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群星之耀!」

    羅征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全身上下的星光閃爍,劇烈的星光再度炸裂!

    強大的衝擊波甚至讓不少玉清聖地的核心弟子站立不穩,最終被衝起兩三丈的高度,再重重的摔在地上……不過對於神海境武者來說,這點衝擊力算不了什麼,羅征表現出來的實力越強,他們獲救的希望越大。

    數萬小骷髏頭,再度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強大的衝擊力施加在小骷髏頭上,這些小骷髏頭也變成了致命的武器,朝著天空飛射而去的小骷髏頭尚且還好,它們只是劃破長空,被推出相當遠的距離。

    「嗖嗖嗖……」

    幾位國主原本在高空中觀戰,此刻看到那些小骷髏頭直奔而來,也是慌忙躲避!

    還有相當部分的小骷髏頭,則是平射出去,撞擊在皇宮周圍的建築之上,頓時將那些建築打成篩子。

    許多宏偉的建築,精緻的皇家雕像紛紛被打碎!

    麻煩的是,這些小骷髏頭雖然被擊飛,但力量衰竭之後,它們又紛紛掉頭再度聚集而來。

    在夢幻戰場中羅征就曾吃過這些小骷髏頭的虧,當初羅征身後背負了數百個小骷髏頭,看上去都十分嚇人,而羅征更是想盡了辦法,也不曾將這些小骷髏頭驅除。

    「天命兄!」羅征目光望向了華天命。

    這一路而來,羅征與華天命討論之下,也將這些小骷髏頭考慮在內。

    就像姬落雪,軒轅晨風等人多多少少也知道,這些生存在陰影中的生靈,最麻煩的就是它們的詛咒……甚至一些天尊都沒有太好的辦法對抗。

    沒想到華天命卻流露出輕鬆的表情,只說那些詛咒由他來搞定即可。

    眾人便將目光都落在了華天命身上。

    只見華天命赫然拔出了自己的騰蛇劍,隨手投擲之下,便將此劍插在了地上。

    「呼呼……」

    圍繞著騰蛇劍便產生了一道炫目的光芒!

    那光芒不斷地盤旋之下,開始朝著周圍迅速擴散,瞬間籠罩在整個皇宮的範圍之內……

    並不是所有的小骷髏頭都被羅征震開了,有極少一部分小骷髏頭,甚至已破開了長空清魔陣,正在噬咬著九宮主,以及一些核心弟子,他們的真元都已經消耗殆盡,此刻也無法抵禦,只能任由這些小骷髏頭的噬咬。

    然而當那光芒擴散之後,所有的小骷髏頭都產生了異樣。

    原本兇狠異常的小骷髏頭,此刻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以華天命的那把劍為圓心,順著光芒緩緩地盤旋!

    被羅征炸飛的那些小骷髏頭,也紛紛折返回來,可一旦進入皇宮的範圍之內,就情不自禁的圍繞著騰蛇劍開始盤旋……

    於是從上方鳥瞰,便能看到一大團小骷髏頭形成的漩渦,沿著同一個方向轉動。

    軒轅晨風,裂千寒與姬落雪他們也算是見慣了大世面的人,但看到華天命的手段,一個個依舊驚奇不已。

    「天命兄,你是如何做到的,」姬落雪忍不住好奇問道。

    她原本想華天命若應付不了這些小骷髏頭,她可以施展五行之盾,憑這些小骷髏頭的實力,咬碎她的五行盾怕是要十年八年……

    沒想到華天命一劍插在地上,就將這些小骷髏頭給繞暈了。

    華天命淡淡一笑,「騰蛇解咒,騰蛇劍原本就能破掉天下詛咒,即便是你身上的煞氣,亦能一劍斬去。」

    「可是這些小骷髏頭若是不毀掉,終究是一個隱患,」姬落雪問道,她可是記得某位天尊身上掛著小骷髏頭,足足掛了三年時間才自行消失。

    華天命自信的笑道:「放心,一會你就知道如何解咒了。」

    看到華天命如此篤定,其他道子也不用出手了。

    九宮主起身之後,則朝著這邊緩緩走來,還沒有開口道謝,便有一娉婷身影,在空中輕踩之下,徑自飛射過來。

    寧雨蝶的真元消耗的差不多了,甚至連御空飛行都很困難,最終她那嬌小的身子直接摔向了羅征……

    羅征張開臂彎,就緊緊環繞這溫香軟玉,耳邊則傳來她的啜泣之聲。

    曾經的寧雨蝶並不怕死,身為武者既然有逆天而修的勇氣,也要有面對死亡的覺悟。

    她執掌雲殿,縱攬大局的時候,已將一切都置之度外。

    那時候的她心中沒有太大的牽絆,但現今卻是不同,活下去已有太多美好讓她挂念,她放不下這個世界,放不下自己的夫君。 諸多核心弟子看著那些繞圈的小骷髏頭,一個個也頗為無語。

    便是連九宮主都無法對抗的詛咒,他們應付起來卻如此輕鬆?

