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走,上去,」糾結了半天,煞厲依舊決定親自去找骨族的人尋求一個說法,

    朝著莫凝珊一撇頭,兩個人跟著煞厲朝著山體趕去,

    這邊面臨懸崖,雖然眾人會飛,能夠很快的進入到懸崖的建築之中,但是根據煞厲的解釋,楚凌飛知道,這高空之中看似什麼都沒有,其實有大量的能量體將空間的路線完全封鎖了,假如強行硬闖的話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楚凌飛也知道了,進入懸空建築的唯一途徑就是骨族自行開闢出來的一條山路,但是這山路之中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個山門,

    跟著煞厲一路直上,楚凌飛看到了一個朝南開的大門,大門的楣額之上有著「無垠月窟」四個大字,楚凌飛也沒想到骨族竟然還這麼有講究,

    「奇怪了,怎麼會沒有人看守呢?」煞厲也覺得有點不合平時一樣,以前自己跟著前輩來過一次,每個門口都會有兩個骨族人外加一隻骨獸看守的,

    楚凌飛也表示不理解,無奈的聳了聳肩,


    煞厲也不多說,快速往前走去,時而攀登石梯,時而行走棧道,這山路修建的也是夠有水平,其曲折情況宛如九曲迴腸一般,

    就這樣一直平靜的走到了半山腰的位置,前面的山路慢慢變得平坦下來,


    「站住,你們是誰,骨族主城也是你們人類能夠亂闖的,」一扇與前面大門一模一樣的門那邊有著五六個身穿白衣的人齊步走上來一起叫道,

    「睜大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人類嗎,」煞厲內心還憋著一肚子氣呢,上來就開始噴,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不會好好說話嗎,」那個看門的人有點生氣,

    「說你媽蛋啊,我來找雷丹,你叫雷丹出來,」煞厲本來平復下來的心情被這個人一激,脾氣瞬間有上來了,

    「來人啊,將這幾個瘋子給我抓起來,」看到煞厲一直惡言相向,這個人感到很不爽,

    但是煞厲沒有任何遲疑,本來和這個傢伙距離就很近,直接大步上前,出手飛快,宛如閃電一般,一把就揪著了這小子的衣領將其給提了起來,

    「就你這樣的傢伙還有臉囂張,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難道你以為我們魔族的人是這麼好欺負的嗎,真是狗仗人勢,」煞厲氣呼呼的罵著,恨不得將自己內心的抑鬱給發泄出來,

    被提在半空之中那個小子依舊沒有服軟:「這裡可是我們骨族的主城,即便你是魔族的族長你也不能在這裡殺人,你要是敢殺了我,我保證你絕對不會活著走出千尺峽的,」

    聽到這話楚凌飛才知道,骨族的主城所處的這片山脈名為千尺峽,

    「老子用的著逃嗎,」說完這話,煞厲呲牙咧嘴的將這個看門者再次舉高,這就準備動手將其性命給了結了,

    眼看著矛盾越來越大,楚凌飛飛速衝過去很及時的將煞厲的動作給制止了:「我們剛剛來到這裡,就動手殺人的話,我們的目的可就無法達到了,不要忘了這次我們前來的目的,」

    「算你小子逃過這一次,要不是這次上山是有事而來,今天你必死,」煞厲並沒有打算就此饒過這個傢伙,操著冰冷的聲音眯著眼睛說著,

    被煞厲憑空一扔,那個看門的人摔出好遠,正準備站起來用言語回擊呢,突然整個人猛的一震,然後就雙眼獃滯的看著前方的虛空,不住的點頭,彷彿接到了某種命令一般,

    煞厲和楚凌飛看到他這種狀態也沒有打攪,

    過了一會兒那傢伙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一改原先的憤怒,走上前來恭敬的說道:「剛才是小的怠慢了你們,長老已經發話了,讓我將你們帶到議事廳,請,」

    哼,,

    冷哼一聲,煞厲也不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帶著楚凌飛和莫凝珊就上了千尺峽,

    先前在遠處看到這座山峰半山腰處霧海茫茫,雲蒸霞蔚,緲若雲煙,此刻切身走在崎嶇的棧道上,看著腳下深不見底的深谷,內心有種難言的舒爽,

    在最外圍的棧道和弔橋上通過,正處於這座奇特建築最外圍,從高空扶欄杆探望,下臨深谷,驚險萬分,真是巧奪天工的建築啊,

    令楚凌飛奇怪的是,這個看門者只是帶著三人在這座建築的最外圍轉悠,並沒有拐進這座奇特建築的內部,外圍的棧道九曲迴腸,刺激萬分,

    終於,從上山的南門走到了最北邊,竟然看到在棧道盡頭的山體之上有著鑲嵌著一個暗紅色的大門,大門之上雕刻著一個碩大的骷髏頭,基本佔據了整個大門的面積,

    「前面就是了,諸位請,」看到楚凌飛他們停了下來,帶路的人伸出右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

