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好的,師兄。」陳泉點了點頭,「寧兒,你先回房去,我還有事情要跟你三師傅說。」掌門橫了寧兒一眼,小丫頭眼睛眨巴了幾下,笑眯眯的退了出去。

    「這鬼丫頭,明明想去幫人家,卻還要找著諸多的借口。」蜀山掌門笑著說道,陳泉也是一臉的笑意,「剛才我差點憋不住了,好在師兄你提醒我。」「唉,咱們家的寧兒也長大了。」蜀山掌門微微笑著說道。「掌門,你真的打算要我去幫龍道友?」陳泉卻是問道。

    「那是自然,我們的情形你也知道,龍道友雖然是修魔的,但是他的心性卻是非常的善良,你有沒有看出來,他是自毀元嬰,道心墜魔的?」蜀山掌門低聲說道。「自毀元嬰?師兄你是說他是自甘墮入魔道的?道心修魔,難怪如此年紀修為就如此的高深。」陳泉訝異的道。

    「雖然不知道他墮魔的原因,但是以他的心性,絕對不是一個魔頭。」蜀山掌門肯定的說道。陳泉點了點頭道:「說的也是,無為祖師也是修魔者,不是一樣得證了大道。」「所以,他這個人,值得我們幫,不論是為了清水門以後,還是跟他私人的交情,亦或是還恩情也罷。」蜀山掌門最後說道。

    「那成,我這就去準備,半個時辰后出發,應該能夠追的上他們。」陳泉點頭說道。「他身上又天罡地煞劍,不論在哪你都找得到,不過,有一點你可要切記,千萬不要讓寧兒那個搗蛋鬼跟著去。」蜀山掌門心有餘悸的說道。

    「師兄,你也知道寧兒的脾氣,如果她鐵了心要去,除非你用金剛箍扣住她。」陳泉苦笑了一聲道。「唉··但願她不是真的想去。」蜀山掌門無奈的嘆了口氣。

    不大的功夫,陳泉就將此行去助拳的弟子跟法器都準備齊全了,這些弟子從來都不被允許御劍飛行,皆是因為清水門低調的門風,現在不但能夠御劍還能到外面去,幾乎所有人都狠是興奮。

    「準備出發~!」陳泉祭出了自己的飛劍,這是一把淡金色的玉劍,初始只有簪子大小,就藏在陳泉的髮髻之上,眨眼的功夫,飛劍變作了兩掌寬,三米來長,陳泉踏在了劍上,弟子們紛紛都在自己的飛劍上站穩了身子。

    「三師傅,等等我~!」陳泉正要下令,突然一聲嬌呼,陳泉嚇得臉色一變,急忙揮手道:「趕緊出發~!」眾人「嗖嗖」的飛了出去,身後傳來一聲喊:「不許走,等我·!」「三師傅,好像是大師姐。」隨行的弟子都是陳泉跟蜀山掌門的親傳弟子,是清水門中道行最為高深的極為,其中一人低聲說道。

    「我知道是她~!」陳泉沒好氣的回到,這一停頓,一個綠色的身影已經踩著一把白色的飛劍竄了過來,陳泉無奈的看了那飛劍一眼,那是一把上品的寶器,比在場所有人的飛劍都要高級。

    「三師傅,你什麼意思?」寧兒跺著腳,極為不滿的喊道,陳泉苦笑道:「小祖宗,我向你爹保證過,不帶你去的啊。」「我才不管呢,你們出去玩不帶著我,我一個人多悶。」寧兒撇著頭,耍起了無賴。

    「大師姐,你還是聽師傅的話回去吧,不然的話大師傅會責罰你的。」一個看上去老實巴交的弟子好心勸道。「閉上你的嘴,本小姐需要你來教訓?」兩隻大眼睛惡狠狠的瞪了過來,嚇得那名弟子縮著脖子退到了師傅的背後。

    「三師傅,你要是不帶我去,我就死給你看。」說著,寧兒竟是握著一把匕首,明晃晃的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可別啊,小祖宗唉~!」陳泉頓時嚇了一大跳,連忙擺手,寧兒卻是歪著腦袋,一副流氓樣,根本不理會眾人的焦急神色,「好好好,帶你去,可是你得答應我,什麼都聽我的。」陳泉最後還是妥協了,他還真怕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祖宗真的在自己脖子上劃一道。

