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是,小姐!」很多人喊道,他們紛紛收拾著,往山裡的林子里撤去,那裡林木繁茂,通往各處。

    沒人可以找到他們的蹤跡。 當他們撤走之後,一群商軍沖了上來。

    「王將軍,我是這裡的獵戶,我常年在這裡打獵。最近這些日子,總看到這裡有火光。我當時以為是一些修鍊的奇人在這裡,所以就沒有來看。可是今日你們搜山經過我家,說是追查想謀刺大王的兇手,我就想起這裡。他們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行刺大王,希望你們抓住他們。」一個獵戶樣的人說道。

    他一身布衣,背上披一片獸皮擋住了風寒。他的背上背著一副弓箭,手裡還拿著一根錚亮的青銅長矛。

    「好的,謝謝了,陳獵戶。我們要是抓住了那些刺客,我向大王給你請功!」王將軍說道。

    看到了小廟,王將軍手一揮。士兵們從四面八方將小廟包圍,王將軍在廟門前仔細聽了一會,沒有任何動靜。

    他做了一個手勢,突然,那些士兵一腳踹開了破爛的大門,他們全部破門而入。

    他們衝進了小廟。可是院子里已沒有一個人。

    「難道逃走了?你們趕緊四處搜查,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王將軍說道。

    「將軍,這裡有他們痕迹!」很快,小兵們搜出了一些痕迹。那些東西是動物的皮毛,換下來的白布等,白布上面還有血跡。

    「哈哈,他們還沒走遠,追!」王將軍走到小兵們搜出的火堆面前。雖然火堆被泥土蓋住,可火還沒燃盡。

    王將軍拔出了刀,準備衝上去追捕這些刺客。可是突然,一把箭射了過來,正中他的心臟。

    王將軍慘叫一聲,倒在地上,他在地上掙扎,抽搐。那些士兵已經顧不得他,他們都在四散躲避。

    陳獵戶驚慌失措,他也急忙躲在廟裡破一個神像後面。

    古伯手裡的箭正要射向陳獵戶,「都是你帶這些人來,老子殺了你!」古伯咕噥道。

    可是倩兒阻止了他。

    「古伯,不要殺他。他只是一個普通獵戶,他家裡還有妻兒老小。我們走吧,這些士兵的主將死了,他們會逃走的,不會是我們威脅了!」倩兒說道。

    「小姐,你心地太善良,以後會吃虧的!」古伯嘆息道。

    倩兒看著他,嘴角一笑,「其實我殺人的時候很冷酷的,你不覺得嗎?」

    「也不知道你這樣是好還是不好!聽天由命吧,我聽說小時候你娘找高人給你算了一卦,說你這輩子要和你一個叫做風的男人過一輩子的漂泊征戰生活,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古伯說道。

    「哈哈,那些江湖騙子,也許說的是假話。不過,真遇到一個我喜歡的男人,哪怕漂泊九輩子,我都願意!」倩兒笑了。

    他們悄悄撤離破廟,往林子深處撤去。一路上,倩兒都在使出防追蹤術,抹去任何痕迹。

    當丞相官署的宗成接到這個報告時,他知道,已經追不到那些刺客了。

    從發現刺客到自己接到消息,已經一個晚上。對於那樣的一些身手的刺客來說,已經走很遠了。

    只是,追捕還是要繼續,宗成繼續布置各處的追捕。只是過了好幾天,都沒有任何消息了。那些刺客當時是最後一次露面,估計他們的去向就是冰川絕境了。

    許風已經帶著人出發,一行人騎馬而行。一路上,春風怡人,雖然是一次軍隊行動,可也充滿了一種漫遊感覺。

    在大地上馳騁的感覺總是很不錯的。只是夢兒突然感應到了啥。

    「大哥,我覺得我們還是小心,我覺得也許我們要遭到襲擊!」夢兒說道。

    許風看著前面鄭廣和後面章乙,他們兩位老師好像都在想啥。

    鄭廣帶著五名弟子在前面,章乙帶著五名弟子作為後隊。許風和夢兒,山鬼孟良他們在十幾個人在中間。

    按道理說,他們這個陣容是一個豪華陣容,一個小國都派不出這樣的人才隊伍。這裡光是二十四級魔法師就是好幾個。能夠達到五級以上的武士十幾個!

