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莫非要我辦了這小妞?」

    夏洛奇看著那極美的綺羅軒,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合體,都想到歪路上了。

    「綺羅軒,你當真願意為了擋住惡魔與我合體么?」夏洛奇問道。

    夜風吹得夏洛奇的臉上的皮都起了波浪。

    「我願意。」

    「好,脫!」

    夏洛奇斬釘截鐵的說道。

    「脫什麼?」綺羅軒一頭霧水。

    「脫衣服啊!」

    我家師父總撩我 「脫衣服幹嘛?」

    「合體啊!」

    「怎麼合體?」

    「哎呀,沒時間跟你解釋了,趕緊照我的話辦!」

    綺羅軒猶猶豫豫的脫了外套。

    「還有內衣!」 朕的皇后超難撩 夏洛奇是一臉公事公辦的架勢。

    婚婚欲醉:總裁情難自禁 「幹嘛呀,你,臭流氓!」

    綺羅軒啪的一耳光抽在夏洛奇的臉上。

    「我靠,什麼時候了,你再猶豫下去,我們都得死。」夏洛奇摸了摸臉龐,氣急敗壞的喊。

    「別喊了,你們兩個小傢伙,合體的意思就是雙劍合璧!」軒轅神劍劍靈看不下去了,提醒夏洛奇道。

    「哦,是嘛?如何雙劍合璧啊?」

    「你們兩人一個朝東飛,一個朝西飛,相距千米后,以最快的速度彼此相撞。必須劍尖對劍尖,絲毫不能差,對撞后就看你們兩人的運氣了。」

    「來吧!」夏洛奇看著綺羅軒道。

    綺羅軒看見夏洛奇清朗的眼神,知道他是認真的。

    於是點頭,飛身而起,手持倚天冰雪神劍飛向西邊,夏洛奇手持軒轅神劍飛向東邊。

    然後掉頭,兩人對撞而來。

    就在要碰見的剎那,夏洛奇心念一動,感覺有些不對,一個閃身,歪了出去。

    兩人身後拖出的巨大火焰劍氣彼此碰撞,兩人都受了內傷,滾落在地。

    「你幹什麼?為何要躲?」綺羅軒氣壞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這次不行。」

    「嗯,你的感覺是對的,你和綺羅軒的身體有差距,她是先天圓滿,而你卻是後天凡胎。」

    軒轅神劍劍靈在那一瞬間明白了夏洛奇的感覺,並得出了結論。

    「那怎麼辦?」

    「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先和你的契約夥伴融合,然後再來一次。這次若再不行,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軒轅劍靈說道。

    此時,那紫月下降的速度似乎加快了。

    延悟的口鼻都已經流血,延悟已是全力施為了。

    劍南已經隕落,蜀山峨眉宗陷落,魔雲大陣的一分支已殺入蜀山內部,許多修鍊弟子慘遭屠殺。

    朧月重傷,內力盡失,現在靠手下一名戰神境初級實力的師姐主控樞紐。

    慧心那邊還好,有三名戰神境的高手輪流替換執掌機鋒。

    木語嫣自然是有些不願意與夏洛奇融合,因為這樣她將徹底失去外在的人形形體,這可是她花費了近百年才修鍊出來的人形。

    「語嫣,現在不是考慮個人得失的事情了,要麼咱們一起死,要麼咱們就大敗這些魔神怪獸。」

    夏洛奇耐心的輕聲對木語嫣說道。

    「好的,我聽夏大哥的。」

    經過一炷香的功夫,木語嫣與夏洛奇完成了融合,木語嫣在夏洛奇體內分佈在脊椎柱、胸骨等重要骨架中。

    少奶奶渣的明明白白 「好,我們再來,時間太緊了,快。」

    夏洛奇對綺羅軒說道。

    「好,再試一次,必須成功!」

    綺羅軒表情也變得凝重了。

    如此形勢,已讓兩個孩子迅速成長為能夠擔當一面的高手了。

    兩人再次分飛,然後再次拖著七彩劍氣尾焰轟然撞上。

    兩人都沒有閉眼,眼看著對方撞進了自己的身體,兩柄神劍也是彼此破開又彼此融合,然後一柄斬魔劍赫然橫空出世!