    這邊與骷髏大門中間的棧道是用一種不知名的金屬鑄造的,不時散發出暗金色的特殊光澤,人走在上面也沒有原先那種搖晃的感覺了,

    突然楚凌飛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怪不得他們的主城可以建造在半壁之間,他們骨族的身體都是白骨,根本就沒有多少血肉,重量也就比自己等人輕的多,


    而人類長久住在這裡是很不現實的,

    眨眼間,幾人穿過了這暗金色的棧道,來到了石門跟前,近距離觀看比剛才看到的更加高大,足足有兩人那麼高,

    在幾人剛剛站定之後,門上的骷髏頭自動的亮起了猩紅的亮光,然後就看到骷髏頭的大嘴位置破開了一個洞口,剛才帶路的人沒有進去,看到楚凌飛他們進去之後立即折返了回去,

    「這裡陰氣太重了,」剛一進來楚凌飛就感到很是彆扭,發自內心的不喜歡這裡的氣氛,

    「骨族重地,陰氣少了你讓他們一族怎麼修理啊,」煞厲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一邊走一邊向楚凌飛說道,

    這裡面確實陰森,每走幾步,就看到在這附近的石壁之上有著成雙成對的棺材豎在那裡,像是守衛一般,但又毫無動靜,

    看到煞厲左轉右轉,在這到處都是分叉口的山體內變得輕車熟路,楚凌飛有點不明白:「你以前來過這裡,」

    輕輕搖搖頭煞厲說道:「沒有來過,不過我的識海內有一個聲音一直指引著我選擇哪個路口,」

    「能夠輕易的入侵到你的識海內,這人深不可測啊,」聽到這話楚凌飛嚇了一跳,若是利用這個方法在識海內給人體本身搗亂的話豈不是殺人於無形之中嗎,

    正在低頭想心事呢,楚凌飛突然撞到了煞厲的背上,疑惑的看著他,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識海內那個聲音讓我們在這裡等著,」看到楚凌飛疑惑的樣子,煞厲難得的開口向他解釋了一下,

    不得不說,煞厲雖然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但是他現在還是能夠分得出強弱的,在人屋檐之下,煞厲也變的收斂了很多,

    沒過一會兒,從黑暗中一個白色的身影逐漸變大,最終停在了楚凌飛他們身邊,一開口就是一個清脆的女人的聲音,

    這下楚凌飛就疑惑了,他們都是骨族,都是一個個的骨架,怎麼區分男女的啊,

    「這邊來,」那個聲音彷彿是一具屍體一般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單純的只是來傳達命令的,說完這句話之後,二話不說就回頭朝著來路返回了,

    朝著楚凌飛點了點頭,煞厲急忙跟了上去,

    「你們跟著我腳步走,不要亂走,否則後果自己負責,」來到了一處到處都是櫻紅色光暈的地方,那個女子停了一下之後說完這句話又往前走,

    不過這次她的速度很慢,基本每往前走兩步都會朝著側邊橫移一步,或者往後退一步,楚凌飛觀察了好久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規矩可言,

    沒辦法,剛才她都那麼說了,煞厲和楚凌飛只能忍住內心的鬱悶,跟著這個白衣的骨族女子在這個狹小的地方如同跳舞一般不斷的前前進進的,搞了半天才從這個距離並不大的地方走了出來,

    「這裡就是議事廳,」看到眼前這個空曠的地方,楚凌飛驚叫道,

    因為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種族最神聖的議事廳啊,這裡到處都是腥臭味,而且角落裡還雜亂的擺放著大大小小的棺材,有的是合併的,有的是棺蓋錯亂,裡面黑洞洞的什麼也看不到,

    「竟然是你,」在楚凌飛到處亂看的時候,煞厲也在看著前面不遠處端坐著的一群身穿白衣的人,人群中一個骨族人開口道,從他的語氣楚凌飛聽得出來這傢伙也對煞厲的到來感到不可思議,

    先前煞厲和看門的人的爭吵確實被這裡的人察覺到了,通過煞厲外放的氣息,他們只知道是一個魔族人趕過來的,卻不知道這個魔族人就是曾經去往滅神之地的四大魔王之一的煞厲,

    「對,就是我,怎麼了,難道你們骨族有臉做沒臉承認嗎,將我們魔族主城全部屠殺殆盡,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竟然還能夠在這裡坦然自若的交談,」煞厲厲聲責問道,

