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是呀,之前那亂七八糟的樣子簡直辣眼睛。」

    「那個。」那一胖一瘦的婦女吐槽的起勁時,棠瑩打斷她們的談話,那兩個婦女轉頭,凶神惡煞的看著她,棠瑩咽了口唾沫:「兩位姐姐,你們知道廚房怎麼走嗎?」

    那一胖一瘦的婦女繞著她轉圈打量她。

    「你就是那個總管說的新來的侍女?」胖婦女手拿瓜子。

    「是。」棠瑩回答完后聽到瓜子咔噠一聲。

    「聽說你是王爺帶回來的。」瘦婦女「咔呸」一口痰吐在地上,棠瑩:「。。。。。」

    「這個院子是你打掃的?」胖婦女繼續嗑瓜子。

    「是,我打掃的。」她看到胖婦女將嗑剩的瓜子殼吐在地上,棠瑩:我剛打掃好的院子。

    「你叫什麼名字?」瘦婦女。

    「棠瑩。」

    瘦婦女將口中剩的瓜子殼吐在地上,對棠瑩說:

    「行,棠瑩,你跟我來。」

    棠瑩本以為她們是要帶她找吃的,沒想到她們竟然給她領到一個院子,並對她說:

    「這個院子給我打掃乾淨,明天要是讓我看到花叢里有一根雜草,這圓桌不能用的話,我就要你好看。」

    那個瘦婦女說完,轉身便想離去,棠瑩抓住她的手不讓她走,那個瘦婦女大叫:

    「怎麼了?你還不樂意,敢反抗我!」

    棠瑩雙手抱頭說:「不不不,不起,只是姐姐,人是鐵飯是鋼,不吃飯我怎麼有力氣幹活,姐姐能不能讓我先去吃飯呀。」

    那個瘦婦女聽到棠瑩說自己姐姐,她道:「你這個丫頭一口一個姐姐的,叫的我心裡舒坦。」

    「嘿嘿。」

    「不過為了不讓你分心,認真工作,明天我在帶你熟悉王府,肚子餓了就先吃吃這個吧,很頂飽的。」

    棠瑩看著手掌心裡她吃剩的幾粒瓜子:「這。。這怎麼能吃飽啊。」

    瘦婦女:「其實我和你剛剛看到的阿胖都是廚娘,今天王爺回來沒有通知,王府內也沒有存放果蔬,所以今天都沒有做飯,王爺也從來不吃夜宵,所謂先苦后甜,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王爺絕不是在外面沾花惹草的性格,親自帶你回來,你身上肯定有什麼吸引王爺的,你就先撐一會,明天就好了。」

    「這。。。。。」

    瘦婦女走後,棠瑩蹲下來,拿起手中的瓜子,無奈啊,抖腿嗑了起來,她想到司馬世奇之前說的:

    「女孩子家家的抖腿像什麼樣子。」

    就不抖了,她單手托腮:我身上有什麼吸引王爺的地方嗎?

    算了算了,不要胡思亂想了,天機樓交給我的任務可不能忘了,先把眼前的事情搞定了再說!

    棠瑩擼起袖子,打掃起來,躲在樹上的司馬世奇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自己在朝中沒有權勢,就連下人也敢騎到自己的頭上,但司馬世奇不是什麼好人,他們對他所做的一切他都記在心裡,他知道懦弱解決不了問題,他只有強大,強大到別人不敢欺,他才能守護自己想要的東西。

    風驚起了樹上未南飛的鳥兒,棠瑩抬手遮住夕陽散發出的刺眼的光,她咽了口唾沫:

    「這太陽好像流心的鹹鴨蛋黃啊。」

    肚子咕嚕嚕的叫聲在院子縈繞。

    。。。。。。。。。。

    司馬世奇熟練的避過守衛,摸到書房,將門打開,書桌上埋首的司馬世度被他嚇了一跳,連忙將剛剛寫的書稿藏起來,無腦道:

    「七弟,你怎麼老是這樣,來也不走大門進,而且,你進門好歹敲一下門啊。」司馬世度扶額。

    「那是你的侍衛不行,這要是有點身手的刺客,你恐怕就難辦了。」 我爲宮狂:王妃太難纏 司馬世奇走到他面前,雙手撐著書案,司馬世度被他的氣勢威懾住,司馬世奇勾笑,居高臨下看著他:「而且是你傳暗號約我見面的,我只是早來了一點,而且我要是不這麼偷偷摸摸的來見你不然我怎麼知道,五哥是山人先生呢?」

    司馬世度面上一紅:「七弟,你又調戲我。」

    「你放心,你這事我是不會說出去的。」司馬世奇又道:「五哥你秘密叫我來是要做什麼?」

    司馬世度面容嚴肅的看著他:「我現在要跟你說一說現在朝中的勢力分佈,你初來乍到,什麼都不了解,所謂知己知彼,則百戰不殆,我會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

