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這是什麼招式?」就連金千機也是微微色變,對於藍吒進步的速度同樣感到匪夷所思。一年前,金千機要戰勝藍吒只是舉手之勞。半年後,藍吒獲得【百川】體,實力暴漲。

    但現在……

    這式紋技恐怖的威勢,就連金千機也不得為之色變。雖然招式內蘊,但金千機已經肯定,以他現在手中的兩具傀儡所用的主材【靈山木】是絕對擋不住這一擊。

    …………

    「浪天神掌。」藍吒面色也是微微發白,以他現在境界施展浪天神掌,還是有一點勉強。但他畢竟修行多月,以他【百川】體帶來恐怖的紋力數量,足以在數時間內擊出三掌!

    藍吒面色莊嚴,右手直豎擺於胸前,然後緩緩擊出。

    隨著他的舉動,四周的紋力波動越發恐怖,當中如同滔天巨浪般,就連四周的罡風也被捲成粉碎!

    楊天幸也是面色凝重,盯著眼前此人。

    他本來也沒有真正把這次雲府收徒放在眼內。

    他自有傳承,加上父親便是四季山主,斷無投入雲府的可能。但此刻藍叱給他的威脅,並不比自己遇到過強大的二宮境的紋者少!

    轟!

    隨著藍吒右手完全推出,可怕的紋力如同巨浪般蓋了下來!

    夢詩黛眉輕皺,顯然也沒有被捲入的打算。只見她雙足生出紋圖,向前直飛,顯然打算趁現在趕上山頂!只是無數兵刃般的紋圖射出,阻攔了她的去路。

    「讓路。」夢詩盯著下方的萬爾豪,但萬爾豪沒有任何錶情。哪怕面對著夢詩絕色,他都未曾動容。

    絕色?

    自己可是承受了那掛著絕色臉孔的恐怖存在的地獄訓練活下來。

    只見他十指翻舞,也不求傷到夢詩,只要把她逼下來。夢詩俏臉含霜,她性子本就剛烈。也只有對著徐焰才有所變化,此刻被萬爾豪糾纏,她也毫不客氣:「找死!」

    身於空中居高臨下,指著萬爾豪的方向:「滅!」

    一時間,眾人也沒有趕路了,轉眼已變成一場混戰。

    而身旁的李白彷佛也來湊熱鬧的跳出來:「金兄!你我相隔多月沒有交手,現在來戰鬥一場吧!」金千機微微一笑,眼眸也是泛過一抹戰意:「自當奉陪。」

    「哈哈哈!爽快!」李白全身泛過一抹血氣,顯然在一開始便發動了【血身】!面對金千機,他沒有半分大意:「金兄,看劍!」

    金千機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兩具傀儡,青狼紅鳥射出,奔向李白!

    …………

    三方激烈的戰鬥,看似打得如火如荼,但其實他們都各自有著克制。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像夢詩有飛翔的手段、萬爾豪構築紋圖腳踏兵刃像跑樓梯的手段。

    此地終究身處萬丈高空,那鏈橋看似穩固,但也只是相對來說而已。一旦戰鬥,紋力波動劇烈,也是會搖晃的!他們一個個都不敢賭,雖然在戰鬥,但還是留了三分力。

    雲府五人看著畫卷,宋之軒有點頭疼的看著:「哎……怎麼會變成這樣。」許世昌嘿嘿一笑:「看來大師兄你想要考究的,還沒有成功喔。」宋之軒微微點頭:「是的,只能算一部份而已。不過他們身處如此險地,還敢放手施為的交手,至少說明他們對自己還是相當有自信。」

    「但這……不是我想要的啊。」宋之軒直欲再次提筆,卻被一旁的曲璇開口:「看來要有變化了。」

    「喔?」眾人把目光落下畫中,那唯一沒有在戰鬥的人身上。

    …………

    徐焰百無聊賴的看著三方戰鬥。

    他有心向前走,但偏偏三方戰鬥的紋力波動也很激烈,徐焰想向前走的話,定會承受到某幾道的餘波。

    徐焰等了又等,終於還是失去了耐性。

    他大吼一聲:「你們打你們的,我沖我的了!」

    甫剛開口,他便身體微蹲作了個座跑的動作。

    轟!

    他雙足狠狠的踏在鏈橋上,發出巨大的轟鳴,就連鏈橋也是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又是那粗暴卻又極快的奔跑!

