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若我做到了。二少爺打算如何感激?」

    「不可能!」

    「二少爺不敢相信,還是壓根就不想娶二姑娘?」

    「若你當真做到了。就如你所要求,白銀一千兩作為酬禮。」

    看來,這錢江柳是認定了柳喬喬不可能成功。

    一千兩白銀,那也是三個當鋪加起來經營整整一年才能獲得的收益。

    「不要白銀一千兩。我只要你在西街的那套商鋪!」

    「西街?西街不算繁華,那件鋪子也不算大,加上後面的院落,頂多值五百兩。」

    「對,我只要那一套。不過,想要達成此事,你得先答應我幾個條件。就當做預付的定金。如何?」

    錢江柳做了個洗耳恭聽的姿勢,想聽聽她到底有何打算。

    「第一,先將那套屋子租借給我。租借期限三個月,租金為零。」

    「說了半天,是為了我那套房產而來。若我無償的租給你。你事情未辦成,又當如何?我連租金都收不回,吃虧的豈不是我?」


    「二少爺此話便是在同我說笑了。您在西街的那套商鋪你寧願空著也不願意對外出租,就足以說明,您根本不在乎租金。與其空著,倒不如無償地租借給我,說不定我真的將此事辦成了呢?那房子遲早是要給我。倒不如先賣我個人情。」

    「你很是自信!」

    若是沒有這份自信就不會輕易招惹錢氏當鋪了!柳喬喬其實心裡是有些發虛的,她從未跟人談判過。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從前一直礙於面薄,很少與人溝通交流,別說談判了,就連拒絕別人都不好意思開口。

    可自從穿越過來,重生在這幅身體里之後,她便一改自己羞澀內向的性格。反正這幅身體不是自己的,丟臉又如何?得罪人又如何?好不容易重生一回。她必須按照自己的意願,想怎麼活就怎麼活。

    「最近,縣城裡流行起一種小吃食叫做躍龍門。不知二少爺是否有所耳聞?」柳喬喬開始擺出自己的砝碼。

    「有,如何?」

    錢江柳惜字如金。

    「躍龍門是我做出來的。前期在街頭巷尾擺攤售賣。後來乾脆直接賣給酒樓。您知道那麼掙錢的配方,我為何捨得賣掉?」

    柳喬喬自問自答般,根本不給對方說話的空隙,說道:「因為它對於我來說,並不是唯一掙錢的配方。我得大腦,才是財富的根源。若您不放心。今日咱們可以簽訂一個協議。若三個月內,我未能辦成此事,那商鋪的租金,我按照市場價格的三倍賠付給您。此外,再贈送堪比躍龍門小吃的另一種小食品配方。如此比較。這筆交易,您才是穩賺的一方。」

    「我只有一個問題。」錢江柳問道:「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跟你做這筆交易?」

    「因為我看的出來,您是做大事之人。必不會在此等小利上多做糾結。」

    柳喬喬將他架在了一定的高度上,讓錢江柳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絕。

    「協議不用簽訂。明日我會差人送鑰匙到你家。若是你敢騙我,後果自負。」 離開當鋪之前,她對錢江柳提出了一個要求,那就是,三個月之內,都不要主動聯繫她!

    柳喬喬從當鋪出來之後,立即接了兒子許瑞回到花屋村,晚上待兩個孩子睡了之後,柳喬喬將店鋪已經選好的事情告訴了許懷璟。

    但是她暫時沒有要告訴許懷璟店鋪是如何得來的打算。

    只是告訴許懷璟,她在西街租了一間店鋪。明日便有人送來鑰匙。

    「銀錢夠嗎?」

    許懷璟有些疑慮,細細想來又找不到不合理的地方。縣城西街不算繁華,能租到那裡的店鋪倒也不稀奇,只是,租金恐怕不低。況且對外承租的店鋪,大多都是一付,柳喬喬身上只有區區二十兩銀子。如何能租下店鋪。

