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狂妄!」聽到汪斷天的話,那些殿主們還沒開口,那些聖子們就忍不住開口,臉上露出憤怒,汪斷天這麼說完全是瞧不起他們。

    洛天是強,這點他們也承認,但是一打八,這分明是瞧不起他們。

    「有意思!」葉豐都雙眼露出一絲笑意,沒想到突然冒出來的這個強者,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那就這麼定了吧,大家都來我輪轉殿!」黑白無常開口,深深的看了洛天一眼。

    「好,我們三天之內必然趕到!」十殿殿主定下了時間,眾人便是從空間之中退了出來。

    「小子,我為你爭取到的就這些了,剩下的就靠你了,我還有事,不能過去!」汪斷天臉上帶著笑意,身形漸漸的虛化,消失不見。

    「好!」洛天點了點頭,這是汪斷天為自己爭取來的機會,洛天不可能不珍惜。

    嗡……

    嗡鳴中,洛天和黑白無常回到了正常狀態,看到了那幾個天尊。

    「殿主,怎麼說?」幾個天尊開口詢問,不知道事情發展的怎麼樣了。

    「等著就好!」黑白無常沖著幾人開口,隨後看向洛天:「有把握么?」

    「五五開吧,畢竟這幾個傢伙這些年進步也不小!」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那就好!」黑白無常雙眼詫異,沒想到洛天竟然如此自信,一人對抗八人還有把握五五開。

    「對了,你說你知道羅生門得大本營在哪?」黑白無常隨後雙眼微微肅穆,目光看向洛天。

    同時幾個天尊聽到黑白無常提起羅生門,雙眼也是微微一正,目光看向洛天。

    羅生門的存在,比起天元宗的威脅更大,因此十殿殿主,並沒有像之前空間之中那樣的滿不在乎。

    「算是吧!」洛天目光看向幾個天尊,觀察著幾人的表情,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其實我也不確定!」同時洛天也是沖著黑白無常傳音,說出了實情,將自己遇到惡魔領主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應該不是大本營,我們這些年也曾找到過一些羅生門的線索,其中就遇到了有仙王強者存在的地方,我猜測你說的,應該算是一個比較大的據點吧!」

    「不過,也得拔除了,說不定能有什麼意外收穫!」黑白無常再次回應。

    「走吧,大家一起去,說不定會遇到什麼大魚!」黑白無常沖著幾個天尊開口,帶隊走出了輪轉殿。

    「是!」幾個天尊身軀一震,跟在了黑白無常的身後,飛身而起,出現在了輪轉殿的大門之外。

    不過幾人剛剛出現在大門之外,便是聞到了陣陣的香氣,看到了大門外支起的一口大鍋,裡面水花翻卷,冒著陣陣的熱氣。

    陳戰鏢端著大碗,碗中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時不時的從鍋中夾出一片肉,沾沾吃下去。