    「嗯,都聽你的。」寧兒開心一笑,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一下子竄到了陳泉的身邊,將陳泉的大弟子擠到了一邊,「邊邊去,這位置我要了。」寧兒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被擠開的大弟子連忙苦笑著道:「大師姐怎麼說就怎麼是。」陳泉苦笑了一下,一行人終於再次飛了起來。

    「這丫頭,還是溜了。」蜀山掌門站在下面的山石上面,看著一行漸行漸遠的人,嘆著氣說道。

    「你們在這裡等候,最多一個時辰我就會回來。」龍雨帶著龍牙來到了守望聯盟入口所在的地域,這裡被稱為貝殼山,其形如貝殼,平日里人跡罕至,誰都想不到,這裡竟然是這片空間鏈接守望聯盟的所在。

    龍雨等人在外圍就停了下來,因為他此行最大的助力還沒有找來,吩咐黑星等人戒備,龍雨到了一個隱蔽處,從戒指空間里提出了一個電梯樣的東西,「砰」的一聲,四方方的盒子落在了地上,那門「擦」的一聲打了開來,龍雨身形一晃竄了進去。

    只見得眼前一陣光芒閃爍,龍雨瞬間就陷入了失重狀態中,不大的時間過後,失重的感覺陡然消失,「擦」的一聲,門打了開來,龍雨睜開眼睛,一眼看到了外面兩個體型巨大的蛇族武士。

    「尊貴的客人,歡迎。」兩名武士低身行禮,龍雨點了點頭,將那盒子收了起來。「請客人跟我來。」這兩名武士似乎是常年侯在這裡等候來人的,他們走在前面,龍雨跟在後面。

    這裡就是雙面死神的那個小型異次元,也是扶靈現在的洞府。「主人,你終於來了。」龍雨正四處張望著,許久未來,這裡很多地方都不一樣了,突然,一個欣喜的聲音傳來,龍雨還未反應過來,一個美艷透頂的女子就已經撲入了她的懷中。

    美杜莎永遠都是這麼的熱情,飽滿的胸部緊緊的貼著龍雨,那柔軟的腰肢不住的擺動著,極富挑動的意圖。「美杜莎,好久不見。」龍雨雙手將美杜莎抱離了自己的身邊,當初他要回天祿大陸,就將美杜莎給送了回來。

    「主人,我好想你啊。」美杜莎臉泛紅暈,毫不避諱的說道,龍雨大為的尷尬,這許久不見,可不是雙面又調(教)她了,以前可記得她是很含蓄很害羞的。

    「哈哈,正在說起你呢,你就來了。」龍雨正想著,雙面已經踏著大步迎了過來,依舊是那張方片臉,但卻是滿是笑意,龍雨笑盈盈的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你可要做好準備了。」

    「有麻煩儘管說,我現在正無聊者呢。」雙面笑著攬住了龍雨的肩膀,兩人如同多日未見的老友一般的火熱。 「扶靈還好么?」閑聊過後,龍雨詢問道,雙面笑了笑,也只有龍雨才能直呼自家主人的名字,「主人好著哩,就是有些想念你了。」「玩笑話吧?」龍雨揚了揚眉毛,雙面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道:「這可不是玩笑話,主人可指望著你找那誰誰誰呢。」

    龍雨會意的笑了笑,他自然明白雙面的意思,扶靈想自己只不過是個幌子,實際上她真正想的是啟,可惜的是,現在的龍雨根本聯繫不上啟,要不然的話,還真能幫幫她。

    「你怎麼來了?」聲音中帶著詫異,龍雨定睛一瞧,卻是暗影神母,一身紫黑色的法袍穿在她的身上,使得這個中年婦女看起來陰鬱極了,尤其是她的面龐,終年不見一絲的笑容,即使沒有惡意,望上一眼都不由的涼颼颼的。

    「我來找扶靈商量點事情。」龍雨笑盈盈的說道,扶靈所有的手下中,就這個神母看自己最不順眼,但是龍雨依舊尊著禮數,這不是給這隻大蜘蛛面子,他只是給扶靈面子。

    「主人心情不好,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你還是不要打擾她了。」神母看了龍雨一眼,昂著頭說道。「神母,我今早還見過主人,沒看出她心情不好啊?」雙面陰測測的笑道,暗影神母看了雙面一眼,冷聲道:「就是剛剛心情不好的,怎麼了?」