    「店鋪的主人為人不錯,答應可以讓我押一付三,咱們家裡的錢,全部湊在一起,剛好購付。」

    「店鋪需要翻新嗎?」

    柳喬喬搖頭,「拎包入住即可!」

    「什麼?」很顯然,許懷璟沒有聽懂拎包入住這四個字。

    「哦,我是說店家裝修好店鋪之後就沒有對外承租過了。咱們明日拿到鑰匙,就可以直接搬家了。連桌椅板凳這些都是現成的,咱們只要打包好自己的日常用品和衣物,就可以了。」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許懷璟詫異,自從他退伍回來以後,好似很多事情都非常順利。活著說,只要是柳喬喬想做的事情,就沒有做不成的。

    隔天一早,便有一男子騎馬而來,將鑰匙送到柳喬喬手裡,又飛馳而去。

    「娘,咱們真的要搬到城裡住了嗎?」

    聽完柳喬喬說要搬家的事情之後,許瑞和萌萌二人興奮不已。

    因為城裡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隨時都可以去。不像鄉下這麼偏僻。

    而且以後上學也不用在馬車上顛簸那麼長時間了。

    「嗯,瑞瑞,咱們的新家離你上學的私塾非常近。走路都不用一炷香的時間。日後可就方便多了。」

    「娘,以後我可以每日都睡懶覺嗎?」

    對於萌萌來說,睡好吃好比什麼都重要。

    「懶覺嘛,咱們還是不要多睡吧,對身體無利。不過,以後不用跟你哥哥一起天不亮就起床了。」

    「噓,咱們搬新家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尤其是奶奶姑姑那邊。我不想讓他們找到咱們的新家。」

    萌萌倒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搬新家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遠離老宅了。

    一家子被萌萌可愛的舉動給逗笑了。

    一邊收拾著自己的行李,一遍暢想著要搬去的新家是何模樣。

    一家四口的家當不過就是些舊衣物。

    若不是柳喬喬前些日子給置辦了些衣物被褥,怕是眼下一個大包裹就能搞定全部家當。

    「媳婦,這些被褥都是新的,咱們還是需要的帶上的。」

    在柳喬喬扔了一批舊東西之後,許懷璟將沒幾日剛買的幾床被褥打包放進了馬車。

    「嗯,帶上吧。咱們搬進的新家,房間居多,需要被褥較多。這些又都是新買的,當然要留著。 三界超級會員 ,也都帶上。我閑暇的時候趕緊給孩子們裁製。如今都搬去了縣城。大家都要穿的體面整潔,人家才敢來店鋪買東西。」

    「可是娘,這些舊衣服我都不想扔。」雖然日子好過了。但那些舊衣服對於過去的許瑞來說,是那些困苦寒冬里能為他抵禦嚴寒的寶貝。雖然現在過上了天堂般的日子,可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太不真實,他總覺得像是在做夢一般。萬一有一天夢醒了。他又回到那個困苦的現實生活里,這些衣服至少還能讓他不至於挨凍。

    「好,不扔。娘尊重你的意願。那些都是你貼身穿過的。既然捨不得,那咱們就都留著。帶一套到新房子里,剩下的,娘都給你折好放在老宅的衣櫃里。」柳喬喬以為這是孩子念舊,不願意丟掉自己用過的東西,於是進行勸慰。


    「不能都帶上嗎?」

    「兒子,咱們雖然搬了新家。可日後要置辦的東西還很多。這些衣服你不會有機會再拿出來穿了。那麼就成了閑置品。娘可以答應你不扔掉。但咱們如果全都帶過去,那就成了累贅。所以,娘希望你可以把它們留在老房子里。等咱們日後搬了更大的宅子。再來把它們都接過去。行嗎?」

    本來是想趁機會教會許瑞「斷舍離」,柳喬喬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這三個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就難了。

    就連她,也是重生穿越到這裡之後,被迫重生在一個肥胖婦人的身體里。捨棄了過去的一切,包括她自己。若還是學不會斷舍離,不能很好的掌握這三個字。那豈不是枉費了這辛苦的穿越一場!

