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 (0)

    「那麼,我們開始吧!」此刻,林磊的雙眼瞬間變得凌厲起來,眼中爆發出一道精光,化成一道戰氣,朝著紀羽猛地衝去。

    「好可怕啊!林大哥竟然可以讓戰氣隨心而變了!」有人驚訝的說道。

    林奇在上方也是點了點頭,只有讓戰氣在自己的舉手抬足間爆發,才算得上走上了強者的邊緣。

    面對這股力量,紀羽只是輕輕朝著前方一拳轟去,那股戰氣瞬間便被打破。

    「轟!」

    而就在此刻,林磊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紀羽的身後,猛地一拳朝著紀羽轟下,而紀羽的速度也不滿,朝前沖了兩步之後猛地回頭,祭出一拳便直接朝著林磊轟去,頓時,場上爆發出了一陣旋風。

    轟!

    地面,一條條的裂縫不斷的延伸著,眾人臉上都露出了一分驚駭,這兩人攻擊的力量竟是如此可怕!

    「好強大的力道,我擋不下這一拳……」場下,林涵也看著這場戰鬥,他雙手微微握起,主要是看向紀羽,他沒有想到,第一次見到紀羽的時候,他比紀羽第一階,而現在,他沒有進步,而紀羽卻已經成為了戰士九階的修士,比他更加的逆天。

    「好!紀兄,你要小心而來!」林磊叫了一聲好,旋即他身後似乎猛地爆發出了一股強勁的力量,要將紀羽撕成碎片。

    一個戰氣凝聚而成的大手忽然朝著就要撲來,周圍的空氣瞬間都發出了噼噼啪啪的聲音。

    「快看!是抓天手!玄階中級的戰技!」這時,忽然有人驚訝的叫了一聲。

    抓天手一出,每個人心中都掀起了一陣波瀾,這一招使出,就是戰師級別的強者都不能無視,若是隨意接也會受重傷,紀羽他……到底會如何抉擇?

    出乎他們意料的是,紀羽竟然真的沒有選擇接,而是直接朝著林磊沖了過去。

    林磊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有幾分好奇……紀羽不可能會這麼衝動的! 陸先生的小可愛又調皮了 很快,他便露出了幾分笑意。

    只見他身體猛地一側,抓天手方向同時改變,朝著身後抓下,「分身之術似乎無效了哦!」

    他看出了這是紀羽的天元九變,自然也很快就有應對的方法。

    「是么?」

    然而此刻,一個聲音忽然傳入他的耳中,卻讓得他微微一怔。

    「糟了!」林磊此刻大叫不好,抓天手打下的時候,出現在他身後的紀羽卻猛地消失了。

    這個才是分身,該死!

    他心中驚駭,紀羽竟然真的敢朝著他的抓天手衝來,難道就不怕他一下子收不回招而受傷?

    但現在,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手已經指向了他的咽喉。

    「戰鬥結束了……」一個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臉上帶著無奈的笑容,林磊苦笑著將自己所有的招式都收了起來,此刻,台下所有的人都驚住了……這麼快,戰鬥就結束了?

    他們原本還等著看一場精彩的大戰的,但這才開始沒多久,怎麼就結束了?

    「你真的很強,我輸了……」林磊苦笑著說道,若是紀羽手中的是武器,那他的腦袋就已經飛了。

    林磊,認輸……

    此時,眾人才反應過來,這場戰鬥真的結束了……看向紀羽的時候,他們臉上多出了幾分驚駭,他們只聽過紀羽很厲害,但現在,他們才真正見識到紀羽的恐怖……戰士九階,同級別,幾個呼吸就結束了戰鬥?

    「你真的很大膽,難道你就不怕我停不下手嗎?」此時,林磊苦笑著看著紀羽,他實在弄不明白,紀羽怎麼就會知道他會回頭?

    「我也不知道呢!不過我知道的是,你一定認為我不敢衝到你面前!」紀羽嘿嘿一笑。

    而此刻,林磊卻是怔住了,他看向紀羽,後退了兩步,旋即露出了一分笑容,道:「受教了!」

    一戰,僅僅是這一戰,別人看不出有什麼,但他林磊心裡卻非常明白,紀羽給他上了一課,戰鬥,不是一個人的事,對手的心態,也是需要了解的,無疑,紀羽猜透了他的心思……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日之後,金三胖一大早便已經回來了,很快他也將紀羽吵醒,一臉興奮的樣子。

    「胖子,你吃錯什麼了?一臉這惡噁心心的笑容?」

    紀羽有些奇怪的看著金三胖,金三胖的此時滿臉都是那種猥瑣的笑容,就像是土家火進城見到美女一般,不禁讓紀羽感覺有種毛骨悚然,這丫的未免也太噁心了一點吧!