    「沒怎麼,不過主人聽到小兄弟來了,心情應該會好一點吧,這樣,小兄弟,你在這裡等一會,我進去跟主人說一聲。」說著,雙面直接越過了神母,自顧自的走了進來,神母冷哼了一聲,也沒有理龍雨,轉身跟了進去。

    「你說他來了?」扶靈單手指著下巴,一臉哀傷的靠在窗子邊上,雙面進來后一說,她的神色立馬振奮了起來,略微激動的問道。「嗯那,就在門外等著。」雙面斜了一眼暗影神母說道。「我不是說過,他來了的話直接引進來么?」扶靈站起了身,然後快速的走了出去。

    暗影神母跟在身後急忙說道:「主人,儀態~!」扶靈這才注意到自己只是穿著一身平常的長袍,那袍子寬鬆,實在不適宜見客,「你們先帶他去會客廳,等下我就過去。」扶靈轉入了房裡,雙面微笑著點了點頭,暗影神母卻是身子一側,擋住了他的去路。

    「雙面,我發現你變了。」暗影神母看著雙面道。「變了?嘖嘖,這倒很是稀奇,說來聽聽。」雙面站住了腳,看向了暗影神母。「以前的你是看都不看一眼這些下等生物的,如今的你為何跟他那麼的要好,不要告訴我,你現在的口味變了,你以前可是吃人的~!」暗影神母眼神閃爍,冷冷的說道。

    「吃人?」雙面的神色變冷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沒有化身之前,你不是一樣吃人么?難道說,你跟我不一樣?」「雙面,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不是指責你吃人這件事情,我只是想告訴你,下等生物永遠是下等生物,不論他們達到什麼樣的高度,他們依舊是下等生物,你我都是高級的存在,應當清楚自己的身份。」暗影神母解釋道。

    「神母,你錯了,低級的不是他們,而是我們,你我的族群何其的龐大,但是跟人類比起來,你覺得它們如何?如果你真要分個等級的話,在創世神的眼中你我都不過是即興的作品而已,只有人類才是他的得意之作,所以,收起你那可悲的自尊心,不要讓我來鄙視你。」雙面搖了搖頭,越過了神母,向著門外走去。

    「你這是自甘下等的心態~!是對主人的不尊。」暗影神母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雙面微微笑了笑道「主人很清楚她該如何對待人類,我也一樣,只有你自己,神母,解鈴還須繫鈴人,如果你忘不了,為什麼不去找他呢,興許他還沒死呢。「說完這話后,雙面走了出去,神母如同遭受了電擊一般,肩膀微微的顫抖著,腦海里不斷的閃過那一幕幕,那是幾十年前,具體多少年,神母早已不記得,不是她不想記下來,而是因為她怕記者,她愛上了那個風華絕代的男子,他的才華讓整個天祿大陸都為之震驚,他有著讓所有少女為之傾倒的容貌,就連湊巧到那裡遊玩的神母都被他吸引住了。

    那是一段甜蜜的愛情,但也是一段凄慘的愛情,男子的結拜兄弟發現了神母的真實身份,大軍將他們的住所包圍,神母想帶著自己愛的男子走,但是男人卻選擇了留下,他的理由是,不能拋棄兄弟跟家人,所以,他決然的拋棄了神母,絕望的神母離開了那裡,從此,只要看到人類,她都不會留下活口。

    「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扶靈穿著一身粉紅色的華麗長裙走了出來,輕輕的拍了拍神母的肩頭道。神母回過了神來,趕緊擦了擦眼角的淚痕,連忙說道:「沒什麼。」

    「哦,那我們出去吧,不能讓他等太久。」扶靈點了點頭,興奮的向著門外走去,神母定睛一看,眉頭微微皺了皺,因為扶靈穿的是她最喜歡的一套衣服,這個人類····「雨,你來了?」永遠是那麼的悅耳,龍雨瞬間站了起來,一眼望去,光彩照人的扶靈從門外走了進來,龍雨見過不少的美女,他的幾位妻子也是絕色,但是要跟扶靈比起來,卻是少著一種天生的高貴,扶靈那不施粉黛的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只是那淺淺的一笑,就足以迷惑眾生。

