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那道糖醋魚看著也不錯的樣子。」

    沐靈夕抬起埋在食物中的臉,看了宮佑冥一眼,那臉上再明顯不過的表情,讓沐靈夕頓時明白了宮佑冥的意圖。

    不就是還想自己給他加菜嘛! 燕傾天下 用得著說得那麼隱晦嗎?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白了宮佑冥一眼,然後拿起筷子,直接夾了一塊魚腹,放入宮佑冥的碗中。

    陰毒王妃禍天下 「味道確實不錯,你也嘗嘗看吧!」

    宮佑冥頓時像得了糖的孩子一般欣喜,連忙用筷子夾起魚肉放入自己的嘴中。

    即使那糖醋魚的味道,還是像自己以往吃的那樣。

    但是,宮佑冥此時的心中,那魚肉簡直比天上的龍肉還要好吃。

    看著宮佑冥那溢於言表的欣喜神色,沐靈夕的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起來。

    今天若不是有宮佑冥的幫忙,她真的不知道,夜元鈺還有沒有救?

    想到這裡,沐靈夕眼神感動的,朝宮佑冥看去。

    「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宮佑冥吃完了碗中的魚肉,見沐靈夕正一臉感動的看著自己。頓時將自己的碗遞給沐靈夕。

    「那就表現的更有誠意一點吧!別像剛才的那首歌一樣。」

    說到唱歌,影琦頓時將他的頭從飯菜中抬了起來,一臉期待的看著沐靈夕說道。

    「姐姐,那首歌真的太好聽了,你能不能再唱一遍給我聽呀!」

    宮佑冥聽到影琦的話后,頓時臉色一黑,直接拿起面前的小湯包,朝影琦扔了過去。

    「現在是吃飯時間,唱什麼歌?快點吃完快點走,別在這裡礙眼。」

    宮佑冥一眼就看出了,影琦那人小鬼大的心裡是什麼心思,直接陰沉著一張臉說道。

    然而沐靈夕卻以為影琦只是小孩子心性,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結果一不小心就戳到了宮佑冥的痛腳,這才引起了宮佑冥的反感。

    生怕宮佑冥那嚴厲的話語對影琦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正想要說些什麼,安撫影琦那幼小的心靈。

    結果,卻看到影琦對著宮佑冥做了個鬼臉,然後拿著自己面前的一盤小包子,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他還只是個孩子,你說的那麼嚴厲做什麼?」

    沐靈夕見影琦走了出去,這才帶著一絲責怪意味的對宮佑冥說道。

    宮佑冥看了一眼影琦出門的方向,語氣淡淡的說道。

    「那個孩子都快成精了,該是好好管教管教的時候了。」

    說完宮佑冥對沐靈夕揚了揚手中的碗。

    「你是不是忘了些什麼事情?」

    沐靈夕看著宮佑冥那一臉得意的神情,沒好氣地接過碗說道。

    「沒忘沒忘,忘了誰還能忘了你嗎?」

    沐靈夕說的是加菜的事情,但是宮佑冥卻將這句話聽出了另外一種意思。

    「忘了誰也忘不了我嗎?」

    那還真是太好。

    酷寶來襲:爹地,別太壞! 林夕沒想到宮佑冥會將自己的話聽成這樣的意思,雖然字面上都差不多,但卻是兩種意義。

    不過她也不想去解釋什麼,也許她真的忘不了他吧! 然而,此時的侍衛聞言,卻是再度面漏一抹為難之色,而後再度看了看葉天,卻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

    葉天再度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說道:「怎麼了?」

    那侍衛再度沉吟了片刻,終於開口說道:「客官,您有所不知,咱們酒館一向都是先付賬后入住的,我對您已經是破例了。」

    「怎麼?你不相信我?」

    葉天當即便是收起了自己疑惑的表情,而後聲音也是低沉了下來,當即便是這般說道。

    那侍衛看到葉天的臉色一變,自然也是再度縮了縮自己的腦袋,然而卻依然是一副想要說話的樣子。

    「怎麼?難不成要讓我找你們老闆來?」

    葉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再度這般說道。

    那侍衛看葉天認真的樣子,當即便是認慫道:「不必了不必了,客官您隨意。」

    說完之後,侍衛終於不再停留,當即便是轉身離開。

    而葉天也是再度進入到房間之內,將房間內的物品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卻是再度走了出來。

    此時的葉天四下看了看,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之後,終於是再度將自己已經穿好的黑色斗篷扣在頭上,而後對著外邊走了出去。

    雖然穿著黑色斗篷,然而走到酒館大廳的時候,卻依然是被那侍衛認了出來,畢竟現在的整個酒館之內,也只有葉家這群人。

    而此時的侍衛看斗篷之下少年身形,自然知道,那顯然就是剛才和他說話的人。

    然而,此時的侍衛卻是直接躲得遠遠地,再也不敢和葉天提起付賬的事情。

    那個侍衛剛才對葉天的眼神極為熟悉,那是一種讓人膽戰心驚的眼神,似乎那眼神能夠殺死一個人一般!