    「煞厲,你別激動,先聽我講,」被煞厲這樣責備,在場的人沒有說什麼,從座椅上站起來一個人快步走到了煞厲身邊看著他說道,

    「有什麼可講的,我只是想知道,你們為什麼會這樣心狠手辣,」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你們魔族的滅絕並不是我們骨族的事情,當時我就在陰魂山,距離那麼近我都沒有聽到多大的動靜,還是第二天我出去巡邏的時候發現的,后來我就將這件事情報告給了這裡,」這人正是雷丹,他以前和煞厲算是比較要好的朋友了,

    看到煞厲還準備說什麼,雷丹急忙阻止了他繼續說道:「這確實不是我們骨族做的,而是蟲族,蟲族野心太大了,他們已經準備對各個大陸進行全面的進攻了,」

    其實雷丹也怕煞厲在這裡亂說,雷丹和他相處了很久了,這傢伙的脾氣他還是了解的,但是自己身後這下些長老和前輩們也沒有一個是好惹的啊,

    雖然看在魔族被滅族的份上他們已經任由煞厲罵過一次了,但是再繼續馬上去的話他們可忍不了,

    「蟲族,」楚凌飛驚叫了一句,自己三人剛從東部王朝過來,自己能夠得到精靈族的友誼就是因為自己成功瓦解了蟲族的入侵,

    「對,就是蟲族,這是我們在魔族重地發現的外殼,這應該是蟲族的一個種族蛻化的殘殼,」雷丹繼續解釋著,雖然對於這兩個人類的到來很是奇怪,但是他們是和煞厲一起來的,雷丹也算客氣,

    「蟲族入侵,我們魔族被滅,不可能一具屍體也沒有吧,」聽雷丹說了半天,煞厲也清楚了這些事情的經過,但他沒想到蟲族竟然這麼喪心病狂,

    「屍體都被我們收回來了,現在全部放在我族陳屍洞內,沒有魔族人的同意我們是不可能這樣用你們的屍體的,」被問及這個問題,雷丹身後一個白衣人翹著二郎腿說道, 看到這個傢伙傲慢的動作,煞厲者就要上前與其動手,

    但那個翹著二郎腿的人提前一步站了起來,伸手制止了他:「你也別在這裡狂妄,這不是以前,以前我們骨族確實比不了你們魔族,但是現在情況變了,魔族已經滅絕,大大小小三十萬屍體全部都在我們陳屍洞內,可以這麼和你說,除了你以外,魔族已經滅絕了,而你只是一個戰後的倖存者而已,」

    「你,,」本來就一肚子氣的煞厲被這麼一說更是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但是從他越發慘白的臉上楚凌飛知道他要爆發了,

    這裡全是骨族之人,煞厲即使動手也絕對討不到任何便宜的,

    「七叔,你就少說兩句吧,」雷丹也有點看不下去了,

    「不是我說他,是他還看不清形勢而已,要不是聖女大人讓我們先將這些屍體保存,我早就叫人全部處理成白骨了,」扔下一句話之後那個很傲慢的人冷哼一身轉過身回到了原來的座位上,

    冷眼看著煞厲在那邊欲言又止的樣子,這個被雷丹稱為七叔的人依舊翹著二郎腿,白色衣袖之下伸出來的白骨的手很是隨意的擺弄著手裡的茶杯,

    雖然楚凌飛有點看不下去,但是懾於骨族勢力強大沒有多說什麼,

    「帶我去陳屍洞,」煞厲牙齒咬得咯吱作響,但他還是忍了下來,朝雷丹說道,

    「我們現在正是整個骨族的會議,怎麼可能因為你一個外人的到來就強行終止呢,」依舊是那位七叔囂張的說道,看來因為剛才煞厲的強勢已經引起了他的不滿,處處針對煞厲,

    「老兄,這次長老讓你過來就是想讓你參加這次會議,做好針對蟲族的計策,你如果想要報仇的話,我們骨族絕對會全力助你的,」雷丹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一個是關係很好的朋友,一個是家族的七長老,

    聽了這話,煞厲沒有發言,在這陰暗的議事廳內左右環顧了半天之後,沉默的走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裡坐了下來,

    由於這裡位置有限,楚凌飛和莫凝珊只能站在煞厲身後充當他的手下了,

    其實楚凌飛還是很失望的,他本來以為一到骨族就會見到憐兒那個小丫頭的,結果就眼前的情況來看,全是一些老不死的骷髏而已,根本就沒有見到有活人的氣息,

    「好了,我們繼續剛才的會議,既然蟲族的魔掌已經伸向了魔族,將魔族給滅族了,那我們骨族也要居安思危才行,我猜測,不出幾天,蟲族會再次進攻我們南部王朝的,那時候,我們骨族首當其衝就會成為他們重點照顧的對象,我們必須要採取一系列的措施,」在坐的最中央一個白衣人朝著沙啞的聲音說道,

