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一具肉體容納了兩個靈魂……你的靈魂也已經被玷污了。”那女子冷靜地作出了判斷。

    “少來。我的意念我最清楚,我對體內的另一個靈魂擁有的只是敵意。本大人是絕對不可能和他同流合污的。”楊塵信誓旦旦地說道。

    “‘靈魂的玷污’並不是那麼直白的東西。或許意識不到,但你已經被深深地影響了。”教廷女子淡淡地說道。

    “好吧。隨你怎麼說了。”楊塵終於換好了布條,他筋疲力盡地躺倒在了沙地上,閉上了眼睛,再沒有力氣跟那女子爭辯。而那女子也保持了緘默。

    楊塵閉着眼睛想着怎麼從這片該死的沙漠裏出去,那名女子卻開始試圖凝聚光明的力量,但每次出現的光亮都很微弱,顯然嘗試都失敗了。兩人之間的沉默維持了好久。

    楊塵突然打破了沉默。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爲什麼,女子隱隱約約察覺到楊塵在問出這個問題時,語氣帶有某種莫名的緊張與不安,彷彿在等待着某種審判降臨。

    “輝夜。”她用平靜的語氣回答。

    聽到了女子的答案,楊塵的心絃莫名奇妙地放鬆了下來,他帶着一臉輕鬆愉快的神情說道:“真好聽的名字。”

    “你的呢?”

    “楊塵”

    風聲呼嘯。

    一夜,再無言。

    *********HUA——這是什麼什麼?!見下一條分割線*****************

    第二天,在烈日的凝視下,楊塵與輝夜再度開始了艱苦的跋涉。

    女子依舊坐在破爛不堪的披風上由楊塵拖着前進。看着楊塵辛苦地在前方拖着自己前進的身影,她漆黑的雙瞳中閃爍着複雜的目光。此時此刻,她再也不知眼前的少年究竟是瘋狂強橫的邪惡僧人,還是心腸過好單純天真的平凡男孩了。

    女子只能將煩亂的思緒拋到腦後,在顛簸的披風上,一遍遍地呼喚光明之神的名字,祈求着神的迴應與憐憫。

    在前方勤苦地充當着“沙漠雪橇犬”的角色的楊塵此刻心裏也滿是煩亂。

    一方面他感受到由於傷勢的持續惡化以及食物水源的短缺,他的體力正在逐漸下降,按這個趨勢下去,縱然以他四星的實力,不出五天便得精疲力盡地死在這片黃沙之上;而另一方面,他不知爲什麼竟然不論如何都下定不了決心,將還沒有恢復行動能力的輝夜拋棄,獨自去尋找生機。

    孃的——難道我是喜歡上她了!?

    楊塵一邊深一腳淺一腳地拖着身後的女子,在沙地上艱難前行,一邊在心裏想到了上述的可能性,不由冷汗直冒。他悄悄地回頭看了一眼輝夜的樣子,在心裏都要流淚了。

    這個女子雖然身材確實妖嬈,但實力強得驚人,還是狂熱的信教者——更重要的是,她那張小巧的臉上,疤痕叢生醜陋不堪!

    楊塵雖然知道“以貌取人”神馬的都是紅果果的貶義詞,重要的是內在美,心靈美……但對於正處青春期的楊塵而言,要承認自己喜歡上了一個醜得如此徹底的女孩,還是有頗大難度的。

    於是,上述“喜歡上輝夜”的可能性,在楊塵的心裏只是一閃而過,除了一身豎起的寒毛及雞皮疙瘩之外,再也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

    楊塵於是就開始在心裏暗暗自責,“你啊,什麼都好,就是太善良了。楊塵啊楊塵,你怎麼可以那麼有責任心,那麼無私呢!你真是異世界的活雷鋒啊!”楊塵在心裏“痛罵”自己的高尚,終於爲自己反常地救下輝夜找到了合適的藉口。

    天落皇訣雖然將楊塵從先前的失血瀕死救了回來,但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在極度匱乏的進食進水之下,原本強勁充沛的真氣也漸漸地枯竭了起來——伴隨着體能的下落,楊塵此刻的真氣強度也從四星滑落到了三星的程度。眼看便要跌破心武境的大門。


    屋漏偏逢連夜雨,對於楊塵這種小說主角而言,好運或許能夠雙至,但災禍絕對不單行。就在楊塵爲自己頑固的傷勢與下滑的實力感到擔憂的時候,一絲細微的顫動從他的腳邊傳來。

    楊塵的心頭瞬間閃過一絲警覺。

    他停下了腳步,靜靜地感受着四遭的每一絲變化。

    “糟糕!”楊塵在心裏暗念出聲,他快速地回身,抱起還不能自由行動的輝夜便往回跑去。而就在這時,楊塵原本所站的沙地上的沙粒突然快速地下落,從中雷霆般探出了一隻巨大的蠍尾!

