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一時之間,有多位宗門或大的世家都認出了從半仙園逃出來的祖宗們。一時之間,現場沸騰了起來。

    因為這些祖宗身手都相當的高,七八重境強者啊。而且。都是族內或門內煉丹的頂樑柱子。這意外的收穫讓現場多宗門跟大家族們是欣喜若狂了。

    「嗯。小唐春呢?」這時,天宏子問道,這傢伙倒沒人來認親,因為。他是單幹。而在所有丹師之中除了衛天月之外就數天宏子水平境界最高了。

    「沒看見啊。難道?」繆英愣了一下。

    「唉。他暈過去了。你們能活命這次全是他的功勞。溫會長,好好安頓一下等他醒來。這半仙園是個騙局……」衛天月的身影出現在空中輕輕把唐春放下,紅塵大師趕緊過去抱住檢查了起來。

    「該死的葛機子這個卑鄙小人。」有人大罵開了。頓時,罵聲一遍。

    「我走了,你們好自為知。」衛天月如天際飛鴻一般身子一掠,眨眼間就到了幾十里開外。

    「好快的速度,他是誰?」秋池忍不住問道。

    「衛天月!」天宏子一臉恭敬還朝著遠處的身影躬身了一下。

    「啊,衛天月!」

    「就是那位丹尊啊,丹尊啊!」

    一時之間,現場的丹師包括溫會長都震駭得嘴巴張得老大合不攏了。

    「據說衛天月丹尊可是一位脫凡境顛峰強者,差一步就能進入仙人境界了。」溫會長嘆了口氣,為不能跟前輩攀談上幾句而遺撼。

    「溫會長,我是天罡大陸藥師學會長老。有空過來走一走。」耳朵里居然響起這道聲音來。

    溫會長一愣,頓時,一個深深的躬身,傳音道,「晚輩它年有幸會到天罡大陸的話一定過來叩拜衛委員。」

    因為,林會長好像聽說過。藥師學會都是一級比一級高的。朝武島域是域外島域的上級。而聽說往外還有一個大的島域是朝武島域的上級。

    而大東王朝卻是這些上級的上級。據說天罡大陸的藥師學會更是大東王朝藥師學會的上級。

    所以,衛天月是天罡大陸藥師學會的委員,那相當於是自己的上級的上級的上級的上級的領導了。那就不得了啦。

    「呵呵,別這麼緊張。我在天罡大陸藥師學會只是一個普通的長老。屬於打雜的地位。」衛天月的聲音笑了笑,這次真的走了。

    留下瞠目結舌的溫會長,脫凡境的強者丹尊只是打雜的,那天罡大陸藥師學會的委員們還了得。往上想一想,豈不是有仙人境的委員了。

    就在這時候,衛天月的聲音居然從遙遠的地方宏鍾般的傳來道:「你們記住,唐春是我衛天月的小友。特別是溫會長,你要善待他。」

    啊……

    震驚!

    震駭!

    難以置信。

    「晚輩謹尊前輩之命。」溫會長一個恭敬躬身,道。

    全體目光都聚焦在了紅塵大師正在檢查的唐春身上。

    「是啊,唐小友不錯,就是他救了我們的。」天宏子笑道,親自到了唐春身邊檢查了起來,良久道,「無大妨,估計是突破的緣故。明天就會醒轉了。」

    「痛死老子啦!」天宏子話還沒落地,唐春一聲痛叫醒過來了。

    頓時,天宏子那老臉有些紅了。想不到自己的預測並不准確。老傢伙鬱悶啊,你丫滴就不會明天醒?

    「師弟,你帶我到你的住處休息一下。」唐春一睜眼。一聲師弟讓所有丹師們差點掉了下巴。

    「紅……紅塵大……大師,你跟唐少宗主師出同門?」林會長都覺得自己的問話好像都有些結巴。

    「呵呵,的確如此。而且,說句不好意思的話,我只是師傅的記名弟子。

    而唐春是師傅唯一的親傳弟子。也是我們師門的大弟子。

    而且,師傅講了,一旦我能達到丹王水準就准許我進入親傳弟子行列。」紅塵大師根本就是在吹牛,在為唐春造勢。唬弄出一個已死的師傅來,而且,貌似師弟師兄們還不少架勢。

    「那豈不是說天丹道的掌門應該是屬於唐少宗主的了?」林會長問道。

    「不不不。天丹道只是當年師傅收下的一個記名弟子開創的。」紅塵大師一句話出。又讓所有人都石化了。

    「不符合啊,天丹道的開派祖師笑亮生前輩可是幾千年前的人物了。而他既然是唐少宗主師傅的記名弟子,哪紅塵大師你怎麼又跟祖師拜在同一個師傅門下了?」神冰宮的原飛長老冷笑著問道。

