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老夫是皇室煉藥師工會的長老,豈是那些無名之輩,會言而無信對你一個丫頭耍賴。」杜平和怒目瞪著碧綰解釋道。

    碧綰點頭瞭然一笑:「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杜長老是皇室煉藥師工會的長老沒錯,但工會長老只是你的職位並不能代表你的德行,所以本小姐還是謹慎一點好。」

    「你懷疑老夫是不是?」

    「不是懷疑,只是擔心。蘇家主杜長老肯定認識,但是他的德行大家眾所周知,所以前車之鑒我必須謹慎。」看著杜平和那五顏六色不停變換的臉,碧綰認真的說著。

    「碧小姐果然心思聰慧做事謹慎。」

    「沒錯,考慮周全,我應該好好學學。」

    「碧小姐又沒有懷疑杜長老,杜長老何必如此憤怒。」

    「杜長老不會是心裡有鬼。」

    ……

    「給我閉嘴。」杜平和冷冷的掃視一圈,「馨蘭,去將測試球拿出來。」

    逍遙馨蘭領命,對碧綰壞壞一笑后,轉身往皇室煉藥師工會裡面走去。

    看著逍遙馨蘭的背影,碧綰低眉眼神一暗:「我五歲測試的時候就沒測出我的天賦,到現在都是一個謎,希望這次的測試球不要有問題。」

    一聽碧綰的話,所有人都齊刷刷的看向杜平和,看的杜平和一臉的茫然:「老夫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不會那是最好,我相信杜長老不是埋沒英才的人。」碧綰莞爾一笑,但是眼中的冷漠讓杜平和的心暗暗緊了緊。 眼前這個廢物丫頭的臉上雖然掛著冷淡隨意的笑容,但是眼底折射出來的壓迫和嗜血,讓杜平和有種壓抑窒息的感覺。

    逍遙馨蘭到了工會裡面,將杜平和和碧綰這個廢物進行打賭的事情告知百里洋后,得到准許拿了測試球,興沖沖地回到門口。

    「師傅,拿來了。」逍遙馨蘭將手中的測試球交給杜平和,眼神挑釁的看著碧綰,「現在後悔還來得及,看在修羅王和藏家主的份上,我們不與你追究。」

    「沒錯,馨蘭說的對,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看了看杜平和手中的那個橢圓形的白色石頭:「我碧綰言出必行,說要賭就要賭。」

    「好大的口氣。」杜平和眼神陰霾的眯了眯,「將手放上來。」

    「等等。」碧綰拂手拒絕道,「我對這個測試球不了解,杜長老還是講清楚比較好。」

    「呵呵呵,連測試球都不知道?真是……」逍遙馨蘭鄙視的嘲諷著,但是說到一半就被碧綰肅殺凌厲的眼神給噎住了,硬生生將後半句話咽了下去。

    而就在這時百里洋、熊柏青和其他皇室煉藥師工會的弟子紛紛趕了出來。

    「老杜,怎麼回事,今天是最後一天不要鬧出什麼亂子啊。」百里洋看著杜平和語氣和緩的說著。

    「會長,是她,老夫也是沒有辦法。」杜平和無奈的朝碧綰揚了揚頭。

    碧綰揚唇一笑,這個杜長老想將所有罪責都推到自己身上,即便出了什麼亂子他能置身事外,妄想。

    「百里會長,小女子碧綰,想來報名參加兮凡大師的收徒賽,沒想杜長老以我修鍊天賦低為由,斷定我沒有煉藥天賦,而不同意我報名。」碧綰委屈失落的說著。

    碧綰百里洋之前在乾坤殿見過一次,那次就對這個看著柔弱的女娃產生了很深的印象。

    那種處事不驚、那種冷靜睿智,那種能言善辯,讓身為會長的百里洋也頗感佩服。

    那時的她只是一個廢物,而在這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裡,這個女娃竟然能夠在家族戰中脫穎而出,用自己的行動將自己廢物的帽子摘下,這樣的人做事絕對不會魯莽。

