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挑戰主宰的地位!」

    紫電道尊和重山道尊異口同聲說道。

    「或許,還能鎮殺一兩位?」

    力王道尊更大膽的推測。

    天機道尊沉默了許久,又幽幽道:「那一天,或許不遠了!」

    三位道尊,還有周圍的道尊,更是身軀大震,可無論他們怎麼詢問,天機道尊都閉口不言。

    嗡……!

    平台上,丁峰身上的氣息一閃而逝。

    就是這千分之一彈指間的氣息,都讓姬長空等人駭然失色。

    「好強的氣血之力!」玄磁山震驚道,「他的突破,已經超越我了!本以為,他是突破修為,步入道君之境,沒想到他還是淬鍊體魄,卻能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他到底修鍊的是什麼妖孽功法?他到底是何等血脈?以我的血脈體魄和底蘊,想要突破,都看不到希望。而他……!」

    說到這裡,他滿嘴苦澀。更可怕的一點他還沒有說出,他從丁峰磅礴的氣血之中。還感受到了屬於其他種類的可怕氣息。

    「難道又是一個劫?」

    太乙神握了握拳頭。

    「已經可以肯定了,說不定他比劫更妖孽?」

    姬長空語氣中帶著波動,其它強者無不默然,而被重傷的幽皇神色更加陰暗。

    「可惜啊,還是太差了!」劫又看了一眼丁峰,微微搖頭,縱身而起,留下一句話,「希望能在第九層和你一戰!」

    「放心。會的!」

    丁峰自信的回答。

    看著劫分開水流,破空而去,姬長空等強者也不再停留,紛紛施展神通,打破瀑布禁錮,撕開阻擋,沖向了高空。

    每個平台之間,都相隔萬米。

    在距離第四個平台還有五百米時,眾人都開始出手了。不過這一次都留有餘地,因為此間的壓力非常大。

    「丁峰,接我一拳!」

    玄磁山分開水流,來到了丁峰身側。一拳轟了過來。依然是純粹的力量,沒有蘊含神通,這是屬於體魄的碰撞。

    「好!」

    極致的力量。丁峰沒有保留,這也是對玄磁山的尊重。

    這是屬於兩大體魄的碰撞。

    極其純粹的比試。

    砰……!

    水流炸開。往四方捲起,玄磁山被一擊而飛。丁峰也晃了晃身子。

    「好強!」

    玄磁山震撼,「你果真超越了我,佩服,佩服!」

    拱了拱手,他再次分開水流,破空飛起。

    丁峰眼光一掃,看到了在他下方的幽皇,嘴角噙著一抹笑意,一指點出,創世之光化作一點鋒芒,疾馳而去。

    幽皇在第三平台被劫重創,有了傷勢,在衝擊第四個平台就落在了下風。他本在催動神通,激發潛能,奮起而追,等得到獎勵后藉以療傷,恢復傷勢,哪知這個時候,心頭陡然狂跳,就感覺到了危機降臨。

    「丁峰……!」

    念頭一動,便察覺了丁峰出手,頓時狂怒,他張口吐出一團黑光,化作一個極小的魔頭,阻擋創世之光的鋒芒,然而在他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魔頭一顫,砰然消散,點滴不留。

    「不……!」

    幽皇驚怒,在想躲避抵擋已經來不及了,只能身軀一閃,整個人化作了魔霧,可被創世之光一擊,就傳來了幽皇的慘叫,黑霧凝聚,恢復身軀,可他身上卻破破爛爛,張口又狂噴出一道血劍。

    一個浪頭打來,將他卷到了下方,不見了蹤影,唯有恨欲狂的聲音回蕩:「丁峰,我和你勢不兩立!」

    「你……!」

    丁峰嗤笑一聲,不再理會,要說剛開始對方全力出手下還能壓他一頭,不過現在,他已經絲毫不懼,更別說以後了。

    「丁峰,我試試你的手段!」

    太乙神看到了丁峰的神情變化,十分不舒服,當初在第一個平台上,就是他第一個質疑丁峰的,結果卻沒有動手。現在卻有了機會,自然不會錯過。

    還有一點,就是劫得到的帝品靈液都給他了,更讓他看不順眼。

    「太陽神指!」

    一指點出,斗轉星移,天地轉換,將前方逆轉成另一方天地。沒有了瀑布,卻出現一片火海,頭頂之上,一**日陡然降落,攜帶著無盡的天地之威,狠狠的鎮壓下來。

    丁峰眸光一冷,張口吐聲,「鴻……!」

    一音回蕩,大日崩潰,天地毀滅,眼看就要點在丁峰身上的一指,陡然停住,太乙神神色一僵,眸光晃動,有了一絲迷茫,可剎那間就反應過來,可惜已經晚了。

    砰……!

