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等等,等等。」張玄決定先慫一波再說,「我覺得這裡面一定有問題,為什麼是我啊,莎莉娜老師如果你想要結婚的話,為什麼是我。」

    莎莉娜老師說道:「因為很糾結啊。」

    「糾結?」

    「沒錯,雖然我很想要結婚,但是卻捨不得自己一身強大的力量,所以一直都在糾結,到底是結婚還是繼續單身下去,每天都因為這種事情不停的煩惱,煩惱,煩惱,然後就在這個時候,你把我給看光了。」

    張玄忽然覺得自己很蛋疼。

    莎莉娜說道:「我覺得這一定是天意,天意讓我捨棄這一身強大的力量,如同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一樣結婚,嫁人,生孩子。」

    「額……」張玄心想原來問題在這裡啊。

    說實話,換一個男人早已經把莎莉娜推倒在地吃干抹凈了,畢竟對方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人,但問題是……張玄真的對三次元的女生沒有興趣啊。

    他喜歡的是紙片人老婆。而且只要他努力一番,購自己朝思暮想的伊卡洛斯不成問題。

    「我覺得對自己學生出手的老師有點差勁喲。」張玄只能夠用這種方法打消莎莉娜老師的想法。

    「那果然還是把你變成女孩子吧。」

    「我娶!」看到莎莉娜老師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一點也不在乎自己對她的評價,張玄還能夠說什麼,當然是乾脆利落的慫了,難不成真的要被對方變成女孩子才高興嗎?

    雖然他覺得自己不是變不回來,不管是遊戲商城還是找瑪格麗特幫忙,都可以變回來,但問題是就算是如此,張玄也不願意變成一個女孩子。

    這是身為大男人的自尊,絕對不允許在這裡丟失。

    不就是娶一個老婆么,大不了自己先穩住她,然後等自己離開這裡之後,還不是天高任鳥飛,他就不信莎莉娜還能夠追到地球上去。

    不可能的,完全沒有這種可能性。

    「真的,你真的打算娶我?」

    「額,是的。」張玄看了看莎莉娜頭頂上的魔法陣,直到現在還沒有撤銷,不得不違心的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不過不是現在。」

    「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我現在還是一個學生,應該以學習為主,等我什麼時候從學校畢業了,我就馬上娶你,怎麼樣?」

    張玄只在這裡學習一年,一年之後他就會回到地球。

    呵呵,如果莎莉娜真的可能追到地球上,張玄就真的考慮一下要不要娶她。

    「你確定?」

    「我確定!」

    「那好我,就等你畢業之後,我們就結婚。」莎莉娜獲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後,立即鬆了口氣,心裡頭不知道為什麼變得輕鬆起來。

    大概是她也沒有想過要立即嫁人吧。

    五年的時間,足夠自己思考一番了,如果真的相處得來,就嫁了吧。

    「晚安,祝你做個好夢。」

    撤銷了魔法陣之後,莎莉娜從張玄的身上下去,施施然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覺得自己今天晚上絕對不可能做一個好夢了,張玄忍不住在心裡說道。果不其然,從現在開始,他就再也沒有睡過去,只能夠再次提煉自己的魔力。

    第二天早上,米拉從熟睡中醒來后,就在張玄的催促下做早餐,吃過早餐之後,兩個人就立即離開了莎莉娜的木屋,前往魔女的酒吧。

    米拉在路上問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你好象很狼狽的樣子。」

    張玄問道:「我狼狽嗎?」

    「有一點。」米拉說道。

    「我沒有看出來啊。」張玄睜著眼睛說瞎話,「一定是你的錯覺吧。」

    米拉疑惑的看了看張玄,沒有說什麼。

    兩個人挑著小路走,一路毫無波折的來到了魔女的酒吧。看到瑪格麗特,張玄就氣不打一處來,昨天自己差一點變成女孩子,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女人!