    許風想,對方除非是用鎮國一級的魔法師前來,才能穩勝自己這支隊伍。

    這天晚上,他們來到了一個地方。這裡是一個山中,林木繁茂。


    許風看到這裡氣韻甚佳,再說也走累了。

    「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晚吧,趕了這樣久的路了!」許風說道。

    一路上馬不停蹄,風餐露宿,的確很辛苦。他們找到一個破舊山神廟,許風帶著大家走了進去。

    裡面沒有任何人,只有歪斜的神靈在那裡。神廟裡圍牆破敗,院子里都是落下的樹葉。此刻,已是初夏,四處蟲鳴。

    「我們就在這裡住一夜吧,今晚好好睡覺。明日多趕些路!」許風說道。

    「好!」大家回答道。

    大家一起收拾大殿,準備在大殿里搭地鋪。一部分人去林子里找野物,準備打來燒烤著吃。

    雖然是神廟,但這裡也不忌諱殺生。

    大家抓了一隻野山羊。他們就在後面水源處準備宰殺清理然後弄到前面來燒烤。

    許風在山神殿四周走動著,他仔細看了四周。這裡和一般的山神殿也沒啥不同。估計因為位置太偏,當地百姓在另外地方修建了一座,就廢棄了這裡。

    因為許風在來的時候,看到山下不遠處靠近人煙地方,有一座神殿,和這座很相似。

    此刻,明月即將升起,今晚,和大多數夜晚沒有啥區別。

    許風看著天象。每月除了月初幾日外,這明月日日為伴。從一彎新月到滿月,然後再虧,最後消失又升起。許風從這明月里,好像看到了任何事物的規律。

    他想起了姬昌說的易經道理。這天地之間,奧秘無限,只是如何能全部掌握啊!許風嘆息。

    他想到了這次的任務。這次是去挽救神鳥。可那神鳥在哪裡?大河源頭那樣複雜,如何能找得到呢?

    不過許風想起了兩個老師說的,用笨方法。就是沿著大河走。就一定能找得到源頭。

    他們就是沿著大河在走。估計他們的對手也是如此,許風只有拚命趕路,希望在對手前面。

    許風突然看著那前面山林里,有些奇怪的光在射向天空。那是有能量生物的光啊,許風想。

    奇怪了,難道這裡有奇異的動物?按道理說,有些奇異動物修鍊成功后,都會有這樣的光沖向天空!

    這光雖然不是七彩之光,也是好幾種顏色混合,而且直衝上天,也是多年的修行。

    許風想走上去看看。

    「吃飯了,許風!」夢兒在喊了。

    許風急忙走回去,不過他總是回頭,他看著那山林深處,總覺得有些靈異。

    夢兒迎了上前,「許風,你看到啥了?」

    「我總覺得有些奇異東西在那裡!」許風說道。

    「也許是山裡的精靈呢!我們走在這樣的山林里,一定能看到很多奇異東西!」夢兒說道。

    夢兒沒有帶手下隨行,因為那些人都潛伏在朝歌城外東夷奴隸里。

    原先是柳勇先去,他潛伏了一些日子后,回來給大家說,這些奴隸其實很優秀的,手腳靈巧,很多人武功不錯。

    他們只是輸在國家整體實力不如大商朝,所以被商軍俘虜。

    「我們只需要再努力一兩年,這些奴隸就可以為我們所用!」柳勇說道。

    所以夢兒那些手下都被柳勇派到這些奴隸里去和他們做兄弟。

    許風知道這事,他心裡苦笑,自己一邊幫助大商朝穩住基業。一方面又在接觸這些異己,真是又意思。只是他知道,夢兒他們即使能策動這些奴隸,也不能做成啥大事,畢竟整體大勢在這裡。

