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那你說什麼呢。你這說的,什麼話呀。你肯定能長命百歲呀……」

    任夏天還在說著各種安慰的話,旁邊的陳宇已經扶額。自己都已經退出這個話題是什麼意思,他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在逼著兩個人儘快的結婚啊,她怎麼還一個勁兒的上趕著安慰他去她說沒有聽你話當中的意義何在呀。

    只能在心裡暗暗的感嘆一下,真是自己的傻媳婦啊!有什麼辦法呢,自己選的自己寵著唄。

    「夏天沒有我沒有說我的身體會怎麼怎麼樣,我也沒有擔心我的以後會如何。我也不會說感嘆我生病的事情,我只是在想著。你是陳宇你們兩個人能不能組成一個家庭儘快的我就想在我有生之年看到。其實是沒有逼你的意思就是仔細的想想的話,你們兩個人從高中。就喜歡和對方呆在一起玩。現在差不多快十年了吧,雖然這當中你們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但是你們還是憑藉著緣分又重新走到了一起,不是嗎,這就是你們最好的緣分啊。」

    「叔叔,你說這個呀。這個我……」你想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臉好像又比剛才的紅了好幾個度。

    「哈哈。那你以為呢。年輕人啊,就是想的多沒事兒,你說說我呀,現在身體剛恢復我都會了,還是充滿希望的。所以我就希望你們年輕的小一輩能儘快的在一起,不知道你父母那邊是什麼意思呢。」

    「請問父母那邊我也不知道。」

    「那你呢,你有什麼意見啊。」

    「叔叔,我……」這個時候的任夏天,好像除了害羞,再也沒有什麼別的感覺了。

    「害羞了。沒事兒,你們年輕人的事兒,你們自己看著辦。這只是我的一個心愿而已。」

    「行,叔叔,那你好好休息吧,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我明天再來看你。」說完任夏天就出了醫院。

    一路上都感覺到自己的臉還是燙乎乎的。

    「夏天,你站住。」陳宇從後面追出來叫住了任夏天。

    「對於我爸爸說的事情,你怎麼想啊。」

    任夏天只是一味著紅著臉低著頭保持著沉默。

    「那你沉默代表你同意了哈等找個好日子,我就讓我爸媽去你們家提親去,然後咱倆就結婚。」

    聽完這個話任夏天。紅著臉就跑開了一路跑回來自己家。

    兩個人無論在一起有多長時間好像一說到結婚這個話題的時候,那種屬於女生的嬌羞感又會露出來。這種感覺又不同於戀愛時候的那種感覺。

    說不出來就是那麼的奇妙。 從靈閣回去,月千歡在房門口碰到了等她的幻靈族少年公西臣。

    眸光微暗,冰冷沒有任何情緒。月千歡停下腳步,抬頭遠遠看向公西臣。公西臣反倒一愣,見月千歡不過來。他小聲的嘟囔了什麼。隨即盯著張不高興的臉走過來。

    公西臣看著月千歡,「你在躲我?」

    「沒有。」

    「那你怎麼不過來?」公西臣抬頭盯著月千歡。他跟月千歡說話總忍不住踮腳,然而還是差月千歡一點。這舉動讓他氣勢全無,還有點小可愛。

    然而這並不會改變月千歡對他疏離的態度。

    月千歡冷漠開口:「你找我有事嗎?」

    「對。 開啟黑科技時代 我來告訴你,我也激活第一任務了。我要去波莫山脈找一種藥材。你的任務二是什麼?要是一樣,我們可以一起組隊去!」

    公西臣也激活任務,要去波莫山脈?