    司馬世奇坐在一把椅子上道:「洗耳恭聽。」

    「現在朝堂由兩個大勢力丞相和曹家操控,父皇雖貴為皇帝,但大權都在他們手裡,雖然說他們都是有德才的人,但是。。。」

    「五哥你是說他們有反叛的動機?」

    司馬世度負手而立繼續說道:「丞相跟隨先帝推翻前朝,功不可沒,而曹這家則是武將世家,兵權大多掌握在他們手裡,這兩家皆是開國之臣在朝中德高望重,七弟想要在朝中立足登上皇位,則需要獲得這兩家的支持。」

    「我剛回朝,對於朝堂的勢力就是兩眼一抹黑,沒有人認識我,所以連個下人都給我使眼色,況且這兩家一向保持中立,要獲得他們的支持簡直難如登天。」

    「是的,但我們最主要的不是獲得他們的支持。」司馬幽說道。

    「什麼?難不成。。。。」司馬瀛看著司馬幽,司馬幽嘴唇輕啟:

    「板倒丞相和曹家。」

    司馬世奇眯眼看著司馬世度道:「板倒他們有什麼好處?」

    「一,最近丞相利用自己手中的特權,給各司的人換血,換上自己的人,而曹家。。。開國的曹將軍早已仙逝,他絕對是一個忠臣,但他的子孫後代卻。。。」

    「五哥你是說曹家有反叛之心?」

    「是的,密探來報他們私下秘密構建保護軍大大超過律法所規定的人數和規模,且他們大多是平庸之輩,仗著兵權在握,也不將父皇放在眼裡,朝堂需要有能力的人,所以父皇才想板倒他們。」

    「那五哥和父皇可有什麼計劃?」司馬世奇道。

    「暫時沒有。」司馬世度無奈。

    「。。。。」司馬世奇。

    司馬世度說道。「明年秋天,父皇估計就會從我們三個人之中選太子,到時,五哥會在暗中幫你,只要你不出什麼差池,你就會有機會。」

    司馬世奇皺眉:「你為什麼支持立我為太子,我的前半生基本和這個朝堂沒關係。」

    司馬世度盯著司馬世奇的眼睛:「因為你有帝王之像。」

    司馬世度用掌心貼上他的面龐,手指想撫摸他的眼帘,司馬世奇有一個特別的面相:他的眼睛是重瞳,古時迷信,擁有重瞳的人具有帝王之像。司馬世奇扭頭道:「五哥沒想到你是個迷信的人。」

    「這也算一個原因吧,但我更欣賞的是你眼裡的那股狠勁,無論是從父皇還是爺爺,他們眼裡都有這股狠勁。」

    我會幫你登上皇位,你是這個位置的不二人選。 真神們很少搭理俗世中的爭端,在神域中那些證得神道的真神們都挖空心思進入浮島,希望得到更好的資源。

    母世界中也是如此,真神們在修成大圓滿后,都是一心一意踏足真意之海,希望早日踏足彼岸。

    但母世界與神域中有一點不同。

    神域的神民們只能生存在神城之外,無法形成龐大的規模。

    而母世界中的神民們比神域多了無數倍,這些神民們也形成了一個個國家,國家之間也有廝殺,爭鬥,皇位的傳承等等。

    沙國不過是龐大的母世界中無數國家中的一個而已。

    神民終究不是凡人,即使他們未入神海境,但無論是體力還是耐力,比之神海境也弱不了多少。

    半日功夫,魔笛已經帶著羅征走出了上百里路程。

    除了用那隻「庇護之笛」開闢沙塵暴外,魔笛還在不斷地更改著路線。

    看到魔笛的這個舉動,羅征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狐疑之色。

    沙漠中的景色枯燥而荒涼,周圍幾乎沒有任何標誌性的景物,而且風沙滾滾之下,這些沙丘都會變幻方位。

    她雖然能依靠那長笛能破開空間幻境,但又是靠什麼來辨認道路的?

    羅征心中狐疑之下,便已多了一分心眼。

    他悄然將神識擴散出去,然後將周圍的沙丘地帶映入腦海中,以羅征現在的記憶力,能夠將周圍的一切細節記的清清楚楚。

    一個時辰過去后,羅征的目光又望向不遠處的那一片沙丘,瞳孔深處悄然閃出一絲異色。

    「七個沙丘,位置雖然略微有些變化,剛剛我應該是來過這裡!」 邪帝放肆寵:撲倒狂妃 羅征心中想著。

    懷疑歸懷疑,羅征還是不動聲色,依舊跟隨者魔笛轉悠,同時悄悄打量著魔笛身後的那些護衛。

    這些護衛們滿臉嚴峻之色,那位刀疤臉掉在隊伍的最後面還在東張西望,似乎在防備著什麼……

    又過去了一個時辰,羅征再度看到了那七個沙丘,但這七個沙丘又挪動了一些距離。

    這時候羅征大概已確定了,這名叫魔笛的女子的確是帶著自己兜圈子!

