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萬鱷之源,看到這個東西我倒是能真正確定下來,你所擁有的的確是大鱷造體訣。」

    點了點頭,爆印大聖在望著傲爽的眼神中,有著一抹眾人意想不到的讚揚。

    「心智確實超人一等,從我的言行舉止居然能夠猜測出我已經釋懷了當年之事,行事也是果斷,毫不拖泥帶水,否則即便看出了這點,也斷然不可能將萬鱷之源拿出來。」

    他的話,許多人聽起來都有些莫名其妙,但有些心智不俗之輩,還是不由心底一嘆。

    傲爽的心智和心性,都是絕佳啊!

    就如爆印大聖所說,如果傲爽在察言觀色方面沒有著一些精通,並且對自己的想法沒有著充足自信的話,是絕不可能當著他的面,將萬鱷之源從空間戒中拿出來的。

    「當年我之所以和吞天大鱷產生碰撞,也只是為了我一個同門的師兄,可當他見識到吞天大鱷的可怕處之後卻是拋棄了我,並想讓我當那個替罪羊,而作為聖階靈獸,吞天大鱷的心智是極高的,他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最後也只是打傷了我卻沒有下殺手,因此對於這道傷口,我自然是釋懷了。」

    將拉開的一角衣服又從新蓋好,爆印大聖看著傲爽。

    「你有可能不知道,當年就在吞天大鱷和祖龍一戰後,因為其變態的**力量,致使許多武者打起了吞天大鱷的心思,可他們又根本沒有那個實力,所以在後來,有些人想到了一個辦法。」

    爆印大聖想起當年的一些事情,話也逐漸變得多了起來。

    「世人所覬覦的,無非就是吞天大鱷那強大到變態的**力量罷了,所以他們就在這事情上做了一些文章,於是乎,在一夜間,靈玉大陸上便是出現了無數本『大鱷造體訣』,當然了,無一不是假的。」

    傲爽還真是沒想到,居然還有著這種事情,可大鱷造體訣應該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摹刻的吧?那一百萬斤的門檻可不是隨便就能製造出的,難道他們還有著什麼自己意想不到的手段?

    似乎看出了傲爽心中所想,爆印大聖道:「這個原理是很簡單的,比如說如果是我來製造一個假的大鱷造體訣,我就會在其中設置出一道屏障,只有當你的力量達到一百萬斤的時候才能將其打破,我這麼說,你應該懂了吧?」

    原來是這樣……

    聽了爆印大聖的解釋后,傲爽頓時發現,自己有些低估這些人的創造力了。

    憑藉著吞天大鱷這個噱頭,還有那恐怖的功效,大鱷造體訣的價值恐怕能夠達到一個極高的程度,而這些人只是設置出一道百萬斤的屏障,便可以輕輕鬆鬆得拿到這種好處,這簡直可以堪稱賺取靈石最快的速度了。

    試想一番,為了大鱷造體訣,注重**力量的人在知道自己有機會修鍊之後必然會變得極為瘋狂,呢怕是傾家蕩產恐怕也再所不惜,可若真能得到也就罷了,到頭來卻發現只是一個假的。


    吃人不吐骨頭,這句話或許就是這麼來的。

    「靈兒,當年那吞天大鱷對我有恩,今日能夠碰到這少年,也算是緣分,你且行個方便,也算是圓了我這個因果。」

    這句話,是爆印大聖對閃靈說的。

    「嗯……」

    閃靈點了點頭,對於自己師尊交代的事情,她自然不敢忤逆:「好吧,那我就在這裡多等上一些時日,反正我在這匾額內也待了太久的時間,其實早就想出來了啊……」 第七百七十一章參悟大鱷造體訣!

    萬鱷之源內,傲爽盤坐於虛空之中,在其身前所漂浮著的,正是大鱷造體訣。

    既然爆印大聖都已經開口,閃靈自然沒什麼好多說的。

    望著那刻畫著『大鱷造體訣』五個字的古籍,傲爽微微調整著自身氣息:「一百萬斤的**力量我已經擁有,趁著這個機會參悟大鱷造體訣,確實是再合適不過了。」

    唰!

