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所以,你打算先去找沙漠之心?」爾維斯問。

    顧萌萌點了點頭,道:「我考慮過了,先激活你的獸王血脈的話,局面會對我們變得比較有利。這樣我再生小寶寶的時候,也會比較安心。」 「我沒意見,都聽你的。」

    顧萌萌依在爾維斯的懷裡輕笑,道:「去麥加沙漠的話,肯定不能帶小屎了……呵,他還不知道要怎麼跟我鬧呢。」

    爾維斯把玩著顧萌萌的小手,笑答:「要不,他一來我就陪他打上一架,打爽了我們再走,他就不會鬧騰了。」

    顧萌萌搖頭,道:「我看懸。」

    就瓦悖那抗擊打的能力,能把他打爽了的就只有爾維斯一個人而已,就算是現在的顧萌萌,因為體型上的差異也很難讓瓦悖甩開膀子干一架,就更別說在他眼裡只是一隻小奶狼的爾維斯了。

    第二天一早,奧力汀就扛著獵物過來拼飯了。忍耐了一個寒季,他早就饞得不行了。

    要不是昨天晚上的篝火晚會上他吃了不少的烤肉,他能直接衝進爾維斯的山洞裡綁架顧萌萌以此要挾萊亞給他做飯吃。

    萊亞接過奧力汀帶來的食材開始準備烹飪,顧萌萌則把圍著鍋直轉圈的奧力汀叫了過來。

    基於顧萌萌如果說不準萊亞肯定斷他伙食而且他打不過顧萌萌一家三口的前提,奧力汀以面癱式乖巧坐在了顧萌萌斜對角的位置,眼睛的餘光始終被萊亞手邊的大石鍋吸引,但他極力的坐得端正,面無表情。

    「麥加沙漠,你知道多少?」顧萌萌單刀直入的問道。

    奧力汀明顯愣怔了一下,臉上沒什麼表情,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但瞳仁那一個瞬間的放大還是沒有逃過顧萌萌的眼睛。

    停頓了大概有五秒的時間,奧力汀才開口回答道:「我出生在那裡,還算熟悉。」

    「彼岸呢?你認識么?」顧萌萌繼續問。

    奧力汀點了點頭,想了想,然後又搖了搖頭,道:「麥加沙漠里沒有人不知道彼岸的,但是沒有人見過他。他……更像是存在傳說中的人物。」

    「怎麼說?」顧萌萌追問。

    奧力汀看了一眼萊亞的鍋,那肉剛下鍋,到能吃還需要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應該足夠給顧萌萌講故事了。

    這樣想著,奧力汀將目光從萊亞的鍋上收了回來,這才專心的看著顧萌萌,道:「彼岸是上一任獸神使者的伴侶之一,不過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被拋棄成了流浪獸。這算起來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都說他還活著,可又沒人見過他。就像以前的斯內勀,人不在獸世,但獸世中卻無人不知。」

    「王曉欣的伴侶?」顧萌萌下意識的說出了上任獸神使者的名字。

    主要是大家都來自同一個時代,彼此是怎麼回事心裡都很清楚,她和王曉欣甚至可能在大街上曾經擦肩而過,要她跟獸世的人一樣恭敬的尊一句獸神使者甚至還供奉什麼《唐詩三百首》之類的事情,顧萌萌真心做不到啊。

    奧力汀在顧萌萌身邊的日子也不短了,自然不是第一次聽到顧萌萌這樣稱呼上任獸神使者,見怪不怪的繼續說道:「嗯,聽說彼岸的名字還是她給取的呢,從小就養在身邊的,按說感情應該很好才是,沒想到還是一樣被拋棄了。」 我去!

    顧萌萌的內心有一萬頭神獸在奔騰!

    如果說桑迪和萊安娜她們是獸世雌性,對這種養個幼崽當伴侶的事情已經習以為常,那王曉欣可特么是地地道道的現代人,而且學歷很高的,竟然也做這種道德淪喪的事情?!

    顧萌萌覺得她越來越無法面對斯內勀了!