    轉念一想,或許也是正常。

    這些人的實力已不能用修為來衡量,何況他們都站在更高的位置,展望的景象與尋常武者自然大不相同……

    一旁的溪幼琴看著羅征懷中的寧雨蝶,相當的不開心。

    幫助羅征是溪幼琴必然的選擇,可這一幕怎麼看,都怎麼讓她心塞無比。

    擁抱良久之後,羅徵才將寧雨蝶緩緩放下來。

    時隔七年再見面,兩人想要傾訴的太多,但一時間竟然找不到話頭。

    最終還是寧雨蝶先行開口,「你……見過念兒了?」

    羅征點點頭。

    「他還好吧?」寧雨蝶飛升的時間並不久,但羅念她最為放不下。

    「嗯,我們可以回雲殿,」羅征笑道,寧雨蝶回歸之後,他會將身邊的重要人物都帶入仙府,如今的寰宇已處於動蕩之中,但那座仙府幾乎是絕對安全。

    「可是這些小骷髏頭……」寧雨蝶指了指。

    那些小骷髏頭依舊緩緩地轉圈,彷彿一片骷髏海在眾人頭頂不斷轉動著。@^^$

    「交給天命兄了,」羅征笑道。

    華天命微微點頭,手指翻轉之下,長劍之中驟然傳遞出一道特殊的聲音。

    「嘶嘶……」

    那是蛇語。

    就在此刻眾人在這漩渦之中看到一條條細細的黑線!!$*!

    這些黑線一端連著骷髏頭,另外一端則與武者相連,其中絕大部分小骷髏頭中的黑線,都與九宮主相連!

    雖然華天命沒有解釋,但眾人已明白,這些小骷髏頭的詛咒是針對於九宮主的。

    至於其他的核心弟子們身上,則各有幾條黑色的細線,細線的末端無一不是連著一個小骷髏頭……

    包括寧雨蝶身上,也連著兩條黑線。

    「這是詛咒鏈……詛咒是一種十分特殊的攻擊方式,特定的環境下,無法破咒的話,這些東西是無法被毀滅的,」華天命解釋道。

    這些強大的詛咒來自於神域中的邪術,寰宇中幾乎無人能解,或者說解開的過程相當麻煩。

    所以一些天尊中了這等詛咒,也懶得去解咒,只能一天到晚背著這些小骷髏頭到處跑,過兩三年終究會自動消失。

    但界主強者背負這些小骷髏頭就有一些壓力了,至於化神三變的武者,碰到這等詛咒恐怕就只有隕落的命運。

    故寰宇中的武者們,無論強弱,遭遇陰影一族也就是上古巫族的時候都是繞道走。

    「斬斷即可,這詛咒鏈其實很容易弄斷,」華天命淡淡的說道,隨即他伸手輕輕一彈,一條黑線便悄然斷開,宛若頭髮絲一般脆弱。

    當那黑線斷裂后,另外一端的小骷髏頭表面驟然出現無數裂紋,隨即就化為一片黑色的粉末,開始緩緩地消散……

    華天命沒有解釋太多,讓詛咒鏈顯性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神域中修鍊咒文一道的強者,三千神道中也有詛咒神道可走。

    但此道因為騰蛇解咒之後開始衰落,這騰蛇正是詛咒剋星。

    先前眾人還有些不敢動手,鬼知道弄斷這詛咒鏈會發生什麼事情。看到華天命動手之後,眾人也飛快的切斷自己身上詛咒鏈,眾人對這小骷髏頭可算是厭惡至極!

    一根根詛咒鏈斷開,一隻只小骷髏頭化為粉末飄散……

    最為誇張的是九宮主,他身上的黑色細線真的跟頭髮一樣,大約有兩三萬根之多,若不仔細分辨,人家還以為是一隻渾身長滿了黑毛的怪物!

    只見九宮主身體四周,慢慢浮現出一道四方形的空間晶壁,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在其中,而那空間晶壁直接切斷了他周身所有的詛咒鏈……

