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一個小幫派,居然敢對他蘇家動手,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自找死路嗎?

    然而鬥過以後,蘇軍揚就震驚了。

    因爲他的大隊,居然輸了。

    林幫根本不是那種無紀律,無組織的混混組合,而是一個紀律嚴明,手底下高手輩出的大幫。

    蘇軍揚當即動用人脈關係,才知道,這是京城地下新晉的四大幫派之一,林幫。

    林幫的主事人站出來說:“很快林幫的人就會撤走。”

    蘇軍揚才忍受下這口惡氣。

    只是都過去這麼好幾天了,林幫的人還是沒動靜,虎視眈眈盯着他蘇家。

    蘇軍揚坐不安寧了。

    “老爺,林幫的人還真的撤走了。”

    管家驚奇回報說。

    蘇軍揚略一思索就撥出去好幾個電話。

    “董老,是你那邊給林幫施壓,讓他們撤走的嗎?”

    “韓老,是你們新月社勒令林幫撤走的嗎?”

    ……

    得到的回答讓蘇軍揚一頭霧水。

    紛紛表示林幫的撤走,與他們無關。

    特別是新月社的總管家韓老,更是說林幫現在翅膀硬得飛上天,新月社已經制裁不住。

    絕世小神農


    “林幫,怎麼會無緣無故圍困我蘇家,又無緣無故撤走?”

    不過蘇家的好日子還是沒回來。

    掌控之尊

    林幫的人走了。

    可經濟上,居然受到強烈的衝擊,給人狠狠陰了一把。

    家族的好大一筆投資損失慘重。

    蘇家也不是吃素的,當即找到幕後主使人,原來是京城有名的商業天才。

    金誠的手筆。

    蘇家當即以軍武世家的身份給金誠施壓,讓他見好就收,別太過分了。

    蘇家要是動怒,金誠頃刻間就得玩完。

    誰知那個金誠像是不怕死一般,真的就跟蘇家死磕到底。

    蘇家經濟繼續遭受打擊,損失的基金,股票,讓蘇軍揚心疼得無法。

    可論商戰,他蘇家又鬥不過。

    蘇軍揚無法,只得退出市場,不敢把蘇家的錢放上去了。

    儘管挽救得及時,蘇家經濟還是遭受巨大得打擊。

    家族的開銷快速縮水。

    這還不算。

    令蘇軍揚怒火滔天的是,京城最新崛起的納蘭家族,居然正面與他蘇家展開競爭。

    在好幾個領域搶奪蘇家的資源,不斷擠壓他蘇家。

    蘇軍揚憤怒的同時,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怎麼好好的蘇家,一夕之間,會受到來自三方面的致命打擊?

    他百思不得其解。

    總感覺這背後,隱藏着一頭怪獸,伺機就要吞噬他蘇家。

    一向眼高於頂的蘇軍揚,也搞得疲憊不堪。

    他老婆顧琴不陰不陽道:“我這幾天聽下面的人說,這個什麼林幫,是爲了蘇若雅那毛丫頭來的,更是說,林幫的幫主,就是蘇若雅的男人。”

    蘇軍揚不屑道:“這些下人就會嚼舌根,蘇軍強這女兒有什麼出息我還會不知道?在東海或許還行,但到了京城,不過就是個小丫頭片子而已。”

    他們的女兒蘇曉燕冷笑道:“我特意去問過蘇若雅,是不是認識林幫幫主,看蘇若雅那反應,有些奇怪,似乎不太確定。爸,媽,你們說,蘇若雅的男人,不會真是這個林幫的幫主吧?”


    顧琴不屑道:“東海市的蘇家不過是京城蘇家本家的一脈分支,蘇軍強半身殘疾,這個女兒能好到哪兒去?而且還是有男人了的,至今那男人都沒出現過,恰好說明了蘇若雅就是個殘花敗柳。” 蘇曉燕慫恿道:“爸,媽,軍強叔留給蘇若雅的公司可不小啊,資產過億,再加上蘇若雅在東海的蘇氏集團,足足上百億呢。蘇若雅我們一定要抓在手裏,牢牢控制住。”

    “就是,老爺啊,你不是想把蘇若雅嫁給北方南下的盧氏家族嗎?我看就是個好主意。”

    顧琴對蘇若雅的那筆資產也是眼紅。

    蘇軍揚爲難道:“可是,這些都是人家的。再說,軍強好歹也是我蘇家的人,我不可能搶他東西吧。”

    “這怎麼能算搶呢?”

