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金錢系統失靈了,財神大人也沒有反應,好在那一千多個任務,完成之後依舊有獎勵,否則,我就只能與普通人一樣,加入某個門派了。」

    妻色撩人:總裁請接招 ,紀勇離開洪城,時而修鍊功法,時而去做任務。

    陳宇沒有忙著異界睡,而是以瞬移趕路,伺機收刮天地奇珍。

    地有多深,天有多高,他心中有數,荒古大陸有多大,暫時有未可知。

    地下有幽冥界,他得到不少幽冥界特產,天上有雷海,他弄到了九霄聖雷塔。

    浩瀚無邊的荒古大陸,肯定有很多值得他收集的天才地寶。

    「幽冥界被我逛了一遍,雷海之中,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去。」

    「先在荒古大陸收刮一遍,再去雷海碰碰運氣。」

    「異界睡的事無需著急,反正時間還長。」

    強悍無比的神識蔓延而出,施展縮地成寸的陳宇,不斷收取各種東西。

    十幾天後,他抵達荒古大陸最南端,看著一望無垠的大海,心曠神怡的他,遁入大海之中,各種海洋生物、礦物,相繼被他收進荒域。

    「荒古玄水,淬體強身,想不到海底竟有如此寶物!」

    陳宇瞬移而至,一掌拍死周圍的海獸,神識沒入荒古玄水之中,一個晶瑩如玉、狀若臉盆的東西,出現在他視線之中。

    「又是一件下品先天靈寶,我這運氣也太好了。」

    暗自感嘆一番,神識一掃,催生荒古玄水的玉碗,就被他收進荒域之中。

    「既然它能催生荒古玄水,就叫它荒古玄水盆吧!」

    對別人而言,可以讓身體素質暴增的荒古玄水,對如今的他,沒有任何作用,只因他的身體素質太強了,遠非荒古玄水能夠提升的。

    「雷屬性有九霄聖雷塔,水屬性有荒古玄水盆,屬性相生相剋,若無意外,還有時間、空間、火、土、木、金、風屬性的先天靈寶。」

    如此一個念頭,突然在他腦海里閃現,略作沉思后,他直奔地下深處遁去。 在陳宇看來,五行相生相剋,荒古大陸既然誕生了水屬性先天靈寶,就必然會有土屬性、金屬性、木屬性、火屬性先天靈寶。

