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廢話。」

    「這麼多……這麼小的零件!你記得順序和位置嗎?!」

    「嗯。」

    祁玖說話的同時,雙手飛快的來回於零件和校卡,達子在眼花繚亂中,看見校卡一點點充實起來,最終又變成了原來的樣子。

    作為測試,祁玖按下了開機鍵。



    滴答一聲,祁玖的個人資料又出現在了屏幕上。

    「可能的話,軟體我也想分析一下,可惜我並不是這方面的人才。如果……」

    如果擅長軟體編寫的日月在這裡就好了。祁玖嘆了口氣。

    「牛逼啊,太牛逼啊師父!我太崇拜你了,你簡直就是天才啊!」

    「不管你怎麼說,要想成為我的徒弟是不可能的,我沒有教導三線蟲的興趣,但你要是實在想學點什麼,我也不是不可以通融一下。」祁玖的手指在桌上輕輕敲著。

    「真的嗎?真的?!」達子大喜,雙手壓在餐桌上,一張發出萬丈金光的臉湊到祁玖面前連連問道。

    「我要組建一個團隊,目標是明年的北斗獎,隊員由學校排名末尾的學生組成。如果你加入我的團隊,我可以教你一些機械技能。」

    達子的嘴角抽了抽,說:「……為什麼你認為我會是排名末尾的學生?」

    「難道你不是嗎?」

    「咳……」達子顯得呼吸困難一樣乾咳了兩聲,死前還是要掙扎一下:「雖,雖然我在榮金排名倒數,但在全國排名里可是標準的中流!」


    「那和我沒關係。」祁玖說:「這個交易對你百利而無一害,怎麼樣?」

    「祁玖啊,不是我不相信你……」達子為難的說:「每年的北斗獎都是湟川那邊,我們這裡把最好的學生組成一隊也贏不了他們,更別說全是吊車尾了。這個……不太現實啊。」

    「我說過了,別把我和雜魚相提並論。你只要跟著我,聽我的指示行動就行了。」

    達子想了想祁玖那令人口水滴答的機械技術,和今後可能受到的嘲笑比了比,最後一副壯士斷腕的悲壯樣:「我跟你混了!其他的隊員呢?」

    「你是第一個。」

    加上祁玖,還差四人。

    「那……」達子想想也是,這麼不靠譜的團隊,他想象不到還有別的人會參加。

    「你再怎麼用你那沒裝腦髓的腦子想也沒用,照我的指示行動就行了。」祁玖說。

    達子搔了搔他亂蓬蓬的短髮,忽然一拍餐桌:「你成績怎麼樣?一定不錯吧?!月底就是月考了,拜託了拜託了,給我抄抄!」

    「月考?每月一考?」

    「是啊!對了,坐我前面的田雞仔就是我們理科的年級第一,啊啊啊可惡死了,從來不給我抄不說,做完了還捂的嚴嚴實實,讓我瞟都瞟不到!我恨啊!一點江湖義氣都沒有的傢伙!」

    祁玖轉了轉漆黑的眼珠,若有所思。

    現在她需要名氣,能號召動人的名氣。達子喜歡機械,所以輕易就唬進了隊,難保其他人也和他一樣憑點小甜頭就能誘拐。

    月考如果是戰場的話,那就是個小戰場,可是小戰場如果打的好的話,也會有絕佳的效果。

    「喂……我告訴你個秘密,昨天還在電視里播放的高川的採訪,其實本人已經失蹤兩個多月了……」

    「什麼?!那個年紀輕輕就備受矚目的高川?聽說是下屆諾貝爾生物獎的有力人選啊!怎麼回事?這麼大的事,新聞沒有播報啊!」

    兩個女生壓低聲音圍在課桌前議論,她們的聲音在噪雜的教室里就像水滴投入了大海立即湮沒無痕,彷彿沒有人察覺過。

    「前幾天他家人才報的案,聽說這件事已經驚動了中央高層,下令寶海市警察掘地三尺也要把高川找出來。新聞還壓著呢……我叔叔就在警察局工作,聽說已經有記者去試探過了,我看要不了幾天就會被曝光。」

