但心裏早已欣喜的不行,暗暗的盤算着。

    “罷了,老了老了,半截入土的人,兒孫也留不住了。”老爺子此刻的眼神彷彿又蒼老了好幾歲,說出的話,彷彿都失了大半的力氣。

    隨即又隨着劉青蓮回了房,歇息了。

    墨佳璇走出墨家,看着眼前逐漸變暗的天色,心中惆悵不已。又回頭看了看身後從小到大,呆了二十年的家,細細的看着,彷彿要記住墨家的每一個角落。

    “這下,是真的要離開了,但還是有點捨不得呢,捨不得家,也捨不得爺爺。”說着說着,眼淚又止不住的流下來。擦乾了眼淚,便離開了墨家。 離家之後,墨佳璇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情便已經準備好要開始新的生活了。

    墨湛森心疼妹妹早就答應在公司給墨佳璇留個位置,現下離家後,墨佳璇便順理成章的到了墨湛森的公司,成爲了墨湛森公司的祕書。


    每天幫着墨湛森處理着公司大大小小的瑣事,雖然還是有些事情不懂,但一點點的學着,也學會了不少。

    這樣平靜的日子也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了。

    也只有在這樣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才能暫時讓墨佳璇忘記娛樂圈和林凱之間的紛紛擾擾,雖然忙碌卻覺得過的很充實,也終於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生活了,這讓墨佳璇覺得開心不已。

    本以爲能就這樣一直平靜的生活,但沒想到有一天會在去公司的路上遇上林凱,第一眼看見林凱時,墨佳璇恍惚覺得穿越了一般,那些發生的事彷彿都已是上輩子的事了。

    其實現在想想早已沒了當初的傷心欲絕和難過,也沒有了那些不該有的執念。那些往事於墨佳璇而言,早已是前塵往事了。

    她也想明白了,林凱如果愛她,在媒體公佈墨佳璇和家庭分道揚鑣的時候就會來找自己就會解釋清楚明白。

    但是他沒有,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墨佳璇也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或許林凱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般喜歡着自己。

    現在的墨佳璇只想好好過自己的生活,把從前那些不愉快的事統統都忘掉。做一個不一樣的墨佳璇。

    但林凱卻執意糾纏,一見到到她,便衝上來,還是親切的喊着她:“佳璇”

    一隻手只顧着拉着她的胳膊,墨佳璇扯也扯不掉,只能順着他。

    便又聽着他軟着聲哄道:“佳璇,我終於見到你了!這些日子我找你好的好辛苦!”

    “你找我幹嘛!你不是早就有了那個什麼王書音了嗎?還會想起我,你怕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此刻,墨佳璇聽的有些好笑,這個男人,曾經在自己面前表現的才華橫溢,對自己愛答不理,現在又是怎麼了。

    “之前都是我的錯,是我一時糊塗了,才做了這種糊塗事,讓你傷心了,我真是該死!你打我吧!你罵我吧!只要你開心就行!”林凱聽了,更用力的拽緊墨佳璇的胳膊,語氣輕柔了許多。

    見墨佳璇不爲所動,林凱又不死心的說,“現在我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吧,咱們還是好好的,像從前那樣,好不好?之前我都是被那個王書音給迷惑了,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但是千萬不要不理我啊!”

    墨佳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百般求原諒,哪怕語氣裏聽着也許還有一絲誠懇,但只要一想起曾經他對自己做的那些事,便覺得無比噁心,根本不想與眼前的男人再有任何糾纏。

    “過去的早就過去了,既然是我不要的,髒了的東西,丟了就再也不會去撿回來了,我現在看見你只覺得髒了我的眼睛,你以後還是別再來找我了吧!”現在的墨佳璇再也不是當初被林凱騙的昏天黑地的女孩子了。


    林凱不死心,他不相信墨佳璇對自己一點感情都沒有,畢竟當初還是能感受到她是挺喜歡自己的,便又健步走上前,拉住墨佳璇的胳膊,道:‘“你真的能忘記我們的曾經嗎,真的對我一點感情也沒有了嗎?佳璇,我不相信。算我求你,你回來吧!”


