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朱羽老大,你看這個小子到底是屬於什麼情況?」

    朱雷看著趙庸問道。

    「你們現在能不能感受到這個小子現在的實力階別?」

    朱羽沒有回答朱雷的話,反而看了朱雷他們一眼問道。

    「老大這一提醒,我還真是感覺不到他的實力到底到達了哪一步了!」

    朱允想要以自己的精神力去感知下趙庸的實力,誰知道他的精神力就像泥牛入海一樣,竟然沒得到一點信息的反饋,先前他們也只是擔心趙庸的安危,也沒有注意這方面的情況,難道他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們嗎?

    朱雷他們經朱羽這一提醒,有意識的去感知了一下,情況和朱允所說的差不多。

    「我說過,這個人可能是傳說中的靈體,他所修鍊的靈氣和我們的不一樣,所以我們對他的實力感知不到,他的這種情況,估計應該是實力提升后的一個適應的過程造成的,晉修雖然結束了,可是那個過程還在繼續。」

    朱羽看著趙庸,心緒也是洶湧澎湃,自己一開始見到這個小子的時候,還是個初入修鍊的傢伙,這一段時間不見,他成長的速度快得令令人難以置信,雖然他們一時不能感知他的實力,但是他相信,他們這些老傢伙很快就被他甩在身後。

    「朱羽老大時候的沒錯,估計現在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了,只是不知道這個小子的到來,是我們的福還是禍!」

    朱真真看著一臉關切的雀兒,看得出來,這個小子和雀兒的的關係不同一般,不知道他將會給他們一族帶來怎樣的改變。

    「朱真真族老,你放心,趙庸雖然有時候說話做事有點不走尋常路,但是我可以保證,他的心底不壞,要不是他,你們的事情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雀兒也是知道這些族老的擔憂,他們也是為了朱雀一族好,畢竟先前人類已經給他們帶來了一場巨大的災難,他們對人類本能的抱有戒心,那也是在所難免的。

    「嗯,希望如此吧!」

    朱真真點點頭,這次朱雀一族的**,還真是多虧了這個小子,要不然,現在的朱雀一族還不知道變成了了什麼樣子了。 雀兒看著一動不動的趙庸,心裡還是放心不下,她慢慢的靠近趙庸,想要近前看看趙庸的情況。

    「趙庸,趙庸!」


    雀兒來到趙庸的面前,喊了兩聲,可是趙庸還是沒有一點的反應,她突然的伸出手,想要探探趙庸的情況。

    「雀兒,不可!」

    朱羽見雀兒想要觸及趙庸,趕緊出聲阻止,可是已經晚了。

    「嘭」的一聲,雀兒還沒有觸及趙庸的身體,剛剛到達趙庸身體上的那層淡淡的光暈,就被趙庸身上一股強大的勁力給彈飛了出去。

    「嗯!」雀兒喉間悶聲一聲,身體還沒落下,被朱羽給接了下來。

    「雀兒,你怎麼那麼莽撞?」

    朱羽有點責怪的說道,其實也怪自己一開始沒有說明趙庸身上的那層光暈,可能也是雀兒沒能看出來。

    「我、我沒事!」雀兒臉一紅,自己也確實是太過大意了,自己先前也知道趙庸的這種情況的,只是關心太切,把這個給忘記了。

    「額——」

    一聲長長的呼喝從坐著的趙庸的嘴裡傳了出來,他一伸懶腰,然後就睜開了眼睛。

    「咦,我怎麼在這裡?」趙庸看著周圍光禿禿的地面,自言自語的說道,然後一抬頭,就看見了朱羽等人,「哎,我說你們也太不仗義了吧,把我放到這光禿禿的地方!」

    「嗬,你小子終於醒了啊!」朱雷見趙庸醒來,趕緊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然後盯著趙庸,把眼一瞪,「還說我們不仗義,人家小姑娘的閨房都讓你給弄沒了,我們這些老傢伙的靈氣也被你給吸走了不少,還得每天的守護著你,對你小子夠可以的了。」