    夏洛奇與綺羅軒一身兩面,忽而是陰,忽而是陽。

    斬魔劍也是如此,劍氣不定。

    氣勢卻在不斷攀升,竟然擋住了那紫月下壓。

    摩蘇雅回頭一看,一柄巨劍橫亘於夜空。

    閃耀著奪目的神光,將夜空照耀得分為明亮,如同一枚小太陽般光韻流轉。

    誅仙大陣的壓力頓時一輕,核心處的劍氣突然爆發,將摩蘇雅給逼退了幾百公里。

    摩蘇雅一看憑自己一人之力已是無法攻入內圈了,抬手拔出體內的暗夜紫月神劍縱身躍起如電般刺向夏洛奇與綺羅軒的合體神劍。

    「轟……」

    一陣巨響,兩個巨人兩柄巨劍如同星球相撞般向外散出無盡的能量風暴。

    在風暴中心,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邪惡懟成了一團宇宙能量團。

    絲絲遊動的劍氣劃出一道太極魚的模樣,紫月與元陽彼此映照。

    隨後,一個黑洞將這團宇宙高能給吸了進去。

    八荒界域萬劍神峰上山風凜冽,可兩柄神劍已然不知去向,夏洛奇與綺羅軒兩個天才般的孩子也不知所蹤。

    暗黑魔族的女皇摩蘇雅也消失在那黑洞中了…… 「我了個去,這是什麼地方?」

    「嗯,我怎麼在這個人的身體內?」

    ……

    當夏洛奇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個十分奇幻的時空中。

    魔山遊戲的次元空間——雙塔山乃是魔山最後堡壘,到此原有設定參數將產生任意性。

    無可預料的事情隨時都會發生。

    風雲激蕩,萬壑歸源。

    雙塔山頂電光繚繞,紫色兼及玫瑰色的雲霞氣象詭異,變幻莫測。

    鋒刃之聲挑動耳膜,時而遠去,時而近體。劍刃之光、細小的空間裂縫、遲鈍的時間亂流、重重疊疊的幻影切換……

    「我靠,這就是現在的我么?這麼吊!好帥啊!喜歡!」夏洛奇自言自語道。

    一位白雪黑髮的年輕男子,年紀十五左右,正手執方天畫戟,在通往雙塔山的懸崖峭壁上徒手攀援。

    通往巔峰的道路是本源之路,對於肉體與靈魂本尊的壓迫已經達到吹雪的極限。

    但他不屈的眼神還在堅持。旁邊是一位玄衣紅袖的同伴,手執秋水寶劍,跟在吹雪的後面艱難前進著。

    「吹雪,我快不行了。離頂峰還有半個時辰的路,恐怕我是不能陪你了。」

    「嗯,這一次我叫吹雪么,什麼吹雪,不會是西門吹雪吧?哦,還真是西門吹雪!這個外號我喜歡,嗯,原來這個人也叫夏洛奇!或許是另一個宇宙時空中的我吧?咦,旁邊這位絕色美女是誰啊?莫非是我這一世的馬子?賺到了!啊,糟糕,我那小白龍穿越到哪裡去了?要是不和我同一時空,我怎麼去找她啊?著急著急!」體內這個穿越過來的夏洛奇元靈暗暗道,然後就轟的一下失去了知覺。

    「綺羅,堅持住,要是你退出,那我們所承受的壓力將增大兩倍,此時退出很可能會傷及根本。來,把你的手給我,我們一起登頂!」

    一陣狂風吹過,吹雪的話綺羅只聽到一半。但他伸出的堅定無比的手與回望的期盼鼓勵的眼神讓綺羅重新振作。

    往前邁出一步,半步,再往前邁出半步,一步。兩人終於牽手。

    山間颶風橫吹,還帶有眩暈功效。在綺羅軒快要暈倒前,西門吹雪伸手將她攬在懷裡。

    然而,西門吹雪腳下沒有踏穩,一個趔趄,兩人被颶風卷進了雙塔山的迷幻空間。

    「綺羅,快醒醒!」

    西門吹雪醒來后發現綺羅軒正躺在他旁邊。

    「這裡是哪?」綺羅軒醒來后,虛弱而幽幽的問道。

    「應該是系統自帶的一個迷幻空間。我們現在很危險,也很安全。」吹雪鎮定的告訴綺羅軒。

    「哦,看來我們要及早走出去,不然會永遠迷失於此了。」綺羅軒想到能與西門吹雪永遠呆在一個地方,不由得心神一盪。似乎呆在這個迷幻空間里也並不是什麼壞事了。

    只是看見西門吹雪那熾熱的不服輸的眼神,綺羅軒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對於西門吹雪來說也不公平。

