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怎麼跟你說的,不長記性?」楚昭陽沉聲質問。

    窗外清冷的光芒照進來,在她的臉上,將她白皙的肌膚也照出了微冷的色調,更加白皙亮眼。

    她鬆散的黑髮鋪陳在黑色的皮椅上,融為一體,只剩下她臉與脖子的白,在黑色映襯下,極致的耀眼。

    楚昭陽呼吸一滯,此刻心神幾乎要被她此時這魅惑招人的模樣給奪走了。

    呼吸變得越來越燙,嘴巴發乾。

    心裡氣的要命,明明是個警察,成天風吹日晒的,皮膚怎麼還這麼白,這麼好?

    水嫩嫩的,一戳都能滴水似的。

    「你說什麼了我不知道,不記得,都不記得!」顧念怒道,他臉頰上的唇印刺著她的眼,生疼。「楚昭陽,你這算什麼?憑什麼說親我就親我?還是覺得我在你眼裡,就是賤?」

    「不許再見遲以恆,不許跟他糾纏。」楚昭陽沉聲道。

    不記得是嗎?

    不記得他就再說一遍。 一旦姜雲卿真的去爭奪皇權,或者做了什麼事,身為她「至交好友」,對她「感恩不盡」的他怎麼可能置身事外?

    到時候池家如果想要跟姜雲卿撇清關係,就只能捨棄他,另外尋一個家主。

    而這難道就是他想要的?

    池郁好不容易才回了池家,好不容易才當了家主。

    掌權不過數日,他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讓自己成為棄子。

    池郁臉色蒼白,在心中想著退路,可是無論怎麼想都找不到其他的出路,除非他現在就去告訴皇帝,南陽公主和姜雲卿想要造反,想要奪他皇位。

    可是如今她們什麼都還沒做,他去說了怕是只會被當成挑撥皇室關係的人處置,更何況南陽公主向來霸道強勢,他如果真的去告密,怕是會直接沒命。

    更何況他和姜雲卿相識以來,也算是知道她的性情,她敢這般直接告訴他們她想做的事情,就定然為自己留了退路,不怕他泄密。

    姜雲卿就那麼坐在那裡,臉上帶著淺笑,可那神情卻是讓得池郁后脊發涼,他此時簡直後悔極了自己之前居然算計姜雲卿,還故意在外做出與她親近的事情來。

    簡直是自己挖了個坑自己把自己坑了。

    姜雲卿看著他臉上神色不斷變化,突然鬆口說道:「池家主不用著急,畢竟是大事,你可以回去好好想想再答覆我。」

    池郁見姜雲卿沒有逼著他立刻答應下來,心中微鬆了口氣,轉而卻是想起別的來。

    姜雲卿的能力他親眼見過,南陽公主的權勢他更是知曉,如果再加上盛家和池家,還有呂氏商行……她未必沒有可能真的得到那個位置。

    他握了握拳心說道:「姜小姐,如果,我是說如果……」

    「如果我答應幫你,讓池家助你奪位,等你成功之後,我能得到什麼?」

    姜雲卿微微一笑:「自然是得到讓池家主滿意的東西,比如整個池家全歸你有,再無人能對你指手畫腳,再比如這赤邯的顯族太多了一些,我覺得有池家和盛家在就夠了。」

    「池家主是聰明人,該明白從龍之功向來不只是說說而已,敢於冒險的人,總能得到與風險相配的回報,而那些顯族貴族,世家權戚,他們之所以能夠庇蔭後代數十年,也正是因為先輩功勞,不是嗎?」

    池郁眼底泛著漣漪,顯然被姜雲卿的話說的無比心動。

    他本就是有野心的人,更不甘於如今這般雖然當著家主,卻事事需要過問族中族老,甚至讓池家屈居其他幾家之下,看人眼色的日子。

    姜雲卿並沒有多留他們,在跟他們說完了想說的話后,二人就直接告辭離開。

    姜雲卿卻依舊留在廳中沒有離開,反倒是讓徽羽將烹茶的器具送了過來,又讓人送了幾樣點心過來,放在花廳旁延伸出去的水榭中的石桌上,而她則是坐在桌前烹茶。

    過了盞茶的時間,徽羽便領著姜錦炎過來,低聲道:「小姐,盛公子來了。」 「你憑什麼管我?咱倆什麼關係啊你就跑來質問我!」一提到江向雪,顧念就一肚子氣。

    「上過床的關係。」楚昭陽淡定的說道。

    懷裡儘是她柔軟的感覺,惹得楚昭陽心底一偏燥熱。想到兩人在一起的那一晚,他就忍不住沸騰。

    「……」顧念臉漲的通紅,卻又憋屈的很,真的後悔那晚心軟去看他償!