    「嘿嘿,兄弟!」金三胖絲毫不為所動,反而要張手朝著紀羽撲去,弄得紀羽趕緊跳開,整理了一下衣裳,他心有餘悸的看著這死胖子,該不會是吃了什麼葯吧?

    「等等!你就在那說,別亂動!」受不了這個滿心激動的胖子,紀羽急忙呵斥道。

    金三胖笑嘻嘻的搓著雙手站在遠處,不過那種讓紀羽惡寒的笑容一點都沒有減少,弄得紀羽頭皮發麻不止。

    「哥,哥啊!你簡直……簡直就是我的財神爺啊!」金三胖忽然來了這麼個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紀羽先是微微一怔。

    不過很快紀羽便反應過來了:「我交代你做的……你做好了?」

    「那是!胖爺出馬,怎麼可能會有完成不了的東西呢?你看!」說著,金三胖拿出儲物袋時,一陣陣沙沙響聲傳出,讓紀羽耳朵都豎起來了。

    紀羽自然聽得出,也看得出那袋子裡面到底是什麼!

    「錢?你哪來這麼多錢?不會是打家劫舍了吧?」紀羽問道,他叫胖子去銀鉤賭場辦事,不過他可不相信這丫的會在那裡贏這麼多錢,胖子做事,只有交代他的他才會靠譜的完成,其他事情,他絕對不會靠譜的,讓他去賭?那就等於讓他賣掉自己,輸光是時間的問題。

    「哎喲我說哥啊!你怎麼可以這樣質疑你兄弟我呢!這是別人送的,送的!」說著,金三胖從那儲物袋之中又拿出了一個儲物袋,紀羽估摸著裡面大概有十萬金幣左右吧,很快便見金三胖將這十萬金幣弄到了他的面前:「大哥,這些是銀鉤賭場的秦管事送我的,他說讓我轉交給你,不過你看你……在那斗獸場都贏了好幾千萬了,也不在乎這區區五十萬金幣了是不……」

    說到這裡的時候,胖子已經開始有些扭扭捏捏起來,時不時還朝著紀羽拋媚眼,弄得紀羽一陣不自在,不過他也大概知道胖子的是什麼意思了。

    銀鉤賭場那邊的人已經答應了幫他做事了,不過大概是因為最近他的名聲比較大,所以賭場想要拉攏他吧,這才讓金三胖做搭橋人。

    看著金三胖這麼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雖然是裝出來的,不過紀羽之前也讓他為自己辦過不少事了,的確也該給點好處了,隨即便直接將這十萬金幣給推了:「這點錢你就自己拿去用吧,沒什麼事就繼續去給我跟進你的任務,還有,給我注意一下其他材料。」

    金三胖一臉激動,恨不得要將紀羽抱起來親兩口,不過紀羽哪裡受得了這個重口味的傢伙,三下兩下便已經逃開了。

    輾轉著來到了林家的大廳之中,廳外,紀羽便已經感覺到一股頗為渾厚的氣息在流動著,他不禁露出了幾分笑容。

    「林老爺子,早啊!」紀羽笑著走進了大廳之中,此刻正是林雨天正襟坐在大廳之中,至於其他的人,修鍊的修鍊做事的做事,不過紀羽也好奇,一般情況下這太上長老不都喜歡藏起來修鍊的嗎,怎麼今天還一股苦瓜臉的坐在那呢?

    林雨天看到紀羽來了,那有些苦悶的臉上勉強露出了一分笑容。

    這就使得紀羽更加的鬱悶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么?

    「坐!」

    林雨天揮了揮手,示意紀羽坐下。

    看了看不遠處的椅子,紀羽很快便已經坐了下來,他清楚,接下來怕是有什麼事情要說了。

    「林老爺子,怎麼一副如此苦悶的樣子?難不成林家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么?」紀羽緩緩開口,問道。

    「唉!不是林家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而是四大家族都將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啊!」林雨天嘆了口氣,那種苦悶的情緒便更是深沉了。

    「哦?難道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威脅到四大家族的存在?」紀羽面帶驚疑,四大家族在天幽城如此的龐大,應該不會出現什麼能威脅到它們的存在吧?