    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她微微抿唇,淡漠拒絕。「不用了。我會去波莫山脈,但不想和你組隊。」

    「為什麼?!我實力比你強,而且我是幻靈族。我出任務,可以帶上三個傀儡奴隸。你竟然還拒絕我?」

    公西臣無比震驚。又憤怒的瞪著月千歡,「月千歡,你難道算不通這筆賬嗎?跟我去波莫山脈,那可是輕而易舉就能完成任務!」

    「哦。」月千歡嘴角微掀,顯露一抹禍國殃民的笑容。

    公西臣一時看呆。小心臟怦怦直跳,看著月千歡紅了臉。啊啊啊,真好看!一定要拿下月千歡,其他幻靈族都會羨慕死他的。

    然而月千歡一開口,瞬間扎心捅了公西臣無數刀。

    月千歡說:「公西臣,我不管你對我有什麼目的。我對年齡比我小的都沒有任何興趣,所以你可以自便了。」

    「我不比你。我滿三百歲,成年了!」

    聞言,月千歡同情的目光在公西臣身上轉了一圈。然後更加無情開口:「我對矮子更不感興趣。」

    「什,什麼?矮子?」公西臣目瞪口呆。

    想來是從沒有人跟他說過這句話,公西臣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和刺激。他氣的哆嗦,伸手指著月千歡。「月千歡,你別以為你長得好看,我就不敢打你!」

    「呵。」月千歡回答公西臣,直接用她並指尖吞吐的劍意告訴公西臣答案。

    動手?樂意之至。

    能動手就別瞎比比。

    更加看出月千歡有多不喜歡自己。公西臣會心一擊,臉都氣白了。「月千歡你太過分了!得罪幻靈族,你們人族是沒有好下場的!」

    說完,公西臣氣的一跺腳走了。

    這讓時刻準備公西臣出手,大戰一場的月千歡頗有些不習慣。這就結束了?

    「喂!」重重的腳步聲。公西臣憤怒瞪著月千歡,「我還會長高的。收回你那句話!」

    月千歡:「……」

    張張嘴,還沒回答。公西臣已經氣走了。見此,月千歡忍不住反思。公西臣看起來像個小孩一樣,她是不是有些欺負小孩子?

    冷眸一暗,月千歡忽然抬頭看向前方。她冷冷呵斥,「出來!」

    「月千歡,沒想到居然被你發現了。」 狼族女子海蘭從假山後走出來。她一雙青色的豎瞳,此刻正仇視妒忌,憤憤不平的瞪著月千歡。

    心中洶湧翻滾的殺意,讓她雙手獸化變成了狼爪。鋒利的指甲在陽光下幽幽閃光,堪比最鋒利的刀劍一樣。

    海蘭妒忌到了頂點,「月千歡,你憑什麼拒絕公西大人!你以為自己真的美貌傾城,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月千歡挑眉,勾唇似笑非笑打量海蘭。「你妒忌我?」

    「吼!」海蘭喉嚨中發出獸性的低吼聲。

    青色的豎瞳豎立成一條線,陰狠兇猛。她又說:「月千歡,你還以為這是人族為首的時代?守著自己的自信,只不過會讓你自取滅亡。我會等著看的,看你送死的那天到來!」

    「是嗎?那你可得失望了。」月千歡冷笑。

    海蘭只覺得身前黑影一閃。心中警覺倍增。然而瞬間做出的反應還是不夠快。喉嚨被人掐在手裡,把她提起來後背直接重重撞到了牆上。

    海蘭痛的低吼一聲。兩隻利爪抓向月千歡。

    掐著海蘭脖子的手沒有動。月千歡輕鬆往兩邊一側,避開海蘭的狼爪子。月千歡呼喚,「凌天。」

    咻咻!

    憑空出現的藤蔓抓住海蘭,直接將她捆綁起來。任由海蘭怎麼掙扎反抗,都無法扯爛這些藤蔓。見此,海蘭瞪大眼驚駭無比。

    她可是一階武皇中階。比月千歡還要厲害!怎麼會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這些見鬼的藤蔓,怎麼連她的狼爪都扯不爛?