    這麼想著百里洋竟然有些同情的看向杜平和,暗暗提醒的問道:「杜長老,你真的要與一個小女娃打賭?」

    「要,不打這個賭老夫的老臉往哪擱。」

    「杜長老,事情沒有這麼嚴重吧。」

    「熊長老,老夫做事秉公而為,可她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老夫故意為難,你說這事嚴重不嚴重?」杜平和看著熊柏青冷冷的質問著,「說老夫不公事公辦倒也沒什麼,只怕到時有些人不服,造謠整個煉藥師工會,萬一兮凡大師誤會沒人擔當得起。」

    「沒錯,師傅說的是,這個我們不得不防。」逍遙馨蘭眼神怪異的看著碧綰,嘴角含笑的說著。

    「呵呵,不用製造言論,事實就是如此。」碧綰輕鬆的說著,沒有因為對面站的是皇室煉藥師工會的會長和長老而心有膽怯,「沒有讓我信服的理由,這名我非報不可。」 碧綰話中的堅定和自信,讓圍觀的眾人再次敬佩的凝視著她。

    「好,既然碧小姐如此堅定,那麼我們就當眾進行測試。」百里洋伸手接過杜平和手中的測試球,「這是測試煉藥天賦的測試球,根據煉藥天賦,這個白色的球會發出不同的光芒。」

    「怎樣算有煉藥天賦,換句話說這個白色的測試球需要呈現出什麼光芒,我就可以報名。」

    「這個測試球能夠表現出墨、深、中、淡四種綠色,顏色越淺表示修鍊天賦越高。」百里洋端詳著手中的測試球有些期許的說著,「如果測試球能夠發出墨綠色光芒,說明此人有修鍊天賦,而整個蒼茫大陸能讓測試球發出深綠色光芒的不超過百人。」

    「百里會長說的是,只要你能讓測試球發光,就說明你有煉藥天賦,就可以參加收徒賽。」杜平和附和道。

    「好,如果我能讓測試球發光,那麼杜長老就給我繞著國都爬一圈。」

    「恩?」百里洋不解的看向杜平和。

    「好,如果你無法讓測試球發光,那就按搗亂報名秩序,企圖挑釁皇室煉藥師工會威嚴的罪名定罪處罰,如何?」

    碧綰猶豫的眼神在杜平和、百里洋和熊柏青臉上掃過:「會受到什麼處罰?」

    看到碧綰眼中的猶豫和躲閃,杜平和得意一笑:「看在修羅王、藏家主和碧家的面子上,罰你在皇室煉藥師工會為奴為婢一年。」

    「這……」百里洋遲疑的說著。

    侯臣與杜平和暗暗對視一眼,在百里洋耳邊輕聲附和道:「這已經是最輕的責罰了。」

    「呵呵,這個責罰的確不重。」碧綰含笑淡然的點頭著。

    「既然兩位沒有意見,碧小姐就開始測試吧。」說著百里洋伸手將測試球遞了過去。

    看著百里洋遞過來的測試球,碧綰抬手慢慢的靠近。

    「等等,這裡人多口雜,還是去裡面。」一直在旁邊靜默的熊柏青,看著碧綰的手離測試球越來越近,頓時出聲提醒道。

    「熊長老說的不錯。」百里洋手一攔轉身往裡走去。

    這突然的變化讓大家頓時不解的懵在了原地。

    「為什麼去裡面?」

    「難道有什麼秘密?」

    「難道是怕杜長老輸,丟了皇室煉藥師工會的面子?」

    「碧小姐,不能進去,裡面都是他們的人……」

    ……

    大家紛紛質疑著,同時對碧綰好心的提醒著。

    「沒事,謝謝大家關心,等著我的消息。」說著碧綰隨著百里洋走了進去。

    「師傅,那個廢物都進去了,你還擔心什麼,皇室煉藥師工會可是我們的地盤。」見自己的師傅竟然皺起眉頭,逍遙馨蘭不解的安慰道。

    「真這麼簡單就好了。」杜平和低語一句,走了進去,總覺得這件事情有些怪怪的,難道有什麼隱情?