    “愛偷襲的蠍子……”楊塵在心裏一聲叫苦,在這種時候任何形式的戰鬥都是他所希望避免的。而此時,楊塵突然察覺到危險的氣息並不只是從眼前的那隻蠍尾上傳來。他突然加快了身形,要遠離那隻蠍尾。

    但爲時已晚,他面前的那片沙地也產生了巨大的動靜,另一隻龐大的蠍子已經從沙地之下鑽出身來,伸張着巨鉗,搖擺着蠍尾,一副便要噬人的模樣。

    這還沒完,他身邊的沙地都陸續產生了異樣。一隻只沙漠巨蠍陸陸續續地黃沙之下探出伸來,一時間竟將楊塵與輝夜團團圍住!

    楊塵扳着手指數了一數在場的沙漠巨蠍的數量,發現兩隻手掌都不夠用。一滴冷汗便沿着他的額頭滴落了下來。

    換做他氣定神閒的時候,也不敢與十多隻三星魔獸進行這種混戰,更何況他現在的實力已然下滑到了三星的水準,情況更是兇險得讓楊塵倒吸一口冷氣。

    “好吧……要突圍了。”楊塵不太高興地說道,他看了眼抱在懷裏的女子,再度倒吸了一口冷氣。這裏倒吸冷氣倒不是因爲又發生了什麼異變,而是輝夜的容貌實在太醜,楊塵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冷不防又被嚇到了。這麼一受驚嚇,楊塵便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把心思放到了如何一鼓作氣突出重圍的事上。

    原本想要在這裏拋棄輝夜,孤身作戰的他,在不知不覺間又將輝夜與自己,綁在了一起。

    上面的這句話既是一種借喻的修辭,又是一種情況的真實寫照。

    楊塵用原本拖着輝夜行進的破披風將輝夜綁在了自己的背上。輝夜的身材雖然不算格外嬌小,但也僅到楊塵的下巴。真氣流轉下,她的體重也可以被忽略。

    楊塵感到體內流轉的真氣每流轉一個周天,便弱一分,當機立斷不再浪費時間,足尖在沙地上一點,便朝着面前的那隻巨蠍撲去。

    那隻沙漠巨蠍眼見獵物居然表現得那麼富有攻擊性,不由也兇性大發,粗壯而有力的尾刺凌空落下,聲勢驚人。

    楊塵在高速的行進中也保持了高度的靈活性,他步履一變,速度驟降間竟然讓那蠍尾釘在了他的面前!楊塵再度加速,雙腿一用力,在真氣的瘋狂運轉下,他的身形驟然拔高,竟然讓他越過了蠍尾,直接踩在了那沙漠巨蠍的身上。

    這一腳踩下,裹挾了力道驚人的白虎裂空斷的勁道,竟然踩破了巨蠍的外骨骼,深陷入了它的體內!

    楊塵心念不好!但見那被楊塵一腳踩傷的巨蠍吃痛之下,就地翻滾了起來,攪動了沙塵團團,煞是驚人。而楊塵一腳無法在瞬間收回,竟然就卡在了那巨蠍的體內。那沙漠巨蠍如此死命地翻滾起來,讓他也感到眼前天翻地覆,再也難以保持平衡,終於被重重地摔了出去。

    而就在這麼一延誤間,其他的巨蠍已經縮小了包圍圈,紛紛涌上。

    楊塵從沙地上站起身來,雖然他沒有受到什麼傷,但他卻已經心如死灰。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將輝夜放下。他活動了下筋骨,走到了輝夜的身前,獨自面對正張牙舞爪,飢渴難耐的十餘頭巨蠍。

    輝夜無力地躺倒在沙地上,她驚奇地看到了楊塵的腿,竟然在輕微地發着抖。

    “你在害怕嗎?”女子淡淡的聲音裏參雜着一絲不可置信。

    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聲音,楊塵回頭,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

    “對。”

    楊塵身形一動,因害怕而顫抖着的雙腿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量。

    他朝着面前的蠍羣暴射而出!

    *********HUA——花***********

    沙漠是最耐心的殺手。

    它亮出了自己永不落空的刀。

    *************************

    PS:

    在這章上傳之後,前期算是有一個小小的結束了。

    接下來要進行的故事,我非常用心地寫。會緊張而有節奏地鋪展開來。

    敬請期待。

    綿羊今天從臺灣回來了,但是存稿經過了這幾天也用得個七七八八了。

    以後的更新爭取會一天兩更,心情好的時候會三更四更,但如果創作上遇到了困難,也會有一更的時候。

    謝謝大家的支持。

    請給我意見與批評,讓我可以將天子的傳說寫得更精彩。 博比眯起眼睛擡起頭,灰綠色的眼瞳望向晴朗無雲的天空,深邃而難以被猜透的目光掠過廣闊的天空,接受着驕陽所傳達出來的無言訊息。