    「都兩個月了……能找到嗎?」其中一個女生擔憂的問。「會不會是國際綁架?前幾年不是也出過這樣的事嗎?量子力學專家被美國特工綁架,臨出境才被救下來。」

    「就是為了防止這個可能性才壓住新聞不讓報道啊,不過,對政府來說,比起高川被綁架出國,他們更寧願在中國發現高川的屍體吧。」

    「高川是國家的棟樑,失蹤了兩個月居然才想起報案,他的家人太不負責了吧!」

    「沒辦法,研究者都古古怪怪的,這位高川也是,聽說幾個周不和家裡聯繫是常有的事,所以起初家裡人都沒當回事。」

    「……玖。」「……祁玖!」

    達子張大嘴,正準備吶喊出第三聲,祁玖手起刀落一把圓規咚的筆直的釘在了課桌上。

    「吵,死,了。」

    祁玖冷冷的盯著達子。

    「啊……對,對不起,我以為你沒聽見。」達子看著閃著銀光的圓規,默默咽了口口水。

    「你在問我隊員的人選。」

    「誒?你聽見了?」那你聽見了就早點回答啊,達子在心中碎碎念道。

    祁玖雙手環抱,視線投向窗前某個座位:「預備隊員,就在剛剛決定了。」

    達子剛啊了一聲,就聽祁玖接著說:

    「你去查邊明遠的資料,所有能查到的。」

    「邊……?!」達子驚叫了一聲,反應過來連忙壓低聲音,左右看了一圈,低聲說:「我怎麼查啊?對方可是邊明遠啊,我不想變成肉醬啊拜託!」

    「你的人際關係是當擺設的嗎?」你以為我是看中你什麼才把你吸收進團隊?後半句祁玖沒說,只是不耐煩的加了一句:「我要知道他的興趣,弱點,一切可能控制他的要點,明白了嗎?」 在沒人的地方,祁玖在校卡上通過網路搜索終於確認了囚禁她的男性與「高川」是同一人物的現實。

    也就是說,在高川「失蹤」的情況下,城北郊區的那間地下室遲早會被搜索出來,接著,周邊的目擊者們就會指認兩個月前有個身穿白袍的可疑人物從房間里慌亂的跑出,要不了多久,祁玖就會面臨死刑或實驗動物的未來之一。

    祁玖沒想過這個男性竟然會是重要人物,這是她的失策,如果能重回到那一刻,祁玖不會殺死對方……

    沒錯,她不會殺死對方,她會選擇把他弄成比三線蟲聰明不了多少的智商,然後再放回去。

    在班上,達子總會不知不覺中成為人氣的中心,為人隨和,隨時一張臉都是笑嘻嘻的,待人又熱情,和誰都不易結仇,和誰都能輕易成為朋友的類型。

    在人際關係上向來順風順水的他,最近卻嘗到了屢戰屢敗的滋味。

    屢戰屢敗就算了,還要時時忍受心靈支離破碎的痛苦。

    可是祁玖越是給他冷臉,他就越想湊上去和她說話,這是什麼道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M體質?!

    蒼天啊,大地啊!


    他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嗎?!

    「啊——可惡!好不容易刷新的高級懸賞又被搶走了!見了什麼鬼,我已經好久沒接到過高級依賴了!」搬了課椅圍在達子桌前的男生怒氣沖沖的合上校卡。

    「你還不知道?論壇上出現了個叫『你的祖宗』的傢伙,從註冊到衝上積分榜,只用了四天時間。所有高額懸賞都被你的祖宗搶走了,不止你,我打賭除了依賴發布人,學校里已經沒幾個人看見過高級懸賞的樣子了。」背靠著隔壁課桌的女生說。

    「你的祖宗?這什麼鬼名字,是在挑釁我們嗎?」另一個男生捅了捅神遊遠方的達子:「喂,你說說話啊?達子——」

    「啊?」達子被戳了一下,回過神來,「先別說那個,你們,邊明遠的事知道多少?」


    「哈?邊明遠?」提到這個名字,說話的人就不由自主的壓低了聲音,剛剛還哈哈大笑的男生謹慎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小聲說道:「你問這個幹嘛?難道是你得罪……」

    「我和他話都沒說過,怎麼可能得罪他。」達子說。「我只是突然好奇罷了。」

    「那倒是,這個班裡想必也沒幾個人和他說過話。傳聞就夠可怕了,誰還敢和他說話啊。」靠在課桌上的女生說。

    「傳聞?怎樣的傳聞?打架?」達子立刻豎起耳朵。

    「打架什麼的對那個人渣是小case好嗎,在我讀小學的時候,同齡人間就開始流傳這個名字了。」

    「那你說的是什麼?」達子問道。

    「那個啊,太噁心了我連提都不想提,對了,宏博你也知道吧,那件事。」

    「嘖,那傢伙就是個徹徹底底的人渣啊。」最開始抱怨接不到高級依賴的男生接過話頭,露出一臉嫌惡的表情:「宜岡高中前幾年發生的強/奸案,就是他縱容手下去乾的,那時候他才初三呢,聽說當時他也在現場,結果卻因為本人沒有參與,也沒有足夠的證據指控是他策劃,最後被無罪釋放了。」

