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好,那我就等你爺爺回來,我倒要好好質問他,怎麼會教出你這樣刁蠻、潑辣的孫女來的?」

    小女孩見魏嗣表情已不像剛才那般嚇人,又開始理直氣壯起來了:

    「好啊,你給我爺爺說去啊?你說去啊?我看你去哪找我爺爺!」

    魏嗣便馬上問了一句:

    「你之前不是說了你爺爺黃昏時候會回來嗎?」

    小女孩回著:

    「是的,不過你聽錯了一個字,我說的是我爺爺黃昏時候可能會回來,它出門時剛好是見到你們來了,所以才走後門而去的,我覺得我爺爺可能是想避開你們,所以你也不用抱那麼大希望了,你肯定是見不到我爺爺的!」

    魏嗣心中之氣又有些憋不住了:

    「你……你……你居然敢戲弄與我們,你可知道知道我們是何人嗎?你可知道我們此來所謂何事嗎?要是見不到你爺爺,幾天後,連你可能都會成為敵人的俘虜!」

    小女子輕輕一笑:

    「你以為我年紀小,就能被你唬住,我告訴你,現在雖然這王畿被圍了,但是圍城之人乃是周天子的家人,最多不過更換了一位新天子而已,與我們這些百姓人家又有何關係?」

    魏嗣見這小女孩居然對此事是毫不在乎一般,便又說道:

    「現在繼位的周天子可是施行仁政之主,若是城外新來的那位周天子,到時候在這王畿施行暴虐統治,你覺得你和你爺爺還能獨善其身嗎?」

    小女孩輕輕一哼:

    「哼,我與爺爺本來就非這王畿人士,來此不過也是暫住些日子而已,就算遇到暴虐天子,大不了我們再返回秦國去,這事與我們又有何相干?」

    魏嗣只得說了句:

    「好,我就不與你這小丫頭爭辯了,等你爺爺回來吧!」

    小女孩便過來推了一下魏嗣:

    「你給我出去,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魏嗣沒有理會這小女孩,而是徑直往前面屋子方向走過去了。 當魏嗣來到這院中土屋內,也是驚了一下,發現裡面居然家徒四壁。

    裡面一個鋪就的草堆,上面散落著幾件破爛衣服,有男衣和女衣,應該就是這小女孩與那巨子先生的衣物了。

    中間放著堆柴火和幾根木頭架著的一個大陶罐,大概是拿來做飯的吧,走近一看,陶罐裡面似乎還殘留著一些野菜和少許黍。

    魏嗣心裡也感慨了起來,沒想到身為墨家的領袖巨子,生活居然會這麼寒酸。

    突然這時魏嗣身後被人一下子抱住了,原來是剛剛那小女孩衝進來,拉著魏嗣腰就要把其往外面趕呢。

    只聽小女孩一邊拉著魏嗣一邊說道:

    「你給我出去……出去……快出去,誰允許你來我家了的!」

    小女孩自然是沒有魏嗣勁大了,想把魏嗣攆出去,倒被魏嗣掙了下,自己摔倒在了一邊牆角處,直接大哭了起來,嘴裡還念叨著:

    「你欺負我……欺負我,好…你等著……等著,等我爺爺回來,我一定要告訴他……告訴他!」


    魏嗣見小女孩似乎真的哭了起來,便走過來安慰她:

    「別哭了、別哭了,都是是叔叔我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這小女孩也不理會魏嗣,自顧著哭了起來,也不說一句話了。

    魏嗣在一旁也記得不知所措,自然是怕巨子回來后,看到自己這樣欺負它的孫女,而引起其不悅了。

    就這樣,一直也不知道相持了多久,小女孩子也是蹲在牆邊,一直捂著臉也不著聲,魏嗣也乾脆坐到其身旁。

    突然間,不知道何時,外面傳來了一蒼老聲音:

    「小鈺啊……小鈺啊……小鈺你在家嗎?」

    這小女孩一聽到這叫聲,馬上跳了起來,對著魏嗣說了句:

    「好,你給我等著,我爺爺回來了,呆會有你好看的!」

    說完,快速往外沖了出去。

    魏嗣這時也趕緊起身來,跟了出去。

    只見這時一個身材消瘦、滿頭白髮長須、赤膊,肩頭還背著一擔柴薪的老者走了進來。

    老者見到小女孩后,馬上放下柴薪,把孫女小鈺抱了起來。

    見小鈺眼睛有些紅腫,似乎哭過後,便問其:

