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魏明軒,看到了嗎!這就是幽冥宗的手段!」杜永昌也是面帶驚恐的看著那一如同一片烏雲的的手掌,出聲威脅。

    不等人們反應過來,大手已經狠狠的落下,五行門的護山大陣,在手掌面前如同紙一樣,不到一個呼吸便被徹底撕碎。

    幾名老者飛到天空之中相互對視了一眼,各種顏色的元氣在他們的身上強烈的波動,雙手不斷的變化著。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能夠撕碎一切的劍氣如同奔雷一般,從遠方劃破虛空,彷彿能夠斬斷時間和一切,朝著那元氣大手狠狠的劈下。

    已經做好了準備,去截下那恐怖元氣手掌的各峰宗老,看到那道恐怖的劍氣,紛紛停下手來。

    轟鳴聲傳出,在人們驚嘆的目光下,那元氣大手,在空中消散開來,化成滾滾濃郁的元氣飄散在空中。

    「這是誰,居然能夠擋下如此恐怖的攻擊,是保護五行門?還是保護洛天!」杜永昌的臉色陰沉,心中不由的再次看了看洛天。

    保護五行門的話,那麼還情有可原,但是如果真的是保護洛天的話,那麼洛天的背後到底站著什麼人,居然如此恐怖。

    晃了晃頭,暗自嗤笑了一下,將這個念頭掃去,他不相信這是來保護洛天的,也許是某個高手跟五行門有交情,前來保護五行門的,那個元氣大手分明是在攻擊五行門。

    「散了吧!」各峰的宗老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目光冰冷的掃了玄陰宗的強者一眼。

    被這幾道目光掃中,玄陰宗的強者入墜冰窟,敬仰的望現天空那幾道蒼老的身影。

    「這就是五行門的底蘊么?果然恐怖!」杜永昌將頭埋的很低,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希望

    五行門的弟子看到那空中兩道恐怖的攻擊碰撞在一起,臉上露出強烈的震撼,在那種攻擊之下,他們感覺到自己彷彿是一隻螻蟻,而那兩道攻擊彷彿天威一般,比起之前看過的陸鯤鵬抵擋下來的丹雷強了百倍不止。

    「你是叫杜永昌吧!玄陰宗現任的宗主?」高空之上的一名老者臉上帶著默然看著低著頭的杜永昌,開口問道。

    「正是晚輩!」杜永昌面帶恭敬,面對與自己宗門老祖平輩之人,杜永昌即使是玄陰宗主,也是不敢託大,躬身回答。

    「我們不管你們和那幽冥宗有什麼關係,別太過分!今日的事到此為止!」老者輕聲開口,彷彿一個老者在教訓一個晚輩一樣,但是杜永昌卻是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身為元靈境巔峰的強者,又是玄陰宗的掌門,杜永昌已經站在了一般人無法企及的高度,但是此時他的後背之上卻是被冷汗所打濕。

    「好了,你也不必緊張,畢竟玄陰宗那幾個老傢伙的面子我們還是要給的,只不過,你們這些晚輩想怎麼打就怎麼打,不要驚動我這些老東西的清靜就行了!」老者再次開口。

    「是,晚輩這就告辭!今日起,玄陰宗個五行門的恩怨一筆購銷!」杜永昌再次躬身。

    「好了,走吧,跟你們宗門那幾個老傢伙帶聲好!」老者大手一揮下答了逐客令。

    杜永昌臉上帶著恭敬之色,帶著一干強者,朝著五行門的山下走去,沒有飛行,表示對這幾名五行門老祖的尊敬。

    「等一下!」另外一名老者出聲。

    杜永昌身軀微震,停下了腳步,抬頭仰望。

    而五行門的眾人也是不敢出聲,看著天空中幾道年邁的老者,從其中走出一人。

    木念青臉上帶著尊敬之色,因為這名老者正是他們青木峰的老祖。

    青木峰老祖,伸出手來,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他的手中散發而出,而目標則是洛天的周身。

    在洛天驚訝的目光下,剛才變成血霧的崩碎的上官宏圖,一滴滴血液不斷的從地面之上飛出,匯聚到一起。

    濃郁的木屬性元氣包裹著一滴滴鮮血,直到變成人的頭顱那麼大的時候,木峰老祖,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晶瑩剔透的玉瓶。

