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一些尊者全力凝結出了金身,居然都擋不住這些黑光的激射。

    金身被破,他們的身體也在瞬間變成篩子。

    「你們不是喜歡突襲嗎,那就讓一切來的更為猛烈一些!」

    鹿羽在催動出輪迴妙義之後,又馬上釋放出殺戮妙義。 萬隻血色巨臂生出,這次可就不是托起光網了,它們分作兩邊,對著周圍一陣狂捶猛打。

    轟!轟!轟!

    那些在輪迴妙義的攻擊中倖存下來的武者,馬上又面臨上了殺戮妙義的清算。

    有如是一片血色的狂潮,席捲著天地。

    大片大片的武者在血色恐怖中死亡。其他的人這個時候什麼都不顧上了,紛紛落荒而逃,直接從峭壁上跳下去。

    他們再也不敢和鹿羽交手了,也顧不上聽令關山月了,直接就是跑!

    關山月大吼道:「都給我回來!且看我斬殺鹿羽!他就算是如今晉陞為了前期尊主,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沒有武者回應關山月,所有人都是急著跑。

    他們已經被鹿羽給殺寒了膽子,他們不想再跟著關山月混了。

    雖然他們心裡覺得關山月在正面出手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打敗鹿羽。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明月歸 畢竟關山月乃是中期尊主,境界仍舊是比鹿羽高出一大截,而且關山月一直以來還沒有真正施展出自己的絕世刀術。

    當刀王的絕世刀術在關山月這個中期尊主的手中施展出來,關山月的勝算是很大的。

    但就算是關山月能打敗鹿羽,他們也不想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

    因為他們怕被牽連到。鹿羽的招式都帶著很強的濺射,鹿羽太強太猛,他們都只是普通的身體,隨便承受一點,可就要遭殃。

    在交戰的過程中,鹿羽如果奈何不了關山月的話,難保不會轉而來殺他們泄憤。

    他們匆匆奔走遠離,仍舊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這個時候關山月和鹿羽已經激烈的大戰起來。

    鏘!鏘!鏘!

    關山月將自己手中的大刀施展的有如風火輪似的,那真是八面威風,天地色變。

    但是鹿羽暫時也招架得絲毫不退,看不出有任何的頹勢。

    至少,目前來說,關山月和鹿羽兩人是打的有聲有色的。

    峽谷中千雅夫人要帶著暗月族的人去相助鹿羽。

    「公子,我來助你!」

    千雅夫人叫道。為了鹿羽,她並不懼怕因此和玄遠刀王結仇。

    暗月族要加入戰團,這讓這一場大戰的局勢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本來眾人覺得鹿羽單獨對陣關山月的話是敗多勝少的,但如果加上千雅夫人和暗月族,那說不定還有獲勝的機會。

    這場大戰下來,關山月很有可能敗!

    這是一個轉折點,局勢正在變化。

    在這關鍵時候,鹿羽卻直接拒絕了暗月族的相助,他一聲狂傲的叫道:「都給我退下!何須來相助,我一人敗關山月足矣!」

    話中,充滿著無以倫比的自信。

    暗月族的人都知道鹿羽的脾氣,鹿羽既然這麼說了,那他們也不敢違背。

    只能是在旁邊觀戰。

    「公子……」

    千雅夫人在旁邊顯得有些緊張,她只是擔心鹿羽的安危。

    畢竟,一直以來,關山月從來沒有施展過自己真正的絕學!沒有釋放過自己真正的威力。

    鹿羽遠遠沒有體會過關山月的厲害。

    雖然在前面萬里仙土和千淬神樹上,關山月是屢次吃癟,後面還落荒而逃。

    但那只是因為環境的原因,鹿羽從來沒有正面和關山月一戰。

    這一次,怒火衝天的關山月,顯然要爆發出自己最為猛烈的力量。

    「鹿羽!這是你自找的!我三刀之內,必然敗你!」

    關山月高躍起來,在一方高空中,打出了自己的輝煌一擊。

    嘩!

    當刀術施展到極致,他自頂空拉下一道璀璨的刀芒。

    這刀芒比大山還要巨大,有如是霹靂神雷。

    這一刀,似乎將刀術演練到了巔峰,那無窮無盡的刀意自四面八方洶湧奔來,光是刀意似乎都能將所有人給吞沒了。

    有人認出了這一刀的來歷。

    這一刀,乃是玄遠刀王的傳承刀術——靈犀一字斬!

    這是一門高級靈武學,又比一般的高級靈武學要強得多。因為這刀術乃是玄遠刀王根據一門上古殘譜改造而成的,擁有著霹靂雷電一般的力量。

    整個刀術有七十三個變化,但是只有一刀。

    因為一刀就夠了。

    只要打出這一刀,對手一般就註定了死局。

    關山月不愧是玄遠刀王的大弟子,居然連這靈犀一字斬都學會了。

    「鹿羽這下危險了!」

    眾人都有著統一的判斷。

    卻聽得鹿羽一聲大喝:「關山月你在我面前也敢使刀!我早說過了,和我一戰,我讓你終生不敢再談刀!」

    在鹿羽說出這話,大家都認為鹿羽是要打出什麼猛招,來招架關山月這靈犀一字斬。

    但是鹿羽卻沒有打出什麼猛招,鹿羽的回應非常的溫柔。

    他甚至沒有用武器,只是用手朝著身前虛空中輕輕的一抹。

    一抹之下,那片虛空就像是被特殊的畫筆塗抹了一般,呈現出一道底色的透明。

    鹿羽就是這麼簡單的一抹。

    面對關山月的刀芒他根本就不躲避,竟似乎覺得自己這抹出來的底色的白,可以招架住強大的靈犀一字斬。

    眾人都看呆了。

    轟!

