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師傅,師姐。」

    虛夜月有點情緒。

    特別是對鳳七這個師傅,兩人朝夕相處,鳳七對她是傾囊相授,毫無藏私,兩者之間已經結下了深厚的感情。

    現在突然要分開,她的心確實有點酸。

    「傻瓜。」鳳七笑道:「師傅已經很多年沒在外面走動了,你在外面,為師正好有借口去看你然後走動走動,到時讓月華帶我去找你就是。」

    「是啊。」白月華道:「以後我就帶師傅多走動,外面我熟,有很多風景好的地方就帶師傅去看看。」

    「嗯嗯。」虛夜月道:「到時我跟你們一起到處走走。」

    大殿突然靜寂下來。

    大家知道分別的時候到了。

    方昊天和虛夜月對視了一眼,雙雙對著葉道虛,鳳七和白月華揖禮。

    「一路小心點。」

    鳳七不忘了囑咐一句。

    明知道以方昊天的強大她這是一句廢話,但對虛夜月的關愛她還是忍不住說出來。

    虛夜月搖手:「門主,師傅,師姐,我走了。」

    嗖嗖!

    方昊天和虛夜月掠出大殿直接飛上虛空。

    出了清天門,方昊天和虛夜月都停下回頭。

    虛夜月道:「她們對我都很好的,特別是師傅和師姐。」

    方昊天道:「那以後找機會回饋清天門就是。」

    虛夜月點頭。

    兩人轉身朝滄瀾郡的方向飛去。

    一路上方昊天跟虛夜月說他的經歷,虛夜月用心聽著,有時她也會說她在清天門的一些趣事。

    快樂不知時日過。

    兩人久別重逢內心喜悅,二十多天的路程感覺還短,好像轉眼就到了。

    方昊天帶著虛夜月回到了幽雲關中。

    知道虛夜月存在的人自然不會意外,但巡察營的那些軍士卻是有點傻眼,又來一個巡察使夫人?

    但傻眼之後個個都是豎起大拇指。

    巡察使就是巡察使,果然神威過人,連找老婆都是高人一等,不但三個老婆而且個個都是絕色。

    他們卻不知道還有一個在外面呢。

    虛夜月的到來,巡察營全營設宴歡迎。

    宴后容雁冰拉著蘇青璇和虛夜月到房間去說悄悄話去了。

    方昊天突然覺得這一切都是天意。

    他跟容雁冰原本沒有男女感情,接觸不多卻跟她有了兒子,於是她反而成了他的第一個妻子。

    也正是她的寬容大度成熟穩重,才讓他在感情方面沒有經歷什麼挫折,後宮放心。

    只是有時候他覺得自已很幸福但又好像很多情。

    現在有三個在身邊了,他卻突然又想到了另一個。

    「凝雨,你在哪裡?」

    方昊天看著容雁冰三女的背影,腦海中居然忍不住浮掠起柳凝雨的身影,想起了她的種種。

    他跟柳凝雨是最先相識,相愛,然後命運的安排卻讓柳凝雨與他分開,至今未能見面。

    「有心事?」坐在方昊天身邊的唐火火用手肘輕撞了一下方昊天,「想起柳凝雨了?」

    韓賓,姜遠行等人立馬豎起了耳朵,看樣子這傢伙還有一個女人在外面啊。

    方昊天坦然點頭:「是啊,只是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

    唐火火馬上看向姜遠行,道:「遠行,給你一個任務。」

    姜遠行微怔:「什麼任務?」

    唐火火道:「找一個人。」

    跟著他將方昊天跟柳凝雨之間的一些事說出來。

    大家方知道柳凝雨竟然是方昊天的初戀,而且還是一個很偉大的女子。

    「這個必須要找啊。」姜遠行當則拍胸口,「這事包在我身上了。」

    這天底下想找一個人,如果墨山樓找不到的話,別的人怕且是不可能找到了。

    大家繼續閑聊。

    閑聊中方昊天突然想到王越的事,如實告訴韓賓。

    韓賓很意外,很震驚,他的智計如何的高都沒有想到自已這些年竟然都誤會了王越。

    他對王越頓時肅然起敬,當知道王越也有可能會到幽雲關時,他突然有點激動。

    他跟王越是死對頭,鬥了這麼多年,實際上內心中彼此都有欣賞對方智計的地方。

    只是之前王越投靠聖魔殿,韓賓對王越心生厭惡。

    但現在才知道他所知道王越的一切都是假象,王越一直都忍辱負重,背負全天下的罵名而默默為人族做著貢獻。

    於是韓賓對王越的感情就複雜了,既敬佩又慚愧。

    說著說著,自然會說到幽雲關最近的情況。

    軍主唐錚的傷勢如何,現在竟然成了一個迷,沒有說好但也沒有說不好。

    而最近魔軍似乎又有異動了,與幽雲關屠魔軍的摩擦越來越頻,情勢再度進入了緊張時期。

    方昊天靜靜聽著關於幽雲關和魔軍的一切。

    突然間,虛空之頂有變。

    方昊天最先察覺,猛地抬頭。

    其他人見方昊天神色有異,也是個個抬頭。

    頓時個個臉色皆變。

    只看到虛空之上出現一道裂縫,就好像是被人生生用手將虛空撕裂了一樣。

    然後有兩道人影出現了。

    「爹,娘!」

    方昊天突然大喜而呼。

    嗖!

    方昊天飛上虛空迎了上去。 秦菲對秦慕年的關心充耳不聞,快速打量著圍在病床附近的其他男人,很快就將視線鎖定在一個背影上。

    想必是因為病房內只留著一盞壁燈,所以秦菲無法在第一時間辨認出對方的身份,好在能夠通過聲音來識別出秦慕年。

    這個背對著自己的男人,該不會是擔心她認出他的身份吧?

