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已經第四個了啊!你到底想把幾個打進醫院才肯罷休啊!」王學清極為無奈的說道。

    「什麼?朱自強已經是葉飛今天打傷的第四個了?!」有不知情的人聽到王學清這話以後震驚無比!

    他們以為葉飛為人狠辣!

    可卻想不到他竟然會如此狠辣!

    「竟然已經打傷了四個人了!他是什麼人?神經病嗎?幹什麼都要用拳頭講道理嗎?這樣的人怎麼能跟咱們這樣的好學生待在一個班裡呢?」

    「對啊!我們可是三好學生啊!無論三觀還是品質都要超過他不知多少! 她與黑夜盡纏綿 怎麼能跟他在一個教室里上課?萬一學壞了怎麼辦?!」

    「不行!我要投訴!堅決抵制葉飛這個人!我覺得葉飛這個人就是毒瘤!一顆老鼠屎!」

    所謂的「好學生」在那裡三言兩語把葉飛說的無比不堪,竟然隱隱的把他們抬高到了另一種層次。

    「你們是不是想多了?自己是啥樣人,心裡沒點逼數嗎?!」葉飛不屑的說道。

    「管好你們自己得了,再來多管我的事,小心我的拳頭啊!」葉飛冷漠說道。

    「葉飛!你這個學生簡直就是不可理喻!你,你不學無術!你算不上是一個學生!我王學清是絕不允許你待在我班裡的!」

    王學清頻頻點指,氣的氣血上涌,臉色發紅!

    「你現在就跟我去校長辦公室!我一定要讓校長把你開除了不可!」王學清說道。

    「對!一定要開除他!這樣的人在咱們二中,簡直就是給我們學校抹黑!」

    「同意!無比同意!葉飛不應該待在二中!就應該被開除!」

    「不知道集體榮譽,無故動手傷人,狂妄自大!這些,這些簡直都是惡習!讓人感到噁心!」

    好學生們激動到不行,氣都快喘不順暢了!

    一個個喊的面紅耳赤,可以想見他們對葉飛的恨意是有多麼的刻骨!

    葉飛此時就像是全民公敵一樣,人人喊打,沒人求情!

    被徹底孤立了!

    「道歉。」突然葉飛旁邊傳來一聲。

    「什麼?」葉飛皺著眉頭看向趴在自己一旁睡覺的趙惟依。

    惡魔總裁難自控 「我說讓你道歉,如果你還想繼續在學校待下去的話。」趙惟依頭也不抬,始終趴著,但卻極為清晰的跟葉飛說著話。

    「你還真以為憑他們就能開除我了?」葉飛不屑說道。

    「你這個……自大狂!」

    興許是葉飛真的讓趙惟依生氣了,她猛的從課桌上坐直身子,皺著秀眉,神色好不厭惡的看著葉飛。

    葉飛一聳肩,滿不在乎的說道:「你想咋說就咋說吧,想讓我道歉,那是不可能得,一切都是他們自找的。」 趙惟依瞪著葉飛,氣的酥胸亂顫,最後冷哼一聲,趴在桌子上,發誓再也不去管這些閑事了!

    「要去校長辦公室是吧?前面帶路,我來讓你知道什麼是死心。」葉飛對王學清說道。

    王學清指著葉飛,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恨恨的一甩手臂,恨鐵不成鋼一般的看了葉飛一眼,轉過身來在前面帶路。

    葉飛掃視了班級里同學一眼,沒有說什麼,嘴角一抿,跟在王學清身後離開了教室。

    王學清帶著葉飛再次來到了行政樓,去了四樓的校長辦公室。

    站在辦公室外,王學清有些遲疑,他看向葉飛問道:「葉飛,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我王學清是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用於反悔的學生的。」

    「敲門吧,我讓你死了這條心。」葉飛無所謂說道。

    王學清最終是徹底將葉飛放棄了,他搖了搖頭,然後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門內傳來校長的聲音。

    王學清推門進去,一邊說道:「校長,我來是要讓您處理一個學生……」

    「哦!王老師啊!你來的正好。」校長在辦公桌後有些欣喜的說了一聲。

    王學清話還沒說完就愣了一下。

    他發現校長辦公室里有些熱鬧。

    四個人。

    校長,蕭冷玉他認識。

    另外兩個有些眼熟。

    其中一個,他細細一想,認出了是松山市的風雲人物,易思明,年僅三十二歲身家十多億!

    另外一個,也很是眼熟,就是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

    「王老師,葉飛是你們班的吧?」校長開門見山直接說道。

    王學清愣了一下,難道校長已經知道葉飛犯得過錯了?

    不過看校長這表情不像是要處理人的表情啊。

    王學清木訥的點了點頭。

    校長開懷一笑,然後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楚丹坤對王學清問道:「王老師,你知道這位是誰嗎?」

    「有些眼熟。」王學清說道。

    「你當然眼熟了,我告訴你,這位,就是咱們華夏體壇鼎鼎大名的楚丹坤!」校長介紹道。

    王學清身子一顫,眼睛大睜起來。

    楚丹坤的大名他當然知道了!

    也難怪他看上去這麼眼熟!

    幾乎每一個體育電視台,都會播放關於楚丹坤這個傳奇人物的事迹!