    此時的葉天已經走到了大門口,依然沒有一個人敢攔上來,而葉天也是極為順利的走出的酒館,而後再度對著大街之上行去。

    今日,葉天便要將葉家人來到天池城這件事散布出去,因為葉天很清楚,葉家人來到天池城是一件轟動很大的事情,不管自己散布與否,天池城的人都會知道,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而自己現在主動將這個消息散布出去,對於葉家來說,顯然是一件有利無弊的事情。

    雖然如今的葉家沒有了當年在天池城的影響力,可是,當眾人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也只會震撼,而不會新生歹意。

    而這,也正是葉天想要的效果。

    此時的葉天沒有絲毫的遲疑,依然是和之前散布墨堯消息時候一樣,在大街小巷之間穿梭,而葉家兩個字,也是不斷的出現在牆壁之上。

    半天的時間過去了,天池城內很多大街小巷的牆壁上都出現了「葉家」兩個字。

    而此時的葉天也終於是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而後看著牆壁之上「葉家」兩個字,深深地呼了一口氣,而後自語道:「但願這一次,不再有意外發生。」

    說完之後,葉天的目光終於是緩緩從那牆壁之上收了後來,而後再度轉身,對著之前的那個酒館走去。

    然而,剛剛走到酒館處,葉天卻是發現,酒館的門口已經是圍滿了人,葉天定睛一看,卻是發現那群人的衣著極為熟悉!

    片刻的時間,葉天便是可以確認,那正是林氏家族的府兵!

    「難道,這酒館是林家的?」

    此時的葉天心中當即便是冒出這個想法!

    說實話,這是之前的葉天從來沒有想到的事情!

    當初自己夜裡遇到的那一個個黑衣死侍,葉天原本以為他們是宋氏家族的,可是卻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是林家的!

    可是,現在看到這一幕,葉天絲毫是有些明白了過來,原來這一直都是自己想錯了!

    可是,又一個問題當即便是接踵而至!

    葉天之所以安排眾人住在酒館,就是不想讓林家人知道這件事,更不想讓林耀知道這件事!

    因為葉天很清楚自己的父親和林耀之間的種種往事……

    可現在,若面前這些府兵真的就是林家的話,那麼林耀也就知道了自己的父親就在這裡,這是葉天最不想看到的一件事!

    不過也無大礙,畢竟那林耀遲早都要知道。

    當即,葉天便是對著那群府兵走了上去。

    「什麼事?」

    走到那群府兵的身後,葉天當即便是沉聲喊道。

    而那群府兵聞言,當即便是齊刷刷的轉身,一個個用警惕的目光看著此時的葉天。

    然而,當他們看到來人是葉天的時候,他們當即便是漏出一抹笑容,而後說道:「原來是葉少爺啊,您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葉天在林氏家族住了那麼久,他們身為林家的府兵,自然都是認得葉天,此時看到葉天的身形,也是一眼便認了出來。

    而葉天聞言,則是再度往前走了一步,而後再度說道:「你們來這裡,又是為什麼呢?」

    「哦,葉少爺,這酒館本是林家經營的,如今聽聞這裡來了一群不付帳便入住的人,我等特意前來看一眼。」

    那府兵之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首領的人此時對著葉天抱了抱拳,這般說道。

    葉天聞言,卻是微微皺了皺眉,然而依然是沒有點明,再度說道:「看一眼?有什麼可看的?難不成是想看看這群人有多囂張不成?」

    「呵呵,葉少爺說笑了,在林族長的轄區內,怎麼能有人如此不識泰山呢?即便是有,那也只能是從其他地方來的,不知道天池城如……」

    「泰山?你倒是很會說話啊!要不要我向林族長稟報一下,升你的職啊!」

    葉天沒待他把話說完,直接是打斷道。

    此時,那府兵看起來一臉茫然的樣子,他有些搞不清楚葉天的意思了,也不知道葉天此時說出這樣的話,是什麼用意。

    那府兵此時躊躇了良久,而後吞吐道:「葉少爺的意思是……」

    他自然不傻,很清楚葉天如今在林耀心中有多重要,所以,此時的他完全不敢得罪葉天,而且他也清楚葉天的實力,如果在這裡打起來,別看他們這麼多人,也是占不到一點便宜! 既沒有認同,也沒有反駁,沐靈夕只是拿起手中的筷子,認真的朝宮佑冥的碗里夾著美味的菜肴!