    這傢伙心痛啊,自己宮裡進入半仙園的三位半七重境的丹師就回來一個柳言。

    而且。這傢伙鼻子好像都給什麼打沒啦。一出來就蒙著臉不敢見人。



    問他好像是說給火山石頭撞沒了的。柳言當然不會講是唐春乾的好事兒。這多丟臉子。打死也不能承認這一點。

    「師傅是神人一般的存在。當年指導過天丹道開派祖師亮笑生。現在見紅塵師弟的資質不錯,所以,格外開恩收下了作為記名弟子。難道不成嗎?」唐春站了起來。冷笑道。

    「這是你們師門的事,跟我屁關係。」原飛冷哼一聲,感覺憋屈,自討了個沒趣。


    「沒關係你問這麼多幹嘛,毛病!」唐春又一句話出,差點氣歪了原飛鼻子,冷聲道,「小子,想切磋一下是不是?」

    「你哪位啊,在這裡人五人六的。居然想跟我天宏子的小友切磋。他現在受傷了在休息,我代老弟跟你切磋一下。」天宏子一臉兇巴巴的盯著原飛長老。

    「這個,前輩,哪是我跟唐春的事。」原飛趕緊說道。這老傢伙功力看不透,肯定比自己高了。

    「現在就是我的事,我小友唐春等他傷好后你再切磋不遲。現在誰要切磋先找我天宏子。」天宏子囂張得很,指著原飛一臉的不屑。

    「哼,左一口小友右一口小友,那你就加入那不入流的朱雀宗就是了。」原飛激將道。

    「加入就加入,唐老弟,你是朱雀宗少宗主,可願意讓老哥我加入。到時,賞個長老就是了。老哥我專門為你打理丹房。老哥我雖說僅活了五六千年,這丹道水平還沒落下的。昔年,沒錯,就是這位林會長的師傅我還指點過他一二下子。」天宏子笑道,老傢伙一臉得瑟。

    他這句話出可是嚇了大家一跳。


    「不可能吧。」原飛不甘心,後悔啊,想不到激將之下居然給朱雀宗送去一個天大的人才。

    「老哥願意加入我當然熱烈歡迎,我代表朱雀宗邀請老哥加入。以後朱雀宗的丹房就是老哥的了。」唐春趕緊是趁熱打鐵,搶人要緊。

    這白得了一個空境八或半九重境的強者,而且煉丹水平絕對不差。因為,林會長的師傅還經他指點過。

    「前輩就是那位前輩?」林會長一愣,趕緊一個深深的躬身見禮。

    「哈哈哈,你家那位祖爺爺當年還被我打過屁股。因為,他煉丹時火候沒掌控好,居然炸爐了。炸了也正常,居然把老夫我的鬍子都給燒了,你說該打不該打?」天宏子哈笑道。

    林會長臉一紅,趕緊陪著笑臉應是。因為,林會長是家傳丹術。

    「哈哈哈,一出來就搶了個總丹師噹噹,不錯。這日子過得爽。」天宏子笑道。(未完待續。。) 「前輩,你不如加入我們黑馬皇家丹師隊。總丹師一職可以給前輩擔任。

    而且,我昌敬秋回去提議,可以讓前輩成為皇家丹王爺,授予丹王爺爵位。

    而且,到時,豪宅丹藥堆成山。黑馬帝國的財力絕對是朱雀宗的幾百倍。到時,皇家葯園子任由前輩索取。」昌敬秋老著臉皮想搶人。

    這傢伙也跟神冰宮的原飛長老一樣鬱悶。進去三個只回來一個。

    唐春沒幹死回來的那一個居然也倒霉了。皇家丹師蔡月那鼻子都給什麼人打進了臉骨裡面。估計回去還得動手術療傷半年了。

    「你以為我天宏子是貪圖榮花富貴的人嗎?我呸!滾一邊呆去。皇家丹王爺,我天宏子當狗屁不是。」天宏子天生喜歡爆粗,昌敬秋頓時臉騰地就紅了,咂巴了一下嘴也不敢吭聲了。

    就怕被揍。現在的唐春在這裡是勢氣如日中天。藥師學會的林會長肯定會罩著他。

    這傢伙又有紅塵大師撐腰,再加一個天宏子。跟他們計較不划算。

    「唐春,有空到天罡大陸一行。到藥師學會你講出我的名字就成了。」衛天月的聲音居然又傳來了。

    「有空一定要去一趟。不過,衛老哥,我想打聽一個事兒。聽說天罡大陸有個補天宗,情況怎麼樣?」唐春想到了師傅火夜子當年好像就是天罡大陸補天宗的弟子。

    「補天宗,天罡大陸六大宗派之一。是個專門煉器的宗派。在天罡大宗也是如雷貫耳般的響亮。不過,你問這個一定有原因的是不是?只不過天罡大陸離這裡太遠了,應該不可能跟你有瓜葛的?」衛天月問道。