    早知道當初在蛇王谷就不應該跟斯內勀說「你媽是逗逼」,應該說「你媽是變態你知道么?!」

    顧萌萌雞皮疙瘩抖落了一地,一臉嫌棄溢於言表。嘆了口氣,然後把約書亞的話毫無保留的轉述給了奧力汀聽。

    說完之後才問:「所以,我要去一趟麥加沙漠的菲達頓城,你能給我引個路么?」

    奧力汀轉頭看了看萊亞,又看了看爾維斯,然後慎重的點了點頭,道:「好,我陪你去。」

    奧力汀應允之後,萊亞才把石鍋端上桌來,笑眯眯的給奧力汀盛了一碗肉,道:「喏,你們先吃著,我再架上一個鍋多燉一些。」

    這是有史以來萊亞對奧力汀態度最好的一次,奧力汀都有點受寵若驚了。

    顧萌萌輕笑,她知道奧力汀崇拜爾維斯,甚至是把爾維斯當做人生標榜在沿襲著他的活法生活,當初也是因為這樣才甘願加入聖納澤。

    不過,始於崇拜,終於灶台。

    最後真正征服了奧力汀的即不是自己這個獸神使者,也不是爾維斯這個精神楷模而是萊亞的一口大鍋。

    顧萌萌知道,菲達頓城對奧力汀來說可能不是什麼有著美好回憶的故鄉,因為他聽到麥加沙漠這四個字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那可不是對充滿眷戀的故鄉該有的表情。不過他還是願意陪她走一遭,估計是想多在爾維斯身邊學點東西以及……跟著萊亞有肉吃。

    呵,果然,要征服一個雄性,首先要征服他的胃。

    奧力汀吃完第三碗肉,才緩解了這一個寒季對食物的渴望,整個人都稍微放鬆了一些,也才有心情跟顧萌萌說道:「不過,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彼岸這麼多年來藏的比斯內勀還深,想找他……不容易。」

    顧萌萌想了想,如果是王曉欣的伴侶,那麼應該是和威爾斯見過面的,那麼從斯內勀那裡繼承了傳承記憶的她應該對彼岸有一定的印象才對,可是……為什麼一點都沒有?

    這很奇怪,除非……

    王曉欣在跟威爾斯結侶以前已經拋棄了彼岸,否則不可能毫無印象。

    不過,千年前的感情糾葛,顧萌萌也沒什麼興趣去揣測,畢竟王曉欣算是自己半個婆婆,她已經摻和進娜塔莉和比德爾這對公婆的感情里了,就不要再八卦另一對公婆了吧。

    嘆了一口氣,道:「如果斯內勀對和王曉欣來自同一個世界的我感興趣,那麼彼岸或許也感興趣吧。如果王曉欣當初拋棄他是為了要回到那個世界去,我想他也會像斯內勀一樣很好奇,那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有什麼那麼吸引著她非回去不可。呵,只要他有好奇,那麼我出現在麥加沙漠就一定能把他引出來。」 「我勸你不要輕敵。」奧力汀潑了顧萌萌一盆涼水,道:「雖然你有獸王實力,但沙漠不比這裡,到處都是流沙漩渦,你一腳踩空了就可能被埋進沙子里屍骨無存。而巨蠍獸則可以在沙海下暢行無阻,所以,就算你是獸王實力,也未必能佔得了那個活了千餘年的老怪物的便宜。」

    媽蛋的,這獸世真是不能跟人比年紀。

    動不動就上千歲,都特么是王八成的精么?

    吐槽歸吐槽,但顧萌萌還是點了點頭道:「行,我知道了。」

    顧萌萌食量有限,爾維斯和萊亞指望著奧力汀給顧萌萌帶路,自然也不會去搶他的,所以兩大鍋的食物除了顧萌萌吃的那一小碗以外,全部進了奧力汀的肚子,奧力汀忽然覺得回去那個地方也沒什麼,只要有肉吃,在哪不一樣?