    「額……」趙庸這才想起,自己在雀兒所住的院子里被朱烈給揍了一下,然後就迷迷糊糊的什麼也不知道了,自己都昏迷不醒了,哪裡還能把雀兒的房子給弄沒了啊?「雷老頭,你說什麼雷話啊,先前的事,我的身體雖然受傷了,但是我的腦子並沒有壞,給朱烈那老傢伙嗨揍了一下,小命都危在旦夕了,這些怎麼可能是我弄的?」

    趙庸悻悻的站了起來,嘴裡也嘟嘟囔囔的說著。

    「嗯?」朱雷一愣,那雙老么咔嚓眼瞪的溜圓,「你可別說你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什麼啊我!對了,我已經昏迷了多久了?」趙庸在地下的那些天,這個朱雷就非要和自己以兄弟相稱,當然趙庸也樂得認個老得成精的大哥,自己也說話隨便些。

    「你還是人嗎你?」朱雷也是震驚了,晉修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他竟然不知道!有這麼晉修的嗎?這個和睡一覺就升修有什麼區別?「你已經呆在這裡一個月了!」

    朱真真朱羽等人也是很驚訝,看來趙庸自己晉修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可是雀兒已經習以為常了,他這樣的事情也不止一次了。

    「怎麼那麼久了?」趙庸吃了一驚,自己在這裡耽擱的太久了,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怎麼樣了,不知道那幽離是不是去找過自己,如果發現自己沒影了,西陸聯盟會不會有麻煩。

    「這還久?」朱雷真是無語了,傷成那樣一個月的時間就恢復得活蹦亂跳了,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就算不當時完蛋,沒個一年半載的也別想恢復。

    「趙庸小兄弟,你感覺沒什麼異常吧?」

    朱真真看著趙庸,晉修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如果不是經過修鍊而是靠著外力強行提高實力,很可能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嗯,沒有啊!」趙庸見朱真真發文,隨便內視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咦,又連升了三修!」

    「連、連升三、三修?」

    朱雷被震驚得連說話都結巴了,這是人乾的事嗎?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水平,想要提升一修的實力,沒個十年八年的都別想,這還是比較幸運的,可是這個小子倒好,被揍了一頓,昏迷了一下就連升了三修!如果他能被揍上一頓,就是昏迷一年能提升個三修,他也樂得屁顛屁顛的了。

    朱羽等人也是內心慨嘆,這讓他們這些老傢伙也太汗顏了,看來這個傢伙連升三修的事情還不止只一次,年紀輕輕的實力就直逼他們,將來的成就不可估量。

    「趙庸,你真的沒事了嗎?」

    雀兒見到趙庸沒事了,也是激動得滿臉的緋紅,可是她還是忍不住要確認一下。

    「我沒事了,對了,你們現在也穩定了吧?如果沒事的話我得回去了,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哦,怎麼那麼快就要走啊?」

    雀兒聞言頓時感到非常的沮喪,他剛剛醒過來就要離開,話還沒說上幾句,她正要想法在讓他能再多留幾天,這個時候卻感到自己的心頭「突」的一跳,她眉頭也隨著一皺。

    「怎麼了?」

    趙庸也覺察到了小鳥的那細微的變化。

    「嘿嘿,什麼怎麼了,還不是捨不得你小子離開嘛!」

    朱雷打趣兩人道。

    雀兒聽到朱雷的話,臉色不但沒有變紅,而是變得越來越白了。

    朱羽也是覺察出了雀兒的異常:「雀兒,你怎麼了?」

    雀兒沒有回答,卻從胸前的衣服了慢慢的抽出來一個繩子綁著的東西,然後放到了手上,那是一個圓形的上面刻滿了古怪符文的像珠子一樣的東西,整個的珠子紅得鮮艷欲滴,可是現在那珠子上面卻裂開了一條細細的紋路,把整個珠子一分為二,只是現在還沒有完全的分開。

    「對不起父親,我把母親給我的東西弄壞了!」

    雀兒說著眼中的淚水就簌簌的流了下來,她從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在她記事的時候起,父親就把這個珠子掛在了自己的身上,說這是母親留給他唯一的東西,雖然她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但是有了這個珠子,她就感覺自己的母親就像在自己身邊一樣,可是現在這個珠子卻壞掉了,怎麼能不讓她傷心難過?