    掐著脖子的力道收緊,海蘭臉色鐵青,直勾勾盯著月千歡。「月千歡!」

    艱難從牙齒縫裡擠出聲音。海蘭妒忌怨恨的咬牙切齒。

    月千歡嘴角勾起輕蔑的笑意。她開口語氣嘲諷,「你妒忌我。因為你費盡心機,也無法得到公西臣半分矚目。而我什麼都不做,公西臣就主動送上門來邀請我。對嗎?」

    「吼!」

    「我不知你從哪兒來。但一定不是五域。因為五域的妖族,沒你這麼窩囊廢物。」月千歡掐著海蘭脖子的力道收縮。

    她直接抓著海蘭從藤蔓里拔出來。妖藤凌天鋒利的葉片,在海蘭身上劃開道道血痕。頃刻間,血流全身。

    揚手將海蘭丟飛出去。月千歡輕蔑冷哼,「滾吧。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殺無赦。」

    海蘭落在地上,身體擦著地上飛出去重重撞在柱子的菱角上。只聽咔擦一聲,海蘭發出凄慘痛苦的叫聲。她張嘴噴出一口血。

    無比驚駭自己竟然才一撞面,毫無反手的機會,就已被重傷。

    看向月千歡的眼神,妒忌少了幾分。更多的是忌憚和畏懼!海蘭急忙爬起來,轉身狼狽的逃了。

    眼底殺意漸漸淡去,月千歡拂袖推門進屋。

    做好準備進入九重空間塔中。裡面人不多,只有霽華和雲夜在。見月千歡進來,霽華激動道:「娘親,爹爹激活第一任務了!」

    「墨九卿激活了?是什麼任務?」

    「九雷柱。」雲夜開口。

    聽此,月千歡當即蹙眉。三大死亡禁地之一的九雷柱? 好像在每一個家庭里的模式就是,父親和女兒的關係更近一點,母親和兒子關係更近一點,總是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小情人這句話總是沒有說錯的。我女兒在哪個地方,父親總是把她記掛在心裡,其實母親也是一樣的。

    其實對於女兒出嫁這些事情好像父親的感觸總會比母親更深一點不知道是。父親總是像大山一樣的穩妥就是在那一天,這兩年兒永遠離開自己之後不屬於這個家之後才會流出眼淚,所以顯得更加的莊重還是怎麼的,可能是母親在日常的生活中總是和女兒有著各種各樣的牽絆,也有著淚水,所以在那個時候母親的淚水六。讓一個。如果真正的大男人在婚禮上流淚的樣子,更讓人覺得震撼。

    任夏天那天從醫院裡回去就把陳爸爸的意思,告訴了自己的父親。看到父親越來越黑下去的臉色之後,就夏天覺得好像這些話並不是父親能夠接受得了的,但是好像自己離開父母的那一天總是會存在的,她還是硬著頭皮把話說完了。說完她最後還說了一句「爸爸,無論我在哪兒,我都是您的女兒。就算我走出這個家門,我也回會回來看你們的,一直煩著你們。」

    那天大約發生了多少事情,任夏天也記不清了,只知道自己在說完這些話之後看到了父親默默轉過去的背影,還有他抬起來的胳膊。

    就在任夏天說完這個話沒兩天之後,陳爸爸出院之後就迫不及待地想為兒子把這件事情辦妥了,就帶著陳媽媽兩個人一起來到了任夏天的家裡。

    看到成語父母的到來下爸爸明顯那心裡不是很高興,但是上門就是客,沒有伸手打客人的道理,還是把他們歡歡喜喜地引進了們,雖然知道他們的目的是要帶走自己的女兒,女兒就已經不單單是自己的女兒換會變成他們的兒媳婦,一想到自己的女兒會離開自己,夏爸爸的心裡就是不得勁兒。