    「去你的上過床的關係!你不還轉臉就能跟江向雪親親我我嗎?」顧念真想呸他,拿爪子撓花他招人的臉!

    「誰跟她親親我我。」楚昭陽皺眉,不悅的質問。

    別把他跟江向雪放在一起,掉價!

    再說了,她哪隻眼看他跟江向雪親親我我了?

    明明始終跟她保持一米的距離好不好。

    他這麼潔身自好,守身如玉的一個人,除了她就沒親過別的女人。又不像那遲以恆,竟然還挖人牆角,道德敗壞!

    顧念真覺得楚昭陽這是在拿她當傻子耍呢!

    半生旖旎 唇印都還在臉上呢,他竟然當著她的面睜眼說瞎話。

    其實,明明兩人之間並沒有確立任何關係,可顧念還是覺得被欺騙,被背叛了。

    她氣惱,心口痛的厲害,眼裡便湧上了雙眼,那股暖疼讓她閉上了眼。

    楚昭陽愣住了,見她眼裡閃過的水光,嗓子像是被掐住了,窒息的疼。

    顧念再次睜開眼,聲音裡帶上了哽咽:「楚昭陽,你先把臉上的唇印擦乾淨了,再來騙我!」

    千秋一夙 楚昭陽頓住,眨眨眼,傾身湊到前面,將車內的燈打開,然後拿手機照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右邊臉頰上一直有個唇印。

    想到了先前被江向雪偷襲了一下,他正生氣,結果就見到顧念跟遲以恆在一起,還被拉了小手。

    他氣得不行,哪還顧得上唇印的事情,一番折騰,早就忘了。

    拿出一方男士格子手帕,狠狠地將臉頰上的唇印擦掉,又照了照鏡子,確定擦得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一點兒殘餘。

    低頭看看掌心的手帕,素凈的格子紋上面沾染上了玫瑰紅的顏色。

    妖冶好看的顏色在他看來卻只覺得噁心,多留一刻都覺得噁心。

    「在這兒等著,不許走。」楚昭陽囑咐道,握著手帕下了車,去了前面不遠處的垃圾桶方向,直接把手帕扔了進去。

    顧念哪會乖乖的在這兒等,楚昭陽一走,她就立即下車跑了。

    等楚昭陽回來,車裡早沒了人。

    楚昭陽:「……」

    那丫頭一定是吃醋了,所以不好意思了。

    顧念衝進了單元門裡,卻沒立刻往上走,而是躲在門裡偷偷地往楚昭陽的方向看。

    他還沒走,立在車邊。

    在清冷的月光下,身高腿長,卓然玉立,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矜貴自持的氣質。

    那能想得到他那樣氣勢洶洶的吻人的模樣,單單看他西裝規制,衣領緊扣的模樣,就覺得他是沒有任何欲.望的,幻想多了都是對他的褻.瀆似的。

    可偏偏……

    正想著,手機鈴聲響了。

    顧念拿出來一看,竟是楚昭陽打來的。

    再偷偷看過去,他正立在車前,手舉著手機抬頭看。

    似乎……是在看她房間的方向。

    顧念接起電話,就聽他清冷醇冽的聲音:「吃醋了?」

    誰吃醋了!

    顧念狠狠地掐斷了電話。

    她吃醋,是很讓他得意的事情?

    證明了他的魅力,是不是?