    此刻的墨佳璇只覺得看着眼前的人只覺得無比厭煩,從前對他留有的那麼一絲好感也消失殆盡了,也慶幸自己與他早早結束了,免得繼續受他荼毒。更是痛恨當初的自己,大概是眼瞎了纔會看上這樣的人。

    現下只想跟他斷絕一切關係,便用力的一把扯開他,厭煩的說道:“我說過了,我們已經不可能了!我對你也早已經沒有感情了,你不要再自以爲是了!你還要我再說幾遍才能聽懂!以後別再出現在我的眼前了!從你跟那個王書音混在一起時,我們之間就已經徹底斷了,我也不可能再會回頭的!”

    “我現在已經從墨家離開了,已經不是從前的墨家大小姐了,你也不必這樣上趕着巴結我了,懂了麼!”那件事爆出來之後,她想了許久,這才發現自己一直是在被利用,利用她得到墨家的資源。


    說完,便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只留給林凱一個凌厲的背影。

    林凱心中一驚,的確她已經離開墨家。

    本來還想要再追上去解釋一番,但看着墨佳璇決絕的背影,原本擡起的手臂又悄聲的放下了。只能看着墨佳璇漸行漸遠的身影,心中又覺得甚是挫敗。

    此刻路上人來人往,大家都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林凱覺得此刻彷彿只有自己是被這世界拋棄的人,一無所有,連曾經擁有的也失去了。

    也是到這時候,林凱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但又說不出到底是什麼。

    看着遠處已經早已看不見的身影,林凱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這忙碌的街道。

    經過這個波折後,墨佳璇終於來到了公司。

    而此時恰巧白漱寧也在,墨佳璇便將此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白漱寧。

    白漱寧聽了之後,看着墨佳璇,顏色裏一絲猶豫,之後又輕聲道:“其實之前我就覺得這個林凱並不是你的良人,他對你在我看來其實也只有利用而已,只是以前怕你傷心,怕你難過,又怕你不信我,反倒傷了我們之前的情分,爲了這麼個人,也是不值當的,便一直忍着沒說。幸好你現在已經看清了他的爲人,與他儘早的了斷了。”

    “說起來,還要感謝一下王書音,如果沒有她來招惹了林凱,林凱也就不會露出馬腳。林凱不露出馬腳,你也就不能真的看清他的真面目,看來,咱們還真要好好感謝一下王書音呢!”白漱寧突然笑了起來,如此說了一句。

    “也是,既然是我不要的,她拿去便是了。反正我現在也不稀罕,當誰還跟他搶似的!想想林凱當初能這樣對我,以後便也能這樣對她,之後有的她好果子吃,我便要看看這兩人還能翻出什麼花樣。”墨佳璇聞言也笑了起來,心中那點傷心難過都煙消雲散了。

    說着說着,兩人相互看着對方,忍不住,笑了出來。 表面上風平浪靜實則洶涌澎湃,不知不覺之中,微博熱搜輿論持續不斷,昨夜十二點,一個著名大V營銷號突然爆出星期一將會有一個猛料爆出,在衆人翹首以盼議論紛紛之際,接二連三的大v同時發佈一則消息。