    「紀羽賢侄,你聽我講一段過往之事,如何?」停頓了片刻之後,林雨天看向紀羽,一臉認真的說道。

    紀羽點了點頭,很快便安靜了下來。

    「昔日,西北之域強極一時,在紫天大陸上有著赫赫聲明,而那時西北的天幽城,更是修士的聖地……」嘆了口氣,林雨天緩緩說來。

    此時,紀羽便開始逐漸明白了一些有關西北的事情,他臉上的神情一變再變,西北的形勢竟然會有這種起伏不定的變化,簡直就比一個人的一生更加的驚險。

    起初,紫天大陸西北域強盛至極,乃是修士的修鍊聖地,最強的時候簡直就要趕上無盡海這種大勢力了,那個時候,天幽城是西北域的主城,強者無數,按照當年的標準,城中四大家族的家主勢力都是在魂級之上,皇級也未必沒有,而年輕一輩,最強的幾個有天空戰師的修為,而弱的,也有戰師七八階,跟現在比較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的。

    嬌妻成長日記 然而這種盛況並不是沒有盡頭的,沒有過多久,西北這種稱霸的盛況便已經開始衰落了下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似乎是一夜之間發生的事情,所有戰魂級別以上的強者忽然都消失得乾乾淨淨,而年輕一代之中,凡是到達了天空戰師的天才,也跟著消失的乾乾淨淨,對於西北域來說,這無疑是一場巨大的打擊,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從那天之後,西北域的地位與實力便開始衰落了,一代不如一代,直到現在,最強者也沒有到達戰魂級別,甚至幾大家族的家主跟那幾大勢力的宗主太上長老都只是戰王初階的修為。

    而西北本身便屬於那種開發不多的地域,西北域之中,遍地黃金,寶藏無數,隨著實力的一落千丈,便已經引起了各種勢力的覬覦,最後,西北域的四大家族終於出現了敵人!

    那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的敵人,他們要跟西北的四大家族爭奪天幽城的掌控權。

    「這些敵人的實力很強嗎?四大家族聯手都不能將他們徹底滅殺?」此時,紀羽忍不住問道。

    林雨天嘆了口氣:「敵人的實力不算強,最多也跟我們幾個家族一樣,若是我們聯手的話自然可以輕鬆解決,但你認為四大家族的人,有可能真正的聯手么?」

    紀羽微微一怔……四大家族本身便是處於明爭暗鬥的狀態,讓他們聯手對敵,似乎真的不是什麼現實的事情,他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是人性,他沒法改變。

    「而且主要的問題還不是出在這裡……若是僅僅是這樣的話,它也不至於會讓我們四大家族忌憚,要知道我們家族的傳承可是比那些人的強大許多的,我們雖然不能將他們徹底毀滅,但他們要對我們產生影響也是絕無可能的事情!」林雨天有些激昂的說道。

    「嗯?」微微一怔,紀羽這時心中便已經來了興緻了。

    「唉!東方域的強者插手了這件事情,他們以天幽城應以強者居之的理由來支持那股莫名的勢力,最後更是決定了開展一場莫名的聖斗!」

    林雨天的話語之中,對於東方域的那張憎恨,紀羽聽得非常的明白,紀羽心中也有些吃驚,沒想到西北的形勢比他想象的還要麻煩,原本他以為四大家族就是最厲害的存在了,不過沒有想到竟然還多出了一股未知的勢力……

    「聖斗?那是什麼?」紀羽有些奇怪的問道。

    「唉!聖斗,不就是年青一代的大比啊!東方域的人認為年青一代才是天幽城的最根本的基礎,所以他們才提出了這麼一個意見,凡是我西北域之中不超過二十五歲的青年都可以參與這場聖斗,哪一方的青年勝利了,那邊可以奪取天幽城一百年的控制權!天幽城,竟然淪為了東方域那群傢伙的圈養地!」

    林雨天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無奈。

    「圈養地?」紀羽又是一怔,怎麼聽上去,他們就像是待賣的豬仔呢?該不會這所謂聖戰之中,還有其他什麼古怪吧?