    他那眯起的眼睛周圍佈滿了歲月的凹陷與褶皺。

    只有這種被時光洗禮過的眼瞳,才能讀懂這輪烈日的難測言語,才能在這片無垠的沙漠瀚海中指導人們朝着正確的方向前進。

    博比將凝望着天空的目光收回,低頭揉揉有些生痛的眼睛,接着從懷裏摸出了一張古老而泛黃的羊皮紙地圖。

    那皮膚粗糙而指節粗大的手指在地圖上游移了片刻,在地圖上的某一點連續地用手指點了幾下,算是終於確定了與目的地之間的位置關係。

    老人將地圖小心翼翼地疊了起來,放回了背心內的夾層裏,然後他轉過身,半踩半滑地從沙丘的頂上滑下,向他的同伴們走去。

    “嘿,博比,太陽公公託你給我們帶口信了嗎?”


    一名擁有着淡金色短髮,以及碧藍色瞳仁的年輕男子等在沙丘腳下,見博比從沙丘上滑下,一臉微笑着上前問道。

    他那勻稱強壯的身軀上披了一身在沙漠旅者間常見的皮衣以及寬大的防風衣,顯得英武而挺拔。他的腰間懸掛着一柄裝飾華麗的長劍,顯然是一名忠誠於肉體力量的戰士。

    “我幽默的團長大人,我們現在位於目的地的西北方向,大概再走三天便能抵達遺蹟了。”博比對於年齡明顯比自己小上一截的年輕人恭敬地回答道。

    “唔,好。”被稱爲團長的年輕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他轉頭朝着自己正在修整的部下們走去,皮製長靴在沙地裏留下了一個又一個深深的腳印。他大聲地喊道:“快點準備啓程!我們要在天黑前找到一處足夠大的沙丘來過夜!快點,你們這些懶鬼!”

    說着,他還走到一些動作慢吞吞的傢伙身邊,或是敲打他們的腦袋,或是踢踹他們的屁股。這讓整支傭兵團的準備速度頓時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魯西恩。”

    一名活潑可愛的女孩突然叫住了正在催促着傭兵們整理行囊的團長。

    “怎麼了,妹妹。”正忙得不亦樂乎的團長轉頭看到了正一臉不安的莉莉絲。

    “真的沒問題嗎?我們……這次冒險……是不是太……”莉莉絲湖水般碧藍色的美麗雙眼中寫滿了不安與憂慮。

    “莉莉絲。”那名年輕的團長摟住了美麗女孩的肩膀,他微微地彎腰,讓他那樣碧藍色的雙眼正面迎入了少女同色的眼眸,少年的目光裏流露出了堅定的決心與非凡的勇氣,“相信我。這次的冒險並不如你所想的那麼危險。我們有強大的團隊,還有曾經去過那裏的嚮導,我們一定能夠凱旋而歸的。上古的珍寶會讓我們一舉成爲大陸最強的傭兵團之一!”說着這席話,魯西恩的眼中燃起了希望與野望的火光。

    “再說了。這本書的收藏點擊推薦都是驚人的慘。現在不做點搏出位的事怎麼有出場的機會。”年輕的團長還在心中暗暗地加了一句。

    “哥哥……”莉莉絲眼中的憂色被她刻意地隱去,她明智地在此刻選擇了緘默與微笑。

    魯西恩誤以爲妹妹的憂慮已經被自己打消。他在留下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後,便轉身離開了。那爽朗的笑聲與催促聲響起在了別的地方。

    而留在原地的莉莉絲,她湖水般的雙瞳裏,又悄然泛動起了憂愁的漣漪。

    “小姐,你不用擔心。”微帶沙啞的聲音突然響在了莉莉絲的耳畔,“我會保證你的安全。”

    莉莉絲轉過頭去,看見了一張被歲月書寫過的老人的臉。那是博比。也是這次冒險行動的嚮導。正是他帶着遠古的訊息與強有力的證物找到了魯西恩,一手促成了這次深入沙漠腹地的冒險行動。

    “我沒有在爲自己擔心。我感到愧疚。”

    少女捂着自己的胸口,碧藍色的眼瞳裏滿是憂鬱。她幽幽地嘆了口氣。

    老人博比被歲月鑿得深邃了的目光裏流露出了憐惜。

    莉莉絲轉身離開了這裏。

    美麗的淡金色長髮因爲轉身而在空中劃掠出了優雅而惆悵的曲線。那飛舞的髮梢原本是被快樂與笑聲纏繞的。

    博比默默地將目光投向了遠方。目光中流露出來的神思任誰也無法看透。

    ********

    “隊長!前方那個沙丘下面有情況!”一名負責偵查的傭兵斜着身子,依靠重力從沙丘上滑下。他的語氣裏充滿了興奮與緊張。

    “具體點白癡!”魯西恩一把扶住從沙丘上滑下而沒能穩定好重心的傭兵。

    “前方有十餘頭沙漠巨蠍圍聚,似乎正在進行戰鬥!”

    “唔。”魯西恩用手抵住了下巴,開始了智者的思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