    玉瓶一出現,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亮,都能夠感覺到那玉瓶之上帶著強大的木屬性元氣,一看就不是凡品。

    木峰老祖手掌微轉,那血液變成了一道長箭流入到玉瓶之中。

    木峰老祖食指連動,無數的印記從他的指尖流出,眾人只感覺到四周的木屬性元氣彷彿都在歸其支配一樣,就連一些木屬性體質的弟子,體內的木屬性元氣都有些不受控制起來。

    時間不大,木峰老祖輕吼一聲:「封!」

    一股強大的封印之力從他的手中傳出,落在了玉瓶之上。

    不理會眾人的發獃,木峰老祖,繼續開口:「把這個交送到幽冥宗吧,我也只能幫到這了,能不能救活,就看這小子自己的造化了!」

    木峰老祖的話雖然平淡,但是,聽到人們的耳中卻是讓眾人掀起了驚濤駭浪。

    「前輩,你是說,上官宏圖他還能救活!」杜永昌臉色狂變,壓制住心中的激動不敢相信的問了起來。

    「有一半的可能吧,如果真的如你所說幽冥宗的老祖還在世的話,應該沒問題,反正我是辦不到!」木峰老祖低聲開口。

    「轟……」所有人都被木峰老祖的話驚呆了。

    上官宏圖是什麼情況,人們剛才可是有目共睹,那在他們看來,已經死的不能在死了,沒想到居然還有可能復活!這已經超出了人們的認知。

    洛天聽到這裡,心中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沒想到這樣情況下,這上官宏圖居然還能活過來,不過他想到的不是這個,而是另外一個人,陳雲婷!

    沒錯,洛天的確想到了陳雲婷,如果說洛天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最對不起的人是誰的話,那麼絕對陳雲婷排在了第一位,而如今這木峰長老居然說已經死去的人還能夠在活過來,這怎麼能不讓他激動。

    「多謝前輩!」杜永昌臉上帶著感激,將那玉瓶珍重的收了起來,躬身一拜,帶著還處在震驚中的玄陰宗強者走下了五行山。

    「魏明軒!這次你做的也很好!不在像以往那樣優柔寡斷,這才是一個門主該有的東西!」木峰老祖後退了回去,而之前說話的那名老祖再次出聲。

    陸太太,餘生只等你 魏明軒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眼前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師傅,也就是上一任五行門主。

    「我五行門發揚至今,靠的不是委曲求全!靠的是實力,沒有實力,那麼人們就會瞧不起你,同時也是靠的弟子,如果沒有弟子,那麼還叫什麼宗門!」

    「實力是根,你們這些門主峰主是枝幹,而弟子們則是葉,三者缺一不可!」老者不等魏明軒說話,繼續開口,目光灼灼的看著五行們的眾人。

    「你懂了么!」老者的話像是說給魏明軒聽,但同時好像也是說給每個弟子在聽。

    「弟子明白了!」魏明軒何等聰明,一下便明白了老者話中的含義,躬身施禮。

    「明白就好,也都散了吧,記住只要不是宗門的生死存亡,我們是不會出來的,這也是對你們的一種磨練!」老者再次出聲,有了離意。

    「晚輩,弟子洛天,有事想要請叫木峰老祖宗!」洛天跪倒在人群中,顯的很是不起眼,但是聲音卻是洪亮無比。

    相府毒妃 「哦?」幾個老祖,頗有興趣的看著這個攪的五行門不得安寧的小傢伙,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不錯,看在你的表現讓我們這些老東西都滿意的份上,說吧!如果是舉手之牢,我便幫你一把!」木峰老祖輕笑起來,顯然很是喜歡洛天。