    灰光閃爍之間,魔天隨之來到了傲爽的身旁。

    「煉體法訣自然是越早修鍊越好,雖然現在你的體質已異常強橫,可你現在所面對的對手也不是什麼庸俗之輩,**力量可以說是最實在的力量了,這點你應該也深有體會。」

    沒錯,相較於靈力、靈魂之力和意念之力來說,**力量的確算是最簡單而又最實用的一種力量,只要**沒有受到什麼太過恐怖的創傷,雙拳內能夠爆發出的力量依舊強盛。

    如今可以說真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傲爽在遠古戰場內便得到了大鱷造體訣,可因為其門檻實在過高,致使一直不能修鍊,如今的他,也終於是獲得了這個資格。

    「前輩,我該怎麼做……呼……」

    不知不覺間,傲爽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那是對強大實力的渴望,雖然尋常之時的大多數時間裡他都能做到心如止水,可真正到了這個時刻,心境上的波動還是不小。

    「不要使用任何的靈技和靈力,單純的**力量,轟出全力一拳。」

    看著傲爽,魔天心裡暗嘆一口氣。

    其實魔天一直想將困龍拳的第五式和第六式傳給傲爽,但似乎最近都沒什麼時機,對於這點,他自然知道傲爽是打著什麼心思,他不想讓自己獨自一人前往魔天宗。

    在一個大勢力的面前,確切的說,是這個大勢力中還有著在實力上能夠比擬魔天的存在,他一個人的力量確實有些孱弱,若是自己前往複仇的話,說好聽些是意氣用事……

    說不好聽點,就是去送死。

    「嗯。」

    傲爽點了點頭,眼神凝視著古籍的同時,腳下驀然升騰起大片的紫色靈光,身形幾個閃爍便是來到了古籍之前,垂在身體右側的胳膊驟然抬起,一記猛拳轟了出去!

    這一拳,傲爽絕對是全力施為,拳風所過之處帶起了大片的破空聲,整整一百二十萬斤的**力量一經爆發開來,其聲勢根本不是天靈師階武者能夠想象的。

    大鱷造體訣,本就是由吞天大鱷傳給傲爽,再怎麼說也不可能是假冒偽劣的貨色,因此他根本不怕會因為自己的力量有些超出修鍊的門檻而對大鱷造體訣造成什麼影響。

    「砰!」

    悶雷之聲當即傳來,傲爽發覺自己這一拳,似乎根本不是轟砸在了什麼使用紙張製作而成的古籍上,更像是砸在了什麼靈獸堅硬的皮膚上,在巨大的反震力量傳來的一瞬間,傲爽甚至暗想道:難道這古籍是由吞天大鱷自身的皮膚製作而成的?


    緊接著,便是一道暗灰色的虛光,猛然自那大鱷造體訣的古籍內迸射而出,爆裂之下,這道暗灰色虛光在空中劃過的速度極為迅猛,一息半刻之間便是徹底炸裂開。

    「咻!」

    渾厚異常的暗灰色虛光,好似一道灰色的匹練。

    虛光從中迸射而出之後,當即便是呼嘯著向傲爽迸發而去,因為速度實在過快,就當他都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之時,整個人便已經被徹底籠罩了進去。

    暗灰色的虛光,剎那間便是將傲爽包裹在內,不過倒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傲爽也沒有感受出這些虛光內有什麼攻擊性,只是在某一瞬間,他能夠感覺到一股雄厚磅礴的氣息,如同開閘的洪水般湧進了他的身體內,腦海中……

    雙臂微微舒展開后,傲爽的身體隨之徹底放鬆下來,從這些虛光之內他並沒有感受到任何敵意,有的只是一些充實感和力量感,閉上雙眼,感受著那些湧進腦海內的龐大氣息。

    海量的氣息,好似一片汪~洋,而傲爽就那麼徜徉在海洋之中,任憑信息瘋狂地湧進,這個過程,在持續了整整一炷香的時間后,才徹底平息下來。

    最後,那些暗灰色的虛光,緩緩匯聚成了五個閃爍著灰色光暈的古老字體。

    大鱷造體訣!

    五個氣勢磅礴,浩瀚無盡的古字內,充滿著一股濃郁至極的威嚴之意。

    這,便是被吞天大鱷用來,作為傲爽培育小吞天大鱷的獎勵。

    遠古之時,大鱷造體訣是多少注重**力量武者的追求?