    吃完早餐爾維斯就抱著顧萌萌到洞口旁邊的空地上曬太陽,顧萌萌懶懶的依在爾維斯的懷裡,眯著眼像一隻嬌慵的貓兒。

    「要不要趁著瓦悖還沒到,你先去見見獸神?一方面問一下沙漠之心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提前見見那個人,省得瓦悖到時候又糾纏個沒完。」

    顧萌萌斟酌著爾維斯的提議,覺得其實很有道理。

    因為沃克利的事情讓她心情沉重的時候在獸神那裡得到了父親一般的關懷和溫暖,她不應該只在自己需要的時候才去找獸神,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演變成了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局面,好像每次只有在需要「領用錢」的時候才會回家孝敬父母。

    顧萌萌低笑一生,緩緩的搖了搖頭。

    「笑什麼呢?」爾維斯牽著唇角輕問。

    顧萌萌:「上次回去,被老爹訓斥了。」

    「獸神……」爾維斯皺眉,又是一位打不敗甚至打不著的對手了。

    明知道小萌受了委屈,他卻連怎麼找到對方替小萌出氣都不知道。

    深深的無力感襲來,爾維斯抱著顧萌萌親了親,道:「抱歉,讓你受委屈了。」

    顧萌萌笑著搖頭,道:「被自家老爹罵兩句算什麼委屈?在我們那兒有句俗話,叫「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器,慈母多敗兒」。我家老爹只是嘴上罵兩句,已經算是客氣的了。我之前有一個同學,高二的時候接受了同班一個男生的表白,被她媽知道了,衝到學校來二話不說當著全班就甩了一個耳光,揪著頭髮帶到校長室直接辦了轉學,當天晚上就離開我們那個城市了,換了電話號碼並且變更了一切聯絡方式,整個人就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那個雄性……不反抗?」爾維斯再次覺得那個世界的雄性好窩囊。

    顧萌萌搖了搖頭,道:「反抗什麼啊,那姑娘被她媽帶走以後,他就跟沒事兒人似的跟其他男生開玩笑,說女孩的媽媽太保守,都高二了談個戀愛還弄的跟什麼道德淪喪的大事似的,大清早就亡了,還守著貞操過日子啊?還說什麼幸虧原本也只是玩玩,要不然貪上這樣一個丈母娘,將來可有得受了……嘖,反正就是渣到家了,我都替我們那個女同學不值。」 對於爾維斯來說,他永遠也理解不了那個世界的雄性到底在想什麼。

    即然不是喜歡的雌性,為什麼要去招惹人家?

    如果是喜歡的,怎麼捨得讓她受那種委屈?

    嘆了一口氣,爾維斯沒再追問顧萌萌那個同學的事情,只抱著顧萌萌親了親,道:「那你被獸神訓斥了,為什麼回來沒跟我說呢?」

    顧萌萌呵呵笑了兩聲,道:「因為老爹訓斥的不狠啊,我插科打諢賣個萌就過關了,不疼不癢的還回來告狀啊?」

    「跟我說說,獸神說你什麼了?」

    自己都捨不得說一句重話的寶貝,被別人給罵了。

    就算是獸神,爾維斯也覺得忍不了。

    雖然他現在拿獸神毫無辦法,但他總有死去的那一天不是么?

    等他死了,就會重回獸神的懷抱,到那時……呵呵。

    顧萌萌不知道爾維斯在想什麼,就一五一十的把獸神那天說她是嫁出去的女兒婆出去的水,有了老公就忘了老爹之類的話重複了一遍。

    雖然確實不嚴重,但是爾維斯還是心疼的親了親顧萌萌,道:「你能不能跟獸神打個商量,下次見他的時候也讓我跟著去。他對你有什麼不滿的,直接發泄在我身上,我任打任罵,好不好?」