    顧琴理直氣壯道:“他蘇軍強就是蘇家的分支,凡是都要服從主家 將他的財產掛在主家名下,還是看得起他呢。”


    蘇曉燕也添油加醋道:“爸,你是一家之主,而且軍強叔又不在,對付蘇若雅,我就可以,來京城這麼久,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是時候讓她償還了。”

    蘇軍揚給誘惑得大爲意動:“行,曉燕你去和若雅這丫頭說一說,就說是我的意思,希望她懂事一點,主動把名下資產讓出來,都是一家人,現在蘇家遇到危機,希望她犧牲一下。”

    蘇曉燕立刻去了。

    蘇家別墅外的一處簡陋房子中。

    蘇若雅正看着賬目發愁。

    來到京城後,她開了一家小公司,困難接連不斷。

    父親蘇軍強留給她的資金她沒動用,只想自食其力。

    實則她想動也動不了,都被蘇軍揚一家給剋扣着死死的。

    至於東海原來的蘇式集團,在蘇軍揚的高壓政策下,根本無法進京城地界。

    秦露露回來後,帶回來一封信。

    也帶回了林絕的消息。

    蘇若雅喜極而泣,她,終於等到他的音訊了。

    只是看過信的內容後,蘇若雅卻大驚。

    這信絕不能交給蘇家家主,不然可能會觸怒蘇軍揚,導致林絕的危難。

    來京城後,她一個人拖着蘇若兮和秦露露,備受艱辛。

    曾經的霸道女總裁,吃了很多苦。

    她深知京城蘇家的權勢很龐大,不是林絕能應付的。

    秦露露張了張口,還是說道:“若雅姐姐,其實,林哥哥現在很厲害的,根本就不用怕蘇家的人。”

    蘇若雅苦笑道:“傻丫頭,你不知道一個軍武世家的能量有多大,他們甚至能動用軍隊,我們不能給你林哥哥找麻煩。”

    秦露露才乖巧地應了一聲:“嗯。”

    可是,她真的覺得,林哥哥現在很牛。

    身邊追隨了一幫很厲害的人。

    蘇若兮正在洗衣服,來京城後,學會做很多家務。


    “姐姐,露露說林幫的幫主就是姐夫,我怎麼不太相信。”

    秦露露道:“是真的,上次我在玉珠姐姐那裏吃飯,親自聽到林哥哥說的。”

    蘇若雅笑道:“不管是不是真的,你們都不能給你林哥哥帶去麻煩,做人,要自強。”

    秦露露和蘇若兮聽話地選擇不再討論。

    蘇若雅心頭幻想了一下,會是真的嗎?

    好久不見,他變得這樣厲害了嗎?

    林幫,聽名字,會不會真的就是他的呢?

    她好憧憬再見到他。

    蘇曉燕來了。

    臉上掛着虛僞的笑容:“若雅妹妹,在忙呢,我沒打擾你吧?”

    蘇若雅眼裏的厭惡一閃而逝:“沒打擾,你有什麼事嗎?”

    蘇曉燕也不賣關子:“是這樣的,家主說,最近蘇家開支用度困難,又蒙受了巨大的損失,你們三來京城吃住這麼久了,希望能拿出點錢來幫助一下蘇家。”

    蘇若兮一聽就怒了:“曉燕姐,你好意思說這種話嗎?我和姐姐,露露來到京城蘇家,你們什麼時候幫助過我們了,整天還要我們給你家裏洗衣服幹活,有你們這樣當主人的嗎?”

    秦露露冷着小臉:“曉燕姐,你從若雅姐這裏,都拿走好幾件值錢的首飾珠寶了吧?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

    蘇曉燕沒想到一來就碰滿鼻子的灰,氣笑道:“好啊,你兩個牙尖嘴利的小賤人。我都還沒說什麼呢,你們就數落我了。我是蘇家的正牌小姐,你們算什麼? ”

    她盯住蘇若雅:“話我就放這裏了,家主的意思,也就是我爸爸,讓你把軍強叔留下的公司,還有你在東海的公司讓出來給本家,報答我們家對你們三的收留。”

    蘇若雅沒想到蘇軍揚一家連她在東海的公司都惦記上了。

    直接拒絕:“不好意思,你說的我辦不到。而且,我住在這裏,沒用你們本家的一分錢,我們三的開銷,都是我自己親手掙的。”

    她對京城蘇家本家,徹底失望。

    如果不是因爲林絕,她早就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回到東海去了。

    只是林絕沒找到,她還不能離開。

    蘇曉燕嗤笑道:“蘇若雅啊蘇若雅,你還真當你是我們本家的人呢,你就是一個旁支的小角色而已,你覺得自己還是女總裁?不可一世?如今你身在我本家的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蘇若雅深吸一口氣,壓下憤怒。

    甩出林絕的那封信。

    “帶去給你父親看看吧,他這個做家主的,不可能一直欺壓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