    四個老人不知道在家裡都聊了什麼,只知道他們在家裡聊了很久很久。咱聊完之後。他們走的人的臉上是歡歡喜喜的,但是留下來的。你對父母臉上確實看不到一點點的笑容。

    夏爸爸內心裡除了捨不得還是捨不得自己辛辛苦苦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就要被別人帶走了就要成為別人家的人了,就擱在誰的身上,誰不會難受。但是不舍歸不舍,夏爸爸內心裡還是完全的明白其實自己的女兒也有屬於他的人生,總不能一輩子都讓他陪伴在父母的身邊,一直把她養在家裡,就是照顧她一輩子也可以,但是他們不能這麼自私,為了自己內心的願望,就讓女兒失去屬於她的人生。

    更何況夏爸爸內心裡非常的清楚自己就算有心想要照顧自己的女兒一輩子,其實也是辦不到的呀,總有一天自己會老去,總有一天自己也會成為女兒的累贅,總有一天自己也會離開這個世界,那到時候她該怎麼辦呢。

    所以呀,現在有一個人。誰要照顧她可以照顧她一輩子,自己應該放手了自己可以把女兒放心的交給另一個人去照顧了,他可以代替自己繼續照顧自己的女兒,並且和她相攜一生的走下去。

    所以這個時候的夏爸爸,縱使內心裡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的不願意放手。其實他也不得不放手,因為她應該擁有她應該屬於的一切自己不能夠阻斷這一切。

    為自己的願望就是她能夠幸福。

    ……

    其實那天夏爸爸,雖然不高興,但是除了這些不高興之外,內心裡也是有些許的安慰和高興的,高興的是自己的女兒,已經要屬於別人了,成為別人家的兒媳婦了,可是他跟開心的事情的女兒長大了,她也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也可以說她已經找到屬於她的幸福了。已經找到那個可以伴隨他一生的人了,這就是自己所欣慰的地方。

    「媽,你們真的是同意把我嫁出去了。」任夏天問自己的媽媽,他們那天是不是已經談好了,陳宇家的提親算是成功了嗎?

    「不要跟你爸爸一起同意把你嫁出去了,怎麼難道你還不想嫁出去玩就不想下去,不想讓我和你爸媽養你一輩子呀。那我們可不一樣了,你小的時候那麼能花錢,你長大了這麼愛買衣服這麼安排化妝品更能花錢我們兩個可以養活不起了,你趕緊找個人嫁了就嫁了吧,還好他願意接受那就趕緊接受吧,不然放在我們手裡砸們手裡可怎麼辦。」夏媽媽用各種輕鬆的語言來抵擋住自己內心的傷感。

    「啊,原來你們這麼嫌棄我呀,那我得趕緊走了,但是我就不想走啊,我就還想一直陪著你們啊。」任夏天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在用這樣輕鬆詼諧的語言來抵擋不住內心的傷感。

    「你可別你趕緊走吧,你走了,我和你爸爸就你弟弟一個人,我們更輕鬆一點。」夏媽媽說完這句話轉過身,拿了一張衛生紙出去了。

    留給了任夏天一個落寞的背影,傷心的背影。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任夏天,陪著自己的父母陪著家人,他們到處的去逛到處的去哪兒來彌補自己這些年沒有在家裡陪伴他們的只是遺憾。其實自己的內心裡知道自己就算做了這麼多,也無法彌補那些缺失的時間,但是她在在盡自己的能力去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

    ……

    而且是在陳家卻是另一番景象,他們都要歡天喜地的。吃飯各種結婚的用品。因為他們那天談話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說夏爸爸說去做自己的女兒可以,但是需要一個風光無限的婚禮,自己辛辛苦苦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她希望她可以擁有一個女孩子內心裡最想要的浪漫的婚禮,讓她滿足一下從變成公主的夢把她嫁出去。