    「小鈺,怎麼了,又誰惹你不開心了?怎麼這個樣子呢?」

    小鈺突然又哭了起來,十分委屈的回著:

    「爺爺……爺爺……爺爺!」

    然後扭頭指了指身後不遠處魏嗣:


    「它……它……它欺負我!」

    魏嗣見此,便也趕緊跑過來向這老者解釋:

    「老先生……老先生,我……我……我可沒有欺負您的孫女啊!」

    老者打量了魏嗣一眼后,便問著:

    「是嗎?」

    魏嗣回著:

    「是的!」

    小鈺馬上說道:

    「它剛剛就是欺負了我,而且還私闖進了我們家,一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定然是圖謀我們家中之物的!」

    魏嗣聽完這話,輕輕一笑,解釋著:

    「小丫頭,你說我圖謀你家之物?你覺得你家裡有什麼只得我圖謀的呢?」

    小鈺兒放開其爺爺后,又跑回自己屋中看了一遍后,走回來對爺爺說道:

    「它肯定是窮的沒飯吃了,圖謀我們家中那罐子裡面的剩菜、剩飯而已!」

    魏嗣剛才自然也藉機打量了一番這老者表情,發現其似乎一直略帶笑意,對其孫女告狀之事,對自己並無一絲生氣模樣,而是一直撫著自己白白的長須。

    便也不再解釋,而是詢問老者一句:

    「您莫非就是那位墨家巨子先生吧?」

    老者點了點頭:

    「老夫我正是墨家第四代巨子腹坉!」

    然後又再次細細打量了一番魏嗣:

    「看來孟夫子的: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確實只是一句表裡不一的話語啊,依老夫看魏王您乃是表裡仁厚端莊,但其內卻運籌在握、深謀遠慮、此乃六國之君不可及也!」

    魏嗣也沒想到這巨子先生居然一眼就認出了自己身份,而且還誇讚自己,便說了一句:

    「既然巨子先生都已經知道本王身份了,本王也不就再過隱瞞了,本王確實乃魏國之主魏嗣,多謝巨子先生的謬讚了!」

    巨子便先安慰了其孫女一番,然後便對著魏嗣指了指屋內:

    「魏王,既然來我這寒酸之地做客了,我想定然是為了大事之來,我們還是進去說吧!」

    魏嗣隨著巨子來到了屋內,倆人相鄰坐到了草堆之上。

    不一會,還是魏嗣先開口說道:

    「巨子先生,或許本王所來之意您定然已經猜到一些了吧?」

    巨子點了下頭:

    「是的,您與天子、西周公在我門外時,我已經發現三位貴人了,但是當時因為我有要事出門,所以才怠慢了三位貴人,沒想到魏王您居然會委身於此等待了我一天的時間!」

    沒待魏嗣開口,巨子又問了一句:

    「魏王,您此行來找老朽定然是為了這周王畿安危之事吧?」

    魏嗣一喜:

    「是的,本王與天子、周公來此正是為了此事!」

    巨子便嘆了口氣:

    「唉……你們列國爭端,我們墨家本不該過問的,但是今日見到魏王您這般虔誠來見老朽,老朽若不幫也說不過去,但是老朽幫了大王您等,大王您和天子怎麼也得給點好處老朽吧?」

    魏嗣臉上露出了笑意:

    「好,巨子先生您想要什麼好處,儘管說便是!」

    巨子說道:

    「我有一好友,因為愚昧無知,受人脅迫,犯了大錯,所以想求得到周天子和魏王您的寬恕!」

    魏嗣點了點頭:

    「這小事一樁、小事一樁,先生您儘管說是何人就行!」



    巨子說道:

    「我要你們寬恕之人便是這如今的亂臣東周公姬根!」

    魏嗣聽到是這次與韓公子束一起圍城的東周公姬根,也是其沒想到的,愣了一下。

    巨子以為魏嗣為難,便問:

    「難道這事讓魏王您難辦了嗎?」

    魏嗣便拍了拍胸膛:

    「這事沒問題,包在本王身上!」

    巨子趕緊又說道:

    「我要的不單是保全東周公惺命,而且還要保住其國和現在東周公的位置,這樣魏王您也能答應?」

    魏嗣猶豫了一下:

    「這事恐怕我得回去跟天子商量一番,畢竟這事乃天子家事,並非我魏國之事!」

    巨子望著魏嗣似乎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果然是一代聖君,處事、遇事毫不拖沓,而且還能顧全周天子面子,看來魏國的天下有望……有望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