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青雲州那個偏僻地方?」

    眾人一聽鹿羽的出身,都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時代的大夏國中,青雲州是最為偏僻的地方。

    這種偏僻的地方,也出得了鹿羽這種絕世天才?

    夏雪吟一聽鹿羽的出身,頓時心中有數,她緩緩點了點頭,說道:「今天,我代表我們大夏王室,鄭重的向你發出邀請。今後,你將有幸加入我們大夏王室,並且成為我的大將,以後可封我大夏國的王侯!」

    夏雪吟這話一出,眾人都對鹿羽是羨慕不已。

    夏雪吟可就是未來的大夏王,鹿羽能跟著夏雪吟混,可謂是飛黃騰達,連帶著自己的宗門和家族都要跟著興旺起來了。

    王室就是王室,夏雪吟那邊,才是大夏國的正統!

    別看平時雷劍世家等大勢力的弟子可以到處耀武揚威的,實際上都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在大夏王室手下做事。

    這是傳統的主流意識。 「天才就是天才,只是一展現天賦,便馬上獲得了雪吟公主的青睞。以後這鹿羽跟著雪吟公主跟前混,必然前途無量。」

    眾人內心想道。

    此時此刻,夏雪吟已是將鹿羽看作是自己人了。她越看鹿羽越覺得滿意。

    然而鹿羽卻是打了個哈欠,說道:「這世上,還沒有人有資格讓我做他的大將。雪吟公主,我看你資質不錯,你如果肯在我身邊做個侍女,我或許可以考慮一二。」

    嘩!

    人群當即就炸開了,大家差點沒被鹿羽給嗆死。

    夏雪吟肯封鹿羽為手下大將,鹿羽居然會不同意!

    不僅不同意,而且反過來,表示願意結納夏雪吟為自己的侍女,並且還是十分勉強的「考慮一二」?

    這鹿羽當自己是誰了?就算是有再強的天賦,可畢竟修鍊資源有限,年輕又小,目前境界還沒來得及提升到多高,和雪吟公主比,又算得了什麼。

    居然敢這般對雪吟公主說話。

    簡直是狂的沒邊了!

    夏雪吟氣憤的說道:「你……敢侮辱我?」

    鹿羽十分認真的和夏雪吟說道:「你可知,這世上多少天才即便跪在我面前,叩拜到頭破血流,我也不會收下他做個隨從。你有幸能跟著我的身邊,當是曠世之機緣。如果不是因為你身懷萬年罕見的冰玉仙體,你想做我的侍女,可是萬萬不能。」

    鹿羽此話一出,夏雪吟當即是花容失色。她震驚的說道:「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冰玉仙體……」

    她身懷萬年罕見的冰玉仙體,乃是大夏王室最為機要的秘密。這等機密之事向來只有大夏王和她自己知道,從來沒有和外人透露過。然而如此重要的秘密,卻被鹿羽隨隨便便就道破了。

    此時她心中當真是動蕩到了極點。

    她忽然發現,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的身上,有著一種遠超本身年齡的沉重和滄桑感。

    就像是那深邃浩瀚的星空,令人看不透測。

    鹿羽淡淡的說道:「你的前途遠非這小小的大夏國可以束縛,你跟著我混,才能翱翔起飛,不負自身絕世鳳體。什麼時候想好了做我的侍女,再來找我。

    「做夢!你這故弄玄虛的小子,我怎麼可能做你的侍女。」

    在八零,嫁給了三世糾纏的男人 向來是雍容華貴示人的夏雪吟在這時居然顯得很是慌亂。這讓她的絕世姿容,顯現出不一樣的美態。讓周圍眾人都看呆了。

    鹿羽根本就沒空多搭理夏雪吟,淡淡的哼了一聲,徑直離去。

    「喂!你話還沒說清楚呢!」

    夏雪吟跺了跺腳,連忙追著鹿羽過去。

    鹿羽一路往橫雲州中深入,夏雪吟卻賴上了鹿羽,就是不走。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鹿羽知道夏雪吟一心想要搞清楚冰玉仙體的事情,他淡淡的說道:「想要跟在我的身邊,只能是做我的侍女。其他的沒得談。」

    夏雪吟哼了一聲,說道:「這是我大夏國的土地,我乃是大夏國未來的國主,我往哪裡走,難道還要得到你的允許不成。」

    鹿羽說道:「你們大夏王室也就是徒有正統之名了,這裡是橫雲州,是人家雷劍世家的地盤,你們大夏王室可管束不到這裡。」

    鹿羽的話觸動到了夏雪吟的某個心結,她咬了咬嘴唇,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讓大夏國擰成一股力量!只有這樣,我們大夏國才能和其他國抗衡,在嶺南之地立足!」