    陳宇是希望這樣的,因為他曾經年少輕狂的時候,他就承諾給任夏天一個夢幻般的婚禮。這一次,他一定要遵守自己的承諾。

    每個人都在期待著這場婚禮。他們兩個人按照風俗,在結婚之前的一段時間都不能見面,所有的浪漫所有的幸福,所有的驚喜都留在了婚禮上。

    期待著 每個女生都有自己期待中的一個婚禮。這個婚禮上有自己喜歡的花朵,有自己最親愛的人有自己這一輩子想要依靠的那個人,這個婚禮上有自己這一輩子的寄託,有自己這一輩子的希望。你所有的美好自己前半生所有的寄託都要在這一天了,完成每一個女孩子的內心裡可能都有這樣的一個夢想,其實也不能說是一個夢想,因為每一個女生都會經歷一下人,這個過程只是可能有的人嫁的那個人不會是自己想要。去相伴一生的那個人,他們可能會因為各種現實的原因而不得不在一起,最後兩個人。也有這婚禮,但是不是雙方兩個人內心裡想要的婚禮,其實最美好的。感覺還是和自己心裡想的那個人和自己內心裡最愛的那個人在一起去組建兩個人的家庭去舉辦兩個人的婚禮。

    任夏天好像把嫁人這個事情從來沒有發個自己的人生字典里好像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但是好像有的事情你不想它就不會說不會到來,只是沒有到你想象的那個時候好像自從遇見了成語之後,自從兩個人在一起了之後腦子裡就會時不時的閃現出兩個人以後的畫面,可能這個畫面並不是真實存在的,只是自己腦子裡的想象會想象著兩個人之後,誰做飯,誰洗衣服,誰刷鍋甚至是以後孩子的名字叫什麼。而在想象這一切的時候,他已經在這之前想好了一場盛大的婚禮。

    任夏天夢想中的婚禮,希望可以在一個草坪上舉行走過的路上都有著花瓣空中漂浮著氣球。去。兩個人在紅色的毯子上走過。這話筒不停地把玫瑰花瓣撒在自己的身上,因為在任夏天的世界里,玫瑰花瓣就代表著愛情。

    自己穿著潔白的婚紗,緩緩地走向自己心中想要的那個人。兩個人伴隨著深深的音樂,在親人的注視下,在親人的祝福當中喜結連理,兩個人去共同開始他們最新的美好生活。

    但是關於這一切的想象自己把她緊緊的就放在了自己的腦海里,因為他從來沒有告訴過陳宇,他不知道這些應該怎麼告訴她在兩個人沒有在一起的時候只是朋友的時候,好像兩個人還不是那麼的熟悉,談論這種深層次的話題,好像還談論不來,當兩個人熟悉了之後又在一起了,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說出這些在對於那個時候的任夏天來說未免還是有一些害羞的。等到兩個人好像相處模式都已經像老夫老妻的時候,好像兩個人命運就像捉弄他們一樣又分開了。分開了之後又沒有說出來的機會了,而現在兩個人在一起了。

    並且,雙方家長都已經迫切的希望他們兩個人可以在一起了。覺得兩個人的事情,好像從青春年少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畢竟愛情嗎,都是從萌芽的時候開始,然後到他們現在該結果的時候了,每個人都在盼望著他們能夠結果的時候了。這個時候自己卻又不知道怎麼去說,因為這個時候的那心裡就想要這他能不能猜中自己的心思能夠給自己一個驚喜。

    其實就會發現好像女孩子就喜歡讓男生來猜自己內心到底喜歡什麼,他們不想要把自己心中想要的那件事情或者是想聽的那些話,或者是想要的一件衣服甚至是一個包包一個戒指什麼的,她們都不想要自己親口說出來,他們就希望自己身邊的那個男生可以。就算自己不用說出來,他都能夠帶到自己的面前。就是自己所有的心思自己都不想表達出來就想要這個男生猜,並且都是全猜中的那種要完全符合自己的心意的那種好像女生就喜歡干這樣的事情,其實每一個人都不是彼此心中的那個蛔蟲,既然不是肚子里的那個回頭,他肯定不知道你想的是什麼,他可能想的是自己內心裡想要的那個方式,或者說是那個東西,但他憑著自己的意願,憑著自己的猜測評論對你了解了給你呈現在你的面前的時候,你又覺得不符合自己的內心,這個時候的女生可能會有些許的生氣,而女生生氣了之後也會讓男生變得心情不好,然後本來好好的一件事情,讓兩個人變得心情都不好,嚴重的可能會讓兩個人吵起來,其實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就是不說出來就會造成兩個人之間的吵架。