    「好久不見。」龍雨笑著應道。「是好久不見,我都以為你把我們都忘了。」扶靈略帶埋怨的走上了主位,款款坐了下來,即使這麼個小動作,都是那麼的優雅,龍雨點頭示意,自己也坐了下來,盤算著自己來之前想好的說辭。

    「這次來,可是有什麼麻煩事?」扶靈看到了龍雨微微皺著的眉頭,輕聲問道。龍雨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將自己此來的目的說了出來。

    「你是在開玩笑吧,你讓我們幫你從守望聯盟救人,你可知道我們待在這裡就是為了躲避他們?」還沒等扶靈做答覆,立在一旁的暗影神母頓時急了,厲聲指責道。

    「神母,龍兄弟話都還未說完,你急個什麼勁。」一個身材極其魁梧的大漢皺著眉頭說道,「小火說的對,總要聽完再下結論。」雙面端著酒杯,一邊品一邊說道。

    「雨,你繼續。」扶靈說道,龍雨點了點頭,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原來你只是想讓我們幫你守住出口啊?」聽完龍雨的計劃,雙面算是明白了過來,龍雨只是請他們守住入口而已,以防被聯盟斷了後路,而真正冒險的夥計還是由他自己來干。

    「這個沒問題,這件事情就交給阿火跟雙面吧。」扶靈點頭說道,雙面跟懼火龜欠了欠身,表示答應了下來。「各位,大恩不言謝。」龍雨端起酒杯,直接幹了。

    「不過,你這個計劃雖好,但是對聯盟的了解卻不夠,如果真有你自己進去的話,那肯定是出不來的。」扶靈微微皺著眉頭說道。「所以,我決定,我跟你一起去。」扶靈可謂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這話一說出來,不單是神母的雙眼瞪了個溜圓,就連龍雨也差點將眼珠子蹦出來。

    雙面臉色尷尬的看了懼火龜一眼,兩人似乎知道點什麼,都默默的低下了頭。「這絕對不行~!」龍雨少有的言辭嚴厲,瞪著眼睛說道。「你既然來找我們幫忙,如果只是做點小事情,何必我們出手。」扶靈搖了搖頭。「可是,我不能讓你們為了我冒險~!」龍雨眼神堅定的說道。

    「你們都出去,我跟他單獨說會話。」扶靈擺了擺手,在場的僕人以及雙面他們都自覺的退了出去,只有神母如同樁子一般的釘在那裡,「神母,你也出去。」扶靈語氣有些不爽的說道,神母神色猶豫的看了扶靈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扶靈,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讓你跟我進去的。」沒等扶靈再開口,龍雨直接拿話堵住了她,「雨,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怕我有什麼萬一,你不好跟啟交代,是不是?」扶靈看著龍雨,眼裡流露出了傷感,「不僅僅是為了啟。」龍雨遲疑了片刻,但還是說道。

    「但是你又是否知道,啟不會再原諒我了,他連孩子都不管了。」扶靈滿是哀傷的站了起來,「扶靈,啟不會的。」龍雨想勸解一下,但是扶靈卻是輕輕的晃了晃手掌,單手扶著柱子,滿是哀傷的說道:「前不久他來找過我,他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什麼?他來找過你?」龍雨吃驚的道,假若啟來找過扶靈,那豈不是說他並不是在沉睡,既然他已經醒了,為何不通知自己。「他都說了什麼?」龍雨急忙問道。「他說終他一生都不會原諒我,這個孩子他也不會認,而且,他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我的面前。」扶靈輕輕咬著嘴唇,有些無力的說道。

    「他··」龍雨說了一個字就停住了,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勸,啟跟扶靈之間發生的那些事情,他知道的並不多,但是從啟跟他談論的語氣來說,啟即使愛著扶靈,他也會如他所說的一半,終其一生都不會原諒他,一個男人,假若被傷的深了,他就會徹底的放棄。 「雨,你對我有恩,而且你是他唯一的族人,我想幫你,希望你不要拒絕。」扶靈含著淚水說道,龍雨卻是搖了搖頭,臉色有些冷酷的道:「我不會答應你的。」