    「我只是奇怪,如今元陽尊者的洞府開啟,何等難得的機會,你父親大夏王怎地沒有親自前來,只是讓你單獨前來奪寶。」鹿羽問道。

    夏雪吟臉上顯現出糾葛之色,最後說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我也沒興趣。」

    鹿羽懶洋洋的回應,最後輕佻的看了夏雪吟一眼,說道:「最後還是勸你不要跟著我,我這個人比較好女色,你不要弄得自身難保。」

    「就憑你!」

    夏雪吟臉上微微一紅,她羞憤的便要抽出自己的靈器。

    鹿羽似乎根本就不怕夏雪吟會對他出手,都懶得回頭多看一眼。

    「你!」

    夏雪吟簡直拿鹿羽沒有辦法,一跺腳,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事實上根本不用去刻意尋路,只要跟著人流走就行。而且在那前方,有一片寶光衝天而起,映射在天際,分外的明顯。

    一路上,都聽得眾武者那亢奮的叫喊聲。

    「真是沒想到啊,我們大夏國這般有幸,五千年前竟有元陽尊者在我們這裡坐化!要知道,元陽尊者可是傳說中輪迴帝尊的弟子啊!」

    「萬年前輪迴帝尊在最為輝煌的時候忽然失蹤,因此有了諸多個傳說版本。有一個傳說說是輪迴帝尊一直都在大陸各地遊歷。如果輪迴帝尊知道我們挖他弟子的洞府,該不會找我們算賬吧。以輪迴帝尊的威嚴,只需怒目一瞥,我們大夏國就該灰飛煙滅了。」

    「你也太杞人憂天了,不過是個傳說。輪迴帝尊都消失一萬年了,怕是早就羽化飛升了。」

    ……

    耳邊聽著諸武者的對話,勾起了鹿羽的一些心緒。

    「輪迴帝尊……」

    鹿羽喃喃自語,緩緩搖了搖頭,輕輕嘆了一口氣。

    夏雪吟看鹿羽這幅表情,說道:「看你這般為輪迴帝尊而神傷,看來你是輪迴帝尊的崇拜者呢。實不相瞞,我此生最為崇拜的也是輪迴帝尊。在我很小的時候,便將他當作了偶像。」

    一提到輪迴帝尊,夏雪吟忽然來勁了,接著說道:「古往今來,我們天武大陸從未有一人似輪迴帝尊那般偉岸,他之光輝,他之正氣,即便是過去萬年,依然普照著世間!想當年輪迴帝尊收攏四方強者,征戰魔靈族,畢其功於一役,功炳千秋,何等的傲氣凌然。正是有了輪迴帝尊,才有了我們天武大陸至今的太平……」

    說到最後,她嘆息了一聲,說道:「可惜,如今一切都只流傳在遙遠的傳說中了,輪迴帝尊他老人家已消失一萬年了,我多麼希望,他老人家沒有死……」 鹿羽搖了搖頭,說道:「輪迴帝尊可沒你想象的那麼完美,他也有著自己不為人知的痛苦。」

    夏雪吟忽然情緒激動起來,指著鹿羽叫道:「鹿羽,你說其他的就算了,要是這麼辱沒輪迴帝尊他老人家,我可不答應。」

    「看不出來,過去這麼多年了,還有你這麼單純的人記得他。」

    鹿羽緩緩搖了搖頭,顯得有些落寞,他不再多說什麼。

    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洞府就在前面一座大山上,那一道衝天而起的寶氣,正是從洞府中衝出來的。

    然而這一道寶氣像是大傘一般垂落著光華,這些光華形成了一個淡藍色的結界,將方圓百里的山林都籠罩進去。

    淡藍結界上已經出現了微微的裂縫,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缺口。結界擁有著神奇的力量,難以攻破其中。

    前來的人,暫時都是被阻攔在外。

    要等淡藍結界開啟,卻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在結界之外的平原上,已經聚集滿了武者,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群,目前到來的起碼有上萬人。

    前來橫雲州的人,可都經過雷劍世家的篩選,只有高手才有資格來到這裡。

    說這裡乃是龍騰虎躍之地,一點也沒有錯。

    鹿羽進入到場中,馬上成為了關注的焦點,誰讓他的身邊跟了一個絕色無雙的夏雪吟。

    在大夏國,夏雪吟可是大家名義上的少國君,附近的武者是紛紛行禮。同時對鹿羽報以十分詫異的目光。

    心中暗道:「公主身邊這個隨從是誰?穿的破破爛爛的,倒不像是大夏王室之人啊。」

    在面對其他武者的時候,夏雪吟又回復到天生的高貴和驕傲的狀態,她緩緩點了點頭,算是對大家回禮了。

    忽然聽得一個笑聲:「公主殿下,上次王都一別,可有好些日子了,讓我很是挂念啊。」

    一個風度翩翩的藍衣年輕人,在上百個錦衣武者的簇擁下,朝著這邊過來。

    赫然是開脈境小成境界!

    年紀輕輕便修鍊到了開脈境小成境界,在大夏國算是頂尖的天才了。

    關鍵的是他身邊的武者,清一色的都是開脈境的精英。

    最為厲害的是一個白髮老者,赫然是開脈境巔峰!

