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進來吧!」此時蕭炎已經穿戴整齊,往外間走去。

    丫鬟得了蕭炎的令推門走了進來,路過蕭炎的時候先對他屈膝行禮,「姑爺!」

    蕭炎聽到丫鬟對自己的稱呼很是高興,「你們李府的丫頭還挺機靈的嘛!」

    李木木此時也從床上坐了起來,狠狠的瞪了蕭炎一眼,「就你話多!」

    不得不說李府的下人確實調叫的不錯,丫鬟進來看見李沐沐陰沉的臉,就知道自家小姐今日心情不佳,遂低著頭一句話不說的伺候好李沐沐穿衣洗漱。

    待給李沐沐收拾妥當,又把早膳擺好后才一言不發的悄聲退下。

    「你們家的丫鬟還挺有眼力見的。」蕭炎先李沐沐一步洗漱完,坐在餐桌旁吃著小菜。

    「那給你帶回去兩個當通房吧!」省的有事沒事在自己這裡亂髮情,搞得自己臉都丟光了。

    「你要是同意我沒意見!」蕭炎知道李沐沐是開玩笑,所以不怕死的接了下來。

    「吃你的飯!」李沐沐往蕭炎的嘴裡塞了個小籠包,蕭炎笑眯眯的兩口吞下。

    「大小姐!」剛剛的丫鬟去而復返,「夫人讓您一會兒過去一趟!」

    李沐沐瞪了蕭炎一眼,肯定是大娘知道了蕭炎在這裡留宿的事情,「知道了,你告訴大娘,我馬上過去!」

    小丫鬟得到答覆離開了。

    「我一會兒跟你一塊兒去!」蕭炎三口兩口喝完了碗里的粥。

    李沐沐也快速的吃過早飯,與蕭炎一同往張慧心的院子走去。

    「姐姐,蕭大哥!」元澤也在張慧心的院中。

    元澤沖李沐沐使了個眼色,李沐沐發現張慧心的臉色果然不好看。

    「大娘!」李沐沐對著座上的張慧心叫了一聲。

    「大娘!」蕭炎跟著叫了一聲。

    「小將軍!」張慧心起身對蕭炎行禮,蕭炎趕忙扶住。

    「大娘這是做什麼!」

    「民婦只是一介商賈婦人,當不得小將軍的一聲大娘!」張慧心說的謙卑,但是蕭炎聽出來張慧心對自己的不滿。

    「您是沐沐的大娘,我叫您一聲大娘有何不可。」蕭炎把張慧心扶到座位上坐好。

    「聽說小將軍昨日留宿李府了?小將軍也不派人通知一聲,這讓我們怠慢了小將軍,可如何是好!」

    張慧心說話綿中帶刺,李沐沐可是李文博的寶貝女兒,這在她眼皮子底下被蕭炎騙了身子,這讓她回頭怎麼跟李文博交代。


    「深夜到訪,沒有知會大娘一聲是我的不對!這不一早就趕來賠罪了!」蕭炎深作了一揖。

    蕭炎認錯態度誠懇,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張慧心怕再這樣下去,她好不容易綳著的臉就撐不下去了!

    「小將軍,有些話我就直說了!這沐沐的爹娘不在,我作為沐沐的大娘自當照看著她,她年紀小不懂事,小將軍肯定比沐沐要知禮得多!」

    「如果小將軍真的喜歡我家沐沐的話,就正式上門與我家老爺提親,這整日里偷偷摸摸的算怎麼回事,憑白壞了我們沐沐的閨譽!」

    張慧心是真的把李沐沐和元澤當做自己的孩子來疼的。

    知道張慧心是為了自己,李沐沐也樂得看蕭炎吃癟,她站在一旁低著頭,看著像是在認錯,實則是在偷笑。

    「大娘有所不知,當今聖上已經為我和沐沐賜婚了!」蕭炎從懷裡摸出昨天秦錦彥給他們的聖旨。

    李沐沐吃驚,這蕭炎還走哪都帶著啊!