    朱羽看到雀兒拿出來的那紅色的珠子,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駭lang,這個珠子是什麼他心裡很清楚,就是歷經無數的劫難也從沒出現過破裂的情況,就是以他的實力要想把這個珠子弄出裂紋來,那也是不可能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歷經數萬年而留存到現在了。 趙庸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個小鳥的東西壞了就壞了,反正也沒自己什麼事,自己也不能在這裡耽擱下去了,他也得趕緊回去西陸聯盟看看了。

    「朱羽族長,雷老頭,沒什麼事我得先走了,已經出來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趙庸說完就要轉身離去,可是被朱羽出聲叫住了。

    「等等,我還有事情要請教下小兄弟!」

    朱羽本來沒有要挽留趙庸的意思,畢竟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更何況現在外面的局勢也是不明朗。

    可是在他看到雀兒佩戴的那個珠子的情況的時候,他也不得不請求趙庸留下了,這個珠子肯定是剛才雀兒丫頭碰觸了趙庸,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他必須弄明白這件事情,看看是不是對自己一直以來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有所幫助。

    「哦?請教不敢當,如果還有什麼要我去做的,您就儘管開口,只要是我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定當儘力而為!」

    這個老鳥有什麼事情要請教自己啊?都是人老成精的傢伙了,還有什麼事能難住他嗎?難不成這個老鳥還真要把小鳥嫁給自己?那雷老頭一直拿小鳥開自己的玩笑,也沒見朱羽老鳥怎麼的生氣,改不會真的是那樣吧?

    「你小子幹嘛走的那麼急?你要是走了,可就讓朱邁那小子佔了便宜了啊!」

    朱雷也是知道了趙庸冒充朱邁參加比試的事情,這整個的朱雀一族可都是知道了朱邁和雀兒的事情,其實朱羅德和朱邁他們都可以出面澄清,朱雷就是對趙庸這個小子好奇,也不想他那麼快的就離開,所以就找了一個借口。

    趙庸白了朱雷那老鳥一眼,沒有接話,這個老傢伙是蹬鼻子上臉,你越接話他就越來勁,自己乾脆來個不理不睬。

    「這個不是說話的地方,請你隨我來,雀兒,你也去!」

    朱羽說完,率先騰身而起,向著遠處飛去。

    雀兒疑惑的看了父親一眼,什麼事還那麼的神秘?不過既然父親發話了,她也不得不跟去。


    趙庸看著遠去的朱羽,送了一口氣,看來是自己想多了,不過他也想不明白,還有什麼事是不能當著大家的面說的?不過不明白歸不明白,既然老鳥都發話了,自己也不意思拒絕了。

    「老大有什麼事還要這麼神神秘秘的?「朱允看著離開的他們喃喃的說道。

    「還有什麼事啊,肯定是想要雀兒那丫頭嫁給那小子,可是又怕人家拒絕,臉上不好看,所以就找個沒人的地方去說!」

    「說你直腸子一點也不錯,雖然那小子比較的怪異,但是我們的雀兒也不差,她還是我族唯一的一個異化的,也是我朱雀一族未來的族長,難道還配不上那小子嗎?」

    朱真真白了朱雷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知道這個小子在西陸是什麼身份嗎?」

    「什麼身份?」

    朱真真一愣,她沒有想到朱雷看起來大大咧咧的,還有那麼八卦的一面,她都沒有想起來的事,看來他早就打聽好了。

    「這個小子現在是西陸聯盟的盟主!」

    朱雷也是從雀兒那丫頭的嘴裡套出來的,當時他還不相信,可是後來看到那丫頭一本正經的樣子也不像在說謊,他還特意出去打聽了下,還真是像雀兒所說的那樣。

    「聯盟盟主!」

    朱真真、朱羅德、朱允以及朱天宇等人異聲同呼,縱然他們想破了腦袋,也不會把趙庸這個傢伙和西陸聯盟盟主想到一塊去,因為他太年輕了!