    如果熊柏青或是百里洋真的站在他這邊,那麼在這裡進行測試既可以堵住大家的嘴巴,又可以證明皇室煉藥師工會做事公正。

    而現在卻要進去測試,杜平和怎麼分析都覺得這件事另有深意。

    突然杜平和眼睛一亮,以熊柏青和修羅王的關係,想暗中幫這個廢物也不是沒有可能…… 明白熊柏青的用意后,杜平和冷哼一聲,甩袖走了進去。

    「好了,杜長老也到了,下面開始測試。」百里洋將測試球放到大廳正中的石台上,對碧綰提醒道。

    反正遲早是要測試的,碧綰也不猶豫直接伸手將測試球握在了手心。

    看著自己手中的測試球竟然沒有絲毫反應,碧綰頓時懷疑的看著百里洋:「這樣拿著就行?」

    「是。」

    「那怎麼沒有反應,沒有發光?」

    「這說明你沒有煉藥天賦。」杜平和得意的說著。

    如果自己沒有煉製過丹藥,如果之前沒有感觸過藥物屬性,碧綰肯定相信杜平和說的是真的。

    但是現在碧綰確信自己肯定有煉藥天賦,難道這個測試球有問題?

    將測試球拿到眼前仔細的端詳一番:「這個測試球是不是壞了?」

    「哈哈哈……你沒有任何煉藥天賦,測試球怎麼可能發光。」逍遙馨蘭掩蓋不住內心的喜悅笑語著。

    「測試球和測靈石都有可能會壞掉,你怎麼保證這顆測試球就是好的?」碧綰伸手將測試球遞到逍遙馨蘭眼前,「這個測試球是你拿來的,如果你測試沒問題,我無話可說。」

    逍遙馨蘭鄙視的看著碧綰冷哼道:「我們皇室煉藥師工會根本沒有壞的測試球,想陷害也陷害不了。」

    說著逍遙馨蘭直接接過碧綰手中的測試球,握著測試球在碧綰的眼前擺弄道:「看好了,看本小姐是怎麼讓它發光發亮的,讓你死心。」

    可是,當逍遙馨蘭將測試球握在手中后,這顆測試球也沒有任何反應。

    「逍遙小姐,你的煉藥天賦竟然退化到如此地步,真是可惜可惜。」碧綰搖頭嘆息著。

    「你給我閉嘴。」逍遙馨蘭不悅的怒喝一聲,將體內的靈力元素注入到測試球。

    可是結果還是一樣,測試球依然沒有反應。

    「怎麼會這樣,難道真的壞了?」逍遙馨蘭抬頭疑惑的看向杜平和,「可是,剛才檢測過明明是好的。」

    百里洋走向逍遙馨蘭,伸手接過她手上的測試球:「沒理由。」

    和百里洋想的一樣的熊柏青、侯臣、杜平和幾人,也圍攏過去皺眉念叨著:「沒錯,測試球怎麼可能壞了呢?」

    「會長,你看……」突然熊柏青指著測試球上的一處小裂痕道。

    這處裂痕正巧朝著熊柏青的方向,所以只有熊柏青一人發現了。

    在熊柏青的提醒下,百里洋轉過測試球,看著那條淺淺的縫隙皺起了眉頭:「熊長老,再去拿一顆。」

    熊柏青授意點頭后暗暗看了看碧綰,往皇室煉藥師工會的藏室走去。

    「真的是壞的,差點又要被你們冤枉了。」碧綰拍著自己的胸口慶幸的說著。

    「你少得意,這個測試球或許就是被你弄壞的。」逍遙馨蘭盯著碧綰蹙眉道。

    「我弄壞的?大小姐啊大小姐,這麼多人在,想冤枉我也要用點腦子,好不好,我就那麼握了握就將它弄壞了?」碧綰嗤笑的說著,眼神譏諷的掃過大家,「如果是我弄壞了,是我的天賦太好,還是皇室煉藥師工會的東西太差?」 碧綰的話正是此刻百里洋在思考的。