    「戰鏢!」洛天雙眼微微一變,他已經能夠感覺到幾個天尊的怒意,在輪轉殿門口做飯,實在是有些丟人。

    「大哥,我實在是太餓了,你吃不?」陳戰鏢看到洛天的臉色,瞬間站起身來,端著碗,沖著洛天憨憨的開口,讓洛天生不起氣來。

    「戰鏢跟著這些傢伙學壞了!」洛天心中長嘆,若是以往,陳戰鏢絕對不會做出這副樣子。

    「過分!太過分了!」絕影天尊開口,目光看向那水花翻騰的大鍋。

    「是啊,不過這是什麼東西?」一名仙王初期開口,看著那大鍋中的肉。

    「這是好吃的,你們要不要來嘗點?」陳戰鏢看到幾個人有些憤怒,知道可能自己又惹禍了,連忙沖著那幾個天尊開口,他知道,沒有什麼東西,是吃解決不了的。

    「這小子,長進了!」洛天心中輕笑,陳戰鏢這件事,在別人那或許是侮辱輪轉殿,但是在洛天這,不算什麼大事,幾個天尊縱然憤怒,也會說什麼。

    「哈哈,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不過一聲大笑,卻是讓洛天下巴差點掉在地上。

    在洛天不可思議的目光下,幾個天尊直接來到了大鍋旁,開始熟練的拿著筷子,不斷的將這大鍋中的肉和菜夾出來。

    「嗯,真是好吃,我之前攻打仙界的時候,吃過仙界的食物,就感覺非常好吃,沒想到這東西,比我在仙界吃的,還好吃!」

    「是啊,這是什麼東西?」幾個天尊七手八腳的爭搶著,哪裡有天尊的樣子。

    「沾點醬,更好吃!」陳戰鏢看到幾個傢伙爭搶,臉上也是露出笑容,非常熱情的跟幾個天尊吃了起來。

    「混賬……」黑白無常看著幾個天尊那沒出息的樣子,眼中憤怒起來,實在是感覺有些丟人。

    「殿主,你要不要來點,真的是太好吃了!」幾個天尊身軀微微一正,擦了擦嘴,目光看向黑白無常。

    「吃,就知道吃,我就是餓死,也不會這吃一點,丟人的東西」黑白無常大袖一揮,幾個天尊還有陳戰鏢消失在了輪轉殿的大門口。

    「走吧,咱們兩個走一趟!」黑白無常看著臉上帶著笑意的洛天,老臉發熱,不過黑白無常的臉看不出來。

    「好!」洛天沒有在意,有黑白無常在,他的安危應該還是可以保障的。

    「洛兄,等等我!」就在兩人剛剛準備動身的時候,戒渡卻是從輪轉殿中走了出來。

    「走吧,一起!」洛天沒有拒絕,一行三人,飛身而起,在洛天的指引下,朝著惡魔領主進入的那座大陣飛去。

    有黑白無常在,洛天和戒渡兩人的速度明顯快了許多,半天的時間,三人便是出現在了那出大山。「這陣法,的確很強!」黑白無常雙眼微微一亮,感覺這裡面應該會有大魚。 「哦!…大哥說的是!…你說洪爺家那幾個老怪物,會不會報復那個大陸仔呢?….」

    向強滿臉佩服的看著自己的大哥,低頭想了下突然問了句。

    「嗯!這個是肯定的!但事關我們什麼事呢?嘿嘿…你說是吧!…」

    「嘿嘿….大哥說的是!…我看劉老三,喪彪,是不可能都斗得過那個駱少的!嘖嘖!和勝和都被他搞垮了!厲害!…」

    「噓!小聲點!….來兄弟!我們喝酒!…」

    向氏兄弟兩人詭異笑著,碰杯,兩兄弟陰笑著……

    **********

    「嗯…呃呃….小壞蛋…死了…呃呃!!!…」

    散著淡淡溫馨光芒的檯燈,灑在這間充滿喜氣的新房內。

    華貴的的大床上,周曼麗白嫩的全身,香汗淋淋的痙攣著,小嘴吐著一串串醉人幽香嬌喘,晶瑩的雪白身子抽搐著,一雙小手,死死抓著一身白皙似,玉結實肌肉駱林的肩膀,小嘴噴著濃濃的幽香,美眸中全是朦朧的的迷人秋水,櫻紅的小嘴急促喘息著,滿頭秀髮散亂的飛揚,嬌聲嘶叫著…..

    「嘿嘿…老婆!…呼!…好了!別亂動了!小心肚子裡面的小寶貝!….」

    駱林小心的從周曼麗那雪白的豐臀粉紅雛菊中,退出筆直的的火熱,小心的把她的圓潤纖細白嫩美腿,放在了柔軟的大紅床單上,溫柔充滿愛意的,看著她迷人的美眸輕聲說。

    「嗯!…老婆…好幸福!…愛你!…唔…」

    周曼麗雙手把駱林的脖子往下一拉,溫潤的幽香香唇,就把駱林後面的話語堵了回去,火熱的小香舌,大力的攪動,吸允,挑逗著,駱林的滑舌,兩人充滿濃情蜜意的激情熱吻起來….

    駱林很鬱悶也很惱火,這真是高的上不上,下不下的,真是無語了都,周曼麗是個快要生產的孕婦,可不能那啥太過了,雖然有那緊湊的雛菊,但也不能讓駱林真正的舒爽,這種憋得難受的感覺,可真不是人受的。

    「好了…好了…寶貝,你可是有身子的人…慢點!…」

    周曼麗恨不得把自己身子,跟駱林融在一起,真愛到了一定程度,那就是這樣的感覺,這可不是說假的。

    駱林肯定知道了,微笑著拿著塊毛巾,幫她細細擦著身上的細密香汗,周曼麗感動得美眸中全是晶瑩,心裡為自己找了這個「小愛人」而自豪和幸運,看著駱林的滾燙高聳還一如既往的筆直挺在那,心裡有一絲愧疚。

    其實她知道,外面可有不少「怨婦」等著呢,但怎麼說,今晚也是屬於她傳統意義上的「新婚之夜」吧?

    那肯定不可能把自己的老公,讓給其他女人吧?

    柔軟溫潤的小手,很自然的握住了,坐在她腦袋邊,幫她擦著身子駱林的筆直火熱,溫柔有技巧的上下滑動起來,噴著炙熱幽香的柔軟香唇,也湊了過去,吐出滑膩小香舌,開始在那巨大的冠狀圓潤火熱頭部上,開始*,吸允著,細細的嬌喘聲…

    讓駱林更是嘶嘶的吸著涼氣,真是舒爽無比啊!

