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我在很多世界種下了因果,這些因果回到我的身上,我的實力自然就增強了很多,因果本源,看穿一切,有因變有果,只要有足夠的因,便會出現我期待的果。」看著楊風,天罰看出了楊風心裏面的想法,嘴角翹起,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

    只要種下足夠的因,他連聖主都能殺死。

    當然,這只是一種假設。

    他沒有和聖主交鋒的意思,再說,想要在聖主身上種下因也是非常的難得。

    「因果本源,果然強橫啊。」萬劫至尊感嘆道。

    他經歷過億萬劫難,融匯了數種本源,在至尊當中都可以稱得上是佼佼者了。

    但是,面對這因果本源還是感覺到非常的無奈,彷彿冥冥當中一切都註定了一般。

    他們身體就理所當然的應該被操控。

    「尼瑪,我竟然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妞妞很是無奈的喊道,她還從來沒有如此的憋屈過呢。

    她是本源逆轉,按道理來說一切力量作用在她的身上都應該大打折扣才對。

    但是,這種因果作用在她的身上,力量並沒有被削弱,她完完全全的受到了影響。

    「哈哈哈。」

    「不要害怕,用不了多久,你們都會死的。」

    天罰朗聲的笑道。

    這個時候,他的心情非常的不錯,他彷彿已經看到了結果。

    楊風幾個徹底的死亡。

    這樣一來,詛咒神界所有的高手幾乎全軍覆沒了,剩下的蝦兵蟹將根本就不堪一擊。

    「混蛋。」

    楊風冷冷的喝了一聲,臉色有些扭曲。

    「看到你如此的惱火,我真的很高興,罵吧,盡情的罵吧,你罵的越厲害,我就越興奮。」

    天罰冷笑道。

    現在他看楊風等人的命運那是越看越清晰,結果也越來越明顯,楊風這些人那是死定了。

    只要自己按照計劃給楊風等人多加一些因果就行。

    時間匆匆,數年間的時間轉瞬即過。

    天罰已經佔據了絕對的主動,在楊風等人身上添加了足夠的因果。

    是到了最後讓楊風這些人死亡的時候了。

    天罰臉上笑容綻放,整個人顯得非常的愉悅。

    不容易啊,這些傢伙都是有大機緣加身,想要殺死他們,必須得經過這樣的過程。

    「都死吧,痛痛快快死吧。」

    天罰哈哈大笑,這個過程終於算是結束了。

    「你在開玩笑嗎?」

    楊驚辰突然動了,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直接的將天罰握在了手中。

    「斬斷因果。」

    楊驚辰輕吼了一聲,頓時,楊風等人身上都是傳出了咔嚓咔嚓的斷裂聲。

    加在他們身上的因果在這瞬間直接的被切斷了。

    天罰臉色巨變,驚駭到了極點。

    這是怎麼回事?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這個小男孩實力怎麼強橫到了這種程度。

    他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說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在他看來,除了小聖主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你突破了?」

    隨即,天罰就明白了。

    這小男孩悄無聲息的突破了,自己卻沒有發現。

    這小男孩用了特殊的力量阻擋他發現在這一切。

    這小男孩突破之後的實力太強了,他才多大啊,怎麼可能這麼快的突破呢。

    「還沒那麼傻,竟然想殺我父親和我姐姐,好膽,我要立刻的滅了你。」

    小男孩用力捏天罰,想要將天罰給捏爆。

    天罰感覺到非常的難受,他的力量在這一剎那竟然怎麼都用不出來,現在的他竟然有一種無力感。

    一種無形的力量將其封住了。

    他要完了。

    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就要將其殺死了。

    「驚辰實在是太厲害了。」

    楊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自己覺得自己進步已經非常的快了,但是和自己這孩子比起來簡直就是渣渣啊。

    用天壤之別來形容都一點也不過分。

    「父親現在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吧,沒有我這個弟弟,我們可能都要栽在這裡了。他必須要出生的。」

    妞妞趾高氣揚的摸著鼻子,一副一切都在我的算計當中。

    「這個孩子為何這樣強?」

    萬劫至尊也是很驚訝。

    他們想成為至尊,千難萬難。

    而這個小男孩成為至尊簡直可以說是簡單至極,根本就沒有多費勁兒。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禍 且,一成為至尊就這麼強。