    顧念看了眼遠處的楚昭陽,抬手用力的在手背上擦了擦嘴,怒氣沖沖的爬樓梯。

    到家,剛拿鑰匙開了門,穆藍淑就在門口等著了。

    「回來的這麼晚,聊得是不是挺好的?」穆藍淑緊跟著顧念問。

    「沒有,沒怎麼聊,我們很早就分開了。」顧念興緻不高的說。

    「那怎麼回來這麼晚?我看那孩子真的不錯,你別有那麼多事兒——」

    「媽!」顧念紅著眼睛,「我真的不想說這個,我累了,有事兒明天再說吧。」

    看顧念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穆藍淑害怕了,緊張的問:「怎麼了?」

    「沒有,你別擔心,是我自己的問題。你先讓我一個人呆著吧。」顧念忍著淚說。

    「好,好。」穆藍淑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了,只擔心的看著顧念進了卧室。

    她開了燈,走到窗邊,看到楚昭陽的那輛車還在。

    他站在車邊仰頭往這邊看,顧念嚇了一跳,趕緊躲到了一旁,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她。

    過了會兒,她才小心翼翼的探頭,發現楚昭陽已經回了車裡,發動車子離開了。

    顧念這才脫力似的倒在了床上,臉埋在枕頭裡哭了起來。

    ***

    楚昭陽回了家,一邊扯著領帶,拿出手機琢磨了下,給韓卓厲打了電話。

    「喂?老楚?」

    「……」

    韓卓厲:「說話!」

    楚昭陽扯下領帶:「是我。」

    韓卓厲翻了個白眼兒:「我知道是你,什麼事兒?」

    「女人吃醋是什麼反應?」楚昭陽坐到床邊,咖喱搖著尾巴蹭了過來,用毛茸茸的腦袋拱他的腿。

    「我靠,你故意的吧!我沒女朋友呢,我哪知道女人吃醋什麼反應!」韓卓厲氣的蹭的從浴缸里站了起來,熱水從他身上嘩啦啦的往下淌。

    楚昭陽摸著咖喱的腦袋,指腹無意識的揉著,思考道:「她誤會我跟別的女人曖.昧,很生氣,打電話也不接。是不是吃醋?」

    「應該是吧……哎呀我去,老楚你竟然一口氣說這麼多話,難得啊!早知道我該給你錄下來。哎不對,你惹顧念生氣啦?」韓卓厲終於抓住了重點,賤兮兮的問。

    楚昭陽表情漠然的掛了電話。

    韓卓厲都能看出顧念是在吃醋,那肯定是吃醋無疑了。

    楚昭陽滿意的點頭,順便起身去廚房,從櫥櫃里拿出一根牛肉條,賞給咖喱吃。

    顧念吃那麼大的醋,還說不喜歡他?

    口是心非的丫頭。

    hello,面癱小姐 楚昭陽滿意的回了卧室。

    留下韓卓厲在另一端對著被掛斷的手機氣的跳腳。

    「不打招呼就掛電話,有沒有點兒人性了!」

    ***

    周五一早,顧念就提著行李去了集訓集合點,跟眾多新人一起乘大巴去集訓地點。

    眾人就在大巴前等著集合完畢,這次來的女警並不多,總共五人,男警有八人。

    男警那邊,是由兩個不認識的警官帶隊,應是別的分局的人。

    系統末世巨賈 而女警這邊,顧念膈應的發現,竟是許誠毅和言初薇。

    作為許誠毅的同事,見到顧念,許誠毅竟只是冷淡的掃了一眼,並沒有打招呼。

    顧念也就不搭理他,自己走入隊伍之中。

    言初薇站在許誠毅的身邊,倒是對顧念微笑著招了招手。

    對於言初薇一邊當著她的面跟她各種好,背後就跟許誠毅說她的壞話,誣賴她的行為,顧念自問無法做到像言初薇這樣,表面還能對她這麼親熱。

    因此,顧念也只是勉強自己扯了扯唇,露出淺淡的笑,沖言初薇點了下頭。

    只是沒想到,這次帶隊的竟是他們倆。

    許誠毅抬腕看時間已經到了,便說:「倒時間了,現在開始點名。」

    「何雲慧。」

    「到。」

    「朱佳倩。」

    「到。」

    「王安安。」

    「到。」

    「趙昕樺。」

    「到。」

    「顧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