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我有不說的權利嗎?」韓冰深吸口氣,青伶這種命令似的語氣,讓他感覺不舒服。 「不說便不說吧。」青伶瞪了韓冰一眼,把頭側向一邊,不再理會韓冰。

    王茜湊到韓冰身邊,略一猶豫,問道:「韓宗主的煉丹術,已經達到六品巔峰?」她目中透著不可思議。

    「你現在是幾品?」韓冰點頭,反問道。

    「剛剛五品。」王茜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她自幼學習煉丹,天資也不差,如今在韓冰面前一比,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已經不錯了。」韓冰有些讚許地點點頭,說道,「我之所以煉丹水平比你高,是因為幽冥焰的緣故,而且修為也比你高。」

    「韓宗主不用安慰我了,呵呵。」王茜靦腆一笑,「我怎麼能跟韓宗主相提並論?」

    韓冰看到青伶似乎真的生氣了,緩緩走到她的身邊,微微一笑道:「等你到了化聖後期大圓滿,準備衝擊化尊的時候,我會給你一枚化尊丹。」

    青伶瞥了韓冰一眼,沒有說話。

    「你已經達到化聖後期了?」韓冰查探青伶的修為,明顯強過自己。

    青伶站起身,依然沒有回答韓冰的話,而是環顧四周,沖幾位隨從說道:「各自由屋休息吧。」

    說完,她走出人群,向著遠處的一間房舍走去。

    雅然跟著母親而去,雅婷在原地停留片刻,最終還是轉身走了。

    「韓宗主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可以隨時找我。」王茜笑著說道。

    「會的。」韓冰沒有拒絕她的好意。

    待眾人散后,韓冰來到自己的房間。皇室的婢女從園外進來,送過來精緻的茶水點心。東西放下后,她們便退出了園子,這是韓冰要求的,他不希望有外人來打擾。

    幾天後,那位紅髮男子來到韓冰的居住處,一見到韓冰,便迫不及待地請求購買化尊丹。

    「以韓某的能力,煉丹的成功率可以達到三成以上,所以,想要煉製成功一枚化尊丹,至少需要3份藥材,外加5000極品靈石作為報酬。」韓冰不緊不慢地說道。

    「三成!」紅髮男子目光露出精芒,對於這種級別的丹藥來說,這個成功率已經極高,通常的煉丹師,成功率只有一成都不到。

    「如何?」韓冰問道。

    「沒問題,材料我已經帶來了10份,倘若前輩能夠煉製出兩枚化尊丹的話,後續我們還將大量*。」紅髮男子說著,將一隻裝有藥材的儲物袋放在桌上。

    「至於靈石,稍候就會有人送來。」紅髮男子說道。

    「可以,三日後,過來取丹。」韓冰看了儲物袋一眼,說道。

    紅髮男子起身,恭敬抱拳道:「如此,在下便不打擾前輩了。」

    「慢走。」韓冰點點頭,「靈石,等到三日後取丹之時,一併送來即可。」

    待紅髮男子走後,韓冰拿著儲物袋走進內室。神識探入儲物袋,一看之下臉上露出笑容,東辰國皇室果然國力雄厚,裡面的藥材,均都是上品。

    韓冰的煉丹能力,實際上已經能夠在煉製化尊丹的時候,成功率達到接近百分之百,故意只說三成,只是為了多套取一些藥材罷了,看來,煉丹這門買賣做得。

    韓冰將藥材收入自己的納戒后,取出一份,整齊地擺放在身前,隨後發出一道傳音玉簡,沒多久,柳月趕來。

    「師尊您找我?」柳月來到韓冰面前。

    「為師要煉丹,不希望有人打擾,這幾日你就在門外守著吧。」韓冰說道。

    「好的。」柳月應道。

    「柳月,你想不想學習煉丹?」韓冰看了她一眼,問道。

    「我可以學習煉丹?」柳月驚喜道,「只要師尊肯教柳月,柳月當然想學!」

    「只要是為師會的,當然都會教給你,等到你的修為達到化元後期,為師會為你傳承幽冥焰,讓你可以學習控火之術。」

    「多謝師尊。」柳月疑惑道,「可是,為何要等到柳月達到化元後期?」

    韓冰白了她一眼,沒好氣道:

    「幽冥焰乃上古神火,暴戾兇悍,修為越高,被它淬骨鍛筋時所受的傷害也就越小,成功率也就越高。」

    「弟子明白了。」柳月尷尬地說道。看到韓冰已經把目光放到眼前的藥材之上,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半晌,韓冰抬起頭,看到柳月專註的樣子,有些滑稽,笑道:「出去守門啊,站在這裡幹什麼?」

    「哦。」柳月俏臉一紅,看了韓冰一眼,轉身要走。

    「等一下。」

    「師尊?」柳月回過頭。

    「這裡有一些關於辨認藥材的基礎知識,你可以先行了解一下。」韓冰將兩枚玉簡拋出。

    最強天眼皇帝 「好。」柳月連忙接過,看了一眼,欣喜地出了門。

    韓冰看到柳月出了門,這才搖了搖頭,右手虛空一托,往生鼎在他身體前方空中幻化而出,在他右手手指一彈之下,鼎內白芒一閃,旺盛的火苗竄出。

    整個房間內的溫度,陡然提升。

    韓冰已經在刻意內設置了隔絕陣法,否則的話,光是這高溫,便足以將整座樓焚為灰燼。

    在他的控制之下,身前地上的藥材按照順序一株株地飛起,在空中化作一道弧線,準確地落入鼎內。

    房門外,柳月感知到裡面的動靜,知道韓冰已經開始煉製丹藥。她在門前盤膝而坐,拿出韓冰剛剛給的玉簡,將其中一枚放在額頭眉心,大量信息湧入識海。

    這一枚玉簡內,都是一些簡單的藥草種植、辨認以及提煉方面的基礎內容,柳月在雲霧宗畢竟待了近二百年,對於這些,還是多少有一些了解。

    一天後,她已經將玉簡內的信息盡數學習,此時,她拿起另外一枚玉簡。

    慕青鶯!

    柳月神色一變,玉簡內的信息剛剛入腦,她便是一驚,這枚玉簡,是慕青鶯所制,其內信息量極大,甚至包括了對於一些藥草提煉的注意事項、一些特別丹藥煉製的常規方法與捷徑的感悟、控火、養丹時機把握等等。

    從玉簡上的內容來看,柳月不難看出,慕青鶯在錄製這枚玉簡的時候,還是花費了不少心思的。

    想到這裡,柳月臉色微紅,心中湧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覺。她轉過頭,看了緊閉的大門一眼,她不知道,韓冰在看了這枚玉簡的內容之後,當時是作了何反應。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當皇室的使者再次前來的時候,韓冰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這三天內,他一共煉製出了三枚化尊丹,只耗費了四份藥材。

    這一次來找韓冰的,不是那名紅髮男子,而是一名女子,這名女子,韓冰見過,正是他們初到東辰星時,站在紅髮男子身邊的嫵媚女子。

    「前輩辛苦了。」女子優雅一笑,走路的姿勢都散出誘惑與嫵媚。看得旁邊的柳月一陣皺眉。

    暖婚,疼你一輩子 「這裡面,是兩枚化尊丹,請姑娘查驗。」韓冰只掃了女子一眼,不為所動,伸手將一隻玉瓶放在桌上。

    「好的。」女子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韓冰的臉,她右手虛空一握,玉瓶便飛到她的手中,她打開來,倒出一枚丹藥放在手心,這才收回目光,望著丹藥仔細觀察。

    女子的目光在丹藥上注視許久后,漸漸地生出一股震撼之色。

    「想必姑娘也是一名煉丹師吧。」韓冰說道,他能感覺女子身上強大的靈魂力量,比之慕青鶯,都是強上不少,這種程度的靈魂力量,只有高等級的煉丹師才能擁有,這與她化聖初期的修為倒是沒有太大的必然聯繫。