    當靈犀一字斬衝擊而下,首先落到了這道透明的底色中。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這道透明的底色,居然就真的將這一道刀光給招架了下來。

    關山月的刀光雖厲,卻壓不下去了。

    與此同時,在原先透明的底色中忽然泛出無數的星光點點,就像是氣泡一般,緩慢吹了出來。

    這些星星點點馬上衍化出了七彩的色澤,這些七彩的色澤又變得越來越迷離朦朧。

    嘩!嘩!

    周圍空間就變得夢幻起來。

    那一道刀芒已看不見,能看見的只有七彩的色澤,還有朦朧迷離的衍化。

    在這小小的一片虛空中,衍化出了很多原始的東西,很多物質被分開,又進行了重組。

    一次次的分散,一次次的凝聚,事物在原始的形態中不斷的變化。

    迷離了一切,朦朧了一切。七彩的色澤交替變化。

    這哪裡是什麼大戰的現場,分明就是兒童的夢幻世界的呈現。

    誰也沒有想到,鹿羽會忽然打出這麼一招。 這一招根本就不像是招式。

    但是這不是招式的招式,卻是真實抗住了關山月的靈犀一字斬!

    剛才發生的一切,更像是一場夢幻的景象。

    眾人永遠忘記不了鹿羽那輕描淡寫的一抹,只是用手朝著虛空中輕輕的一抹,一切都被衍化了……

    事情就是這麼詭異!

    「啊!這是什麼招式!」

    關山月都是臉色大變,雖然早就知道鹿羽肯定是有一些神奇手段的,卻沒想到鹿羽還能打出這樣詭異的一招。

    他最是清楚,自己劈出的靈犀一字斬有多麼的沉重,那真是有泰山壓頂之勢。

    鹿羽能這麼輕鬆的接下他的招式,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他當然不知道,鹿羽所施展的乃是法則大道的力量。

    這一世鹿羽重新掌握法則大道,雖然還非常的初級,但是將關山月的這一道刀芒給衍化了還不是什麼問題。

    別人看的夢幻,其實本身就是這麼夢幻。關山月的那一刀芒,其實已被他分解,然後組合成了其他的形態。

    鹿羽利用這大戰的機會,試驗著自己最新參研的成果。

    法則大道在他手中,真正的活了過來。

    以後隨著他身體的提升,他施展出的法則大道肯定更為的強,也更為的多元化。

    「關山月,該輪到我了!」

    鹿羽收回了法則大道的力量,開始了自己的反擊。

    刀已在手,他毫不猶豫的揮出了霸世十三刀。

    破滅天地,橫刀斷流,劈斷山河、刀臨深淵四式合一。

    唰!

    鳳舞奇緣 參天刀芒朝著關山月重重的轟去。

    「來的好!」

    關山月氣沉丹田,扎穩馬步,左右手交替使刀,各自打出一式。

    兩式組成陰陽雙刀,直架天空。威勢隆隆,有刺破蒼穹之威勢。

    「陰陽破空刀!」

    關山月一聲厲喝。

    這一刀,也是刀王絕學!同樣是高級靈武學,卻比之前的靈犀一字斬還要強!

    轟!

    這陰陽破空刀就這樣將鹿羽這一道參天刀芒給成功招架下來了!

    中間一道巨大的光暈炸出,周圍空間狂浪兇猛,似乎要將峽谷都撕裂了。

    關山月毒不愧是刀王大弟子,神奇刀法頻出,簡直是令人心驚膽顫。

    暗月族的人最為震驚,他們之前可是見過鹿羽打出過很多次的參天刀芒,哪一次施展出來,不是讓敵人覆滅粉碎。可以說是所向披靡,戰無不勝。

    但是現在,卻被關山月給硬生生的接了下來。

    這足以說明,關山月乃是鹿羽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強敵。

    鹿羽雖然戰勝過很多強者,但那都是以前。現在面對上刀王大弟子的關山月,一切都不一樣了。

    鹿羽的參天刀芒都不管用了,那事情還真是難說了。

    關山月大聲笑道:「鹿羽!這就是你所謂的刀術嗎?就你這點伎倆,也想讓我終生不敢再談刀?簡直是可笑!」

    他接下了鹿羽的參天刀芒,可謂是心情大好。這讓他有一種局勢掌握在手的感覺。

    他既然先立在了不敗之地,那後面就可以慢慢圖謀轟殺鹿羽了。

    他還有更為強大的刀術沒有施展出來呢!

    鹿羽卻是冷冷一笑,說道:「接我第二刀試試!」

    轉瞬之間,鹿羽再次出刀

    這第二刀出,當真是風雲變色,天地翻盪。

    又一道參天刀芒,出現在了天邊。

    仍舊是參天刀芒,卻絕非是之前的參天刀芒。

    鹿羽在施展出四式的基礎上,又加上了第五式中的半式。

    等於是四式半連成了一刀。

    這一刀下去,威勢頓時暴漲,比之先前更盛許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