    一餐飯,有了沐靈夕的主動,和宮佑冥的互動,兩人吃得那叫一個賓主盡歡。

    填飽了肚子,沐靈夕又去看了一眼夜元鈺,只見夜元鈺的臉色恢復了一些,但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

    畢竟身體受到了那麼大的衝擊,想來要恢復,可能還要一些時間吧!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臉上那擔心的神色,安慰道:「別擔心!有我在,他不會出事的。」

    沐靈夕頓時收起了擔憂,對著宮又名點了點頭。

    將沐靈夕,送回宿舍,天上已是圓月高懸。

    「回去好好休息吧!別再做什麼藥丸子了。」

    宮佑冥知道沐靈夕有著自己的理想和抱負,但是這理想和抱負,並不是建立在毀壞自己身體的基礎上的。

    生怕沐靈夕不顧自己的身體,強行修鍊,這才提醒道。

    沐靈夕回想這一天下來的經歷,也是心力交瘁。

    既然夜元鈺已經沒事了,那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乖順的點了點頭。

    「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別在天台上睡了。」

    宮佑冥好笑的,揉了揉沐靈夕的頭。

    順手打開了沐靈夕宿舍的門,直到看著沐靈夕走進前院,這才轉身離去。

    沐靈夕回到宿舍,洗了個溫水澡,換上睡衣,安靜的躺在床上。

    今天一天的經歷,讓她對修鍊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看來並不是只要努力的修鍊法術,那就一定能成為修為高強的人。

    體能和靈活的身法,也是尤為重要。

    對於體能的訓練,沐靈夕打算將自己前世醫學上的,體能鍛煉方法運用起來,加強自己力量上的耐受力。

    而對於靈活的身法,林夕想起了自己前世所學習過的舞蹈和瑜伽動作。也許這些動作,在戰鬥中根本無法用到。但是對於,訓練自己的靈活度卻是綽綽有餘了。

    那這裡沐靈夕閉上了眼睛,他現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以充沛的體能來迎接明天的訓練。

    宮佑冥在回到自己的宿舍中之後,看到影琦的房間還亮著燈。身形一閃,就來到了影琦的房間中。

    影琦此時正在把玩著房間中的一盞燈飾,那上面有一隻飛蛾正在不斷地扑打著透明的燈罩。

    「獸靈族再次現世,你們就不怕再次遭到被人奴役的結局嗎?」

    宮佑冥看著那正對著燈罩玩的起勁的孩子說道。

    影琦正玩的高興,忽然聽到有人說話,嚇了一跳。

    小手一抖,那盞燈罩就被他碰到了地上,嘭的一聲碎掉了。

    「嚇死我了,你怎麼進來的,好沒有禮貌!」

    影琦見是宮佑冥,頓時放心下來,小手在胸前拍了拍,一臉余驚未消的緊張神色。

    「禮貌?本王需要嗎?」宮佑冥隨意的找了處舒服的地方,傾身一靠,一臉俾睨的神色。

    影琦無語的撇了撇嘴,跟這樣的人講什麼道理,簡直是浪費時間。

    想到這裡,影琦自顧自的走到床邊,直接翻身上床躺了下來。 面對那府兵此時如此模樣,葉天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說道:「你可知道,你酒館之內的人是誰?」

    那府兵聽到葉天此言,當即也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再度看了看葉天,說道:「誰?」

    「你不知道就動如此大的干戈,也不怕惹了事兒?」

    葉天此時依然沒有絲毫放鬆自己的語氣,當即便是這般說道。

    然而,那府兵聞言,卻是微微一笑,而後再度說道:「呵呵,葉少爺可能有所不知,這片區域本就是我的轄區,再加上這酒館又是我們林氏家族的產業,所以,惹事兒這種事情是不存在的。」

    葉天聞言,卻是面不改色,片刻之後便是再度說道:「可是如果裡邊的人是我的父親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