    瑞瑞收拾好衣物后,將自己的筆墨紙硯收在了一個竹櫃中。許懷璟的東西不多。不過就是幾套衣物鞋襪和一把利劍。

    萌萌就更簡單了。她拿起擺放在床上的兩個布娃娃放進車上。一個是先前柳喬喬用破布頭給她縫製的一個布娃娃。可見原主內心還是對這個女兒有些情感的,畢竟是從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呀。

    另一個是柳喬喬穿越過來之後,掙了第一筆錢在集市裡給她買的布娃娃。這個布娃娃要精緻的多。

    萌萌都很喜歡,每天將兩個布娃娃抱在懷裡入睡。

    人一般情況下,對於得之不易的東西,都會倍感珍惜。

    兩個孩子從小苦養著,對於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萬分的珍惜。

    最麻煩的要數這晾曬了一院子的冬瓜干。許懷璟想了個法子。拿了兩個大竹筐,將所有已經曬好了的冬瓜干裝入框內,剩下的抬進屋裡風乾一晚。明日再駕車來取走。

    雖然他們置辦的馬車並不大,可因為這一家人的東西並不多,加上兩大框冬瓜幹才剛好堆滿。

    花屋村在縣城的東郊,所以從花屋村出發到西街的話,花費的時間稍多一些。但乘坐馬車,不到一個時辰便到了。 「好了,到了!」

    柳喬喬讓許懷璟在掛著錢江商鋪牌子的店鋪門口停下了馬車。

    許懷璟將車聽罷,跟柳喬喬一起將兩個孩子抱下馬車。

    「娘,咱們要住這裡嗎?」

    許瑞率先蹦下車,瞪大著雙眼看著面前的商鋪。

    鋪子雖然只有一個店面,但也不算小。何況有兩層高。

    「哇!好漂亮!」

    萌萌被柳喬喬抱在懷裡,抬起頭看著兩層樓高的房子。

    從前一到下雨下雪天,就盼望著能有個擋風遮雨的地方就行。上次他們爹將房子給修葺好,不再漏風漏雨,他們就已經很是滿足。沒想到沒過多久,不僅能住進縣城,而且還能住在這麼豪華的樓房。

    「這兩層樓是商鋪。是娘以後做生意的地方。咱們住在後院。也是兩層高的樓房。」柳喬喬笑著將懷裡的小人兒放了下來。從懷裡掏出鑰匙,打開商鋪大門。

    「媳婦,你帶孩子先進去。我來搬東西。」

    許懷璟方才一直未出聲,被這商鋪給驚住了。驚嘆的不是商鋪有多豪華。而是他沒曾想過,自己還能搬進這樣的房子里,還能在縣城開設店鋪。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過得事情。如今, 絕命毒尸

    無敵盜君 。將車上的物品一件件的往屋子裡頭搬。

    柳喬喬則帶著兩個孩子進了店鋪。

    她記得這個店鋪一直都沒有經營過,原本以為這裡面肯定是布滿了灰塵。連抹布木桶都準備好了,一併隨著馬車帶來了。

    可打開門之後,卻發現屋內一應陳設齊全,並且一層不染,乾淨的都快能反光了。

    柳喬喬滿意的點頭。

    這個錢家二少爺果然是做大事之人,不僅眼光長遠,有勇有謀,還心細如髮。

    居然提前讓人將此處整理打掃了出來。除去了她再次整理的煩憂。

    「媳婦,這些東西要放在哪裡?」

    許懷璟先將兩大框冬瓜干給提了進來。看著愣在店鋪門口的柳喬喬問道。

    被丈夫在耳邊說的話給點醒。

    柳喬喬這才回過神來。

    「全部拿去後院吧。」

    說罷,柳喬喬囑咐兩個孩子待在店鋪內,自己則去車上拿了兩件包裹。而後打開了通往後院的小門。

    兩個孩子興奮的四處張望,一會兒摸摸這個,一會兒摸摸那個。

    「哇,有好多房間呀!」

    後院住宅,一樓大廳較大,另有三個大房間。樓上大廳要稍微小一些。房間就多了些。主卧最大,另還有四個小房間。

    柳喬喬將所有房間都查看了一遍。

    主卧里陳設一應俱全,其餘房間則是空著的。若是入住,還要置辦床,桌椅等傢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