    「他強就對了,三生石的力量,混沌本源,生命命運本源,輪迴,黑洞,吞噬,火焰,雷電,殺戮,他在出生的時候都掌握了。因為他出生的環境也很特殊。是我推算了很久才推算出來的。出生的環境,出生的時機,差一點都差很遠呢。因為每個條件都是滿足了,所以才會這麼的強。」妞妞笑著解釋道。

    「死。」

    楊驚辰狠狠的捏著天罰,想要將天罰直接捏爆。

    天罰很是不甘心,但是卻絲毫辦法都沒有。

    他仰天嘶吼,自己最終的下場竟然是被人捏爆,真是悲哀啊。

    就在這個時候,聖光閃現,一道虛擬的人影走了出來。

    這僅僅是一道化身,但是卻強悍到了極點。

    他的容貌沒有人能看清楚,給人以朦朧之感,在其面前,彷彿一切都是渺小的,不堪的。

    這個人楊風等人都沒有見過,但是他的身份卻是呼之欲出。

    聖主。

    絕對是聖主的化身。

    聖主在天罰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化身。

    「聖主。」

    感受著聖主的力量,天罰才知道了差距。

    在之前他認為自己和聖主之間的差距應該縮小了很多。

    或許自己已經有了一戰之力。

    但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的差距是多麼的大。

    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沒事的,有我在,你到了這個境界之後會發現,你還能提升的。」

    「這小孩本來就不簡單。」

    聖主看著天罰,輕聲的安慰道,臉上儘是鼓勵的笑容。

    「聖主。」

    天罰很是感動,自己差點將任務辦砸了,聖主不但沒有責怪,反而是鼓勵自己。

    自己以後一定要繼續提升自己,成為聖主真正的左膀右臂。

    「楊風,沒有想到你還是成長起來啊,可惜這次你沒有再次復活的機會了。天主,萬劫至尊,聖草。」

    「你們都要死了。」

    聖主化身輕輕開口,好像宣判其他人死刑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本章完) 「聖主,你這麼強。」

    萬劫至尊看著聖主,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聖主是如此的強橫,那時候為何會和自己戰鬥那麼久?

    「你現在才發現嗎?」

    聖主化身淡漠的看著萬劫至尊。

    別的不說,他的一道化身都能輕易的滅了萬劫至尊。

    更別說自己的本尊了。

    「那你當年?」

    萬劫至尊很不解。

    驚鴻一瞥長相思 聖主按理來說是應該要殺了自己的。

    為何會允許自己一直活下來呢。

    這根本就無法解釋嘛。

    「這個地方挺不錯的,我一直在感悟,而且讓我實力提升了一些。」

    「再說,沒有這樣一個地方,聖界的封印解除也難啊。或許還得需要更長的時間,從這一點來說,我必須得感謝你。」

    聖主化身淡笑著看著萬劫至尊,笑道:「你也很不錯,就算廢物利用不是嗎?」

    萬劫至尊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自己竟然被稱為廢物利用。

    這是對自己的羞辱,且是極端的羞辱。

    他一直都是被利用的,而他直到現在才知道這一點。

    「不用在乎他,他實際上害怕了。」

    「聖主也不過如此。」

    楊風看著萬劫至尊,安慰道。

    「嗯?」

    聖主化身看著楊風,冷峻的開口道:「你說我害怕了?」

    「不是嗎?你借用這裡想快點解除那封印,為什麼?不就是為了害怕我們成長起來嗎?這不是害怕嗎?」

    楊風冷笑著問。

    「我只不過是想早點消滅你們這些蛀蟲而已。你們只會躲起來。」

    聖主化身輕哼了一聲,實際上他心中就是不想看到楊風幾個再次的崛起。

    要將威脅扼殺在搖籃當中。

    那次大戰讓他記憶尤新,差點,死的就是他啊。

    「你就是怕了。我知道你害怕,但是我沒有想到你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說你膽小如鼠就是對老鼠的侮辱。老鼠最起碼敢承認自己膽子小。」

    看著聖主,楊風身上的戰意在洶湧上升。

    聖主很厲害嗎?

    確實很厲害。

    但是自己卻不害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