    不知道她在玩什麼花樣……

    羅征心中猜疑之下,依舊沒有聲張。

    「在天黑之前,我們應該能找到沙國,到時候就麻煩羅公子了,」魔笛將長笛放下來輕聲說道,朝著羅征甜甜一笑,面紗下面的臉龐中露出一絲略帶魅惑的笑容。

    任是誰看到這笑容,都會有怦然心動的感覺,羅征也不例外。

    不過發現魔笛帶著自己兜圈子后,羅征心中已十分警惕,先前魔笛楚楚可憐說的那番話恐怕並不可信。

    半個時辰后,羅征羅征在滾滾沙塵中看到了一片灰黃色的城牆,前方不遠處真的出現了一座大城!

    而那七座沙丘便屹立在沙國的一側。

    「這沙國是突然出現的,」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

    這時魔笛朝著羅征淺淺一笑,「羅公子,還請隨我入沙國幫我誅殺王上,若魔笛能夠重登王位的話,我沙國另有重謝。」

    「好的,」羅征點點頭。

    他倒是想看看,魔笛到底玩的什麼把戲。

    在一行人慢慢走向城門,羅征一邊走一邊開口問道:「沙國的王上既然奪走了王位,為何不派人守護城池?我那城牆上似乎空無一人?」

    魔笛思索了一下,面紗下面的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回答道:「我王族都已被王上屠殺殆盡,想必王上以為我一個小女子掀不起什麼風浪,自然無需防備。」

    「可我看這沙國中沒有其他的沙民?」羅征又問道。

    「今日風沙滾滾,沙民們應該都待在家中,羅公子若進入其中自然是能看到沙民們的,」魔笛回道。

    這番問道之中,魔笛已將羅徵引入了城中。

    傅少你老婆是個小傲嬌 果然就像魔笛所說的這般,沙國寬闊的街道中偶爾有幾位沙民穿梭出來。

    不過那些沙民們的步態十分怪異,彷彿拖著雙腳在地上蹣跚一般。

    羅征盯著那些沙民,雙目中閃爍出一抹綠色光澤,在清目靈瞳的幫助之下,那些沙民們已顯露了真容,那赫然是一尊尊沙子堆積的雕像!

    「羅公子,快隨我前往王宮,」魔笛催促道,聲音也變得有些急切起來。

    但羅征則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淡淡的問道:「偌大一個沙國,這麼多沙民,不知道拿什麼來養活?」

    神民不是武者,如果他們沒有踏入神海境是無法辟穀的,所以神域的神民們需要種植,畜牧才能養活自己。

    偌大一個沙國想要在滾滾黃沙中生存,總不可能以沙子為食吧?

    「這個……」

    羅征一路上拋出許多問題,魔笛都要挖空心思回答。

    但這個問題,魔笛卻難以給出一個合理的答案。

    羅征隨即輕輕一笑,「還是說這沙國中其實並沒有人?」

    魔笛以及她身後的那些護衛們臉色赫然大變,不過魔笛還是靜下心來回答道:「羅公子在說笑么?這麼大一座沙城,怎麼會沒有人,我……」

    羅征冷哼一聲,腳尖在地上輕輕一踩,一股恐怖的力量向下漫灌而去。

    地面的沙子在力量的涌動之下,如漣漪一般擴散起來……

    「刷刷……」

    以羅征為中心擴散的漣漪形成排山倒海之勢,沙塵中那節次鱗比的房屋建築開始不斷地倒塌,那些沙民們也化為了一堆堆黃沙。

    魔笛和那些護衛們迅速後退,就聽到她大聲呼喚道:「喚霧尊者!人已經給你帶來了!還請快快顯靈!」

    「呼呼……」

    在這一刻風聲大作,原本屹立在城外的七座沙丘竟似長了腿腳一般,迅速朝著羅征這邊蔓延過來。

    那些沙丘在移動的同時,表層的黃沙不斷地抖落,自沙丘中顯露出一條條粗壯的綠色藤蔓,而在著藤蔓的頂端,竟是一個個長滿尖利獠牙的大嘴,形狀怪異而誇張。

    「這是植物……還是凶獸?」

    羅征注視著這東西臉上露出些許失望之色。

    他在這沙漠中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但那魔笛還有她的護衛們卻是貨真價值的神民,這些神民苦心孤詣將自己騙到這裡,就是因為這隻所謂的「喚霧尊者」? 回到七奇府。

    司馬世奇登上閣樓,椅欄遙望遠方,閉上眼,享受這帶著秋意的涼風,企圖讓這涼風吹走他的腦海里總回想的話。

    你有帝王之相,我會幫你。。。。

    帝王之相嗎?迫不得已嗎?

    司馬世奇自嘲一笑,他抬頭看天,天上的月亮好像是被咬了一口的月餅。

    月亮一日比一日圓,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但我心中的憤怒和熱血都不會減少,總有一天我會讓那些迫害他和母親的人付出代價,他握緊拳頭,用力之大竟使手掌附滿了血。

    他椅欄看向府內的一個角落,哪裡是棠瑩居住的地方—侍女院。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司馬世奇想了想,轉身消失在樓閣。

    侍女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