    也就說,這個不明來歷的男人有可能是自己認識的。

    此刻的秦菲絞盡腦汁地想著應對策略,一時間心如雷鼓,卻要強迫自己快速鎮定下來。

    除了濃重的黑眼圈,秦慕年自然也看出秦菲哭過了,然而此刻並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見秦慕年欲言又止,秦菲自然是嚴陣以待,「哥,你三更半夜帶這麼多熟人來這裡想幹嗎?是不是想趁我睡著了,對我丈夫不利?我警告你,即便你是我哥,你若是敢傷害他,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秦慕年越聽越生氣,屋內的其他男人倒是幸災樂禍地笑了。

    秦菲才不管這些人是什麼身份,總之她只認秦慕年。

    「菲菲,你想什麼呢?他是我妹夫,我怎麼可能夥同外人來傷害他?」

    說到這,秦慕年才恍然想起秦菲剛才說的「熟人」兩個字。

    呵呵,看來他妹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秦菲顯然不信,口無遮攔道:「那你們三更半夜不睡覺,偷偷摸摸跑來這裡幹嗎?別告訴我,你們是集體約著來看我丈夫的?」

    此刻的秦菲一邊防備著秦慕年,一邊犀利地掃視著眾人。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她絲毫不介意將他們統統幹掉。

    實在聽不下去了,史蒂文這才卸下自己的偽裝,笑著跟秦菲打招呼:「弟妹,好久不見!真是抱歉,嚇到你了。」

    短暫的詫異后,秦菲就跟開掛了似得,衝到史蒂文面前噼里啪啦就是一頓逼問。

    「這幫偷偷摸摸的傢伙,都是你帶來的?」

    「你每次的出場都搞得這麼標新立異,是想讓我給你點個贊嗎?」

    「你有考慮過阿卿的感受嗎?」

    「你趁著他昏睡的時候,過來欺負他最愛的女人,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

    史蒂文嘴角微抽,秦慕年倒是不厚道地笑了。

    也許別人聽了會覺得秦菲有些無理取鬧,但史蒂文卻羞愧的無地自容。

    有那麼一瞬間,他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第一次跟秦菲見面的場景。那時候他還帶著面具,秦菲誤以為他是綁匪。

    第二次,也是在秦菲毫無設防的前提下,強行將秦菲抱上了飛機……。

    想到這兒,史蒂文都不敢再往下回憶。難怪秦菲在聽到他的聲音后頓時就炸毛了。

    接下來就看到秦慕年意味深長地瞥了眼其他人,顯然像是在證實什麼似得,好在他確實看到了眾人想笑卻不敢笑的複雜神色。

    「弟妹,你誤會了,我是來送你們夫妻回國的。你不是想接東方回家治療嗎?我今天正好路過……」

    正在氣頭上的秦菲,壓根沒聽清史蒂文說了些什麼,只是出於本能地反駁:「正好個大頭鬼,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跟我哥到底什麼關係?你別告訴我,他是你的戰友,是你跟東方玉卿共同的朋友。」

    不難分辨出秦菲被氣得不輕,說話的語氣自然是好不到哪去。

    史蒂文被懟得啞口無言,無奈地聳了聳肩膀,卻不忘踹向距離他最近的一個男人。

    別以為他史蒂文不知道,這個傢伙從頭到尾都在看他笑話,一點同情心都沒有!他的良心才被狗吃了呢。

    似乎是早有防備,被踹的男人及時躲開了,還不忘挑釁地回瞪著史蒂文。

    如果是光線好的話,秦菲應該能認出這個險些被踹的男人就是瓊斯。

    迎視上秦菲怨恨的眼神,秦慕年多少有些心虛,「菲菲,你聽我解釋……」

    「你閉嘴,你怎麼現在變成了這樣?你竟然……」秦菲因為情緒過於激動,眼前一黑,向前栽去。

    「菲菲!」

    「弟妹!」看著懷裡的女人,史蒂文頓時有些後悔。

    早知道他就一個人來了,黑燈瞎火地猛然間看到房間內出現這麼多陌生男人,確實挺容易受到驚嚇。

    「都別愣著了,趕緊的,注意安全。」言簡意賅地吩咐完后,史蒂文就將秦菲抱了出去。

    「喂,你把我妹放下。」秦慕年想追出去,卻又擔心東方玉卿。

    心想著史蒂文跟東方玉卿的關係,應該不能把秦菲怎麼樣,於是就留下來幫忙收拾秦菲的行李。

    史蒂文帶來的人自然是訓練有素,不一會的功夫就把東方玉卿抬到了行軍擔架上。

    很快,秦菲跟東方玉卿就乘坐上了位於醫院頂樓的武裝直升機。

    因為提前跟院方的高層打過招呼,這一時間段的監控處於異常狀態,而且也沒有醫護人員出來阻止。

    就在他們離開后不久,本該是東方玉卿的病房內就出現了一名女護士。

    看著病床上留下來的一沓美金,護士笑著裝進了自己的口袋,心想著那位秦先生還真是講究。

    事實上,秦菲很快就清醒了。

    映入眼帘的已經不是病房的天花板,只見她倏地睜大眼,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這算什麼事啊?

    這幫混蛋竟然把她綁到了飛機上……那麼東方玉愛卿呢?

    秦菲驚坐起身,聲音輕顫,「阿卿,他在哪?……你們把他怎麼了?」

    只見秦慕年眸底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懊惱,這才硬著頭皮解釋:「菲菲,他沒事。都怪哥不好,沒有提前跟你說清楚,是我讓史蒂文先生幫忙護送你們回國的。」

    秦菲頓了一下,避而不答,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怨恨秦慕年的擅自做主。

    就算他們這幫人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這深夜造訪的方式也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