    「晚輩想問,死去之人,如何復活!」洛天身軀微顫,甚至聲音都是帶著一絲顫抖,目光熱切的看著木峰老祖。 第一百九十章一劍斷幽冥

    聽到洛天的話,幾位老祖身軀微震,臉上帶著疑惑看向洛天。

    「你有很重要的親人死去了?」青木峰老祖開口問道。

    「很重要!」洛天嚴肅的點了點頭。

    「自古以來,天道輪迴,從來沒有人能夠死而復生,除非修為通天的大能,才能做到一縷殘魂,借體重生的地步,死而復生之事,便在也沒有聽說過了!」青木峰老祖搖了搖頭。

    「那剛才上官宏圖是怎麼回事!您不是說他還有可能復活過來嗎!」聽到青木老祖的話,洛天臉上帶著強烈的不甘問道。

    「傳聞一些遠古大能,就能夠用剛死去的人的精血使其復活,而據我所知,幽冥老祖如果真的還活著的話,那麼修為早就已經到了這個世界的最頂端,那麼就應該有辦法使其復活過來!」青木峰老祖臉上露出了一絲嚮往,顯然能夠達到幽冥老祖的境界讓他也是有些敬畏。

    洛天臉上露出失望之色,知道即使是以青木峰等幾位老祖也沒有辦法復活已經死去了很久的陳雲婷,躬了躬身。

    「不過,據傳,一些修為滔天之輩,能夠做到這一步,將還輪迴中的人,從輪迴中找出,恢復過來,這些也都只是傳說而已,不是很可信,即使有人做到,也不是咱們這天元大陸能夠誕生出來的,至少老夫還沒見過!」青木峰老祖再次開口。

    青木老祖的話,讓洛天眼中再次多了一絲神彩,眼神中露出堅定的神色,哪怕是極小的一點希望,他也會盡全力一搏!

    「不要想太多了,那種修為早就已經跟神明差不多了,雖然你的資質很好,但是能夠走到那一步的人,無一不是時代的嬌子,甚至比你的天賦強了不只一倍!」老祖們紛紛開口,顯然不認為洛天能夠走到那一步。

    「多謝老祖!」洛天躬身一拜,眼中卻是露出了一種堅定的神色,顯然幾名老祖的話並不能影響他心中的信念。

    幾名老祖紛紛露出讚賞的神色,輕輕的點了點頭,身形在眾人恭敬的目光下,一步邁出,消失在原地。

    「別想太多,腳踏實地的走好每一步便好!」張子平拍了拍洛天的肩膀,帶著鼓勵的神色,心中同時也有著一絲嚮往,如果真的能夠讓人復活的話,那麼……

    「好了,都回去干自己的事情吧!」魏明軒木光恭敬的看著幾名老祖離開,開始組織起來。

    聽到魏明軒的話,在各峰主的帶領下,所有人也都紛紛回到了各自的崗位之上,只不過他們心中則是有了那麼一絲嚮往,希望能夠成為能夠發出一掌一劍之人的修為。

    ……

    幽冥宗,做為南域有名的宗門,幽冥宗的山峰自然也不簡單,同其他山峰不一樣,幽冥山的整個山體成一種黝黑的顏色,從遠處望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清涼的肅殺之意。

    「斷魂石,這幽冥宗也真是奢侈,居然能夠拿斷魂石來鑄成一座山峰,單是這份手筆,就挺讓人震撼啊!」一個中年美婦出現在幽冥山的高空之上,看著有些漆黑的幽冥山,臉上露出一絲感嘆。

    斷魂石,是修鍊界煉製兵器的材料,雖然算不上稀有,但也很是少見,而斷魂石唯一的特點便是堅固,單論這座山峰的價值,便是無可估量。

    「何人敢在我幽冥宗上空飛行!快快下來,不要等著我宗強者出手,將你斬殺!」一些幽冥宗的弟子看到天空之上的婦人,並沒有露出驚恐,雖然是一些煉體境的弟子,依然大聲呵斥。

    「斬殺?幽冥宗!還真是霸道無比啊!」婦人一襲白衣,臉上露出嘲諷之色。

    「這裡是幽冥宗! 獨家制片:總裁的專屬替身 千里之內禁止飛行,這是我幽冥宗的規矩!」弟子再次出聲,臉上流露出無盡傲色,彷彿已經看到天空之上那白衣婦人被幽冥宗的強者擊殺的場面。

    婦人不在說話,反而是將背後的一把淡藍色的長劍,從腰間取下,看向幽冥宗巨大的山體,臉上冷光直動。

    長劍揮動,淡藍色的水屬性元氣化成滾滾洪流,轉換成劍氣,從長劍之中飛出,掃向幽冥山!