    要知道測試球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弄壞的,除非控王的攻擊才能將它損壞。

    很快熊柏青將新拿來的測試球放到百里洋的手中:「檢查過了,這個是好的。」

    百里洋點頭緊緊的捏著測試球,不一會白色的測試球發出了綠色的光芒。

    看著自己手中的測試球發出了綠色的光芒,百里洋伸手遞給碧綰道:「這個是好的,你也看到了,下面輪到你了。」

    碧綰伸手接過測試球,來回仔細的看了看后才握緊測試起來。

    可是這新的測試球到了碧綰的手中依然沒有發光。

    見手中的測試球沒有任何反應,碧綰臉上故作鎮定的看著百里洋:「不會又壞了吧?」

    「休想抵賴,剛才會長已經測試確認過,確定這個測試球是好的。」杜平和指著碧綰質問道。

    「師傅說的沒錯,剛才會長大人親自測試過了,而測試結果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你休想抵賴。」逍遙馨蘭得意的笑著,讓她在皇室煉藥師工會為奴為婢一年,自己絕對可以讓她生不如死。

    百里洋也是同情的看著碧綰,耐心的勸解道:「執著是好事,但是執念未必是好事。」

    「既然結果已經明晰了,碧小姐,從今天開始你就在皇室煉藥師工會為奴為婢一年吧。」杜平和看著碧綰壞笑一聲,誰讓你不將老夫放在眼裡。

    「會長,公布結果吧。」見百里洋憐憫的看著碧綰,侯臣上前一步輕聲的提醒道。

    在侯臣的提醒下,百里洋轉頭看了看清了清嗓子:「根據測試結果,碧綰並沒有……」

    「等等,會長你看……」碧綰直接大聲阻止道,同時快步走向百里洋,指著測試球上一處不規則的碎痕道。

    看著碧綰所指的地方,百里洋驚恐的看向碧綰:「你怎麼做到的?」

    碧綰聳了聳肩完全不知的說道:「不知道,難道這個測試球只能用一次?」

    「咳咳咳……」聽了碧綰的話,一向鎮定的百里洋突然咳嗽起來,「再給我拿一顆測試球來。」

    「會長,還要拿一顆?」杜平和靠近百里洋耳語道,「她身上肯定有什麼東西,故意將測試球給弄壞,以此渾水摸魚獲得收徒賽的參賽權。」

    百里洋斜眼看了看旁邊的杜平和,對侯臣冷冷的吩咐道:「將藏室的另外兩個測試球全部拿過來,我就不信堂堂皇室煉藥師工會的測試球都是這樣中看不中用的?」

    「會長,測試球肯定不會有問題,肯定是……」

    「肯定是,肯定是什麼?難道一個控師都達不到的廢物,能將測試球給毀了?」

    「會長,她手上有神器。」看著百里洋臉上的怒氣,杜平和小聲的提醒道。

    「神器?這是測試煉藥天賦的靈石,而不是測試控術修為的靈石,就算她的神器厲害,也不可能這樣無聲無息的將測試球破壞掉。」百里洋冷漠的責問道,「侯臣,還不去拿?」

    「是,是,是……」侯臣連忙轉身小跑著往藏室跑去,而皇室煉藥師工會的所有人,都眼神怪異的打量著碧綰。 被這麼多人打量著,碧綰彷彿什麼都沒看到似地依然瞪眼埋怨著:「難道皇室煉藥師工會就沒有好的測試球,一個個測試球都是破的,今天真讓我大開眼界了。」

    「你……」

    「杜長老,碧小姐說的沒錯,我們皇室煉藥師工會難道連一顆像樣的測試球都拿不出手?整個工會器物藥材的置辦,你是如何負責的?」百里洋看著杜平和冷冷的質問著。

    杜平和一個踉蹌,沒想到百里洋竟然扯到這些事情上來了。

    自己雖然在平時置辦工會東西的時候,的確得到很多好處,但是自己絕對不會糊塗到這種地步。

    「會長,你這話就是污衊老夫了,測試球只有煉器族才能製得,想假也假不了。」杜平和立馬解釋道。

    「那這是怎麼回事,你告訴我是怎麼回事?」百里洋看著杜平和追問道。

    就在這時,侯臣拿著兩個白色的測靈球小跑著來到百里洋的面前,遞過手上的兩個測靈球:「會長,測試球。」

    「好。」百里洋接過兩個測試球后,再次親自試了試。

    見到兩個測試球都發出綠色光芒后,才伸手將其中一個測試球遞了過去:「再試試。」

    碧綰接過後再次試了試,可是依然和以前兩次一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