    這回還真是李沐沐冤枉了蕭炎,蕭炎恨不得把這卷聖旨藏得好好的,這可是證明李沐沐是他的最好證據。

    張慧心接過,果然是真的聖旨。

    「就算…就算你跟沐沐得了皇上的賜婚,但是你們兩個也還沒有成親,沐沐一個黃花大閨女…」

    自小熟讀《女德》的張慧心還是接受不了他們兩個這麼亂來。

    李沐沐心想要是張慧心知道八王爺和明羽郡主的事,怕是會被刺激的昏過去吧!

    那才是真正的有悖倫常。


    「那個…」蕭炎實在是不想打斷張慧心,「大娘,我跟沐沐的兒子已經快八個月了…」

    蕭炎覺得他要再不說點什麼,他就真成了人面獸心的急瑟鬼了。

    「就算有了兒子,你跟沐沐也不能….兒…兒子!!!」張慧心還想繼續說教,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蕭炎說的話。

    李沐沐掩面,這蕭炎還真是什麼都說,她還沒有找機會跟元澤和張慧心說這件事呢。

    「沐…沐沐,這是怎麼回事?」張慧心覺得自己受到的衝擊有點大。

    「不是吧姐姐,你跟蕭大哥都有兒子了?!!!」元澤也有些震撼,之前李沐沐說他當了小舅舅,他還以為是他昏迷時候的幻聽,沒想到是真的。

    「那個…這件事說來話長,不過我確實跟蕭炎有個兒子,叫無憂!這會兒跟著我爹娘還有蕭夫人在江南呢。」

    李沐沐尬笑兩聲,這事可容不得她抵賴。

    「這…」張慧心聽李沐沐的話,看來李文博和王春桃也是知道這事的,這兩人也是糊塗,怎麼能讓女兒未婚就生子了呢。

    「那個…大娘,我跟蕭炎要去參加賞荷宴了,有什麼回來再說吧!」為防止張慧心繼續說教,李沐沐趕緊拉著蕭炎腳底抹油。

    張慧心看著李沐沐落跑的身影覺得這事兒實在是太荒唐了,她得跟李文博去信,好好商量一下這件事情…… 李沐沐跟蕭炎出門上了馬車,李沐沐才發現自己穿著一身便裝。

    「這個樣子去參加宴會會被趕出來吧!」剛剛要不是張慧心找她,她怎麼會忘了收拾著裝這檔子事。

    「沒事,反正時間還早,先回我家換身衣服吧!」蕭炎身上的衣服也還是昨天的。

    李沐沐點頭同意,從她回來后,蕭炎的院子里就一直備著她的衣服。

    李沐沐和蕭炎回到鎮北侯府重新梳洗收拾了一番,才動身往八王爺府出發。

    李沐沐和蕭炎到的時候,已經有一些貴族的公子小姐到了。

    「見過小將軍!」

    「小將軍!」

    很多跟蕭炎打過照面的人都上前來跟蕭炎打招呼。

    畢竟老侯爺死後,這位侯府世子將來就是鎮北侯府的主人,他們本著不得罪的態度總歸是沒有錯的。

    蕭炎冷著一張臉輕輕點頭算做回應,李沐沐看著他那個樣子心中偷笑。


    跟自己當初見他的時候可真像啊!誰能知道蕭炎實際上是一個好瑟,臉皮厚的悶搔男!

    「嘿!蕭世子,你可算來了!」一個跳脫的聲音從李沐沐身後響起。

    李沐沐回頭,是好久不見的韓東明!