    「嗡……」陣陣的波動傳出,一到黑色的結界自行從幽冥山的四面八方凝聚而出。

    這結界正是幽冥宗的護山大陣,也是一帶幽冥老祖親自布置而成,可抵擋天級武技!

    「可笑!」幽冥宗的弟子大笑出聲,在他們看來婦人那劍氣的威力雖然很強,但是想要攻破幽冥宗的護山大陣,無異於痴人說夢。

    「轟……」但是緊接著這些弟子便紛紛驚掉了下巴,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在他們從來沒有被破過的護山大陣,居然在婦人那不起眼的劍氣之下,破碎開來。

    劍氣破開了護山大陣卻是一往無前,繼續朝著幽冥山立劈而去。

    「轟……」旁大的結實無比的幽冥山上,無數的房屋倒塌,從高空看去,幽冥山被這一劍,直接猶如切豆腐一般,被批成了兩半。

    「我今日來,就是來找麻煩的,來為我的兒子討一個說法!你們還打算躲到什麼時候,在不出來,今日我就斷了你幽冥宗的傳承!」婦人大聲開口,聲音傳遍整個幽冥宗。

    「你,你是誰!」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青蓮 幽冥宗的弟子,顫聲問道,都是雙腿打顫,在也沒有了剛才的隨意。

    太恐怖了,看到身前那一條如深淵一般的劍恨,所有的幽冥宗弟子心中顫抖,一劍破開護山大陣還不夠,還將旁大的幽冥山給劈成了兩半,這還是人么,這可是斷魂石鑄成的山體啊,就被她一劍劈開了。

    「我玄孫已經死去,而你的兒子卻好好的,你讓我交代什麼!」幽冥宗的後山大殿,乾枯老者再次睜開雙眼,聲音在幽冥宗回蕩。

    「你玄孫死了,那是技不如人,你卻丈著自己的修為高去對付一個煉體境的小子?」婦人大聲質問。

    「你不是擅長以大壓小么,今天我也來壓一壓你這幽冥宗,我看這幽冥宗誰能夠擋的了我!」婦人仗劍站在天空之上,無盡的水屬性元氣在身邊波動。 第一百九十一章陳長生的邀請

    「你一劍劈斷我幽冥宗,還想怎樣!」

    「別逼急了我們,大不了魚死網破!」婦人的話音落下,幾道蒼老的聲音在幽冥宗傳了出來。

    「幽冥老祖,今日我把話放在這,同輩之人皆可對我兒出手,任何人,如果不要臉,尤其是你們這些老東西,膽敢傷害我兒子一根汗毛,我夫妻二人必定屠其滿門!雞犬不留!」婦人冷聲開口,聲音傳遍了整個幽冥宗的弟子耳中。

    「好!如果你若是再在我幽冥宗撒野,如果不是看在你二人在那冰寒之地駐守,我拼著重傷也要將你夫婦二人斬掉,好自為之!」幽冥老祖出聲回應。

    幽冥老祖話雖然強硬,但是眾多幽冥宗的弟子卻在那話音中聽到了濃濃的忌憚之意。

    「這個婦人是誰啊!他的兒子又是誰,真是好命啊!」人群中一道人影低聲嘆道,如過洛天在這一定會驚訝,這人正是古雷。

    而古雷旁邊一身渾身散發著冰冷氣息的女子,傲然站立,正是古千雪。

    兩人的周圍幾丈的範圍,呈現一片真空的狀態,沒有人敢越雷池一步,兩人在幽冥宗凶名在外,古雷一身毒功出神入化,古千雪雙屬性霸氣無比,兩人剛進幽冥宗之時,就有不少前來找麻煩的人,但是在兩人的手下從來沒有一個活口。

    古千雪和古雷兩人人此時都是一身黑衣打扮,臉上帶著一抹殺伐之氣,與從前的二人天差地別,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

    天空中的婦人彷彿掃到了古千雪和古雷,尤其是當掃到古千雪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一縷笑意,輕聲開口:「這小丫頭不錯,倒也配的上我的兒子!」