    今日,如果傲爽真的能夠徹底將這大鱷造體訣參悟成功,對於他的**力量、整體實力有著多麼巨大的提升,誰也說不好,但唯一能夠確定的一點就是,必然要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或許因為大鱷造體訣是吞天大鱷一族煉體法訣的原因,就在這些暗灰色的虛光出現之後,整個萬鱷之源內都開始出現了異象,無數條體型足以遮天蔽日的巨鱷虛影呈現出。

    這些巨鱷的摸樣不盡相同,就連傲爽也只能認出其中幾隻,可他能夠確定的是,這些虛影的本體,每一個都是有著通天徹地,伸手摘星大手段的強悍存在!

    「嗷!吼!」

    奇異的獸吼聲傳來,天地間驀然掀起了狂風陣陣,沙塵漫天之中,吞天大鱷的虛影赫然出現,還是一如既往的霸氣,它這一出現,周圍那些巨鱷的身影均是向兩側退開。

    猩紅的巨眼,似乎能夠輕易地刺破一切生靈的心理防線,它靜靜地觀望著這一切,周身的氣息徹底沉澱下來,將整個萬鱷之源內除了傲爽的那一小片空間外都是凝固住。

    這便是聖階巔峰靈獸的手段,事實上它還未曾出手,但就憑這份氣息,便足以羨煞絕大部分的聖階蓋世級強者,面對著這般雄厚如十萬大山般的氣勢,又有幾人敢輕易出手?

    天地間,各式各樣的氣息四下衝擊,而就在那混亂的氣息中,傲爽的身影靜靜地漂浮著,在他周身三米的範圍內,可以說算是一個真空地帶,清明無比。


    「嗚……」

    奇異的聲音傳來,那是存在於黑蛋之內的小吞天大鱷。

    它似乎是感受出了親生父親的氣息,徑自在那邊嗚咽著,劇烈顫動的黑蛋,預示著它竭力想破殼而出,可因為靈力沒有達到一定的程度,還是無法做到。

    「唰唰!」


    狂風怒卷之中,吞天大鱷的身體逐漸從原來的龐然大物恢復到了現在人形狀態,他先是看向了那枚黑蛋,眼神中有著無盡的欣慰,小吞天大鱷能夠健康成長,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慰藉。

    雙手負於背後,吞天大鱷搖了搖頭,隨之又看向了那邊真空地帶中的傲爽,威嚴無比的臉龐之上,浮現了一抹漢奸的笑意,這抹笑意內,隱隱間蘊含著一絲賞識的味道。

    自己在生命最後一刻的選擇,也算是沒有錯,雖然傲爽擁有的靈石數量在自己看起來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可這少年哪怕自己不使用,也要先提供給小吞天大鱷。

    這份真摯,就算傲爽是人類他是靈獸,他也異常的欣賞。

    「我的時間不多了啊,別說是異妖異亂了,想要再看一眼後輩們去參加聖戰,都有些困難了。」吞天大鱷輕嘆一聲,聲音中無喜無悲,也沒有任何的感**彩。

    其實自異妖異亂之後,它就只剩下一道殘魂和一介殘軀了,身上因為承受了無可抹去的傷勢之後,他想要做出突破已然變得不現實,唯一的期盼,也只剩下了小吞天大鱷。

    吞天大鱷若不復存在,鱷族在獸族內的整體地位恐怕都會一落千丈,他沒有忘記當年魔帝在萬滄海欽點鱷族為萬河之祖時的場景,那代表著莫大的殊榮,他一生都不會忘。

    他沒想過再創高峰,他只想讓鱷族萬河之祖的這個僅存的榮耀能延續下去,可如果小吞天大鱷不能成長起來,他的想法只能成為水中之月,鏡中之花,無疑是一種奢望。

    望著那被暗灰色虛光包裹的傲爽,魔天的心中倒沒有什麼擔憂之意,畢竟前者帶過給他太多的震驚,他將目光投向了那邊的吞天大鱷,對著後者感嘆道。

    「鱷族,不愧被稱為萬河之祖,每一個巨鱷的虛影都曾是聖階巔峰級靈獸的存在,若是在同一時期出現,恐怕這天地間,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你們的腳步。」