    其實仔細想想,為什麼呢,明明就是可以用溝通來解決好的事情卻要鬧得不歡而散,其實根本想想生活當中很多事情都沒有必要。只要你自己心裡想要的,因為你身邊的那個人是你這一輩子要依靠的人是你這一輩子想要依賴的人,兩個人是要過完自己以後的後半生的還有什麼話不能說出來呢,兩個人甚至都說在有的事情上都不分你我了,都不分彼此了,但是就是跟在一些。不必要的想法上不必要的心裡的那些小心思上她就希望男生去猜中,但是有的時候男生就是猜不中。可能有的男生他就生性比較木訥,但是他心裡你的位置永遠是擺在最重要的那個位置,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很多事情都會輸給溝通,上面兩個人如果缺乏溝通。可能生活就會出現很多的矛盾出現很多的爭吵。也是因為完全沒有必要因為只要簡單的說一句簡單的表達自己的內心對方就會理解對方也能懂。在溝通當中,讓兩個人的感情更加的深刻。而並不是你猜我猜的。各種猜測。到最後做的還不是對方最想要你完成的事情。來的不是更好一些嗎?

    如果說任夏天以前有什麼不好意思,有什麼顧慮,把心中的想法會壓抑在自己的內心裡不會說出去的話。在經歷過兩個人的這一次分開之後。他覺得自己有什麼想法就要大膽的說出去自己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懵懂的小女孩兒了,很多時候相處並不是靠兩個人之間甜蜜的猜測就可以的,是需要溝通的。兩個人在一次的婚禮。任夏天決定要將心裡那個美好的畫面告訴陳宇。

    可能曾經也有想給任夏天的一些驚喜,但是自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把他的驚喜夾雜在自己的想象的畫面里就不是兩個人夢中的婚禮嗎。

    因為這是你想要的。所以我會竭盡全力的給你。

    陳宇看著眼前這個笑的陽光一樣的女孩子,這個填滿自己整個青春的女孩子。兩個人馬上就要攜手走進下一段生活了。

    期待! 消息是雲夜帶回來了。雲夜看向月千歡,「聽聞九雷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重雷劫。威力是五域從未見過的。縱然是武皇,也不敢輕易進入其中。」

    「墨九卿的任務是通關九雷柱?」月千歡問。

    雲夜和霽華齊齊點頭。

    月千歡摸摸下巴。墨九卿沒有過來,應該是直接進入九雷柱裡面了。她眼底閃過一分擔憂,但其他九分是信任。

    看向兩人,月千歡勾唇淡笑。「那放心吧。墨九卿會平安回來的。九雷柱而已,難不倒他!」

    「嗯。」毫無疑問,雲夜也信任墨九卿沒問題。

    唯有霽華皺著眉頭,他沿著月千歡轉了一圈。霽華抬頭看向月千歡,「娘親,你身上有鮮血氣息。你受傷了嗎?」

    晶瑩閃爍的目光,充斥著擔心。

    月千歡抬手摸了摸霽華的頭,「沒有。只是回來碰到一隻狼,跟她動手了而已。」

    「狼?」

    「嗯。這個世界的妖族,已經被磨礪的沒了野性。只有奴性。雖然實力強大,但卻遠遠及不上五域的妖族。」月千歡陷入回憶中。

    世界融合那一戰,妖族死傷無數。但沒有一個妖族退縮,哪怕心知是送死,也源源不斷的衝上去拚死捍衛妖皇城。

    對比起來,海蘭廢得不能再廢。窩囊的,都不配是妖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