    從聲音來聽,這個人年紀應該是很大,而且從別人恭敬的樣子來看,這人算是一個頭目了吧,

    後面一系列的話楚凌飛沒有仔細去聽,這些都不關自己的事情,雖然魔族被滅了,煞厲很難受,但是楚凌飛本身只是人類,是被別人算計才被注入了魔族的血脈的,對於魔族並沒有多強的歸屬感,同樣的,魔族被滅楚凌飛也沒多少感覺,

    但楚凌飛有點不能接受的是,在骨族會議的計劃之中,準備將魔族那幾十萬的屍體全部轉化成白骨,供骨族使用,來對抗蟲族的入侵,

    剛開始煞厲遲遲不肯同意,最後骨族長老通過投票決定將這三十多萬屍體之中的魔力給提煉出來,形成一個魔力球,只要將這個魔力球給吸收了之後就可以一舉達到天皇階巔峰,

    可以說骨族的長老確實太強勢了,他們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提高煞厲的修為,利用煞厲對蟲族的一腔仇恨來對抗這次蟲族對骨族的入侵,

    沉默了半天,煞厲還是接受了這個條件,不過他要求在處理這些屍體的時候自己一定要親眼目睹,

    雖然已經死去的屍體內含有的魔力只有很少一部分了,大部分都已經流失,但三十萬這個龐大的數字疊加起來是不可小瞧的,只要吸收了這三十萬屍體構成的能量就能夠免去幾十年的苦修,

    沒過一會兒,骨族全族會議就這樣結束了,由於雷丹是煞厲的朋友,骨族長老就決定讓雷丹擔任這次的剔骨儀式主持者,順便將三十萬屍體結晶出來的魔力球送給煞厲,

    雖然骨族的如意算盤打的很好,準備讓煞厲將這個魔族戰士提升到天皇階巔峰,幫助自己骨族渡過這次蟲族的入侵,但是煞厲本人可不是這麼想的,

    「走吧,煞厲,我帶你去陳屍洞,」看到在坐的長老一一離開,雷丹走過來說道,同時將目光定在了楚凌飛和莫凝珊身上:「這兩位是,」

    雖然現在煞厲很憤怒,但雷丹和自己是好多年的朋友了,也沒有過多的埋怨什麼,旋即開口說道:「這是我的朋友,這小子不是人類,而是擁有我們魔族的血脈,這次我回來就是想向家族推薦這個小子的,可惜了,」

    「魔族血脈,」

    「對,幾百年前我們四大魔王一起到了滅神之地,這小子就是我從那裡帶過來的,而他們三個都已經死了,」剛從那兩人高的洞口走出來,煞厲看著蔚藍的天空嘆了口氣說道,

    「滅神之地,那豈不是和……」雷丹沒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小子竟然是來自滅神之地,要知道就是因為神佑組織的那位大佬的緣故,各大家族已經聯合起來加固了無極界和混元大陸的空間壁壘,

    「對,就是那裡,來自同一個地方,擁有著同樣讓人想象不到的潛力和戰鬥意識,」煞厲重重的點了點頭,他對楚凌飛可是充滿了信心,而且他已經在心裡做好了下一步的計劃,

    幾個人說著話的時候,穿過了下臨懸崖的高空棧道又回到了原先上山的那塊門匾附近,從雷丹的介紹中楚凌飛也知道了,這陳屍洞是在千尺峽下面的,

    終於,目的地到了,大門一打開一股腐蝕味兒撲面而來,莫凝珊強忍著嘔吐感抱著小寶就跑出去好遠,在很遠的地方站定之後,朝著楚凌飛擺擺手讓他們進去了,

    感應到楚凌飛聞到這股味道竟然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他在雷丹心目中的地位又上升到了一個更高的層次,雷丹經常接觸屍體,饒是這樣,足足三十萬堆積如山的屍體湊在一起發出的腐屍味兒自己都很難承受,沒想到這個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子竟然能夠忍受的了,

    看到這滿地的屍體橫七豎八的擺放在陳屍洞內,煞厲的心彷彿是被鐵絲緊緊絞住一般,說不出的難受襲上心頭,他雙手顫抖的放在眼前想要捕捉什麼,卻又遲遲不肯動手,

    這可是整整三十萬族人啊,在混元大陸呆了這麼多年,剛剛回來就看到所有族人的屍體都被擺放在了自己眼前,確實很難接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