    「有,我的另一個師傅火夜子就是補天宗的一名弟子,當年空境一重境界……」唐春有選擇性的講了出來。

    「呵呵呵,空境一重境後邊他就不曉得什麼境界了,那隻能說明你那師傅在補天宗里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弟子。估計只是記名弟子,連內門弟子都算不上。」衛天月笑道。

    這種傳音手段還真是奇妙,好像傳音直接打在你的靈魂之處,你一個念想人家就知道了。

    「不會吧。師傅空境一重境。相當於元嬰境大圓滿。怎麼可能連個內門弟子都算不上,難道補天宗的空境高手滿地爬啦?」唐春根本就不敢相信。

    「差不多,這麼說吧。像補天宗作為天罡大陸六大宗派之一。要進入內門的標準就是至少得達到空境二重境。也就是修士中的化神境界。

    而這只是進入內門的最低標準,並不代表你就能進入內門。而每年進入內門的名額是有限制的。假如說今年僅有一百個名額。而達到空境二重境的弟子有一千名。那就得通過競爭才能進入。

    而且,內門弟子還不算是最厲害的弟子。內門弟子中還有一個親傳弟子跟核心弟子的區別。

    你現在已經突破到七重境了。已經擁有了競爭進入內門親傳弟子的門檻。

    但是,還遠沒能達到成為核心弟子的地步。到時。你過去就知道。

    估計你那師傅也是鬱悶,所以一心想突破。才會到了浩月島域的。而且,內門弟子是有年齡限制的。也許是你師傅太老了。」衛天月說道。

    「那補天宗的掌門豈不是仙人境了?」唐春一時大驚啊。

    「差不多。」衛天月說道。

    「天罡大陸有仙人,難道天罡大陸就是古仙域的碎片形成的不成?」唐春問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天罡大陸的確是強者如林。像我這種身手者只能算是處於中流水準。

    像涅槃境道境強者滿地都會爬的。一個個稍大點的門閥世家的看家護院都有著涅槃境身手。

    而各大宗門內一個小小的舵主都是道境強者。至於說各大宗門的長老們,沒有脫凡境你就別想了。

    那還只是外門長老,內門長老大多數是由半仙之類的強者擔當的。

    至於更高的層次我也不怎麼清楚了,而且,你也別把老哥我想得牛逼多少。在這裡我還能牛一下,在天罡之陸我算不是什麼人物。」衛天明說道。

    「天罡大陸有仙人強者,大陸上應該有仙石礦或仙氣靈脈之地是不是?」唐春問道。

    「有,但是,極少。都是給一些大宗派或大家門閥佔領了。

    因為,仙氣是培養絕頂高手的基石。當然,天罡大陸真正的仙人境高手並不多。都是天罡大陸上頂尖的一些存在。

    就像是你們域外島域的九重境強者狀況差不多。」衛天明說道,「好了,我要走了。我在你身上掛了個空間袋子。

    剛才我屁股下的那個巨大的石頭凳子其實是一種下品的翠玉仙石。

    我感覺好像你的身體特殊,也許能吸收仙氣。留著吧,算是老哥我送給你的禮物。而且,因為你融合了那半仙血以及我的本命土樹,現在取不出來了,只好給你了。

    不過,對你來講也相當的危險。那裡面充滿了恐怖的能量,你要加勁想辦法慢慢吸收掉。而且,在遇上緊急情況時你可以把功境爆開瞬間提高到涅槃大境。

    至少,在遇上該類強者時可以保住一條命在。當然,非萬不得已時千萬別用。

    我暫時用禁制封裝在你的身體中。爆開時功境雖說能瞬間提高,但也有相當的可能隨時爆體而亡。你好自為知了,我還有要緊事要回天罡大陸去辦理,就不啰嗦了,走了。」


    唐春再問,沒聲音了,肯定走了。

    這貨發現在腰帶上真別著一個空間袋子。打開一看,暴喜啊。裡面那下品的翠玉仙石堆成了一座樓樣高。因為,當時那個總丹口可是有著十幾丈方圓大小的。

    「謝謝您老哥,我想,即便是在天罡大陸這種下品仙石也是高級貨。」唐春吶吶道。

    「呵呵,你知道就好。我真走了。」居然又傳來了衛天月的聲音。

    「慢著老哥,我想傳你一套術法。」唐春說道。

    「噢,你們域外島域的術法沒什麼可學性。就是你們所謂的最高級的術法在天罡大陸隨便一個小門派的武技樓里都能得到的。」想不到人家衛天明根本就瞧不上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