    水屬性先天靈寶荒古玄水盆,藏在大海之中,火屬性先天靈寶要麼在地下岩漿之中,要麼就在某個火山裡面,要麼被人得到了。

    木屬性先天靈寶,只要沒被人拿走,多半藏在某個森林之中。

    金屬性先天靈寶和土屬性先天靈寶,極有可能位於大地深處。

    風屬性先天靈寶,多半位於雷海某個角落,風雷風雷,風動雷顯。

    至於時間與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最有可能在荒古大陸中心區域。

    遁入地下岩漿層,神識籠罩四面八方,陳宇快若閃電的一往無前。

    幾十天後,他忍俊不已的停了下來,火屬性先天靈寶沒有找到,他卻發現了金屬性先天靈寶的蹤跡,心中一動,他向上方遁去。

    「聚如球,散如絲,堪比下品先天靈寶,就叫你荒古乾坤絲吧。」

    花錢充了個能量攻擊免疫三分鐘,把荒古乾坤絲收進隨身宇宙,陳宇向下遁去,又在岩漿之中尋找火屬性先天靈寶。

    不同屬性的先天靈寶附近,相應屬性的能量異常濃郁。

    足足用了三年時間,他才找到火屬性先天靈寶,將其命名為荒古源火珠。

    「雷屬性先天靈寶九霄聖雷塔,水屬性先天靈寶荒古玄水盆,金屬性先天靈寶荒古乾坤絲,火屬性先天靈寶荒古源火珠,還差土、木、風、時間、空間空屬性的先天靈寶。」

    遁行大地之中,用神識尋覓土屬性濃郁的地方,用了五年之久,陳宇方才找到土屬性先天靈寶,想了想后,他取名為荒古厚土印。

    「木屬性先天靈寶,相對而言,要比其他屬性的先天靈寶,更好找一些。」

    遁出地面,陳宇一邊施展縮地成寸趕路,一邊用神識尋找木屬性先天靈寶。

    「森林太小,木屬性能量稀薄,不可能有木屬性先天靈寶。」

    「能量濃郁,木屬性能量未占絕對優勢,不是這裡。」

    「樹木太矮,這裡也不會有木屬性先天靈寶。」

    不眠不休的找了三個多月,陳宇進入無盡森林,一拳轟碎一棵蒼天巨樹。

    一根長度三尺左右,手臂粗細,散發著青色光暈的棍子,漂浮在空中。

    「木屬性先天靈寶,棍子形態,通體青色,就叫你荒古青木棍吧。」

    把青木棍收進隨身宇宙,陳宇想了想后,瞬移前往高空。

    四處找了十幾年,看上去若有若無的一對翅膀,出現在他視野之中。

    「風屬性先天靈寶,姑且叫你荒古風之翼。」

    「金木水火土風雷屬性的先天靈寶,都被我找到了。」

    「不知道眼前的荒古大陸,有沒有誕生時間、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

    略作考慮后,陳宇瞬移到雷海下方,居高臨下的他,沿著不同的方向,夜以繼日的瞬移,足足用了五十幾年,他才找到荒古大陸的中心區域。

    細心搜查了三個多月,一個造型古樸的大鼎,被他用神識找了出來。

    「藏得真夠隱秘,差點就沒把你找出來。」

    「時間空間屬性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竟然是極品先天靈寶!」

    「暗含時空法則,形狀與古代的青銅鼎一致,懶得取名,就叫荒古時空鼎。」

    至此,荒古大陸孕育的七件先天靈寶,都被陳宇一網打盡。

    財大氣粗的他,用聖石把一件件先天靈寶煉化之後,又用聖石將其全部充成極品混沌靈寶。

    片刻后,七件極品混沌靈寶,自動飛到隨身宇宙各地。

    各種法則之力洶湧而出,頃刻之間,隨身宇宙的體積再次暴增。

    「隨身宇宙的等級,超過荒古大陸了。」

    「繼續這樣下去,遲早能變成一個真正的宇宙。」

    「原本正在成長的荒古大陸,好像沒有營養了,只能止步於此。」

    察覺荒古大陸的天地能量,以微乎其微的速度減少,陳宇的心情變得有些複雜。

    五行相生之下,天地能量無窮無盡。

    五種屬性的先天靈寶,都被他收刮一空,失去相生之力,荒古大陸的能量,會隨著修鍊者的修鍊而減少,直至無法修鍊。

    低階修鍊者暫時無法察覺,但以陳宇如今的實力,卻能看出一絲端倪。

    「荒古大陸的天地能量,還能堅持幾千億年。天地能量枯竭之時,外部屏障也會減弱,或許會有天資卓越之輩打破屏障,讓荒古大陸獲得新生。」

    動物生長的過程,就是一個掠奪資源的過程。

    樹苗長成一棵蒼天大樹,要吞噬多少東西?

    只有生命陷入終止,才會塵歸塵、土歸土,把來自天地的東西全部返還。

    無主之物的先天靈寶,就算他不收走,也會變成別人的。

    天地能量亦是如此,他不吞噬煉化,難道別人就不吞噬煉化了?

    是以,哪怕荒古大陸停止進化,甚至轉而走向衰弱,陳宇也沒放在心上。

    大陸本源造就的幾件先天靈寶,都被弄到手之後,他沒有找地方睡覺,而是繼續尋覓各種奇珍異寶,不斷收刮那些好吃的、好看的、好用的。

    時而進入某個城池,品嘗各種各樣的美食。時而上天入地下海,抓捕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時而移植一些瓜果蔬菜茶樹之類的……