    趙庸隨著朱羽來到一處石室之內,然後靜靜的等著朱羽說事,他一路上也沒有想出還有什麼事是他不能解決的了,他們身上的丹毒已經完全的去除了,朱烈也完蛋了,他們已經完全掌握了朱雀一族的局勢,應該沒什麼能阻礙他了。

    「雀兒,把你的那個珠子拿去給趙庸看看!」

    朱羽看了一眼雀兒,說道。

    「哦!」雀兒應了一聲,這是自己的母親留給自己的東西,拿給趙庸讓他看什麼啊?

    趙庸也是猶猶豫豫的接過了小鳥遞過來的珠子,也不明白那朱羽是什麼意思:「朱羽族長,這是……?」

    「不瞞你說,這個東西內藏著一滴神雀的血,是先祖遺留下來的東西,對於想我這樣的朱雀一族普通的族人來說,沒有什麼用處,但是對雀兒來說,卻是可以徹底改變她命運的東西。」

    「可是我不明白,這麼重要的東西,為什麼要拿給我看?」


    趙庸也是越來越不明白了,這個東西這麼的重要,那就更不應該輕易的示人,這麼反而要自己看什麼啊?

    「呵呵,你聽我把話說完,」朱羽淡淡的一笑接著說道,「這個東西被先祖以一種符文所封閉,在其內有他的一滴血,他和雀兒一樣,是除了雀兒之外的唯一的一個異化成神的族人,不過他的異化成神是一次機緣巧合,他深知如果沒有那次的機緣巧合,他也不可能成神,所以後來在他成神之後將要到另外一個空域的時候,就留下了這個東西,他希望再有像他一樣的族人的時候,這滴血脈可以讓他成神。」

    「這個東西一直流傳了數十萬年之久,再也沒有異化的族人出現,本來以為不會再有那樣的奇迹發生,這個東西也慢慢的被人淡忘,僅僅是被當做了一件飾品傳了下來,直到雀兒的降生。」

    「可是在那場浩劫之中,能開啟這個珠子的族長隕落,在這些年來,我一直尋找開啟這個神脈血珠的開啟之法,但是一點頭緒也沒有,我也試圖強行打破它,可是我卻拿它毫無辦法,但是現在,你看看手上的神脈血珠。」

    朱羽一口氣道出了這個神脈血珠的來歷,絲毫沒有隱瞞,這個珠子是雀兒被趙庸自身的的防禦靈氣攻擊之後才出現裂隙的,這絕對不是什麼巧合,他相信這珠子的要開啟的跡象肯定和趙庸有很大的關係,不然他也不會告訴趙庸那麼多。 趙庸早就看到了朱羽所說的神脈血珠,在雀兒一臉傷心難過拿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有了裂縫,可是他還是不明白朱羽給自己說那麼多是什麼意思,那神脈血珠壞或者不壞,也和自己沒什麼關係啊?

    再說了,朱羽老鳥費了牛勁也打不開的神脈血珠現在它自己裂開了,那不是正好嗎?那正是他所希望的事情,血珠開啟,能讓小鳥徹底的改頭換面那也是好事情,和自己說那麼多有什麼用啊?

    雀兒也是越聽越感到驚奇,這珠子不是自己的母親留給自己的嗎?現在怎麼成了什麼數十萬年流傳下來的神脈血珠?!

    「朱羽族長,現在這神脈血珠能開啟是好事,可是這件事情我恐怕幫不上忙。」

    這是他們族內的大事情,自己對這神脈血珠也是一無所知,能讓小鳥血脈覺醒的方法他朱羽老鳥應該知道,趙庸還真想不起來,他有什麼可以幫助他的。

    「你先別忙著拒絕聽我說完,」朱羽伸手制止了趙庸,「這個神脈血珠就是剛才雀兒接觸你的時候,才出現現在的這種情況,我費勁心機也沒打開的東西,卻在接觸你的時候打開了,我想這應該不是巧合!」

    「你是說,這神脈血珠是因為我才開啟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