    「呦!原來是李姑娘,我說蕭炎今天怎麼帶了個姑娘來!是你我就不奇怪了!」韓東明高興的一巴掌拍在李沐沐的後背上。

    韓東明在沙城的時候就與李沐沐熟悉,因此這會兒說話的時候也隨便了起來。

    「咳咳…你要拍死我啊!」李沐沐被韓東明拍得一陣氣短。

    蕭炎一掌把韓東明揮到一邊,然後捋著李沐沐的後背幫她順氣。

    眾人雖然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但是都對蕭炎帶來的女人好奇不已。

    不少跟著家中父親參加過大朝會的公子小姐都對李沐沐有些印象。

    「這姑娘可真是厲害,小將軍走哪兒都帶著她!」

    「是啊是啊!上次在大朝會我就見過她!」

    「是嘛?她是哪家的千金啊?我怎麼之前從沒有在皇城看見過她!」

    眾人竊竊私語,但都落在了李沐沐和蕭炎的耳中。

    李沐沐也懶得理他們這群碎嘴的人,待氣喘勻后看向韓東明,「你今天怎麼也來了?」

    這賞荷宴可是變相的相親宴,李沐沐不知道韓東明跑來湊什麼熱鬧,不會專程來看蕭炎的吧。

    「韓參將還未議親。」蕭炎一句話道出真相。

    「所以,你是來找媳婦的?」那可能不能讓他如願了,本姑奶奶今天可是來搗亂的。

    「還不是我爹!你以為我願意來啊!娶媳婦多麻煩啊!還天天有人束著你!我才不要成親呢!」

    韓東明表示自己是被他老爹逼來的,雖然目標不是明羽郡主的乘龍快婿,但是也讓他必須給他拐個兒媳婦回去。

    「韓伯伯操心是對的,你是該成家了!」韓東明整日咋咋呼呼的,蕭炎實在是嫌他聒噪。

    「你都沒成親呢,我急什麼,我比你還小一歲呢!」韓東明覺得蕭炎的話毫無說服力。

    「我兒子都有了,你跟我比什麼!」蕭炎的語氣里有些小得意,李沐沐給他生了個兒子呢,這個時候在韓東明面前就顯得揚眉吐氣了。

    「什麼?你哪來的兒子?」 少帥大人,您又失寵了! ,沒看見懷孕啊!

    李沐沐尷尬的往四周看了看,幸好他們離人群較遠,即使別人關注,也聽不見他們在說些什麼。

    「你兒子在哪兒呢?」韓東明不依不饒,他可是聽見了了不得的事情。

    「……時候快到了,我們進去吧!」蕭炎卻不答他,帶著李沐沐率先走進了八王府。

    不是蕭炎故意掉韓東明的胃口,這李沐沐口快把他腰上的肉掐掉了,他哪裡還敢嘚瑟。

    「唉唉唉…話還沒說完怎麼就走了?」韓東明跟在後面追了上去。

    眾人見蕭炎進去,也都一道跟了進去。

    八王府的管家站在門口微微擦了擦額頭的汗,這些個公子小姐們可都是進來了。

    這小將軍也是,沒事站在王府門口聊什麼天,惹得一眾看熱鬧的人們都停在門口不進來。

    人們全都聚在門口,搞到王府門前像個菜市場一樣熱鬧,像什麼話!

    李沐沐他們三人由八王府的婢女領著來到了八王府的花園。

    八王府的後花園有一大片的池塘,雖然還是初夏,但是蓮葉已經長滿了池塘,就連荷花也都已經全部盛開。

    「八王府的蓮花怎麼開得這麼早?」就連李沐沐也覺得這八王府的後花園著實漂亮。

    下人領著李沐沐他們到了一個涼亭裡面落座,李沐沐這時才發現,圍繞著池塘的周圍,三三兩兩的搭著許多的涼亭,涼亭的周圍掛著紗幔,一方面可以防止蚊蟲,另一方面也可以形成一個獨立隱秘的空間,既可以讓別人知道廳內有人,卻看不清廳內人是誰。

    北沁對於男女之間的大防還是比較注意的,八王府這樣的安排既讓眾人可以悠閑賞荷,又不會造成男女同席的尷尬。


    「看不出來八王府安排的還是挺妥當的!」李沐沐落座后說道,他們所在亭子的紗幔還沒有放下,所以李沐沐對於其他亭子看得也是一清二楚。

    「怎麼也是皇室中人,不會在這種小事上失禮的。」蕭炎輕輕的抿了一口下人沏上的茶,今年的新茶,這八王爺果然會享受。

    跟著蕭炎他們進來的人們也都三三兩兩的落座,等到人全都到齊了,八王爺才帶著明羽郡主姍姍來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