    周曼麗的技術雖然不錯,但還是相對夏丹,張倩級別的「高手」差距還是蠻大的。

    當然,駱林肯定也不會拒絕,這畢竟是周曼麗在表達她的愛意,雖然也很舒爽,但根本達不到讓他噴發的地步,而是慾火越來越旺盛,他又不好說,算了吧,你技術太差!汗!

    那還不會讓周曼麗,心裡產生愧疚和傷心嗎?

    就在這時,新房走廊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駱少!…駱少!…有人襲擊我們!…來人功夫極高!…」

    陳勝的聲音帶著點焦急,他也不想來啊!沒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站在門口低聲喊了幾句。

    「咔噠!…怎麼回事?…有人敢在我的地方撒野?…草!…」

    新房門,突然打開了,駱林一臉怒容的出現在門口,天眼瞬間打開,好傢夥!自己別墅大院中,有三個人!三個老頭!正跟自己的三個大陸帶來的先天高手級別的精英隊員,戰做一團。

    本來駱林就慾火沒有發泄出來,這下又被打斷,你說他怒不怒?

    看了眼陳勝,直接一個瞬移,就到了別墅寬敞的大草坪的院子。

    現在院子內,全都是手拿自動武器的精英隊員,一個個惱怒無比的用槍口,指著三個不是上下跳動,跟自己這邊弟兄交手的老者。

    駱林穿了身黑色的休閑套裝,背著手,冷眼看著跟三個明顯是先天高手的唐裝老者。

    自己這邊的這三個先天級別高手,明顯經驗不足,不是說,你是先天高手就厲害,當然,這是對低於自己級別的高手來說。

    如果遇到同級別的高手,那麼經驗和臨場發揮,就極其重要了,很明顯駱林的手下,現在處於下風,跟著三個老辣的老江湖比,那還是在打鬥經驗上欠缺不少。

    一時間,整個大院是勁氣勃發,陰風四起,周飛舟運用的功法,就是「九陰爪」,陰狠而毒辣,而他的對手是個乾瘦矮個老頭,他用的功法,也是走的陰柔路子,兩人是棋逢對手,打得難解難分.

    一道道暴烈的勁氣,刮的水泥地面上,留下一道道半米多的深痕,可見先天高手的確是可以做到內氣外發,先天高手的意思,就是可以藉助天地力量來為自己所用,可惜就連駱林都搞不明白,你說,他這些明明達到了先天境界的手下精英隊員,那就更不明白了,這就是功法的作用了。

    而他們學得只是古武武功而已,而不是啥修真功法,所以,自然不能讓自己的發揮先天級別的最大功力。

    當然,對方三個老頭,不論是在經驗上,修行上,都要超過駱林手下的這幾個先天高手,所以,他們一直被壓著打,但他們畢竟,是有著先天實力的強者,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打敗的,俗話說,拳怕少壯,那就是這個道理。

    大家同處一個級別,比得就是耐力和信心。

    「老二,老四!合擊術!…」

    老大就是那個白髮長須老者,見到竟然拿不下幾個年輕小子,心裡也急了,突然閃過身影,暴喝一聲。

    那個紅臉老者,乾瘦老者,馬上閃身退到白髮老者左右站立,就擺出一個三角陣型,看來這三個人那就是要出絕招了!

    「你們退下!…」

    駱林眸子中金光一閃,嘴角一挑,知道這個陣式,威力絕對不小。

    三個先天級別的精英隊員,絕對不是對手,他心裡大約也知道了,修真功法,跟普通的古武秘籍的區別,那是沒法比的,這還得感謝東方紫嫣的教導,讓他對修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所以,他也在他的乾坤戒裡面,翻找出了幾本貌似修真功法裡面說的「法術」功法,畢竟他到了金丹期,雖然他自己不知道,但是到了這個級別,人的智慧,靈覺各方面的到極了大的提升,隱約感覺自己應該是修真了。

    自打被雷劈過之後,只要練習炎黃八法的時候,這個時候,內心總有一絲明悟,漸漸的從他腦中閃現而出。

    解決辦法,自然就是在乾坤戒內的小柜子裡面找功法了,結果是令他信欣喜的,還別說真讓他找了幾個「法術」的功法,以他金丹期的修為,使用這些「法術」很簡單。

    「…嘎嘎!…大哥!這就是那個大陸仔了!…」

    那個乾瘦老頭帶著陰笑,看著背著手,眼神森冷看著他的駱林,怪笑的大聲說。

    嘶…這個人咋看不出深潛啊?怪異?就如同一團迷霧一般,老大白髮長須老者,眼裡精光爆射,心裡卻是倒吸一口涼氣!