    當年商湯取代夏桀,那是祖先基業很多年,又積累了賢名,最後才能取而代之。

    夢兒一個女孩子,那些手下只是匹夫之勇,估計是完不成這個大業的。不讓他們干他們心裡也不舒服,不如就放手讓他們去吧。許風這樣想。

    夢兒也看著山中,「那裡是有一些東西,但我這裡得到的信息是,他們暫時不會攻擊我們!」

    夢兒的特長就是智慧力,她的天眼功能特別好,能夠看很遠,也能看到過去,還能看到一些未來。在學院畢業的弟子里,夢兒也算是中上人才。

    雖然她的攻擊力比不上一些男生,那些男生很多智慧力卻趕不上夢兒。

    整個學院弟子,基本課程學完后,這些獨特能力都是不樣。夢兒等級應該算是十級左右,大多數王朝凌雲學院弟子,都只有十級左右。

    有些人永遠只有五六級,就如看守藏經閣的王雲李亮,所以他們也只能看守藏經閣。

    目前隨同出發這些人,就法力來說,兩位老師是達到了二十四級,魯義是十五級左右,張千宋萬是十級左右,黃兵劉永是戰力八級,魔法八級左右。

    當然,許風已達到了二十級。以他的思維能力,綜合帶兵能力,是可以接近武靈級別的。

    武靈之上,就是武霸級,再往上就是武聖,再往上就是武仙,武神。這五個級別都是需要許風一步步去走的。

    鄭廣和章乙也只是一個二十四級魔法師水平。當年的蒼浩和玄武是達到了武霸級別的。費正也是達到武霸級別。宗成達到了武聖級別。


    許風看著夢兒,夢兒既然說目前沒有危險,那就沒有危險。自己也省了一些能量去看。濫用功能,如果一旦能量不足,逢事就會吃大虧。

    這一路上,行軍路線等等制定,都是黃兵和劉永來,他們是標準將軍人才。

    山鬼和孟良一面向他們學習著這些行軍知識,一面在武力上給大家提供保護。那些其餘幾個武士許風都將他們編隊,由孟良統一管轄。

    孟良性格豪爽,喜歡和人,帶人正適合他。山鬼更多角色是跟隨許風,山鬼武功神出鬼沒,適合跟隨許風,也適合傳達命令。

    許風其實是第一次帶這樣多人,可是他冷靜無比,這點上,兩個老師都佩服不已。他們從許風這裡都看明白了,自己為什麽職務還是一個老師。

    其實他們當年也從軍,這些年王朝有事也一直在從軍。只是他們或者是膽識問題,或者是綜合帶兵能力問題,就不適合當將軍。 當然他們也有優點,他們的法術經過多年研修,達到了二十四級水平。他們也會教弟子。

    夢兒說話時,山鬼也過來了。


    「我們今晚加強防備,也不要沒事惹事!」許風說道。

    「嗯,快速通過吧,不然一路上我們管不完的閑事。天下靈異事太多,不平事也多,如果我們都去管,我們沒法完成任務了!」夢兒說道。

    許風看著夢兒,夢兒這些建議都非常不錯,許風覺得夢兒在,就是增加一個智囊。

    他們回到山神廟,那隻野山羊已被烤好了。它是黃昏出來散步的時候被抓獲的。原本這時候,它在過著自由的生活。

    只是,人的移動給它帶來災難。此刻它靜靜躺在了燒烤架上,那是大家臨時搭建起來的。火光里,它渾身黃滋滋的,發出誘人香味。

    「大家一起吃吧!」許風笑著對大家說道。

    鄭廣老師幾個弟子和許風一直熟悉,雖然現在身份角色變了,他們的小師弟成了他們主將官。

    但相比之下,老師還成了許風手下呢,所以大家都能想明白。塵世間這樣的事不少見。

    兩位老師也見多了。

    更何況許風的潛能原本就讓他們很驚訝。就在許風入學考試時,很多老師都看到過許風的過人天賦。

    有些時候,決定一個人走多遠的,不是學過啥東西,而是事到臨頭機智處理的能力。

    這點上,許風絕對是戰場大師。他能在一些複雜局面下,做出正確選擇,讓自己這方取得勝利。這是鄭廣老師早就知道的。

    他們吃著山羊肉,一邊聊天。酒是不能喝的,除非是完成了任務,這點軍中嚴格規定。雖然他們是一個小部隊,也會嚴格遵守。

    行軍路線,每日任務都會嚴格做好,按計劃執行。這些都是黃兵和劉永來做,他們適合做這個。

    兩位老師最大作用就是在即將到來的魔法大戰中打贏對方,同時在日常行軍中,防範對手的襲擊。

    順便邊走邊掩蓋自己行蹤,不讓對手捕獲到。這點,可以讓敵人付出很大代價。因為遭遇戰比埋伏戰難打!

    所以想攔住許風他們的東南夷人會遇到很大困難!如果不然,許風他們也不會如此順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