    丁峰的極光鎮天拳轟在了他前胸,打散了護體神光,只見太乙神的身體開始龜裂,卻被體內一股強大的力量護住,不過卻拋飛遠處,被水流一卷就落到了下方。

    不過片刻間,兩位道師九重的強者,便被他敗落,看到這一幕的姬長空等人,無不震驚。

    「哈哈哈,丁兄,你牛,佩服、佩服!」

    卓不凡卻大笑,十分高興,他本來就對太乙神看不順眼,現在好了,被一位道師打敗,徹底的失了臉面。

    「走!」

    丁峰笑了笑,朝著卓不凡拍出了一掌,讓卓不凡一愣,隨之大喜,「謝了!」

    借著這一掌之力,他的速度驟然提升。

    丁峰也不再猶豫,施展出全力,速度全開,片刻后便落在了第四個平台上。在他上面有劫,還有一直沒有參與爭鬥的碧瑤。

    隨後便是玄磁山、西皇、姬長空、姜無影,還有卓不凡,以及武無敵,絕天劍和帝無雙只差一籌。

    「謝了!」

    握住寶瓶,卓不凡再次沖丁峰致謝,若是沒有那一掌,他絕對得不到這一層的獎勵。一旁的絕天劍和帝無雙有些氣悶,本以為丁峰將幽皇和太乙神打落下去,他們就有了機會,可惜最後還是差了一點。

    這一次的獎勵,又是上一次的兩倍,每一個寶瓶之中都有著八份帝品靈液。

    「給你!」

    盤坐一旁的劫將他的寶瓶扔了過來,被丁峰接住,笑道:「謝了!」

    劫只是點點頭,便閉目不言。

    唰……!

    片刻后,太乙神登到了平台,只是神色十分差,他眼中燃燒著火焰,怒視丁峰,頭頂上升起了一**日,裡面首次出現了一個朦朧的金烏。

    「金烏?有意思!」

    丁峰眸子一凝,淡淡一笑,氣勢噴薄,如狂風驟雨,絲毫不懼。

    嗖……!

    幽皇也終於上來,可他一落到平台上,便吞服了一粒丹藥,憤恨的看了丁峰一眼,便盤坐在角落中修鍊,進行療傷。

    卻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下一關,將有主宰精氣為獎勵!獎勵為二十份,將不再同樣。排名越前,獎勵越好!」

    一道聲音,震驚了所有天才,哪怕姬長空、玄磁山之流也都震動了。

    主宰精氣啊,那可是主宰的一縷精華,或許不會含有主宰的意志和武道經驗,可卻蘊含著主宰之境的奧秘。

    一縷主宰之氣,絕對是九份帝品靈液的十倍不止。

    「只要一縷主宰精華,再加上我的積累,定能夠突破!」

    姬長空握了握拳,某種精光爆閃,已經下定了決心,定要得到一縷,「要是接下來皆能得到,說不定,我就能達到道尊之境!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頭的波瀾。

    太乙神眯了一眼丁峰,便走了一旁,他卻暗道:「等我達到道尊之境,定將你鎮壓,還有那個劫!」

    療傷中的幽皇,咬了咬牙,取出了一個靈器品級的寶瓶,一仰頭將裡面的猩紅色液體喝了下去,「我的保命之物啊,不過為了主宰精氣,一切都值得!丁峰,劫……給我等著!」

    片刻之後,他的氣息便再次恢復到巔峰。

    碧瑤卻來到了丁峰身邊,低低道:「獎勵不同,才會有更激烈的爭鋒,更激烈的碰撞,對我等的提升都有好處!獎勵達到二十份,除了我們十五個之外,也是讓下面的人有個盼頭,不然就沒有多大意義了!」

    丁峰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卻眸光凝聚。(未完待續。) 林北望找了個不易被邪非看到的地方,飛回了小木屋裡。

    小木屋裡,穿著林北望皮囊的陸寒徹已經就著衣服躺在了小床上睡著了。

    魂體林北望飛到陸寒徹的床旁,蹲下身子細細看著陸寒徹的眉眼。明明臉上的五官是林北望的,林北望卻看出了陸寒徹的樣子。也許當一個人刻進你心裡的時候,你看誰都便是他吧……

    林北望見陸寒徹睡得很沉,便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在他的五官上細細描繪了一遍。從他的眉眼到他的鼻樑,再到他那性感的薄唇,再到他線條分明的下顎,再到他的側顏。林北望描的細緻緩慢。她的手剛描繪完就被陸寒徹一把抓住。陸寒徹一個翻身,順勢把魂體林北望拉倒在床上。他的雙目深深的看著林北望,冰冷的眼眸里微波繚亂,嗓音低沉生硬的說到,「去哪了?這麼久才回來!忘記要同我問安的嗎?」

    陸寒徹說到這,林北望才想起他先前定的那個變態的規矩!就是那早安,晚安,三餐要到他的面前打卡!這平時也沒有見抓的這麼嚴格啊!怎麼林北望一從他的眼前消失,他就開始精分了……這難道就是間歇性精神焦慮症啊!