    就在他們,還在那觀察駱林的時候。

    「全部給我開火!開火!…」

    誰知道,駱林這廝根本不照理出牌,突然暴喝一聲,對著拿著自動武器的幾十個黑衣保鏢,下達了命令,爆裂的聲音,響徹整個別墅空中。

    「吐吐吐….噠噠噠….」

    好傢夥!幾十道噴著火舌的衝鋒槍,機槍,子彈密集得如同疾風暴雨般的,同時朝著距離他們三十多米處,三個還處於驚愣發獃,不知所措的三位老者,鋪天蓋地的傾瀉而去….

    這下三個老者,這下可就不得不,全力以赴了,雖說,到了先天級別的高手,不畏懼子彈了,但是上千發的密集子彈,同時向他們射來,而且距離還這麼的近,也讓他們手忙腳亂,子彈打在身上也疼得很啊!

    皮膚上是沒是,但是衣服褲子可就倒了霉了,全都是洞,駱林也從戒指里拿出了AK47,瘋狂大笑的開火了,再厲害的先天高手,也架不住這麼強大的火力,而且是把他們退路都給堵住了….

    這下三個人沒辦法了,身上閃著淡淡的白光護罩,駱林知道就是這些護罩擋著子彈!心中冷笑一聲,看著三人背靠著背連成三角形,同時白色光圈大了點,射向他們身前的子彈,全都掉落在他們的腳邊四周,不大一會,彈頭就堆滿了他們的腳邊。

    這個情況,也是三個老頭他們萬萬沒料到的,他們那想得到對方這麼卑鄙啊!還用火器?擦了!他們根本不敢分神,暴雨般的子彈,一旦衝破他們的防禦,那麼他們的下場就和一般普通武者,沒啥區別了,絕對是被亂槍打死的下場!

    可惜的是,駱林一伙人,好像子彈打不完,劇烈的槍聲,把整個別墅內的人,全都驚醒了,全都趴在各自的窗口,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一群拿著強大火力武器的黑衣保鏢,在駱林這個卑鄙無恥的老大帶領下,對著三個全身衣衫破爛的老頭,瘋狂的開火,而且,子彈還被三個老頭擋住了!簡直是讓這些大小美女們震撼的口瞪目,瞪目結舌,一個個張著幽香小嘴,一臉的不可思議。

    那三個老頭竟然不怕子彈?只有周曼麗知道,那三個老頭子絕對是先天高手,這些知識自然是駱林告訴她的,肯定是那些黑幫分子找來的人。

    「我的天啊!…曼麗姐!這三個人都不怕子彈啊?…」

    夏丹穿了件黑色性感的睡裙,靠在溫軟幽香的周曼麗身邊,小聲說了句,其他的幾個女人全都看了眼周曼麗。

    「嗯!這三個老者!是會古武的人!功夫練到一定的程度,就不怕子彈了!不過!這也是有限度的!我看他們撐不了多久了!…」

    「嘶!…駱…駱少拿出了?啊?那是什麼?….火箭筒?…」

    就在周曼麗和幾個女人,站在二樓別墅窗口看著大院內火爆場景時,夏丹眼尖,就看到駱林拿出了火箭筒…汗!

    就聽得「嗖…」的一聲,帶著一條火舌的火箭彈,毫無懸念的擊中了三個已經狼狽不堪的老者白色護罩上,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 黑色的大山之外,洛天,黑白無常還有戒渡三人站在那裡,目光看向大山,從外面看,就是一座普通的大山。

    但是洛天三人哪一個都不是普通人,因此能夠感覺到陣法的波動。

    「若不是真的知道是這裡,也沒誰會在乎吧!」黑白無常輕聲開口,抬手一掌,朝著那座黑色的大山拍了過去。

    黑色的大手,帶著驚天的波動,瞬間降臨在了山前,還沒拍在山上,一股澎湃的能量便是從虛空之中灑落,阻擋黑白無常的攻擊。

    轟隆隆……

    悶雷一般的聲音在蒼穹之上回蕩,黑白無常的一掌何等強悍,那圍繞在大山周圍的陣法轟破碎。

    天地轟鳴,時空扭轉,隨著陣法被黑白無常震碎,黑色大山中的景象也是隨之出現。

    「誰!」驚呼之聲響起,一道道身影出現,全部都是穿著黑袍,足足幾十人,每個人身上的氣息都不弱,衣服是羅生門的衣服。

    「不錯!」黑白無常點了點頭,雙手飛動,朝著虛空狠狠一抓,整片蒼穹都是顫慄起來,方圓幾萬丈,全部被黑白無常禁錮住,根本無法逃脫。

    「竟然有兩個仙王中期!」黑白無常雙眼露出一絲笑意,仙王中期,在羅生門的地位肯定不低。

    「你們是誰?」一個身軀魁梧的身影出現,頭生雙角,散發著陣陣的寒光,不過在他看到洛天的一瞬間,心中便是一涼。

    「洛天!」惡魔領主雙眼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想到了之前在黑雲城遇到洛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