    「為什麼?」扶靈問道。「你不是去幫我,你只是想去送死,或者說,你想證明一下,如果你再有生命危險,啟會不會出手?」龍雨一語道出了扶靈的真實想法。「我很了解啟,如果他親口跟你說了那些話,那麼不論你做什麼他都不會再管你。」龍雨知道自己說這些話很殘酷,但是他必須讓扶靈清楚的明白,她這個想法是多麼的愚蠢。

    「原來,你都看出來了。」扶靈知道龍雨是個很聰明的人,所以也不再隱瞞。「你這樣做很傻,也很蠢,你要知道,你是扶靈神。」龍雨有些氣惱的說道。

    「什麼扶靈神~! boss別鬧 當初我以為這個稱號對於家族來說很重要,我不惜為了它出賣自己的愛人,但是如今呢,我當了上千年的扶靈神,又有什麼意思!」扶靈冷笑著道。「就算是這樣,你還有孩子,你有個寶寶,它已經沒了爸爸,難道你忍心她連母親也沒有?」龍雨盯著扶靈道。

    要想讓一個絕望的女人燃起生的希望,也只有孩子才能夠喚回他們,龍雨的話終於起了作用,扶靈是失神了那麼一瞬間,龍雨從她的眼裡看到了愛意,她一定是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但是片刻后,這股愛意就消失了。「身為扶靈後裔,它必須自己成長起來。」扶靈如此回到,龍雨嘆了口氣,坐了下來,「何必呢,都過了上千年了,不論是誰虧欠誰,就這樣忘記不好么?」

    「就算撇開他不談,為了你,我也去。」扶靈突然說道,龍雨心裡一震,看向了扶靈。「我犯的罪在守望聯盟來說是必誅之罪,當日如果不是你擒住了莫里克斯,如今我們就不能安然的待在這裡,只為這,我就有理由幫你,即使你不同意,我也會自己去。」扶靈的倔強幾乎跟啟是同出一轍,龍雨無奈的苦笑道:「看來,我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阻止你了。」

    「你最好不要阻止我。」扶靈坐了下來,端起了面前的酒杯,龍雨舉杯示意,一口乾了道:「你去也可以,但是你要先答應我,所有的都聽我的。」「那可以。」扶靈露出了一絲笑意,儘管臉上還帶著淚痕,但是剛才那股傷感的樣子瞬間不見了,就像是電影片段一般。

    扶靈以自己的方法說服了龍雨,實際上這稱不上方法,因為就她的身份跟能力來說,龍雨就是有萬般的能耐,也不可能改變她的決定。

    暗影神母很惱怒,對於龍雨前來讓他們冒險去守望聯盟這件事情她已經極為的不爽了,如今竟然攛掇的扶靈都要親自出馬,這使得她從任何角度看龍雨都恨不得狠狠給他來上一腳,將他永遠的踹走。

    「神母,你這是幹什麼?」扶靈收拾著自己此行所用的東西,暗影神母卻也手腳麻利的整理者自己要帶的東西,「主人,我不放心,我陪你去。」神母回到。「都走了,這裡怎麼辦?」扶靈皺了皺眉頭,「這是雙面的異次元,有什麼可擔心的。」神母反駁道。

    「總之,你不能去。」扶靈極為少見的強硬道。「我不放心你。」縱使神母再討厭龍雨,但是對於扶靈,她還是絕對的服從跟忠實。「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扶靈將東西收進了自己的空間袋,轉身走了出去,暗影神母站在原地,輕聲的喃喃道:「我是怕你再受傷害,人類真是你的宿命····」

    扶靈的腳步微微一頓,但是片刻後轉而堅定的走了出去,神母嘆了口氣,落寞的坐倒在了地上。

    「這幾名是蛇靈武士,應該能幫的上忙的。」雙面領著龍雨看他此行的隨從,這是十來個身形並不高大,但是眼睛卻統統是雙瞳的男子。「謝謝你。」龍雨拍了拍雙面的肩膀,雙面微微一笑,回到:「你跟我們有緣,咱們又這麼談得來,朋友嘛,如果再說謝謝的話,那就生疏了。」