    「千年時光,轉瞬即逝!」

    默默一算,陳宇感嘆不已的發現,他來荒古大陸這邊,已有一千多年了。

    沉思片刻后,他施展縮地成寸,不快不慢的趕往北方。

    千年時間,完成一千多個任務的紀勇,修為達到了始源級巔峰,離成為荒古大陸的天尊級強者,只差一步之遙。

    全身天尊級裝備的他,戰力絲毫不弱於天尊級強者。

    漫長的歲月下來,他的妻妾成群,子子孫孫加起來,足有十幾萬人。

    「不錯!」看了看下方的皇宮,陳宇心中一動,變成一個雕像落在皇宮外。

    此時此刻的他,給自己充了兩百多萬年的睡意,打算睡上一覺。

    高達三百六十丈的雕像,憑空降落在皇宮門口,無數人為之驚駭。

    「祖爺爺,出事了。」紀興神情慌張的說道。

    「出了什麼事?」紀勇睜開雙眼,神情平靜的問道。


    「有一個巨大的雕像……」紀興連忙說道。

    離開房間,紀勇看了看不遠處的龐然大物,心中暗道:「這個突然出現的雕像,怎麼與財神大人一模一樣?」

    「祖爺爺,要不要把雕像砸了?」紀興問道。


    用神識探查一番后,紀勇說道:「在雕像前面,擺一個供台……凡我紀氏子孫,逢年過節之日,都來這裡祭拜一番。」 「小雯,你哥哥他們人呢?」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淡淡的血霧洋溢在空中,抱著冷小雯緩步行進在屍體亂飛的樹林中,夜曦不敢有大意,雖然獸潮已經退回森林深處,但是從衝擊開始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暗夜精靈的身影,在這片黑暗的森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正盯著他們。

    「在那些獵豹衝過來的時候我就和哥哥他們分開了,要不是小喵護著我……」冷小雯把頭埋在夜曦的懷裡,不敢往外看,「夜夜,哥哥他們不會有事吧。」

    「冷滅打野好歹也有將階巔峰的實力,對付這種獸潮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只是多摩他們……」夜曦並未按照冒險者撤退的方向前進,而是朝著森林的側邊,很快就遠離了這片血腥的樹林。

    「來,先自己走會兒習慣一下吧,不然遇到什麼突發情況就不太妙了。」將冷小雯放下,夜曦的目光繼續遊走在周圍的黑暗中,敵暗我明,兩個人在這種地方太危險,必需快點離開黯月森林。

    「歘歘歘」兩人停下了腳步,聆聽著黑暗中傳來的雜音,聲音正在快速接近他們,忽弱忽強,而且移動速度非常快,位置變換也很迅速,看樣子應該不只一個人。

    「小雯,靠緊我。」夜曦低聲說著,已經攔腰抱緊了身旁的冷小雯,不光跟隨著聲音的變換而移動,右手已經按在了寒夜的劍柄上。

    突然,聲音消失了,夜曦心裡暗驚,急忙抽出寒夜劍,「叮」清脆的器鳴在樹林中回蕩開來,冰冷的匕首在距離夜曦脖子半米的位置被擋下了。

    來襲之敵一身黑色長袍,面容被帽子遮蓋,但依舊能看到蓬帽下那雙泛著淡紫色光芒的眼睛。「暗夜精靈!」

    夜曦低吼一聲,藍色魔力瞬間籠罩了寒夜長劍,猛一用力震開近身的匕首,將來襲的暗夜精靈遠遠震飛,同時眼神示意了一下冷小雯,小姑娘心領神會,很自覺地鬆開了抱住夜曦的手,躲到了一旁。


    冷小雯離身的瞬間,夜曦身體前傾猛一加速就出現在了暗夜精靈的左後側,寒夜劍斜揮至身側,橫切而去。

    從戰鬥之初開始,夜曦的腦海里就沒有產生過「試探」二字,一擊制敵、先發致人已經成了他所貫徹的武道,所以在他突然啟動的那一刻,那個暗夜精靈幾乎沒有動作。

    長劍橫削,劃出一道半月的弧線,一劍撲空,夜曦冷瞥了一眼頭頂,身體跳躍向上衝去,暗夜精靈依舊飄浮在空中,手中的匕首已經橫在胸前做出了防禦姿態。

    「哼哼!」目光微寒,體內魔力爆發出來,向上衝擊的身影突然化為了一道藍光,一閃而逝,「叮」暗夜精靈的胸前濺出一片火星,夜曦出現在了他的上方。

    冷冷瞥了眼腳下的黑影,夜曦的身體順勢旋轉起來,寒夜劍上的藍光更加耀眼,一劈而下,「寒夜劍•;泯滅!」

    就在長劍將要劈斬到那道黑影的時候,黑影竟然突然消失了,在夜曦的驚愕中,「泯滅」斬空,黑影卻已經站在了一旁的樹梢上。

    「他是怎麼做到的!」但驚愕遠遠沒有結束,對方的匕首泛起了青色的光芒,周圍的空氣開始波動起來,「風之極•;風狼牙!」狂風呼嘯,那襲黑影在樹榦上狠狠一踩沖向了騰空的夜曦,在他的身周出現了一頭風狼的幻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