    玉手一揮,手指微微一彈,三道劍氣隨著手指飛出,來到了古千雪的身前,不斷的縮小鑽進了古千雪的身體之中。

    「小丫頭,這三縷劍氣就當是見面禮了,可保你三次性命!」婦人臉上露出和藹的神色。

    婦人的話音很輕,但是卻讓古千雪和古雷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四周幽冥宗的弟子羨慕的看著古千雪,如此強大的婦人,贈送的三縷劍氣,想想剛才那婦人的一劍劈開幽冥山的劍氣,幽冥宗一些為數不多的女子,臉上甚至露出了嫉妒之色。

    「請前輩收回劍氣!晚輩已經有心上人,恕難從命!」但是古千雪卻躬身一拜,臉上帶著一絲決絕,心中浮現了一道瘦弱的身影,一直冰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罕見的溫柔之色。

    幽冥宗的弟子目瞪口呆的看著古千雪,天上那位可是能夠媲美幽冥老祖的絕世人物,能當上這樣人的兒媳,多少人求都求不來,但是眼下古千雪卻是郎聲拒絕。

    古雷緊張的看著天空之上的婦人,他知道一些修為高的人性情比較古怪,如果這婦人真的將自己的姐姐殺了,他相信幽冥老祖絕對不會去因為他們姐弟倆去得罪這個婦人。

    上官宏圖那個幽冥宗的寶貝死了,幽冥老祖都選擇了妥協,更何況是他們姐弟二人。

    但是讓人們眼球大跌的是,天空中的婦人卻是沒有絲毫生氣的表現,反而露出一絲欣慰,開心的笑了起來:「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不過相信將來你一定會有一天後悔今天的決定的!那三縷劍氣既然已經送出去了,就沒有收回的道理!」

    「幽冥老祖,記住我說的話!」婦人的身影消散在天地間,話音卻是在人們的耳中轟鳴。

    「好自為之!不送!」一道冷哼回應,幽冥宗後山又陷入了平靜當中,一切彷彿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但是,那千丈高斷開的的幽冥山,卻是告訴人們,這不是在做夢。

    ……

    五行門,隨著玄陰宗和五行門的暫時性和解,五行門也是陷入了一段時間的平靜當中。

    而洛天這些天卻是一天都沒有閑下來,每天沒日沒夜的煉丹,欠人的丹藥太多了!尤其是前去飛雲門幫忙的那些人,即使天天煉丹,洛天也是煉了大約兩個月的時間才煉完。

    「呼……」洛天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將三枚丹藥封進了玉瓶之中,臉上露出了一絲解脫之色。

    長達兩個月的煉丹,即使是洛天也有些吃不消,今天終於將所有的債全部還清,伸手將一個儲物袋遞到了一直守候在外面的董三思手中,讓董三思將這些丹藥發給那些前去幫忙的人們。

    董三思接過儲物袋,不敢怠慢,朝著其他山峰走去,留下了獨自站在原地的洛天。

    看著董三思遠去的身影,洛天總結了一下,這些天的事情,短短的幾個月,發生了太多的事情,這讓洛天有些措手不及,甚至都沒來得及從陳雲婷死去的悲傷中走出,古千雪和古雷便被人帶走了。

    「也不知道你們過的怎麼樣了!」洛天低聲自語,臉上露出思念的神色。

    「雖然我現在在煉體境已經無敵,即使碰到化骨初期的強者我也可以一戰,但是還不夠啊!碰到一些強者,我還是如同螻蟻一般!」洛天盤膝坐在地上,心中盤算。

    「我體內的元氣液滴已經形成了一半,想要將所有的元氣都轉化成元氣液滴的話,沒有機遇,光靠自己修鍊,不知道還得修鍊多久!洗靈池還得三個月左右後才開啟,一時間半會也進不去!」洛天眉頭緊皺,顯然是不想枯燥的修鍊。

    輕微的元氣波動從洛天的儲物戒指中傳出,洛天疑惑的打開儲物戒指,尋找到了波動的源頭。

    一塊晶瑩如玉的玉牌,出現在洛天的手中,一閃一閃,一連串的話音則是傳進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洛兄,一向可好,我這裡有份機緣,不知道洛兄可有興趣!」陳長生的話音響起。

    聽到機緣二字,洛天眼神一亮,此時他正在愁修鍊緩慢,沒想到剛一打瞌睡就有人把枕頭送了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