    李白距離他最近,看了金千機一眼,金千機泛過一抹笑容,二人不約而同都沒有阻攔。

    轉眼間,徐焰已經衝到藍吒與楊天幸交手的附近。

    藍吒眉頭一皺:「退下。」語畢,他的右手隨意揮擺,便是一道紋力波浪拍來!徐焰面上露出興奮之色:「我跳!」雙足猛地一蹲,隱於袍內的雙足肌肉賁起,然後放鬆!

    呼!

    徐焰一躍,足有數米高跳起,那紋力的波浪就這樣被閃過!

    藍吒也是一怔,再次被徐焰如怪物般的肉體給震驚了。一宮境的境界,肉體卻能一躍數米之高!眼看快要跳過,楊天幸終於出手了:「你自己走上來可別怪我。」

    徐焰身處空中,眼珠子還不忘一瞪:「別忘了,我可會反擊喔!」

    楊天幸內心一顫,想起了那天二人交手時,那可怕的反擊法門。就在這遲疑了的半秒,徐焰已經落在其中一條鏈橋上,向前跑去!

    …………

    「哈哈哈哈!」徐焰心裡快意極了!

    這一輩子,他的心態有著極大的改變。

    上世的他,不崇尚武力,甚至有些反感。因為他醉心於鍛造,每天從起床到睡前,都是有關於鍛造。

    鍛造些兵器或小玩意練手、對素材的研究、收集各種不同的素材或兵器作借鑒……

    武力?曾經在他眼中只是阻礙他走上鍛造大道的絆腳石! 第四百五十四章──百鳳翎

    所以在上世的他成功了,也成功鍛造出兩件神兵。但也在這之後,他被殺死了。

    毫無還手之力,像小雞一樣說掐死就掐死。

    看到自己的兄弟好友那傷痛欲絕的神色,他才悟了。

    變強,雖也為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但人活到某個地步,已不再是為自己而活。為愛人,為親人、為兄弟……太多太多的牽絆與因果。

    所以這一世,他立下死志要逆天改命,不再任由別人對自己執生死大權。

    而這十多年來,他從生與死之間的關頭走過,來到了這裡。

    同輩中修者,最高的比試殿堂。

    夢詩,代表的是焚天山最強的年輕紋師,更是青雲榜第一。

    藍吒,當今南極皇朝的太子,掌握天榜第三的奇體【百川】。

    楊天幸,四季山之子,先天雙宮……

    強者林立。

    而徐焰,就是在這當中的一員,角逐著那個雲府之徒的名額。

    他的心情確實快意極了!

    「痛快!痛快!」或許是因為徐焰神情激昂,身邊都帶著一種強烈的氣勢!

    轟!

    他的身體如一顆火焰流星重重的落在鎖鏈橋上,激起一陣漣漪!

    萬爾豪眉頭一皺,他對徐焰沒有反感,甚至還頗欣賞他。萬爾豪對自己的寶具還沒有太具體的想法,但那天與徐焰聊過片刻,覺得此人鍛造境界深不可測,甚至將來的寶具打造,很有可能都要依靠他。

    但此刻……

    這個名額,不能讓。

    哪怕與夢詩交手中,萬爾豪仍然能夠抽空劃出數件兵刃打向徐焰!

    呯呯呯!

    紋圖打在徐焰身上,卻是像打在山石中響起悶響,令無數人看後為之側目。哪有人敢如此以肉身扛紋圖……

    但這沒有令萬爾豪有任何感覺,那天徐焰與楊天幸交手,他已對徐焰肉體之強橫有了一個大概的認知。他早知道現在與夢詩交手著、抽空放出的攻擊無法傷到徐焰。

    但徐焰同樣無法再踏前半步。

    每一柄的兵刃紋圖都是大鎚、巨盾、大斧之類的重兵器,打在徐焰身上雖然無法造成傷害,但強大的衝擊力還是足以把徐焰前進之勢震斷,像是把他釘在原地!

    …………

    夢詩面上表情漠然,但其實內心的震驚如驚濤駭浪!

    萬爾豪的實力,超乎她想象中強。

    自己已突破先天宮,雖然因徐焰解決她的【離氣】,同時把她身體一部份的紋力轟散而境界降低。但相反令她的修為更加穩固、對紋線的掌控也隨之大增!