    然而還沒有等張玄開口,瑪格麗特就率先發問了,「昨天晚上你們去了哪裡,晚上沒有回來,該不會去了女生宿舍吧。」

    「你才去了女生宿舍。」張玄沒好氣的吐槽道。

    米拉說道:「我們去了莎莉娜老師的房子躲了一個晚上。」

    「莎莉娜?」瑪格麗特眉頭一挑,「就是那個史上最年輕的紋章級魔法師?」

    米拉有些驚訝,「唉,莎莉娜老師是紋章級別的魔法師嗎?」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米拉搖了搖頭,看向了張玄。

    張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莎莉娜老師確實是紋章級別的魔法師,但史上最年輕會不會太過於誇張了。」

    瑪格麗特說道:「那個女人十八歲就成為了紋章級魔法師,至少在明面的歷史上,絕對可以說是最年輕的紋章級魔法師了。」

    張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

    「哈啊,和我有什麼關係?」瑪格麗特不明所以的問道。

    張玄以為她不願意在米拉的面前提起這一點,連忙說道:「抱歉,是我說錯話了。」

    瑪格麗特眯著眼睛看了他一眼,「你好象話裡有話啊。」

    張玄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這傢伙裝什麼傻。

    米拉看到氣氛似乎不太對,指著角落的桌椅說道:「我去收拾一下那邊的桌椅。」

    瑪格麗特把張玄拽了過來,布置了一個靜音結界,問道:「說罷,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裝什麼傻。」張玄說道。

    「我什麼時候裝傻了。」

    張玄看她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在說謊,忍不住問道:「你該不會是忘記了吧。」

    「我忘記什麼了。」

    「莎莉娜。」

    「那個女人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怎麼不記得自己認識那個女的。」瑪格麗特冥思苦想起來。

    張玄不禁疑惑起來,難不成莎莉娜當初遇到的不是瑪格麗特,而是另外一個冒充瑪格麗特的人。 瑪格麗特看著張玄,問道:「你那是什麼表情。」

    張玄試探的說道:「大雨,哭泣的女孩和淋成了落湯雞的你,你不會忘記了吧。」

    瑪格麗特一愣,結結巴巴的說道:「你你你你你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那可是她封印在自己記憶深處的黑歷史啊,她可從來都沒有跟其他人提過這件事情,就賴你林魅音和紅音都不知道。

    她原本以為除了自己之外,再也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

    「果然是你。」張玄看到她這個樣子,就知道這件事情沒跑了。

    瑪格麗特也馬上反應過來,「你是說那個莎莉娜,就是當初那個哭泣的小女孩。」

    「你果然忘記了這件事情啊,連人家的名字都忘記了。」

    瑪格麗特的表情頓時變得不自然起來,她是真的把那個小女孩的名字給忘記了。

    「我說你當時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竟然和一個十歲的小女孩簽訂終生不嫁的契約。」張玄忍不住想要切開瑪格麗特的腦袋看一眼。

    「這件事你就不要問了。」瑪格麗特捂臉,她是真的不想要告訴自己,自己當初遇到了一個男的,好不容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結果讓男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然後一腳把自己踹了。