    其實就魔天個人來說,他能夠跟吞天大鱷這樣的存在交談,這是他根本沒有想過的事情,這倒不是妄自菲薄,只是事實就是如此,就算拋開實力不說,兩人所達到的成就,也根本不能畫一個等號。

    「呵呵……」

    吞天大鱷輕笑一聲,看了看魔天:「我鱷族在巔峰之時,就算是龍族都不曾畏懼分毫,哪怕是當年的龍翔宇,也不能被魔帝譽為有著攀登帝境強者的潛力,可我吞天大鱷,卻是有!」 第七百七十二章鱷煞之氣!

    以魔天的境界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一些傲家人看不出的東西來,一門煉體法訣能夠製造出這般聲勢,甚至還引出了諸多遠古強悍巨鱷的影像,著實強橫異常。

    「或許我將小吞天大鱷託付給他還真是對的,當初也就是看他資質不錯,還是傲仙宗的後裔,況且情況緊急,而如今再看看,似乎真是有些小看他了。」

    望著傲爽的雙目微微眯起,吞天大鱷之所說盡屬事實,當初魔天雖然看出了傲爽能夠達到今日高階天靈師的境界,可他還是沒想到,這一路走的是如此驚心動魄。

    細數傲爽所做出的這些成就,哪怕就是吞天大鱷和魔天都要驚嘆一番。

    就拿魔天來說,他雖然魔資也不低,年少時突破的速度甚至比之傲爽都不逞多讓,可並不是說,誰的突破速度快誰就強,還要看個人的實力,其中包括著很多方面。

    聞言,魔天那有些漫不經心的神色也變得凝重了許多,隨之緩緩嘆了口氣。

    「唉……這小子身上所背負的實在太多了,撫養小吞天大鱷雖然算是首要任務,可當務之急他所要做的,還是竭盡一切提升自己的實力啊……」

    聽到魔天如此說,吞天大鱷又重重地看了他一眼,雖然他不知道傲爽的身上到底背負著什麼,可既然連達到聖階武者境界的魔天都如此說,那這份擔子絕對輕不到哪去。

    「對了,前輩,當年的異妖異亂,到底暴動到了什麼地步?」

    略微猶豫了一下后,魔天終於是忍不住地問了出來。

    他雖然也曾不止一次了解到那場禍亂的可怕之處,並且靈玉大陸上還有沒有可能再出現外族入侵之事,可他總是隱隱感覺,或許距離下次禍亂之日已經不遠了。

    吞天大鱷吧唧吧唧嘴,似乎也不知道那件事情從何處說起。

    猶豫了一下才說到:「從這些異象中你也看到了,獸族之內僅僅是我們鱷族便有著如此多強悍的存在,更不要說整個獸族,乃至整個人類的戰鬥力了。」

    「如果說如此多的戰力還不算什麼,那麼人族內的魔帝和五行大帝呢?呵呵,可就是如此,靈玉大陸上的巔峰強者還是幾乎全部隕落,這其中代表著什麼,你應該知道。」

    這種話,魔天其實並不是第一次聽到,可再度聽到之時,還是感覺頭皮有些發緊,就連吞天大鱷對於當年之事似乎都極不願意提起,與其中也蘊含著某種忌憚之意。

    吞天大鱷的實力根本不用多說,身為聖階巔峰級靈獸,並有著攀登帝境資格的它,實力之強大根本就不是魔天能夠想象的,但就是這種獸族中霸主級的存在,對於那場遠古之時的異妖異亂都是極為的忌憚,若不是親身體會,恐怕真不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可怕之處!

    來自妖域的強者,到底強悍到了怎樣的地步?居然能夠在強者如林,存在著兩名帝境強者的靈玉大陸上掀起一番波瀾,讓吞天大鱷時隔萬年都不願提起當年之事?

    「努力修鍊吧,大限將至的我夠感覺到,距離下次異妖異亂的爆發,真的不遠了啊……」

    吞天大鱷的聲音之內,有著一絲解脫之意,畢竟從遠古大戰之後他便受到了無法治癒的傷勢,為了小吞天大鱷一直殘活至今,他似乎也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