    「我還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楚大家這次來,是為了咱們華夏體壇挑選人才的,好巧不巧的,楚大家看上了你們班的那個葉飛,你把他叫過來,咱們要好好商量一下。」校長咧著嘴說道。

    「什麼?!」王學清難以置信的問了一遍。

    「什麼什麼?讓你叫同學過來,讓咱們的楚大家見一下。」校長說道。

    「不用了,我已經到了。」葉飛從門外進來,看到這種場面,依然是泰然自若,沒有絲毫受到影響。

    「這就是葉飛同學啊!遠看不如近觀啊!這樣看上去要帥多了啊!」校長直接起身了,對葉飛進行了很大的讚賞。

    雖說一個校長沒必要對學生如此,可誰讓葉飛是楚丹坤看上的人呢?

    就算不給葉飛面子,總得給楚丹坤面子吧。

    「行了,既然人都到了,咱們就商討一下吧,對了,王老師,你剛才進來的時候說要處理一個學生,那個學生該不會是葉飛同學吧?」校長開玩笑說道。

    王學清呆愣一會兒,然後搖頭說道:「不是不是,其他人,小事情,我自己處理好了,就不麻煩校長了。」

    校長點了點頭,然後對葉飛說道:「葉飛同學,我來跟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楚丹坤楚大家!」

    楚丹坤坐在座位上,好奇的審視著葉飛。

    「這位呢,就是……」

    「我知道。」葉飛沒等校長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

    葉飛看向易思明,抿嘴笑道:「好久不見。」

    易思明呵呵一笑,說道:「的確是好久沒見,得有十年了吧?歡迎你回來。」

    「怎麼?易老闆跟葉飛同學認識?」校長好奇問道。

    「那是必須的,我們兩個可是老相識了呢,我易思明能有今天,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這位葉飛同學呢。」易思明看著葉飛笑道。

    「哦?還有這事?」校長不解。

    「既然是我送你的,那我現在要收回來相比易老闆應該不會小氣吧?」葉飛說道。

    易思明眯起眸子來,看著葉飛,沒有作聲。

    「氣魄不行啊易老闆。」葉飛隨口說了一聲。

    「好了,咱們現在先說正事好不好?敘舊的話,待會兒再說。」校長察覺出氣氛的微妙,趕緊打岔說道。

    「葉飛同學,咱們也就不繞彎子了,開門見山了,這位楚大家看上了你的長跑才能,所以想把你選進國家隊,你開心嗎?」校長說道。

    葉飛看向楚丹坤,楚丹坤向他一點頭。

    「你就是楚丹坤?」葉飛問道。

    「正是。」楚丹坤再次一點頭,話很少,並沒有表現的多麼激動。

    畢竟以他的身份,根本無需對一個學生表露多麼的親近。

    在他看來,能被自己看重,是這學生的福分,他應該感激自己。

    「替我向查理問個好。」葉飛說了這樣一句話。

    這讓除了楚丹坤之外的其他幾人一頭霧水。

    查理是誰?

    怎麼葉飛突然說出這樣的話?

    而與他們不同,楚丹坤卻是聞言神色震撼!

    重生后我躺在皇叔懷裡做團寵 之前面對葉飛的優越一瞬間清空了!

    查理!!

    楚丹坤當然知道這個查理是誰!

    當年他遞交申請進入國際體壇委員會的時候被人攔下來了。

    當時楚丹坤還以為自己沒希望了。

    可是幾天後,委員會通知他他會選中了。

    之後,進入委員會之後,那個叫做查理的米國人找到了他,並告訴他。

    原本他是不應該被選中進入委員會的,而這一切的反轉,都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讓委員會的所有成員同意了楚丹坤的申請!

    查理當時沒有說那個人是誰。

    可楚丹坤卻在心裡認定了那個人,是自己的大恩人,這輩子都不會忘!

    查理,是國際體壇委員會的總理事!

    國際上廣為流傳的他的真名叫做布拉德威爾。

    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查理!

    而眼前這個被自己看重的學生,這個自己剛才覺的自己理所當然優越於他的學生,竟然說出了查理!

    答案似乎顯而易見! 在楚丹坤心目中,葉飛是誰已經不重要了。

    剛才所有的優越全部收起。

    他趕忙從座位上站起來,顯得有些局促不安,有些像個孩子。

    在場的人訝異於楚丹坤反常的反應。

    不知道一個他們聽都沒聽過的外國名字為什麼會讓楚丹坤如此!

    「一定!」楚丹坤正色點頭。

    「你還想選我進國家隊嗎?」葉飛隨即反問道。

    「不用了!」楚丹坤恭敬答道。

    「那就這樣吧,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了。」葉飛打了個哈欠,有些乏累的說道。

    「您慢走!」

    楚丹坤一彎腰,嚇壞了在場幾人。

    那個世界體壇上話語權重大的楚丹坤,竟然對一個學生彎腰了!

    這要是傳了出去,得嚇壞多少人!

    葉飛臨走前看了易思明一眼,「還想敘舊嗎?」

    易思明神色複雜,他對葉飛所表露出來的並不是恨意,而是不屑!

    是那種大人物看待小人物時候的俯視!

    輕蔑!鄙夷!輕視!

    這都是在之前易思明看向葉飛目光中所夾雜著的。

    可是,剛才楚丹坤對葉飛的態度,讓易思明很不舒服!

    為什麼?

    一個小人物!一個喪家之犬,竟然會被楚丹坤如此對待?!

    自己對楚丹坤都要百般恭敬,為什麼這個當年被他們易家趕出松山的葉飛,會被楚丹坤如此恭敬的對待?!

    這是為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