    「做夢這種事兒,怎麼一起啊。」顧萌萌哭笑不得,道:「我老爹好歹是神仙,不會家暴我的,放心吧。」

    爾維斯沒說話,只是嘆氣。

    顧萌萌一去獸神那,他的心就懸起來了啊。

    顧萌萌知道爾維斯在擔心什麼,於是小手撫上他的臉,道:「我過去的時候會問老爹的,如果有辦法,以後我就帶著你和萊亞輪流回去當上門女婿,好吧~」

    「好。」爾維斯用額頭輕輕抵在顧萌萌的額頭上,滿是縱容。

    萊亞招呼完奧力汀就來到顧萌萌身邊陪她曬太陽,懶洋洋的問:「瑪雅肚子里那個,你打算怎麼處理?」

    是啊,那個肚子的處理方式必須提早定下來,萊亞才好安排相關事宜。

    雖然說是克厄的種,但就算爹媽再不是個東西,那個現在還沒黃豆大的小娃娃也是無辜的。

    連黑社會都知道禍不及妻兒的江湖道義,顧萌萌沒理由因為厭惡克厄和瑪雅就連帶著容不得人家的孩子。

    可是……

    如果親爹親媽要弄死自己的孩子,顧萌萌也不覺得自己有立場和義務非攔著不可。

    畢竟,如果有人站在婦產科門口拉著每一個要去做流產手術的人宣揚什麼「每個生命都應該被善待」估計會被青山精神病院捉走吧。

    決定權不在她,可這孩子無論是生還是不生,最後擦屁股的都得是她。

    真特么憋屈,憑什麼啊?!又不是她搞大了瑪雅的肚子。

    顧萌萌嫌棄的皺了皺眉,每次她覺得克厄已經噁心到極致了,不可能更噁心的時候,克厄就會耍出新手段,彷彿佞笑著對她說「誒嘿,小瞧我了吧?我還可以更噁心哦~」

    萊亞看穿了顧萌萌在煩什麼,於是輕輕笑了笑,道:「其實,要把這個燙手山芋甩出去一點也不難,只看你狠不狠得下心。」 顧萌萌側目看著萊亞,道:「咋?直接把瑪雅扔到井裡淹死?」

    萊亞捏了捏顧萌萌的小鼻子,道:「為一個瑪雅就要糟蹋一口井,萌萌你也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吧?」

    「那你說怎麼辦?」顧萌萌問。

    萊亞面露微笑,眸子里是狡黠的波光,像極了一隻悠閑的狐狸,看似慵懶隨意,其實已經把你從頭到尾算計了個底掉。

    「萌萌啊,你知道流浪獸一般什麼時候最猖狂么?」萊亞輕問。

    顧萌萌道:「小雨季吧,快入寒的時候搶食物搶的挺狠的。」

    萊亞點頭,道:「還有呢?」

    「還有?」顧萌萌不解的搖了搖頭。

    「還有剛破寒的時候。」萊亞輕笑著說:「去年搶回去的雌性熬不過寒季的,要麼凍死餓死,要麼淪為了流浪獸的食物。所以啊,破寒之後的流浪獸會不顧一切的突襲部落搶奪新的雌性……往年呢,都是選在選美大賽的時候,因為部落里最強的勇士一定是護送部落第一美人去參加選美大賽的,所以這個時候最容易得手。可是自從你兩年前改革了選美製度,這個契機就不存在了,所以去年的時候才一破寒,流浪獸就襲擊了部落打了各部落一個措手不及,被搶去了好些雌性呢。」

    顧萌萌聽了半天,然後漸漸明白過來了。

    「你是找人假扮流浪獸襲擊部落搶走瑪雅?」顧萌萌道。

    萊亞搖了搖頭,道:「不用假扮,叫真的流浪獸來搶就是了。」

    顧萌萌不解,道:「克厄是流浪獸的首領,流浪獸怎麼會違背他的意思來搶他安插進來的人?」

    貼身狂醫俏總裁 萊亞輕輕咳嗽了兩聲,掩著笑意道:「你是不是忘了,咱們家可是還有一個流浪獸的少主呢。」

    顧萌萌愣了片刻,瞠著眸子道:「你說池軒?不行!我不同意,我絕對不能讓池軒再和克厄扯上關係。」

    「池軒現在人在扎卡賴,跟流浪獸大本營接壤。如果克厄想要跟池軒有什麼聯繫,比以往還要更方便許多。」萊亞慢條斯理的跟顧萌萌說明道:「所以這件事,我們主要是試探一下池軒的態度。如果池軒肯幫忙,就說明他現在已經不受克厄控制了,只不過是有一道魅心暫時解不開,咱們不能殺克厄而已;但是如果他還是向著克厄的……那咱們也不用去找什麼沙漠之心了,立刻就起程去扎卡賴,就是捆,我也幫你把兒子捆回來,絕不讓克厄再沾著他一根狼毛。」

