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楊叔,你打不過他?」姜楠驚訝的說道。姜楠可是知道這位楊叔是父親親自給自己挑選的保鏢,軍中的高手,從特種部隊退下來的,不願意回老家當個警察,被父親留下來了,可謂是身經百戰,這樣的人都打不過,林軒到底強成什麼樣?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承認,我打不過他,甚至連一招都過不去,會被直接秒殺。也許只有傳說中龍組的成員可以媲美。」楊成將腦袋靠在椅子上,沉吟道。

    「那是不是說林軒這次沒有危險了?」李成興奮的說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到底強大到什麼程度,所以不知道,計劃還是要進行,一旦他出了什麼問題,起碼要保證他的生命安全,他的背景恐怕不是表面的那麼簡單,還有,那風狐既然靠近了東洋就沒必要存在了……」說道後來,楊成眼中閃過一絲狠戾。

    本來在風狐求了一圈沒人理會打算靠近東洋的時候,警方就打算清理掉他了,只是出了林軒的事情,這件事情被軍方接手了,上面似乎對林軒極有自信,放心的交給林軒來處理這件事情了,看似極為荒唐,但是上面卻沒有一個反對的,在楊成這些執行人來看這是極為詭異的。

    「金鷹小隊,獵豹小隊到達指定位置待命,完畢!」楊成拿起對講機說道。

    「金鷹收到,完畢!」

    「獵豹收到,完畢!」

    對講機中傳來了低沉的聲音。

    「金鷹到達,完畢!」

    「獵豹到達,完畢!」

    不一會,對講機再次傳來聲音。

    「原地待命,保持無線電靜默,完畢!」楊成聽到后說道。

    「金鷹明白,保持無線電靜默,完畢!」

    「獵豹明白,保持無線電靜默,完畢!」

    ——

    林軒不知道除了他還有兩個精英小隊進入了萬科谷,有著和林軒同樣的目的,林軒也不知道自己的這次行動似乎被某個大人物當成一場試煉了,林軒只知道,他遇到了一點點麻煩。

    「道元,你說真的?這裡有修鍊者?」林軒趴在距離十三號別墅不遠的草坪上,借著夜色的掩護,也沒有人發現……

    「肯定有,不過不知道有多強,我現在剛剛蘇醒力量還太少,不過別墅周圍布滿了精神力網,也就是說,只要你踏進這裡,他們就會知道你來了……」

    林軒在潛入的時候剛準備進入十三號別墅觀察地形就被道元叫住了,說是裡面有修鍊者,要林軒小心一些。

    「那怎麼辦?直接闖進去?」林軒皺眉說道,沒想到還真有麻煩了。

    「蠢貨,在不明白敵人虛實的時候貿然進攻會導致全軍覆沒,這你都不知道,你爸是怎麼教你的……」道元無情的打擊林軒。

    「那怎麼辦?」

    「忘記你臨走的時候張明給你的東西了?」

    林軒眼睛一亮,怎麼把這寶貝忘記了,這個東西可是掩蓋氣息的至寶啊,張明這傢伙有時候還是很有用處的,恩,看了以後切磋可以少一點。(張明感動的內牛滿面……)

    林軒手一翻,混沌珠出現在掌中,這是一個拇指大小的灰色圓珠,掉在地上估計都沒人理會,不過林軒今晚能不能無聲無息的潛入,就靠它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風狐嚇了一跳,一下子慌了神,這個時候來了可是雪上加霜啊,特種部隊加上修鍊者,這次自己一定是在劫難逃了吧,不過看到鎮定的平田一郎,風狐眼中又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平田君,如果這次我風狐能拖得大難,必定全力輔佐平田君!」

    「哈哈,放心吧,這點人就像殺掉我平田一郎,華夏官方想的太天真了,難道以為一個剛剛踏入修鍊者的小輩能殺得掉我么!」平田一郎得意的大笑,雖然風狐已經上了華夏官方的黑名單,但是在坤市還是有那麼一點威望的,趁他還沒全盤崩潰的時候,接手他的勢力,然後殺掉就是了,反正用處不大了。

    可憐的風狐還在幻想著平田一郎為自己兒子報仇,然後帶他遠走高飛呢,沒想到平田一郎心中對風狐已經起了殺意。

    也是,風狐已經被官方圍剿了,那麼風狐的作用就很小了,也許在坤市也就是一個小的落腳點而已,不會有太大的作為了。平田一郎現在想的都不是怎麼保下風狐,而是華夏有沒有後手。

    在風狐說有特種部隊來的時間就決定放棄風狐了,既然華夏官方知道自己在這裡,那麼就沒道理只出動普通人而已,說不定龍組的成員就在哪裡埋伏著,看了看大廳中的肖璇,心中一定,還是引蛇出洞,讓龍組的人進入別墅,進入幻陣里,方可有一線生機。