    小圓滿,大圓滿,小成,大成,巔峰!

    巔峰,乃是真正的開脈境之巔!

    這隊伍的勢力很大,他們一來,其他武者頓時紛紛避開,給之讓路。

    而夏雪吟一見到這藍衣年輕人,眉頭頓時微微一皺,她對這藍衣年輕人顯然很是反感。

    「你怎麼來了。」夏雪吟不悅的說道。

    藍衣年輕人爽朗一笑,說道:「如今元陽尊者的洞府即將開啟,我百里世家乃是大夏國的名門,豈能不前來一探。到時候尋得了好寶貝,我定要親自獻給大夏王,作為我迎娶公主殿下的聘禮。」

    藍衣年輕人一說這話,周圍很多人都流露出古怪的臉色。

    大夏國很多門派的人都知道這事。

    百里世家乃是大夏國數一數二的名門,比之雷劍世家並不遜色多少。藍衣年輕人乃是永安州百里世家的少家主百里晨。

    百里晨不僅出身命門,自小便展現了驚人的天賦,擁有著遠超同齡人的資質,如今已是修鍊到了開脈境小成之境,為人十分的驕傲。他自在王都州見過夏雪吟一面,便對夏雪吟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不過夏雪吟對百里晨卻十分反感。

    百里晨是出了名的自負,這次當著大家的面,說出「聘禮」二字,也沒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覺得甚是光榮。

    夏雪吟羞憤的說道:「百里晨,你再敢亂說話,可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獨寵萌妻,老公太霸道 她知道百里晨是依仗旁邊白髮老者,是以肆無忌憚。

    百里晨一笑,說道:「公主殿下此言差矣,公主殿下未嫁,我未娶,難道我連追求的權利都沒有嗎。」

    「我永遠不會答應你的。我們大夏王室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夏雪吟咬了咬嘴唇。

    百里晨深深的說道:「公主殿下,當知和我結合,才是你最好的選擇,也是大夏王室最好的選擇……」

    對於百里晨的行為,很多武者都很是不恥,但百里世家勢大,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百里晨繼續這麼囂張下去。

    卻忽然聽得一個聲音慢悠悠的說道:「一萬年以來,似你這般臉皮厚的,也真是少見了。」

    說話的人是鹿羽。

    鹿羽不耐煩的看了百里晨一眼。他呵斥百里晨,並不是因為夏雪吟的原因。事實上,除了冰玉仙體之外,他對夏雪吟全然沒有興趣。

    他之所以呵斥百里晨,只是因為百里晨太聒噪了,吵到旁邊的他了。

    「你是誰?」

    百里晨乍然被呵斥,當即是臉色一變,他敵視的看向了鹿羽。

    他們百里世家勢大,哪怕是大夏王明面上也要給足他們面子。在大夏國的地盤上,他居然被人呵斥了,還真是罕見的事情。

    「他?」

    夏雪吟不知為何,一見到鹿羽出頭,頓時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安全感。她不由自主的朝著鹿羽靠攏,說道:「他是我的朋友鹿羽。」

    「你的朋友?」

    百里晨看到夏雪吟和鹿羽那親密的樣子,臉色頓時更沉了,他對鹿羽喝道:「鹿羽是么,看來你不是大夏王室的人了,說!你來自哪個門派?」

    夏雪吟氣憤的叫道:「這是我的朋友,麻煩你客氣點!」

    百里晨看到夏雪吟一直為鹿羽辯解,臉色陰沉得可怕,他說道:「雪吟公主,你和這小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管你什麼事,你給我走開。」夏雪吟呵斥著百里晨。

    百里晨指著鹿羽叫道:「鹿羽,有本事不要躲在女人的背後。」

    鹿羽皺眉說道:「你這隻蒼蠅是越來越煩了。」

    百里晨喝道:「你敢辱罵我!你到底是什麼門派的弟子?」

    「青雲州玄月宗。」鹿羽緩緩的說出六個字。

    「青雲州玄月宗?就是那個都快衰亡的玄月宗?」

    周圍眾人一聽到鹿羽是玄月宗的人,臉上都是露出嫌棄之意。 在他們眼中,玄月宗出來的弟子,和廢物沒什麼區別了。他們只是好奇,鹿羽這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是怎麼巴結上夏雪吟的。

    第一總裁夫人:VIP情人 百里晨叫道:「夏雪吟,玄月宗出來的廢物,怎麼佩和你做朋友。」

    夏雪吟叫道:「夠了!百里晨你到底有完沒完!」

    夏雪吟實在太受不了百里晨了,如果不是因為百里晨旁邊有百里世家的老前輩百里奇保護,她早就對百里晨動手了。

    也的確是,眾人都看出了這一點,百里晨仗著百里奇的保護,場中還沒有人敢動百里晨。就算是東道主的雷劍世家,也要給百里晨幾分面子。

    忽然聽得鹿羽那淡淡的聲音:「沒有什麼事情,是一頓揍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