    「這……」顧萌萌還是很猶豫,人就是這麼矛盾,她想知道結果,又怕知道結果,當初給池軒施魅心讓他忘記克厄的時候,池軒那絕望的眼神到現在顧萌萌還記得清清楚楚的,她真的不希望池軒再用那樣的眼神看她一次了。

    「我覺得萊亞的安排是對的。」爾維斯附和。

    顧萌萌咬了咬下唇,二比一,他們贏了。

    「好吧,但絕對不能因為這件事讓池軒受到傷害。」顧萌萌補充道。

    萊亞揉了揉顧萌萌的小腦袋,道:「扎卡賴有比德爾坐鎮,克厄討不著什麼便宜。更何況,他要是真把池軒怎麼樣了,以後還拿什麼威脅你?」 顧萌萌派了一隻雕鴞去扎卡賴送信,這一來一回用飛的也得兩三天的時間。

    於是顧萌萌就按著爾維斯說的,趁這個時間先去找一趟獸神,等她醒來之後,瓦悖應該就到了,而派去送信的雕鴞應該也能帶著消息回來了。

    如此,她就可以先把瑪雅的事情安排妥當,然後決定到底是先去墨托山脈還是麥加沙漠。

    爾維斯將顧萌萌放在山洞裡,她床上鋪的獸皮萊亞每天都全換三次,早中晚她睡前上床的時候,床皮一定是有陽光的味道和溫暖的觸感。

    輕輕牽著顧萌萌的手,爾維斯親吻著她的額頭,道:「一定記得,問一問是不是可以帶著我一起去。」

    顧萌萌點頭,然後緩緩閉上眼睛。

    層層的白霧迷了眼,顧萌萌卻已經不會再覺得不安和不知所措了。

    果然雲端深處站著翹首以待的獸神大人,顧萌萌甜甜的一笑,撲進了獸神的懷裡,軟軟的喚了一聲:「老爹,我回來陪你看電視劇了。」

    獸神敞開懷抱輕輕的擁了擁顧萌萌,然後大手搭在顧萌萌的腦袋上輕輕拍了兩下,道:「乖閨女,歡迎回來。」

    顧萌萌順勢挽住獸神的胳膊,仰臉笑道:「老爹,我下回可不可以帶老公回來?」

    獸神始終笑著,帶著神仙獨有的那種慈祥,點了點頭,道:「實力達到獸王級別,就可以來這裡。」

    顧萌萌點了點頭,有點明白了。

    她當初是在繼承了斯內勀的實力以後第一次見到獸神,在這裡唯一見過的故人也只有斯內勀一個。

    獸神帶著顧萌萌坐到木椅上,然後拍著顧萌萌的小手道:「可是,那小狼看到電視劇……不會發瘋么?萬一演點什麼馬賽克的內容……」

    顧萌萌扶額,這是一個嚴峻的問題。

    爾維斯對斯內勀有一種嚴重的心結,斯內勀最後對爾維斯說的兩個字是「真弱」,而這兩個字簡直就是爾維斯心裡的一個夢靨,顧萌萌只要出一點點的差錯,他就會回想到斯內勀當時的話和表情,然後無限的自責。

    他做夢都想打敗斯內勀擺脫這個魔咒,證明他不弱,他可以保護顧萌萌。

    所以,如果讓爾維斯看到電視劇里的內容……他會不會直接衝進屏幕里去跟斯內勀一較高下?

    有一種爾維斯一但見到斯內勀會比瓦悖見到斯內勀還激動的預感。

    不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