    平田一郎下意識的忽略了林軒,畢竟在他看來林軒只是一個剛剛修鍊的小傢伙,加上混沌珠的掩蓋,平田一郎也沒有看出來林軒的真實修為。

    或者看出來也沒關係,平田一郎不認為一個物境九品的修鍊者可以逃脫他的幻陣,況且他自己就是物境十品,高林軒一個品級,而且是不是一般的品級,九品到十品可不是八品到九品那麼簡單,這是一個關口。實力的差距也是很大的。

    「你們兩個到外面主持殺陣,殺掉那個叫林軒的小子!」平田一郎想了想對著身後的弟子吩咐道。

    「嗨!」

    兩名弟子點頭應和道,然後轉身從客廳的一邊走向外面。

    「平田君,這個林軒可能有很大的背景,殺掉之後平田君不會有什麼麻煩吧!」這時候風狐又有點猶豫了,要是平田一郎出了什麼事情,自己可就在劫難逃了。

    平田一郎不屑的一笑,說道:「這麼大年齡才開始修鍊,那麼在修鍊者世界就不會有什麼大的背景,在修鍊者中沒什麼背景就對我不可能造成什麼傷害……」

    從一開始平田一郎就進入一個誤區,如果讓他知道林軒的老爸是在世界有著赫赫威名的火神,不知道他還能不能這麼從容的喝茶,估計會立刻出去求饒吧,就像美利堅的修鍊者一樣,平田一郎也不會相信像火神這樣的修鍊者的兒子會二十年沒有修鍊。

    此時我們這個二十年沒有修鍊過的主人公林軒同學,正看著面前的兩個腰間別著太刀的東洋人,有些意外,自己不是來殺風狐的么,難道走錯了?

    完蛋,自己可是已經殺了不少人了,這殺錯了可怎麼整,此時林軒還沒有意識到風狐已經把自己賣給了東洋人了,而是懊惱自己怎麼走錯了別墅……

    「那個,不好意思,我走錯門了,那啥大家各回各家,我還有事。」林軒跟面前的兩個東洋人打了聲招呼,就掉頭往外走。

    林軒這一走,不僅僅是那兩個東洋人傻眼了,在外面的金鷹和獵豹小隊的隊長也傻眼了,這怎麼回事?劇本不是這麼寫的呀?

    就在兩個隊長準備彙報情況的時候,又獃獃的看著林軒再次走了回去。

    「那個啥,我剛剛去外面看了一下,這裡是十三號別墅吧……」林軒撓了撓頭,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恩」兩個東洋人獃獃的點了點頭,感覺腦袋有點不夠用了,這個人在幹嘛?

    「那麼裡面是不是有個叫風狐的傢伙?」

    再次點了點頭。

    「那就沒走錯了,嘿,沒想到這傢伙還敢私通東洋人,殺他不愧啊!」

    「八嘎,支那人敢戲耍我們,找死!」這時一個東洋人有點反應過來了,以為是林軒在戲耍他們,一下子拔出了太刀,就要衝上來,不過被身邊的同伴攔住了。

    「小泉,平田君讓我主持殺陣,在那裡殺了他!」

    兩人看了林軒一下高傲的說道:「支那人,有本事就過來,讓我們見識一下你的華夏功夫。」說著,就往回退去,走了三步竟然就消失了。

    「唉,怎麼能罵人呢,東洋人真沒禮貌,雖然明知道是激將法,但是讓我有信心呢!」林軒看的兩人消失瞳孔也是一縮,不過現在不是退縮的時候,華夏的榮耀,父親的榮耀不容自己退縮。

    林軒手心一番,雙龍劍出現在手上,緊了緊手中的劍,似乎有了一些信心,快走兩步,突然也失去了身影。地上只留下面白生生的鏡子……

    在外界看來林軒就是失去了身影,不過林軒卻是進入了一個白茫茫的空間,所謂白茫茫是因為周圍都是霧氣,可見度很低。林軒看了看腳下,是草坪。

    「林軒,小心一些,是陣法……」道元的聲音。

    「恩,知道了!」林軒緩緩的抽出雙龍劍,將劍鞘放回空間里,戒備的看著四周。

    突然,林軒感覺到身後一陣危機傳來,后脖子的汗毛乍起,林軒一個轉身,將雙龍劍擋在身前。

    「摪!」一陣金鐵交匯的聲音,林軒抬頭一看,正好看見一雙滿是殺意還有點詫異的眼睛,赫然便是剛剛的東洋人之一。

    一擊未能得手,東洋人轉身飛奔,林軒想要追上去,但是跑了幾步發現人已經沒有影子了,外面明明是黑夜在這裡卻還是像白天一樣,只是四處的霧氣讓林軒看不到離身體兩米外的世界。