    在圖片之中就是處在風口浪尖的王書音,與平日裏有些許清純的形象有所不同,圖片之中的王書音則是衣衫半露,褪去半襲衣衫,嘴脣被塗上鮮紅是口紅。

    最讓網民感到震驚的則是王書音正倚靠在一個相貌猥瑣的男人身上,指尖甚至在挑弄着男人的身體,傻子都可以看得出來,一男一女曖昧至極,乾柴烈火欲罷不能。

    果然,消息一爆,輿論紛紛一邊倒,罵王書音不知廉恥,搶來了墨佳璇的男朋友林凱就算了,既然都和林凱在一起了還不知廉恥的勾搭其他男人甚至出軌。

    甚至有網友評論王書音是現代版的“潘金蓮”還沒有禍國殃民的外貌實則是本性難耐。

    有的網友則表示爲林凱抱不平,認爲王書音這樣的女人手段卑劣將所有人都玩弄於鼓掌之中如今東窗事發只怕從此之後便是涼涼了。

    就在輿論持續不停的發酵之際,衆人將王書音推上了風口浪尖,一時之間,王書音成爲了衆矢之的,千夫所指。

    第二天的時候,王書音的工作室發表了一個聲明,聲明大概是說王書音屬於無故被人陷害,王書音工作室將會以法律手段查出構陷之人。

    這則聲明可是滑天下之大稽,想要打官司卻找不到被告人,所以這則聲明等同於白費。

    這屆網友並非那麼好糊弄,一下子就看出了問題所在,對於王書音這個人更加不信任,甚至可以說王書音這個人已經徹徹底底的涼了。

    先前投資王書音的廣告商,或者邀請王書音擔任代言人的公司紛紛與王書音解約以挽回自己的損失,同時表示,公司的產品並不希望有此劣跡斑斑的藝人所擔任。

    甚至有營銷號表示,不保守估計王書音因爲這次的事件至少損失了一個億,輿論持續發酵,越來越多的人想要挖出王書音的黑歷史,王書音從最開始的辯解道最後的乾脆不知聲,就算如此,網友與也並未停止對她的攻擊。

    白漱寧這幾天眼睜睜看着這個事件的前因後果持續發酵,同時也爲王書音這樣的人最終並沒有得到好的結局而感到高興。

    這些天裏,墨佳璇因爲這件事情搞的衆叛親離,這個單純純淨的姑娘第一次選擇自己做主不受其他人左右,可是,卻被浪費在林凱之上。

    而王書音自始至終就是一個爲了利益不擇手段爲了上位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人有此惡果也不足爲惜。

    微信上傳來墨湛森的信息,上面寫着:老地方見。

    白漱寧莞爾一笑,如今的兩人,就算是一點點的時間沒有見到也會異常想念。

    到了法國餐廳墨湛森給她倒了杯紅酒。

    “乾杯。”

    白漱寧舉杯與他碰了下,紅酒入口芬芳濃郁,墨湛森晃着高腳杯,在幽靜暈暗的光線下,也可能在他銀灰色西服的映襯下,他的眼睛發出像鑽石一樣的光芒,白漱寧看得有些移不開眼。

    墨湛森輕輕的笑了下,白漱寧感到自己頭越來越昏沉,不然怎麼這麼喜歡看這個男人笑。

    “你看着我作什麼?”墨湛森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的眼睛……”她沒有說出‘真漂亮’這三個字,因爲上菜了。

    馬賽魚湯,鵝肝醬,拿破崙酥餅,還有公爵夫人烤土豆泥。

    “王書音的事情你知道了吧?”白漱寧試探的問道,白漱寧突然有些覺得自己有一點點看不清楚眼前的這個男人,似乎籠罩着無數的神祕。

    “知道。”墨湛森並未擡頭,好像一點都不在乎這件事情。

    “這次不知道是王書音真的行爲不端還是被人陷害,總而言之,王書音應該在娛樂圈不會那麼好混了。”白漱寧莞爾一笑

    墨湛森看着白漱寧,一雙清澈的眸子裏像是要將白漱寧整個人都放在心尖。

    “別人做的,PS做的很高級,如果沒有什麼PS常識的話很容易被誤導,就算是學過PS的人也並不一定會看得出來。而且這個IP地址並不在國內,所以這個陷害的人可以說是精心策劃許久。目的就是把王書音毀了。”墨湛森好像在說着一句完全和自己無關的事情淡淡的沒有一絲溫度。

    白漱寧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看着墨湛森心裏直癢,白漱寧突然想到什麼一樣問道:“怎麼?是你做的?讓我猜猜,這次,應該是爲了妹妹,而不是我吧。”

    “你的小腦袋瓜啊,每天都在想些什麼啊?你覺得你丈夫每天有那麼大的閒情逸致去管娛樂圈的事情嗎?”墨湛森抿嘴笑了一下,沒有再說話。

    話音剛落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氣氛一時曖昧到了極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