    溪水潺潺,花香襲人。青山在遠,連綿不盡。兩人所在的位置剛好在一個凸出的山岩上,可以看見山下的樹林綠意蔥蘢。

    兩人休息了會,就尋路往下。

    還好,這一層空間對於選手之前設置的基數沒有改變。比剛才在雙塔山本源登山路上的情況要好得多。西門吹雪召喚出本命蝴蝶。

    巨大而優雅的雪白色羽翅蓬的展開,懷抱著綺羅軒就飛下了這百米來高的山岩。

    綺羅羞紅著臉,連忙引動冰霜玄氣,攝住心神,稍稍隔離開西門吹雪胸懷滾燙的氣息。

    剛剛及地,西門吹雪腦海里就接受到指令:

    「此為迷情山谷,出此絕地只能一人,否則兩人都將迷失於此。」

    西門吹雪愕然!

    過了一會,綺羅軒尷尬的抬眼看向吹雪。

    「你也收到指令了?」

    「嗯。」

    西門吹雪的生命值還有三百多點,而綺羅軒的生命值不到兩百。但綺羅軒的武器攻擊輸出值還有一千多點,西門吹雪的攻擊輸出僅剩下五百。

    「系統空間幻象的數值設定應該是固定的,但問題在於我們並不知道破解此幻象所需的參數。若是按照系統發給的指令去做,應該會比較正常,不會激發系統自動提升通關難度。」

    「另一種做法,就是不依系統指令,以力破法,找到此空間幻象的破綻,也就是BUG後門。那麼,我們兩人都能繼續遊戲。」

    「但十分危險的是,一旦與系統作對,那麼我們將面臨不可預測的種種困難,甚至系統會啟動禁錮程序,這樣一來,我們倆就完了。」

    「精神鎖死與迷失,不死也要成痴傻了。」

    西門吹雪冷靜下來分析道。

    「你說的我也明白。那麼,我們該怎麼辦?」

    「滴」的一聲,彷彿從天外傳來的聲音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只見原本淡雅平和的藍空滲透出一隻眼眸。

    「哦,天啊,系統監視眼已經被啟動了。我們必須進行抉擇。因為之後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將被系統記錄在案,它會根據我們兩人的行動判斷勝利者。」

    「包括我們之間的談話。」西門吹雪道。

    綺羅軒何等聰明,不等吹雪繼續解釋。馬上揮劍砍向他,而吹雪也舉戟迎戰。

    若是兩人在設定時間內不分出勝負,系統就很可能會啟動精神禁錮程序,那麻煩就大了。

    「怎麼辦?」

    兩人一邊戰鬥,一邊思索。

    終於,西門吹雪一個蓄勢旋身,力貫長虹,方天畫戟如一道利箭只射向天空中那隻凝望之眸。

    眼眸破碎,天幕如玻璃般露出破綻。

    「走!」西門吹雪拉著綺羅軒的手,快速的朝那破綻處飛去。

    只有三秒的時間,若是他們能在此時間內通過破綻,或許能讓系統暫時找不到他們。

    空間幻象程序對於遊戲者主動破解幻象者有時會產生誤判,以為遊戲者已經完成任務,或者已經被系統禁錮籠罩。

    必須等另一個程序被激活才能重新遊戲。這個時間可能會很長,也可能會很短。

    西門吹雪研究這款遊戲自有心得。對於這種局面,他以前在訓練時曾思考過破解之法,沒想到的是,自己真的遇到了。

    幸運之神關照了吹雪與綺羅。兩人在最後一秒閃身飛出了那窺視之眼的裂縫。

    下一刻,吹雪和綺羅後悔了。

    平靜而穩定的空間在他們後面關閉了最後一縷光線,兩人轉身朝前看去,無數閃爍的光點在不同遠近的地方眨著眼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