    「道元,你能感覺到他們的存在么?」林軒沒辦法,只好求救道元。

    「這裡有點古怪,似乎有點熟悉的東西,不過還看不出來是什麼,我也沒什麼辦法了……」道元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也沒什麼辦法。

    林軒是有實力卻發揮不出來,連人都看不到還怎麼打,難道對著空氣打?對了,道元似乎說個這是個陣法,如果是陣法那麼一定會有陣眼,只要找到陣眼,毀掉陣眼那麼就可以從這個陣法中脫身,到時候這兩個人還不是任自己捏圓捏扁……

    正在林軒想的時候,身後破風聲再次傳來。

    「靠!小鬼了,有個本事別躲躲藏藏的,出來我們正面一戰!」林軒再次擋下太刀,對著跑路的東洋人大叫道。

    不過回應林軒的是一個飛鏢,飛鏢飛的很急,直指林軒眼睛。

    林軒翻身接住飛鏢,看了看自語道:「手裡劍? 假面愛情 難道還是個忍者?忍者有用太刀的么?」

    霸蠻至寵:吃定調皮小萌妻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在大部分人的理解中,對於忍者認識還是來源於一部東洋的動漫,當然動漫里的世界過於理想化,不過還是從某方面反應出了忍者這個職業。

    事實上,忍者更多的是類似於一種特工的性質,普通的忍者常常化妝混跡人群中,伺機完成任務,並且忍者擅於隱藏自己,擅於刺殺,擅於小範圍戰鬥,於是忍者的武器大部分都不大,便於攜帶。大部分的技巧源於古代華夏,也衍生了一些新的技巧,當然,這僅僅是指普通忍者。

    東洋的修鍊者分為兩種,一種是專精武道的武者,另一種就是忍者,他們依舊以忍者自居,但是本身的的能力卻是遠遠超過了普通忍者,他們的存在也不是為了隱藏與刺殺,所以他們選擇了自己喜歡的武器——太刀。

    這種武器每一個東洋人都很喜歡,因為幾乎每個東洋人小時候多多少少都接觸了一些他們所謂的劍道,而這種使用太刀的忍者基本都出自東洋另一個直屬天皇的組織——忍堂。

    東洋有兩個修鍊者組織,分別是忍堂和武堂,分別隸屬於天皇和政府,不過由於東洋的地方太小,所以兩個組織都還算團結,經常交流,不過忍堂更加隱秘一些。

    這次平田一郎來華夏也是山口組向忍堂邀請的,東洋天皇考慮到華夏高手眾多,沒有派遣高手,僅僅是個物境十品的中層而已,如果派遣更厲害的高手說不定剛剛入境,或者還沒入境就會被滅掉,畢竟兩國的關係沒有表面的那麼美好。

    不過平田一郎的實力不高不低,只要動作小一點,不傻乎乎的去屠殺普通人就不會有高手圍剿,畢竟表面的面子還是要維持的,平田一郎在明面還是有身份的。

    或許平田一郎也沒想到這次在他看來是進入華夏的契機卻是自己覆滅的危機,或許他也沒想到自己好運氣的惹到了華夏火神的兒子……

    就在林軒抓著手上的手裡劍思考的時候,無數手裡劍從四面八方飛了過來。

    我對錢沒有興趣 「卧槽……」林軒忍不住爆了個粗口,這尼瑪是玩死人的節奏啊,看著手裡劍劍刃上泛著藍盈盈的光芒就知道,一定是啐了毒的,至不至於這麼玩啊,多大仇,額,貌似自己就是來殺人的,這仇是挺大的。

    林軒腳尖一點,身體旋轉,將雙龍劍舞起,聽說劍法練到深出,不藉助任何都其他力量單單是舞劍,就能達到毫無破綻,水潑不進的境界。

    雖然林軒自襯打不打這個境界,不過接住選擇的力量,能多擋住一些,就多擋住一些吧,這些東洋人太損了。

    「叮叮叮叮叮噹噹!」無數聲鋼鐵敲擊的聲音在林軒耳邊炸響,林軒心裡還有些得意,看看,一個沒進來,看看,一個都沒扎到我。

    「哎呀媽呀!」 武林第一 說什麼來著,說好的水潑不進呢,咋就有倆進來了呢,不行,趕緊拔下來,一輪手裡劍攻勢過後,林軒趕緊停了下來,拔下了身上的手裡劍,還好達到物境九品肉體已經強化過,加上敵人將力道分散在那麼多暗器中了,力道也不打,也就是僅僅擦破了皮。

    林軒感覺掏出醫生叔叔的葯,擦在傷口處,僅僅擦破點皮,僅僅是這麼一會,林軒感覺頭有點暈暈的,毒性還不小!