    女子目光從丹藥上移開,望向韓冰,這一次,目中少了一些嫵媚,多了一絲熾熱。她自己同樣是一名六品煉丹師,已經代表了整個東辰星煉丹界的最高水平,也曾經嘗試過煉製化尊丹,雖然偶有成功,但比起品質,卻遠遠無法與眼前的丹藥相提並論。

    「回前輩,在下的確是一名煉丹師,前輩的煉丹術果然高明!這是我見過的品質最高的化尊丹。」

    「多謝誇獎!」韓冰微笑道,「丹藥畢竟還只是輔助,用以增加修士突破的幾率,韓某的化尊丹,也不能夠保證服用者一定能夠化尊。」

    「前輩謙虛了,丹藥的品質越高,突破的幾率就越大,以前輩的煉丹術,在我東辰星,如果稱第二的話,沒有人敢稱第一。」女子的話里,倒是很有真誠的味道。

    「敢問前輩,煉製這兩枚化尊丹,耗費了多少份藥材?」女子問道,隨後,便感覺到自己問的不妥,連忙補充道:「前輩放心,我只是隨口一問,並不會影響我們的交易約定。」

    「差不多十份藥材快用完了。」韓冰無所謂地說道。

    女子婉爾一笑,她也不去追究韓冰到底有沒有說實話。小心地收起丹藥玉瓶。

    「既然前輩已經完成了約定,那麼,接下來,我們可以談下面的生意了。」女子眼中再次恢復了嫵媚,一雙眼睛靈動地盯著韓冰。

    「可以,坐下來說吧。」韓冰做了個請的手勢。

    女子坐下后,拿出兩個儲物袋。

    「這裡面,有120份化尊丹藥材,想向前輩求購30枚化尊丹,至少也要25枚才行,不知前輩覺得如何?」女子說著,指向另外一個儲物袋:「這裡,是10萬枚極品靈石,作為煉丹報酬。」

    「10萬枚?」韓冰面色平靜,內心卻是一震,東辰星皇室果然財大氣粗。

    「是的,比前輩要的價格,少了兩萬枚極品靈石,不過,儲物袋內,還有價值相當的上品靈石,還請前輩不要介意。」女子解釋道。

    「成交。」韓冰點頭道。 10萬塊極品靈石,這個數字,的確把韓冰嚇了一跳。

    女子將儲物袋推向韓冰,站起身。

    「前輩如果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通知我。」女子說著,將一枚傳音玉簡輕輕放在桌上。