    雖然因此暴怒的她把這個男人送到了一個沒有女人,只有猩猩的異世界度過了一輩子,但不可否認的是,自己當初恨透了所有的男人。

    甚至決定再也不找男人了。

    所以在遇到了那個小女孩之後,就和那個小女孩簽訂了終生不嫁的契約。

    只不過幾天之後,自己氣消了,轉眼間就把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後。

    再然後,這件事情就被當作自己黑歷史,徹底的封印了起來,沒有想到今天忽然又被挖了出來。

    這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啊。

    當然,其中的緣由,她是不會對張玄說的,尤其是暴怒之下把那個那人扔到只有猩猩的異世界這件事情,絕對不能提。

    「那個莎莉娜現在還沒有結婚吧。」

    「糾結著呢。」張玄說道:「總之她現在很煩惱,到底是保持一身力量繼續單身,還是捨棄自己一身力量找一個男人嫁了吧。你害人不淺啊。」

    瑪格麗特很不好意思,不過心底又有些痛快,老娘到現在都沒有結婚,你怎麼能夠在老娘之前先結婚呢。

    這不公平。

    「你不打算把這個契約解除掉?」張玄試探的問了一句。

    瑪格麗特說道:「等等吧。」

    等自己結婚之後在解除這個契約,如果自己沒有結婚的話……有一個人陪著自己也不錯。

    張玄當然不知道瑪格麗特心頭的想法,如果他知道了,絕對會狠狠的吐槽對方,至於教訓對方,得了吧,對方一根指頭就可以吊打自己,還教訓個屁啊。

    「為什麼要等等?」

    「這個契約解除比較麻煩,所以要等等。」瑪格麗特睜著眼睛說瞎話,反正張玄又看不出來,她自然不會害怕。

    張玄疑惑的看了瑪格麗特一眼,不太清楚對方說的是真是假,乾脆換了一個問題,「對了,你當初給莎莉娜老師的寶石是什麼東西?」

    「她連這個都跟你說了,你們是什麼關係?」

    「純潔的師生關係。」張玄問心無愧,至少他是這麼想的。

    這次輪到瑪格麗特疑惑了,她也不知清楚張玄說的是真是假,回答道:「那是我在某個異世界找到了一塊天賦寶石,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天賦,很稀有的物品,就算是我也只有一個,給了莎莉娜那個小姑娘。」

    吟詠風歌 張玄在遊戲商城查閱了一下,畢竟這個商場包羅萬象,應該可以查到。

    果不其然,天賦寶石是一塊可以改變人的天賦,讓普通人變成天才的寶石,這東西能力巨大,把弱智變成愛因斯坦都沒有問題。

    所以張玄也有些眼饞。

    不過價格真心不便宜,四千遊戲幣,比超人血清還要貴。

    如果是四百個遊戲幣他就買了,不過既然貴了十倍,張玄就只能忍痛放棄,比起什麼天賦寶石,還是伊卡洛斯更加重要一點。

    王冠杯第一輪的第二天,依舊和昨天一樣,很快就過去了。

    張玄和米拉躲在魔女的酒吧,沒有遇到一個敵人。

    兩個人卻關注著比賽,登錄學院魔網,不時可以看到其他人更新的戰鬥,圖書館,食堂,宿舍,街道各個地方都淪為的戰場。

    一群有一群的人被淘汰。

    不過讓張玄鬆了口氣的是,紅音依舊沒有被淘汰,保持著昨天的氣勢,帶著自己的保鏢們在第一輪比賽之中大殺四方。

    一個又一個高年級的學生敗在了她們的手裡,失去了比賽的資格。

    不過比起高年級,低年級輸的更慘。

    截止到第二天黃昏,三年級以下的參賽者已經被淘汰了一大半,尤其是一年級,剩下的人屈指可數,除了張玄,米拉以及紅音之外,就沒有人了。

    二年級的還有五六個,三年級還有十七八個。

    四年級至少還有數十個殘留了下來,而五年級最多,大約五十多個。

    在很多人看來,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第三天估計會更加的慘烈,到時候三年級一下的可能會被徹底的淘汰。

    往年的比賽,能夠闖入第二輪的三年級成員包括三年級一下的人,屈指可數,不超過一巴掌。

    實際上王冠杯舉行了這麼多次,高年級已經有了很大的默契。

    第一輪淘汰賽持續三天。

    第一天解決一年級,第二天解決二年級,第三天解決三年級。

    然後四五年級進入第二輪比賽。

    而這一次比賽,張玄,紅音,米拉三個一年級留下來,在歷代的比賽之中都屬於非常罕見的。

    尤其是王冠杯的官方網頁上,一年級三人(未淘汰)這個標識刺痛了很多高年級的眼睛,不少人在下方留言,一定把一年級的人逮住,狠狠的教訓一番。

    甚至有不少的高年級組成了一個巡邏隊,流傳於學校各個角落,企圖找出除了紅音之外的另外兩個一年級,將他們淘汰。

    可惜,直到目前為止,依舊沒有人可以找到張玄和米拉。

    黃昏,夕陽還未消失。

    張玄和米拉再一次被趕出了魔女的酒吧,沿著小路回到而來莎莉娜老師的家裡,沒有發生任何的意外,就算是那群高年級的人想要抓住自己,根本不可能。

    晚飯的時候,莎莉娜幸災樂禍的說道:「現在高年級的人已經快要瘋掉了,拚命的想要抓住你們,不過你們放心,我這裡是安全的,沒有人可以找到這裡。」

    張玄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說道:「這種旗子少立,你不是主角,扛不住的。」

    莎莉娜滿臉不明所以,「你什麼意思?」

    張玄呵呵一笑,不說話。

    說實話他心裡還真有些擔心,畢竟莎莉娜已經立旗了,萬一這裡真的被發現,那自己只能夠一路殺出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