    就在林軒恍惚的一瞬間,兩名忍者突然出現在林軒兩側,舉著太刀,向林軒刺來。林軒轉手把藥瓶仍回空間,蹬地後退,兩人太刀一措,繼續向林軒襲來。

    兩人的境界沒有林軒高,不過林軒這麼一瞬間就跨越了那麼多境界,對力量的運用還不熟練,甚至還是沒修練之前的招式,對於源氣的運用還僅僅是大力的轟出去。

    「笨蛋,蠢貨,我怎麼教出你這麼個蠢貨,浪費啊浪費,這一劍起碼浪費了三成源氣,我說林軒,你不是自創了劍招嗎,在哪裡瞎砍什麼?」道元在林軒的腦海中大罵林軒,就這麼兩個人,這麼半天還沒解決,真是太丟我老人家的臉了,就這麼兩個人不應該直接一劍一個秒殺么,怎麼還拖了這麼長時間……

    林軒也是鬱悶,有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特別是在這個奇怪的陣法里,林軒感覺這兩個人神出鬼沒的。聽到道元的提示,林軒也是心中一凜,使出了自己剛剛創建的劍招,相聚歡。

    林軒劍勢一變,一股歡喜的情緒傳出,兩個忍者一愣,手中的刀勢一頓,林軒趁勢一劍刺中其中一人胸口。

    「啊!」

    「木村君!」

    一聲驚呼,兩人再次隱沒,這次連手裡劍都沒有了,似乎打定主意要困死林軒。

    林軒鬱悶了,怎麼刺激這倆人都不出來,真是膽小如鼠。林軒開始打量這個空間,想著怎麼破陣而出,陣眼在哪裡呢?

    ——

    就在林軒進入殺陣之後,外面的人一下子失去了林軒的身影,明明沒有進入別墅,卻沒了影子,太奇怪了。

    「獵豹呼叫,獵豹呼叫!完畢!」

    「獵豹請講!」

    「雙木消失,雙木消失,完畢!」

    「原地待命,完畢!」

    「獵豹明白,完畢!」

    說完車裡倆下子就緊張了。

    「楊叔,要不行動吧,林軒不知道怎麼樣了!」姜楠緊張的說道,李成同樣緊張的看著楊成。

    楊成皺了皺眉,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林軒不見了,是否行動?」

    電話另一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不用,今晚你們收尾就行了,其他不用管!」

    楊成嘆了口氣,答應了一聲,等著那面掛斷,不過那面似乎說完了就忘記掛電話了,楊成隱約聽到那面的人輕鬆的說:「哈,這小子掉白稜鏡里了,這東西是挺煩人的,怎麼著,開一槍幫幫他!」

    緊接著就聽到另一個聲音:「恩,我就開一槍,剩下的交給他自己了!」

    隨後,楊成聽到一陣擺弄槍械的聲音,接下來,就看到距離十三號別墅大約三千米外的一個小山丘上迅速飛來一個紅色的小點……

    子彈轉瞬即逝,「碰」直到子彈準確的命中那面白生生的鏡子,槍聲才傳來。

    楊成「……」

    姜楠「……」

    李成「……」

    金鷹「……」

    獵豹「……」

    今晚太詭異了,尼瑪三千米以外一槍打中,這還是人?所有人獃獃的看著那面鏡子隨著子彈的命中跳了起來,接著在空中……粉碎了……

    接著林軒和兩名東洋忍者的身影就出現在別墅門口……

    楊成隱約還挺到電話那面的嘟囔聲:「原來是個仿製品,我說怎麼這麼不經打,一槍就碎掉了……」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愣住了,然後估算了一下子彈飛躍的距離,頓時感覺心中一萬隻羊駝狀的生物在奔騰……

    電話另一邊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哎呀,這裡似乎還有不少人,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尼瑪你也知道這不太好啊,三千米外開槍是什麼意思,就算一定要開你按上消音器好不好,低調一點不好么,低調……低調啊!楊成心裡吶喊著。

    估算了一下子彈的速度,加上子彈命中鏡子以後才傳過來的槍聲,楊成發現,這一槍的速度基本已經超越了現在最快的二十公里每秒的速度,隨隨便便一槍?這怎麼可能,還是三千米的射程?

    不對,看鏡子的表現明明子彈撞擊的力度很大,也就是說,如果不是瞄準鏡子的話,子彈還能飛的更遠一點,想到這楊成有點無語,難道是國家又研製出什麼厲害的狙擊槍了?

    不過又想到林軒的表現,楊成有些明白了,也許這就是那裡的力量,也只有那裡才能出現超越普通人極限的力量,楊成趁那邊還沒注意到的時候趕緊把電話掛斷,有些事情已經涉及到機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