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石兄,你這小舟有些不安全,還是坐我的大船吧!」

    諸葛青雲看向石柱邀請道。

    「也好。」

    石柱點頭,帶著太虛老祖隨諸葛青雲上了大船。

    「開船~~」

    諸葛青雲一聲吩咐,旁邊就有人開始掌舵,將大船駛出了司馬府,快速朝著一個方向離開。

    滾滾黃泉水中,這樣一艘大船很快就失去了蹤影,不見了。 船上,石柱和諸葛青雲南北而坐,桌上擺放著一壺茶,兩個茶杯。

    陣陣香氣,從茶水中浸出來,溢滿整個房間。

    太虛老祖站在石柱身後,安靜地好像一根木樁子,一動不動。

    「諸葛兄,我很好奇,你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石柱喝了一口茶,看向諸葛青雲問道。

    「石兄有所不知,我看人向來與其他人不同。別人都是直接看臉,我看的是一個人的心性和習慣等等。」

    「誠如石兄此刻的打扮,的確能夠迷惑住許多人,卻瞞不過一些用心的人。」諸葛青雲說道。

    「嗯?這倒是頭一次聽說,領教了!」

    石柱探手一抹,恢復了本來面目,鄭重向諸葛青雲說道。

    「諸葛兄此來,也是為了給那司馬家老祖宗祝壽的?」石柱好奇道。

    「是,這司馬家的祝壽已經成為了一種風俗,每過千年、萬年都會舉行一次。」

    「壽宴上發生的事情,想必石兄也都看明白了,沒有多少意思。」

    諸葛青雲這話,其中暗藏著對司馬家的不滿。

    事實上,在場許多祝壽的賓客,由豈是那麼容易糊弄的。

    只不過大家都知道司馬家的目的,不想得罪人家,陪著他們看一場戲而已。

    「不知諸葛兄是代表哪一方,為何我沒有見過你?」石柱問道。

    「我諸葛家向來比較低調,這次祝壽也是如此。 超級仙尊在都市 當時我就站在某個角落裡,石兄應該太過投入了,所以沒有發現我而已。」諸葛青雲說道。

    「嗯。」

    「諸葛兄對於我這次的目的,似乎非常清楚啊!」石柱看向對方皺眉說道。

    此時,石柱身後的太虛老祖身形晃動了一下。

    「不是我非常清楚,而是那司馬青天非常清楚。」

    「唯一的區別,就是對方還沒有認出石兄的真面目,只以為偷香竊玉地是他的叔祖司馬飛熊而已!」諸葛青雲說道。

    「偷香竊玉?」

    「諸葛兄不用開玩笑了,我只是在幫一個朋友的忙而已!」石柱說道。

    「我很好奇,那司馬青山是如何發現人不見了的?」

    石柱看向諸葛青雲,覺得對方一定知道,這才開口問他。

    「這個嘛,就要從一條龍說起了。」

    「許多人都不知道,司馬青天的身邊,其實有著一條綠龍。」

    「因為這綠龍有著不錯的蟄伏、藏匿本事,所以被司馬青天收為麾下,成為他的一個坐騎。」

    「石兄所去的那間小院里,就有那條綠龍在。」

    「除了小院外兩個明哨,這條綠龍才是司馬青天真正的依仗。」

    「據我所知,如今這條綠龍因為立功心切,已經追過來了!」諸葛青雲說道。

    在石柱看來,諸葛青雲就好像無所不知一樣,連人家那麼隱秘的事情都能夠知道的一清二楚。

    這種人,若是做朋友還好一些。

    可若是成為了敵人,那就是最致命的一刀。

    這一刀,往往會出現在你認為最不可能的地方。

    石柱有些複雜地看了眼諸葛青雲,覺得此人太過深不可測了。

    「原來是這樣!」

    「既然諸葛兄對司馬家那麼清楚,就應該知道這是一棵屹立了不知多久的大樹,真真正正的參天大樹。」

    「為何諸葛兄願意得罪司馬青天,而願意出手幫我呢?」石柱問道。

    「沒什麼特別的理由。我跟司馬家那些人不怎麼熟,但卻好不容易才結識到如石兄這樣有趣的朋友。」

    「好朋友有難,我當然是要在他困難的時候幫他一把了!」

    諸葛青雲喝口茶,看向石柱說道。

    「多謝!」

    石柱舉起茶杯,鄭重向對方道謝。

    不管怎麼說,對方看破了一切,卻沒有將事情宣揚出去,如今還願意幫自己離開,那就值得自己這一聲道謝。

    「哈哈哈」

    「來,石兄,咱們喝茶。」

    「好!」

    ————

    無邊無際地黃泉水中,犬王此時正在憑藉著自己這一雙鼻子,不斷搜索石柱的下落。

    犬王身後,除了司馬青山等人之外,還有條綠龍在水底下跟著。

    「哼,就是這條狗鼻子最容易壞事,正好趁機捉弄捉弄它!」

    水下,綠龍巨大的眼珠子看著放上的犬王,心中冷哼道。

    轟!