    林北望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到,「總裁早,總裁好,總裁大人晚安,可以睡了嗎?」

    林北望說完就轉過身背對著陸寒徹,直接閉眼睡了。

    陸寒徹望著林北望的背影,嘴角勾抹了一絲笑意,再次躺下床。眼睛看著屋頂,伸手假裝不經意的抹了一下自己剛才被林北望描繪過的唇。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邪非就走到了木屋前,告訴王術出發了。王術眼神示意了一下康沐。健壯的康沐從角落裡押出了那個老者。

    魂體林北望看了一眼那個老者,老者依然用著一口阿拉伯語激動的說著太陽神之子降臨人世,在世間走向永恆之未來……絮絮叨叨,激動萬分的說著。

    林北望真懷疑他是白天磕了葯后,精神狀態極為的亢奮。裝久了神棍,自己也快分不清了哪個才是真的自己吧。可能只有在向邪非討錢的時候,人才是清醒的吧!

    林北望在心中吐槽完這個神棍老者后,便再也沒有去看邪非他們。她一路偷偷跟在小花後面前行。

    小花一路低頭不語的走著,時不時的看了一眼邪非,趁著大家不注意露出一絲笑意后,便再也沒有多餘的動作了。

    林北望跟了一路,都沒有任何的其他的收穫。

    這魂體總歸是不方便的,看來還是要換回身體后才能和這位小花好好聊一聊邪非啊!

    魂體林北望飄到了陸寒徹的跟前。眨巴著小鹿般的大眼睛,呆萌的看著陸寒徹不語。

    被林北望看的久了,矜貴冷峻的陸寒徹餘光瞥了一眼林北望,那眼神的意思冰冷而直接。明白的告訴了林北望,休想現在把身體換回去!

    林北望學著小花怯生生的一笑,隨即就掩飾不住自己的真實表情了,一臉的痞笑。那痞笑在林北望要做什麼壞事時,總是毫不掩飾的流露了出來。

    林北望深呼吸了一口氣,對著陸寒徹輕聲而堅定的念出了,「陸,寒,徹」! 道尊精氣的出現,獎勵的變化,讓平台上的十幾位天才都變了臉色,無不激動,可看到劫時,頓時一盆涼水澆在了頭頂。,:。

    「諸位!」劫負手走到了平台中央,環視一圈,傲然道,「第五層,繼續比試如何?」

    眾人沉默,高傲如太乙神、帝無雙之流,也沒有應答

    姬長空微微搖頭,道,「這一層,我沒有把握突破,等第五層繼續積累,第六層定和你一戰!」

    「第六層,也包括我!」

    武無敵戰意高漲,看向劫的目光就好似獵人看著獵物一樣。

    「還有我!」

    絕天劍等等也紛紛應和。

    第五層,他們沒有絲毫把握,不過一旦繼續積累,有了突破,到時候就難說了。畢竟獎勵加大,修為提升,再次聯手,肯定能爆發出更強大的威能。

    「也罷!」劫點點頭,縱身而起,又是第一個沖向了下一個平台。

    他是最強者,沒有人攔截,也不敢阻擋。

    劫太強了,強的讓他們絕望。

    眼看他離開,眼看他得到第五個平台上的第一份獎勵,眾人只能沉默,不過他們十分有默契一般,都沒有沖向高空。

    太乙神冷冷的看了丁峰一眼,暴喝道:「走……!」

    似乎眾人都在等待著一個動作,見太乙神衝天而起,姬長空等等也紛紛沖向高空,哪怕丁峰都沒有再留下煉化帝品靈液。

    第五個平台上的獎勵才是重點。

    唰……!

    沖向高空,撕裂水流,進入瀑布之中,眾人就感覺到身子一沉,差點被沖了下來,特別是實力稍差的雲飛燕上沖的速度極其緩慢。

    這一關,壓力增強了很多。

    不過也擋不住眾人的腳步,不一會兒功夫就來到了第四和第五個平台之間,他們幾乎齊頭並進。可都分開了一段距離。

    然而在丁峰左右,卻是幽皇和太乙神。

    「出手……!」幽皇忽然爆喝一聲,從胸口噴出一道黑光,凝聚成一個帖子。上面寫著生死二字,話音落下,黑色帖子一閃就來到了丁峰身前,要印在他身上。

    另一側,太乙神身軀一震。排開重重水流,手指一點,飛出一點星火,化作一隻三足金烏,啼鳴一聲,蒸發水流,穿梭而來,轉眼到達丁峰身前,探出爪子,就抓向了頭顱。

    兩位絕世強者。竟然同時對丁峰出手,顯然是要將他鎮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