    龍雨歉意的點了點頭,「都準備好了吧,那就出發!」扶靈的聲音傳來,雙面跟龍雨齊齊的轉過了身來,兩人這一轉身,卻都是看傻眼了。

    扶靈一身輕巧的皮衣,下身的皮褲勾勒出了優美的長腿,長發隨意的卷了卷,看上去就想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姑娘一般,青春氣息無限泛濫。「怎麼了,你們?」扶靈皺了皺眉頭問道,龍雨跟雙面連忙回過神來,尷尬的擺了擺手,「我這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打扮。」雙面摸著鼻子,小聲的對龍雨說道。

    龍雨也是嚇了一跳,不論任何時候看到扶靈,她都高貴的如同女神一般,如此普通陽光的打扮,還是震撼了一點。

    一行大概二十人搭乘著雙面送給龍雨的那個電梯,分為兩批來到了貝克山,龍雨跟扶靈以及雙面他們第二批,等到傳送過來的時候,龍雨卻是愣住了。

    他記得他只帶了不到二十個人,但是眼下山腳處的帳篷看起來遠遠不止這個是數字。「我說,你找到的幫手不少啊。」雙面感嘆道,因為他感覺得到了好幾股無比強大的氣息,這些氣息中甚至有超過自己的,這如何不讓雙面驚駭。

    扶靈跟在龍雨身後,儘管她沒有說話,但是經過營地的時候,幾乎所有男性的目光都被她給吸引了過來。「主上。」黑星很快出現,單膝跪在地上道。

    「起來吧,這裡怎麼這麼多人?」龍雨詫異的問道。黑星尷尬的笑了笑道:「陳道長他們不放心主上,特地來幫忙了。」「額」龍雨心裡頓時涌過一絲暖意,當初他是有心的結交蜀山,但是如今,他們卻是真心的回報,這真的是讓龍雨有些感動。

    「陳道長帶來了這麼多人啊。」龍雨咂著嘴說道。「那倒不是,陳道長一行不過十幾人,其他的人。」黑星遲疑了一下,「其他的人哪來的?」龍雨問道,黑星頓了頓,看了看不遠處的一頂帳篷道:「其他的人是二爺跟三爺帶來的。」

    「什麼?他們也來了。」龍雨頓時火冒三丈,一個猛子就竄了出去。「各位請。」龍雨閃掉了,卻是將扶靈等人晾在了那裡,黑星趕忙招待道。

    「我過去看看。」扶靈回了一身,身形一閃,也不見了蹤影,剩下的雙面跟懼火龜兩人對視一眼,雙眼低聲說道:「我覺得,過不了多久,咱們要有男主人了。」懼火龜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誰叫你們來的?七十萬大軍放著不管了?都多大歲數了?還這麼不聽話~!」龍雨竄進來之後就是一陣大罵,葉文昊跟易水寒低著頭坐在那裡,任憑龍雨訓斥著。

    「怎麼都不說話了?背著我來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這麼乖巧?」龍雨氣的拍著桌子道。「大哥,這不是不放心你么?」葉文昊嘟囔道。「不放心我?我都跟你們保證過了,你們還跑來,你們是誠心氣我是不是?」龍雨滿臉怒氣的吼道。

    「也不是,我們不過是來幫大哥忙的,而且,我們不會跟著你進去的。」葉文昊委屈的道。「什麼進去不進去的,現在就回去~!」這是龍雨第一次對著他們大發脾氣,因為這次的事情真不是鬧著玩的,龍雨不想他們有一丁點的萬一。

    「我們會回去的,大哥你總要看過我們給你找的幫手吧。」易水寒終於說話了。「大人好大的火氣啊。」 千金不嫁:總裁步步欺心 門帘撩開,一個眉毛都快搭到肩頭的白髮老頭子走了進來,龍雨一驚,半響后才道:「大祭司,怎麼是你。」「是易大人來請我們出手的。」大祭司微笑著說道。

    龍雨回頭望了易水寒一眼,卻看見易水寒正在沖自己笑,龍雨不是沒想到過這名大祭司,他可是唯一一個比阿姆斯特還要強的人,但是一想到自己如何從他們手中套取自然魔法,龍雨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他沒想到,易水寒找來的幫手竟然會是德魯伊。