    加上本命紋圖等等,可以說她本自信在同境中再無對手。

    但眼下的萬爾豪雖說在尚未突破先天宮便能夠刻劃紋圖出手,但畢竟還是未突破先天宮!比自己硬生生低一個境界,與自己打個不相上下之餘,還能抽空出手對付徐焰!?

    難道說,在對付我的時候,他還尚有餘力?

    她性子本就極其高傲,只是那種高傲是隱於內心中,不被別人察覺。她的高傲並不討厭,因為那是對她自己的動力與鞭策,而非瞧不起別人而抬高自己。

    眼前的戰況,她無法接受。

    還有……

    想到這裡,她眼角掃了一眼被萬爾豪的紋圖打得無法進寸半步的徐焰……

    夢詩的身周火焰大盛!

    五階功法──【焚天功】!

    整個天下,為人所知的五階功法,不超過十部。

    功法的級別之所以重要,因為影響是全方面的。因為功法的本身,是吸收天地之力為真元紋力,納入自身。功法越強大,轉化成的紋力便越精純。

    所以功法越強,所發出的每一招每一式的威力也是相對的。

    而且,功法也影響修練速度及能否突破宮境的限制。曾有傳說,所有修習五階功法的人,也是至少能修練到四宮境或百紋境。因為五階功法轉化而來的紋力太過精純,在突破時都是水到渠成!

    眼下夢詩體內紋力大放,那恐怖的高溫令無數人為之一驚!

    夢詩的身體再次浮在空中,雙手張開!

    白袍,身後的紅焰,懸浮在頭頂的火鳳!

    一切都令她看起來如火中女神般,高貴聖潔!

    「百鳳翎!」

    夢詩口中冷喝。

    【火鳳燎原】──百鳳翎!

    只見在她頭頂的火鳳紋圖此刻猛然暴漲,那雙翅膀變成足有三米大,無數火焰凝成的翎羽噴出!每一根翎羽,真要說都非實質。那是紋圖、紋力與天地之力相互呼應,介乎虛實之間的存在。

    此刻無數火翎劃過空間,彷佛在空中憑空畫出無數紅線!

    萬爾豪面色難看,他也低估了夢詩的實力。此刻他也顧不得阻攔徐焰,而是全力護住自身。

    轟轟轟……

    數座巨盾浮現,在他的身體包在其中!

    噗噗噗噗噗……

    無數火翎打在巨盾上,都會爆出一團花火!

    「噗……」隱在盾陣中的萬爾豪被爆擊的衝力震得吐出一口鮮血,身上的大紅袍彷佛越發鮮艷。

    徐焰也趁機向前直跑,不忘經過夢詩附近大聲喊道:「謝了啦!」

    夢詩眼角一掃,卻沒有說話,仍然操控著百鳳翎。

    這一擊本命紋圖演化的攻擊,自她創出后還是首次拿來對敵。因為對她而言,消耗都是太大。她境界極高,但修為及精神的成長卻是追不上。可以說這紋圖攻擊,已經不是一宮境的威力。所以她現在的境界強行施展,還是有點勉強。縱是如此,堅持片刻還是可以的。

    …………

    就連安坐於草廬中的五人,也是看得暗暗咋舌。

    「這小妮子也太生猛了!」

    炎舞昭身子直白,更是樂得直拍地面:「好!不愧是焚天山的修者!」

    許世昌想要吐糟,卻是震懾於炎舞昭的淫威之下,嘴巴動了動卻沒敢說話。但炎舞昭卻又開口:「但這不就讓那光頭小子撿了便宜?」

    曲璇多看了徐焰兩眼,那冰冷漠然的眼眸也是泛過一抹柔和,卻沒有開口。

    王奇則搖了搖頭:「師兄可不會如此放任。」

    宋之軒呵呵一笑,看向王奇點頭:「這是自然。」

    他再次提筆:「好戲這才真正開始。」

    …………

    徐焰奔跑的速度很快,哪怕身後眾人一時三刻全力也追不上,更不用說一個個都被各自牽制著,只能無奈的看著徐焰越跑越遠,直至在視野中只剩下一個小黑點。 第四百五十五章──畫龍

    藍吒更是心情很差。

    他很聰明,很快捕捉到大先生話中有話。

    大先生從沒有說過要分先後排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