    「哼!每一次聖戰結束之後,我們四大家族優秀的青年都會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林雨天冷哼了一聲,身上不由爆發出一陣強大的威壓,使得紀羽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東方域的傢伙以聖戰為由,將我們這裡的年輕一代的天才全都帶走了!使得我們西北域人才不斷的凋零,直到現在……我們東方域的天才已經是所剩無幾……戰師二階的修為便已經足以排進前二十,而戰師七階,才堪堪最強!」

    林雨天全身都有些顫抖,這使得紀羽臉色也有些變化……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像黃如天那樣強大的實力,在這西北域也只能排二十名?」

    紀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在他心裡,黃如天一直都非常的強大,戰師二階,再加上入戰狀態的話,恐怕會到達戰師三階的戰力啊!

    他來到天幽城這一帶的時候,年輕的一輩也並不是沒有見過,如劍無心這一類的年輕一輩的天才也是有的,不過當初他還真的是有些疑惑的,因為在西北最強大的天幽城之中,那些天才的修為怎麼也是跟他差不多呢?

    不過在聽了林雨天老爺子的話之後,紀羽多少也是有些明白了,西北真正的天才都並沒有出現在他的眼前,而劍無心他們,最多便也就只能算是第二等的,再加上西北的形勢問題,要產生真正逆天級別的天才便算是難上加難了。

    「嗯,你也別小看這西北域,雖然西北域已經落後了其他域不少,但多少還是有那麼幾個天才人物的,但我們總感覺若是將這些天才暴露出去,恐怕會受到那些勢力的覬覦,被扼殺與成長之中也是有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非常的低調,低調到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林雨天解釋道。

    頓了頓,他又看向了紀羽,眼神之中多少都是有些無奈的,紀羽與林雨天四目相對,他苦笑一聲,他算是明白林雨天為什麼會有這種表情了。

    西北的真正的天才都非常的低調,但最近,他可是以高調聞名的……十五歲成就戰士九階,以戰士級別的修為打敗了戰師,這種種成就,無一不是在暴露著自己,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天賦,這便是暴露。

    「而你,最近惹出的風頭不可謂不多,恐怕將會引來那些勢力的覬覦,雖然你的實力不弱,但面對他們的天才的時候,恐怕還是有些不足的,你必須要小心一點。」林雨天說道。

    果然!

    紀羽此時有些無語了,天才,是需要低調的……西北之域竟然會有這麼多的無奈。

    「林老爺子,紀羽受教了!」最後,紀羽認真的點了點頭,林老爺子這是在關心自己,換做王家的人的話,恐怕他們還會將自己往外送吧。

    「林老,既然在西北真正的年輕天才之中,黃如天都只能排名二十,那西北域那些天才到底有些什麼人?」不多時,紀羽又開口問道,這是他的困惑所在,他想真正知道,這西北域到底有多少的天才,他,還要哦經過多少的努力才能到達那種地步。

    神色頗為複雜的看了看紀羽,林雨天停頓了許久,這才緩緩開口:「整個西北,真正強大的勢力有幾個,四大家族,西北天宮,獄宗還有天劍門,但四大家族,也正如你所見到的,其中除了黃如天之外恐怕也沒有幾個天才了,磊兒那小子雖然修鍊刻苦,奈何天資並不太出眾,因此到現在也無法突破最後的瓶頸,到達戰師級別。」

    「在西北天宮這些勢力之中,戰士七級到戰士九階,是內門弟子,我想之前你也見到過了,而在戰師級別的時候,他們便有機會被升為核心弟子,整個西北的幾個勢力當中,內門弟子有無數,但核心弟子,恐怕也不過幾百人吧,而真正到達了戰師二階之上的,也就只有二十多人!」

    林雨天的話不斷的在紀羽心中縈繞著,戰師級別的弟子有幾百人,而戰師二階之上的……僅僅只有二十多人,這是何等巨大的差距啊!

    紀羽都有些無語了,黃如天是同階之中的王者,這他絕對不會懷疑,那也就是說,第二十名的黃如天就是戰師二階之中最強的存在,而以黃如天的實力,面對一些普通的戰師三階強者應該也能戰勝的,所以,排名一到十九名的,一定都是戰師三階的強者,而黃如天之後,未必就沒有戰師三階了。

    「這個排名……是天幽榜大比的排名么?」忽然,紀羽開口問道。

    「沒錯,這就是天幽榜大比的天才排名,其實天幽榜大比,就是為了選出天才,代表我們西北參加那場聖戰!」林雨天解釋道。

    天幽榜大比……選出天才,聖戰!紀羽若有所思。

    西北的天才竟然會如此的缺少,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按照林雨天的話,那便是越來越少,那不就是代表,有一天,整個西北將不再會是四大家族三大勢力的掌控之地?