    「既然你沒有得罪他,怎麼突然打聽起他來了?這種人光是看一眼就倒足了胃口!走在路上被車撞死了最好。」女生厭惡的說。

    「強、強/奸……?」達子結結巴巴的說,這個詞離他正常的生活太遙遠,他不由說:「這是真的嗎?不會是謠傳吧?強/奸犯怎麼可能進入榮金讀書?」

    「不是謠傳,當時還鬧的挺大的,你不看……算了,我知道你不看新聞。總之他卷進去是真的,無罪釋放也是真的。既然都無罪釋放了,榮金也沒有理由拒絕一個成績上了合格線的考生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校長,只要成績達標,管你強/奸犯還是縱火犯,只要不在就讀期間犯事,就通通收進來。」

    「就是這個原因,所以邊明遠才這麼老實。其實暗地裡不被發現的壞事不知道做了多少呢。」

    「等等,讓我整理一下……」

    達子捂著一個頭兩個大的腦袋,必死的思考起讓祁玖放棄吸收邊明遠為隊員的辦法。

    「以上,報告完畢。」

    達子報告完所有打探來的情報后,期冀的看向祁玖。

    一般來說,沒有人想要和一個強/奸犯共事吧?

    一般來說,聽到這裡,正常人就會理智的放棄吧?

    「有用的信息幾乎為零,你真的有用心去做嗎?」祁玖皺著眉頭說。

    有個崩潰的聲音在達子心中吶喊著:這丫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啊!

    祁玖嘆了口氣。達子的無能遠超她的預料,難道她已經淪落到事必親為的地步了嗎?!

    「交給你辦真是蠢透了。」祁玖看了眼校卡上的時間,起身向外走去。

    「誒,你要走了嗎?一會班主任要來通知月考的事情,讓我們放了學別忙著走啊!」達子遠遠叫道。

    祁玖卻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走出校園后,祁玖打了輛車前往星空城市廣場,挑了幾家最嘈雜的店鋪,分別購買了便衣、假髮,眼鏡,通通用現金結款。

    沒有人注意到祁玖。所有人都帶著寫在臉上的冷漠在繁華的廣場里川流不息,他們像貪婪的蝗蟲般,一批一批的從大門處擁入,又一批批的,從大門處湧出。隨處可見的吸附在建築上的大型戶外媒體,一遍一遍播放著色彩鮮艷的廣告,櫥窗里的家用電視,正統一播放著同一個年輕男人的臉——「生物學界的新星,下一屆諾貝爾得獎的候選人高川近日在寶海市失蹤,警方已展開營救,希望知情人士提供線索。」

    買齊東西后,祁玖接著找到一所偏僻的公廁,在裡面換下了榮金的校服,穿上了剛買的衛衣和肥大的運動褲,戴上黑色的BOBO頭假髮和圓形眼鏡,為了擾亂視覺,甚至還在運動鞋裡放入了五厘米的增高墊。

    對著鏡子,祁玖滿意的看到了一個死板又土氣,毫無存在感的形象。

    順便一提,這個形象的原型來自班上的學習委員。

    偽裝完畢,將校服塞入準備好的背包,戴上衛衣的帽子,祁玖把五官隱藏在陰影中,快步走了出去。

    夜深人靜,在市中心被高聳入雲的寫字樓和商廈遮擋的明月,此刻靜靜掛在樹梢。城北郊外的一片平房中,誰也沒注意到一個人影閃了過去。

    找到離開前藏起來的鑰匙,祁玖打開一間不起眼平房的進戶門。

    在深夜中,平房內部有著死一般的寂靜,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主人已經化作了污水從下水道流走了。

    所有物件都和離開時一樣,絲毫的誤差都沒有,這一點祁玖的記憶力可以作證。

    她最後確認了一番沒有被跟蹤,關上門往地下室走去。

    這個地方遲早曝光。只要警方找到這裡,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得知在最後出入這間平房的是一名穿著醫用白袍的年輕女性,然後他們會根據線索鎖定她,最後會發生什麼呢?

    誰知道,反正不會將她當做熊貓一樣保護起來。

    正確選擇應該是踢開一切遠走高飛,依舊呆在寶海市的危險是最大的,在離開之前,她還需要從地下實驗室里拿走一些以防萬一的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