    都市共享男友系統 平靜地黃泉水中,忽然掀起一股滔天巨浪。

    巨浪在綠龍操控之下,化作一道水柱直噴站在雲上的犬王。

    「噗通~~」

    「哈、哈、哈欠~~~」

    一股陰寒的力量伴隨著黃泉水,澆到了犬王身上。

    犬王身子哆嗦了幾下,忽然開始打起噴嚏來。

    「怎麼回事?」

    司馬青山飛上來,看著突然停下的犬王問道。

    「主人,不好了,我的狗鼻子被凍壞了!」

    犬王指了指自己已經被凍得通紅的大鼻子,對司馬青山回道。

    「什麼!」

    「那你的萬里追蹤術還能用嗎?」司馬青山瞪眼看向犬王喝問道。

    「這個…」

    「恐怕暫時用不了了!」犬王尷尬道。

    「哼,也就是說,你已經不能幫我找到人了!」司馬青山臉色頓時不好看起來。

    「只要主人您給我一粒神丹,讓我通通鼻子,我一定能夠繼續為主人效力!」犬王知道司馬青山的性格,急忙開口說道。

    「昂~~~~~~~~~」

    下方黃泉水中,綠龍忽然從水底遊了出來。

    綠龍在飛上去的時候,巨大的龍尾狠狠拍擊了一下水面。

    頓時大量的黃泉水撲上來,再度澆了犬王一身。

    黃泉水中的至寒之力,讓犬王身體不停的哆嗦起來。

    「主人,是綠龍,司馬青天的那條四腳蛇!」

    犬王哆嗦著狗毛,瞪眼看向飛走的綠龍對司馬青山叫道。

    「司馬青天!」

    「給我追!」

    「是」

    「嗷~~~」

    …………

    ……



    司馬青山怒吼一聲,朝著那綠龍追了過去,身後犬王和帝通天等人快速跟上。

    「昂」

    石柱和諸葛青雲正坐在裡面喝茶,外邊就傳來一聲興奮地龍吟之聲。

    「怎麼回事兒?」

    諸葛青雲和石柱走出了房間,來到船頭看向一旁手下問道。

    「公子,是一條綠龍。」旁邊那手下一指天上的巨龍,對諸葛青雲說道。

    諸葛青雲抬頭一看,果然看到綠龍那龐大的龍軀盤旋在自己的大船上空,一副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

    「石兄,就是這條綠龍,就是他出賣了你,讓你這麼早就被司馬青天給發現了。」

    諸葛青雲看著那綠龍,向石柱說道。

    「就是它?」

    石柱看著那高傲的綠龍,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怒火。

    「哼,正好我的九龍真氣還缺一道龍氣,今日就拿你來煉化好了!」

    「給我下來!」

    石柱看著那綠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掌。

    一個巨大的掌罡凝聚,朝著綠龍那高傲的龍頭抓去。

    「昂」

    綠龍一聲咆哮,口中噴出一口黃泉水。

    「收~~」

    石柱一聲輕喝,綠龍噴出來的黃泉水頓時全都被他送入了玉玦空間中。

    「什麼!」

    虛空中傳來綠龍驚訝的叫聲,然後這條巨龍就被石柱死死地抓住。

    「還想反抗!」一旁諸葛青雲看出了綠龍眼中的不甘,藏在背後的那隻手掌微微轉動了一下。

    頓時,掌罡中不斷掙扎的綠龍好似被什麼東西卡住了一樣,再也動彈不得!

    「昂~~~~~~~~~」

    不久之後,綠龍就被石柱給煉化成一道龍氣,只留下一聲最後的悲鳴聲。

    煉化了這道龍氣,石柱也就擁有了綠龍潛伏、藏匿的本事,相當於多了一條保命手段。

    「諸葛兄,咱們繼續聊!」石柱收功,看向諸葛青雲道。

    「好、好、好!」

    諸葛青雲點頭,二人又進入了船艙內。 大船走了一陣子之後,司馬青山帶著人趕到了這裡。

    「人呢!」

    「他們都跑到哪兒去了?」

    茫茫黃泉水之上,司馬青山看著四周空空的水面,沉聲道。

    「少主,這裡太大了,咱們這麼漫無目的的找,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夠找到。」

    「不如咱們去他的老巢,太青聖朝吧!」一旁帝通天看著有些抓狂的司馬青山,建議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