    「林老爺子,那麼那個神秘勢力的天才人物,又有多少呢?」紀羽想了想,又開口問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便正是這個道理了。

    林雨天頗為讚賞的看了一眼紀羽,旋即又道:「雖然現在跟你說這個還有點早了,但以你小子的天賦,我也不知道你會走到哪一步,先告訴你也沒有什麼吧。」

    「那個神秘的勢力,那些天才似乎永遠都是那麼層出不窮的,他們很少跟我們西北域有什麼交集,除了偶爾來一下我們這裡耀武揚威之外。不過,我可以肯定,裡面的天才數量絕對不會比我們西北域的要少上一點!甚至於,他們的高級力量還會比我們的更加強大!」林雨天臉上的神情有些沉重,這不是一件好事。

    在西北天才逐漸凋零的情況下,敵方勢力的天才卻不斷的湧出,永遠都不會少,那絕不是一件好事。

    「他們的天才……真的那麼強么?」紀羽喃喃自語,他開始對那個奇怪的勢力產生興趣了,雖然他現在根本就不可能阻止這種大勢的進程,但對於這場聖戰,他還是有些參加的興緻了。

    「強!很強!」此刻,林雨天緩緩說道,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他的聲音似乎都蒼老了不少。

    「他們的天才,跟東方域的天才都差不多可以相提並論了,更可怕的是……他們那些天才每一個都是作戰超強的可怕存在,非常的嗜血而且戰鬥經驗非常的可怕,恐怕我們西北的兩個天才,才能跟他們的天才一斗!」林雨天解釋道。

    「這麼可怕……」

    紀羽不禁咂舌,若是這樣的話,他倒是非常佩服這四大家族三大勢力的頑強,在這種這麼艱難的條件下還能堅持下來,那可真的是了不得了。

    「比你想象的可怕得多了,或許,你也有機會見到吧……」林雨天說道。

    「那……那個聖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是說,難道參加之後的天才們都會消失嗎?」此時,紀羽緩緩問道。

    參加這種有生命危險的戰鬥,沒有足夠的獎勵,會有人願意嗎?

    「當然不是,聖戰之後,並不是所有天才都會消失,而是會選擇性的消失!」林雨天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孩子他爹別欠揍 聖戰之後天才會消失,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件事情,但不管他們監視或者保護得有多麼的嚴格,這些拔尖的天才最後都會消失不見,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甚至有一次是他親自保護的一個天才,然而最後卻依舊沒能讓那個天才呆到最後,對於他來說,這是多麼諷刺的一件事情……他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多強的存在,將這些天才給弄走的。

    「選擇性消失?」

    「對!」咬了咬牙,林雨天慢慢解釋道:「那些真正的天才,那些屬於西北勢力最頂尖的天才,在參加了聖戰之後的第二天,便將會消失得乾乾淨淨,這種消失的趨勢,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抗,而那些普通的天才,則是會被留下來,為了將來接掌他們所在的勢力與家族。不瞞你說,當年老夫便是其中一個,普通的天才!」

    「嗯?」

    林雨天當年也有參加聖戰?不過並沒有被帶走,而是被用來繼承林家了?

    「聖戰之後,每一個天才都會得到相對應的獎勵,他們可以得到玄階高級的戰技,可以得到許多的寶物還有晶石。」林雨天說道。

    晶石!紀羽眼睛一亮!

    晶石是修士修鍊非常重要的東西,在前期的時候或許不能感覺到,但在後期的時候,晶石的重要性便會體現出來了,修鍊時,若是吸收晶石的力量,修為增加的速度也會跟著變快,晶石,就是修士修鍊的寶貝。有這個獎勵……難怪!

    「不過……聽你這麼說,我倒是覺得這個所謂的聖戰,只不過是在考驗,或者說……這是一種對西北域的圈養啊!」紀羽嘆了口氣。

    很明顯,凡是有拔尖的天才都會消失不見,這明顯就是被一些強大的勢力掠走的,而普通的天才被留下來,就是為了避免西北域人才凋零,這些普通的天才潛力終究是有限的,而將他們留下來,主要應該是為了培養出新的超級天才,然後再供給他們這些天才的資源。

    這,不是圈養,又是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