    瞬間,就有兩三萬個小骷髏頭消散殆盡。

    此刻九宮主緩了一口氣,才踏步而來,朝著羅征和華天命等人拱手,「多謝諸位的救命之恩!」

    「見外了,若不是你出手相助,內人恐怕也挺不到現在,」羅征也朝九宮主作了一揖,他的確要感謝九宮主。

    雖然羅征在寧雨蝶出現的瞬間,就帶著人馬朝著神國大陸趕來,但沒有九宮主的長空清魔陣,恐怕堅持不到現在。

    「所有的陰影一族,都被清除掉了?」姬落雪環視四周。

    現在看來,似乎沒他們什麼事了。

    「嗖嗖嗖……」

    正在此刻又有幾道身形直射而來。

    為首的正是大禹國主劉,劉身後的則是其他三位國主。

    劉滿臉殷勤的給羅征打過了招呼,當年劉在大禹神國中只是諸多皇子之一,但卻是見過羅征的。

    此刻劉所擔憂的是這幫人在這裡常駐不走,他終究是神國國主,總不能讓他們真的鳩佔鵲巢,不過仔細一想,人家似乎也瞧不上神國這點資源,這番便是探探口風。

    羅征朝那人拱拱手,至於其他人也沒有正眼瞧過這幾位國主,這些國主在神國大陸中算是人物,但放在上界,連成為某個聖地的核心弟子的資格都沒有。

    這危機解決之後,眾人就商議下一步如何走。

    在場的核心弟子們自然希望能回玉清聖地,然而玉清聖地現在情況如何,誰都不曾知曉。

    這個問題倒不難解決,羅征等人可以依靠挪移令重返上界,問清楚情況后再通知過來即可……

    然而就在他們討論之下,這世界的背面,那無盡的陰影之中卻建造著一座詭異的塔!

    在黑暗中這座塔卻散發出奇異的綠光,而這座塔的方位,卻處於暴亂星海的核心位置!

    就在這塔下卻有數千個巨型骷髏頭漂浮,似乎商討著什麼。

    從立場上看來,這些巨型骷髏頭似乎分屬於兩撥人馬。

    雖然同為陰影一族,但其中一撥一直隱藏在這個大千世界中,另外一撥則是從飛升通道中追殺九宮主這幫人,在進入這大千世界。

    而這兩撥人馬中為首的,赫然便是兩位大巫!

    「大河,你是如何辦事的,竟然讓這麼多老鼠遁入最關鍵的地方!」一名大巫冷聲說道。

    那位叫大河的大巫搖搖頭,心情似乎很差,「哼!當初他們要鑽入大千世界的時候,我就開始堵截,我已經儘力了!」

    「對方不過只有一位神變境的武者,你一人出手,足以一網打盡,卻讓他們真的逃遁到如此重要的地方,你跟我談儘力?」那大巫冷聲說道。

    大河卻是搖搖頭,「當時似乎有天尊窺探著我,若是我親自出手,恐怕會引起那些天尊的注意,一路直上我也只能讓小傢伙出手……」

    「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倘若計劃成功,能大大的加快進程!這裡對我們上古巫族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嗎?如今卻生出如此變數!」那大巫依舊憤憤然的說道。

    大河再度嘆息一聲,「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新來的那八個傢伙,又屬於什麼勢力?」那大巫問道。

    大河搖搖頭,「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清楚?但是一幫神極境的小輩,擁有如此實力,甚至連詛咒鏈都能斬斷,來頭絕對不小。」

    那大巫思忖一番,卻是說道:「若他們肯乖乖離去,就不要找他們的麻煩了!一切按照計劃進行,倘若那些傢伙有什麼動靜,敢於挺進暴亂星海,就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們滅殺!你也暫時不要回上界了,以大局為重!「

    大河點點頭……

    這位大河算是帶領上古巫族衝擊玉清聖地的大巫之一,他也沒有想到,這麼多大千世界,怎麼這幫傢伙就選擇了最為特殊的一個飛升通道?

    若選擇其他的飛升通道也就罷了,這大河也不會帶著追兵一路追下來,也不至於發生這些麻煩。

    此刻他們真的是如履薄冰,一些秘密若是暴露出去,形勢就會變得更加麻煩。 就在這兩名大巫討論之際,這虛空之中漸漸浮現出一道綠影。

    那影子散發出碧瑩瑩的光芒,為這絕對黑暗的空間染上一絲更加詭異的色彩。

    兩名大巫看到那綠影出現的后,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揚起了手中的骨杖,從他們那怪異的長相之上,能夠勉強分辨出崇敬之色。

    「參見天巫大人!」

    「天巫大人到訪,不知所為何事?」

    上古巫族也自有一套等級體系。

    尋常巫族則稱為巫奴,這些巫奴在上古巫族中地位極低,類似於炮灰一般的存在。

    實力略強者,則為戰巫,這一類戰巫的實力略強,此前九宮主所滅殺的巫族幾乎都是戰巫,而大巫的實力則已媲美界主強者,在上古巫族中可統領一個族群。

    而天巫則相當於寰宇中的天尊強者,這些天巫固然沒有承載天命,然而其運用掌握的咒術則能與天尊對抗!

    至於天巫之上還有更強的存在,例如祖巫,巫聖等,那些強者只存在於神域中……

    那一道綠影身上翻出一陣水波紋的光澤,隨即就有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大河,大涅!」

    「屬下在!」

    「同在!」

    聽到天巫大人的聲音,兩位大巫頓時一顫,似乎天巫大人的心情很差?

    「天道八子都都降臨在這大千世界了,天位一族的老狐狸已經將目光投向這裡,你們為何還不行動!」天巫大人質問道。

    兩位大巫的臉色赫然大變。

    此前兩位大巫猶豫再三,最終選擇隱忍,放過神國大陸上的那些人。

    相比滅殺他們,眼前的計劃更加則更加重要。

    所以兩位大巫商議之下,只要那幫傢伙不擅長進這風暴中心,他們也不會動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