    「柳月,送送。」韓冰看到女子要走,對柳月說道。

    不一會兒,柳月重新走進門來,那名女子已經送走了。

    「師尊。」柳月來到韓冰面前,望著那兩隻儲物袋發獃,「他們直接把這麼多靈石都給了我們,不怕我們拿了靈石跑了嗎?」

    韓冰輕哼一聲,道:「這裡是重兵把守的皇城,他們肯定有信心使我們跑不了。不過,這樣也能顯示出他們的誠意。」

    柳月聽了,略一沉思,點了點頭。

    「去把王茜叫過來吧。」韓冰拿起儲物袋,將靈石和藥材盡數存入納戒,說道。

    「叫她來做什麼?」柳月問道。

    「這麼多的藥材,她可以幫我打打下手,煉不了丹,提煉提煉藥草倒是可以的。」韓冰說道。30枚化尊丹,全部由韓冰一人完成的話,他得累死。

    「知道了。」柳月站起身,臉上露出一抹尷尬,要是自己學會了煉丹,就可以為師尊幫忙了,犯不著找外人過來打下手。

    在柳月的安排下,王茜很快便過來了,她一來便是一臉的興奮,可以近距離觀摩韓冰煉製六品化尊丹,這種機緣不是什麼時候都能有的。

    「韓宗主,真的讓我來給您打下手?」王茜滿臉興奮。

    「嗯。」韓冰點點頭,「隨我來吧。」說著,二人進了內室。

    柳月在外面關上了房門,一臉的鬱悶。

    韓冰挑出一些簡單的藥草,分給了王茜。

    「把這些藥草提煉出來。」韓冰說道。

    王茜接過藥草,也不廢話,右手一招,一隻丹鼎出現,噗的一聲,鼎內泛起紅色火苗。韓冰在一旁看了,忍不住讚許地點頭,王茜雖然煉丹術品階不高,但是動作卻是極為嫻熟,畢竟是正宗的煉丹師。

    看到王茜已經開始認真地提煉藥草,韓冰也正坐之下,召喚出往生鼎,當他鼎內白色火苗竄出的時候,整個室內溫度陡升,就連王茜的鼎內,溫度都是瞬間加成了幾分。

    正在全心控火的王茜目光一凜,內心震撼。這一分心,鼎內頓時火苗一抖,熄滅了。

    王茜望著鼎內漆黑的藥渣,看了韓冰一眼,尷尬道:「對不起,韓宗主,剛才分心了。」

    「認真煉。」 竹馬難當 韓冰也不在意,好在藥材數量足夠多,損失一株兩株的也無傷大雅。

    漸漸地,兩人均都投入到煉丹之中,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便是兩個月。

    在兩人的身前地面上,已經密密麻麻擺放了近四十隻玉瓶。

    每隻玉瓶內,都裝著兩枚化尊丹。

    整整七十六枚。

    韓冰收了往生鼎,滿意地望著眼前的玉瓶。

    在他的旁邊,王茜雖然一身的疲憊,但是目中卻是難抑興奮,韓冰給她的藥草,她在一個月前便已經提煉完成,畢竟她只是負責眾多藥草中幾種尋常的藥草,剩下的藥草以及丹藥的最終煉製,都是由韓冰一人完成。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她都是在一旁專心地觀摩韓冰的表演,受益匪淺。

    郡主,造反吧! 「謝謝您,」王茜說道,「讓我觀摩煉丹。」

    韓冰微微一笑,拿起一隻玉瓶,遞給她,說道:

    「這兩枚,就由你代我轉交青伶吧。」

    王茜略一猶豫,伸手接過。「為何要由我代轉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隻母老虎的性格。」韓冰苦笑一聲。

    撲哧。

    王茜忍不住笑出聲,隨即俏臉一紅,尷尬道:「韓宗主居然這樣評價我們的女王陛下。不過,我還是能看出,韓宗主對我們女王,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韓冰搖搖頭,輕嘆一聲,收了面前所有的玉瓶,起身走向門外。

    在他出來不久之後,王茜也從裡面走了出來,在經過韓冰身旁的時候,她說道:「請韓宗主放心,我會交給女王的。」

    「去吧。」韓冰一擺手。

    「要是我能夠有幸成為韓宗主的弟子,那該是多麼幸福。」王茜感嘆道,說著,她還瞟了一旁靜靜站立的柳月一眼。

    「王長老走好。」柳月咳嗽一聲,說道。

    幾個時辰后,韓冰正在園中散步休息,青伶遠遠地望了他片刻后,抬步走了過來。

    韓冰感覺到青伶到來,轉過身,望著她。

    「皇室想要的丹藥,我已經煉完了,等到明天,他們就會來收貨,完成了這筆交易,我想,我們就該離開了。」韓冰說道。

    青伶點點頭,臉色倒不像以前那般冰冷。

    「辛苦你了。」青伶說道。

    韓冰一愣,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青伶這般語氣跟自己說話了。

    「你不要誤會,我只是覺得這段時間都是你一個人在付出,有些過意不去罷了。」青伶看出韓冰疑惑,解釋道。

    「你手上拿的那兩枚丹藥,我特意添加了碧心髓的成份,品質比其它的丹藥,要強上不少。」韓冰輕聲說道,他的目光,盯著青伶的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