    「這次我帶來了族中最勇猛的德魯伊,希望能夠幫大人救出你的朋友。」大祭司沖著龍雨說道,龍雨連忙還禮,「那謝過大祭司了。」「不謝不謝,我們德魯伊最欣賞大人這種人了,為了友情能夠赴湯蹈火。」大祭司點頭說道,然後緩緩的退了出去。

    「嘖嘖,這老頭實力不凡那。」扶靈不知何時鑽了進來,大祭司剛一出去,她就現身了。「我擦,這是誰?」葉文昊頓時眼前一亮,易水寒也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這是我找來幫忙的幫手。」龍雨介紹了一下,然後眉毛微微一揚道:「她就是扶靈。」

    「噗通」一聲,葉文昊直接從椅子上滑了下去,失魂落魄的盯著扶靈吃吃的道:「大哥,你找了個真的神來了?」易水寒也是一臉的震驚,扶靈可是書本記載中的神,不是什麼傳說。

    「嗯呢。」龍雨點了點頭,扶靈卻是微笑著道:「你們好。」這一笑可謂是千嬌百媚生,說是傾國傾城一點都不過分,兩人頓時被電著了,半天才回到:「你好。」龍雨眼中帶著笑意,心裡卻是麻煩的不得了,扶靈這魅力實在是了不得,這裡又是男人居多,別到時候事沒做,人都被她迷倒了。 「現在看來,我的計劃要重做了。」龍雨笑意中帶著些無奈的道,葉文昊跟易水寒同時眨了眨眼,心有領會的笑了,如今龍雨再計劃的時候,成功的概率就要多了許多。

    「主上,各路的客人都安排好了。」黑星進來稟報道。「嗯,你去把陳道長跟大祭司請過來。」龍雨吩咐道,扶靈就站在龍雨的身旁,好奇的看著他和著沙子,「這是做什麼用的?」扶靈顯然很奇怪,龍雨火急火燎的把人找來,卻並不急著救人,而是在這裡找了一個大的底盤,然後慢條斯理的和起了沙子。

    「做地圖啊。」龍雨抬頭說道,葉文昊跟易水寒只能在邊上干望著,因為龍雨要做的這幅沙盤乃是守望聯盟的內部構造圖,他們沒有龍雨腦子裡的印象,自然幫不上忙。

    「挺好玩的。」龍雨忙活了一會,扶靈這才給出這樣的評價,易水寒跟葉文昊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有些疑惑,這女子真是扶靈?怎麼看怎麼不像啊,這完全就是個活脫脫的御姐么。

    「道友叫我來,可是有了眉目?」陳泉走了進來,雖然身子骨在這群人裡面是最瘦小的,但是那股渾然天成的大道有成的氣息還是讓在場的人沒有一個小覷,扶靈盯著陳泉打量了幾眼,不禁正色道:「閣下功力深厚,不知道是何來歷?」

    龍雨連忙湊上前來,笑著對陳泉道:「這裡的人都比較熱情,說話直接,你別在意。」陳泉呵呵笑道:「龍道友多慮了。」「在下來自方外蜀山,修行八百餘年,乃清水門門人。」陳泉對著扶靈說道,扶靈卻是眼睛忽閃了片刻,茫然的道:「蜀山是哪裡?」

    陳泉頓時面色一僵,老尷尬了,龍雨趕緊扯了一把扶靈,低聲跟她說了幾句,扶靈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閣下是雨的故人啊,失敬失敬。」陳泉笑著點了點頭,龍雨連忙投給陳泉一個感激的眼神,因為這見面就問人來歷頗有些不尊重,看不起人的意思,但是陳泉沒有絲毫的不爽,這皆是因為龍雨。

    閑聊了一會,扶靈才發現這名仙風道骨的中年人見識跟談吐實在是不凡,他講的那些奇聞雖然沒聽過,但是卻真是無比,聽的人是欲罷不能。

    「你有沒有發現,這位陳道長,挺有泡妞天賦的。」葉文昊酸溜溜的說道,易水寒看了那邊一眼,眯著眼睛笑道:「怎麼,不會是你看上人家了吧?看上了就跟大哥說,大哥可是很樂意牽著紅線的。」「哪有,只是看著不爽,如花似玉一姑娘,跟一鬍子半尺長的老頭聊得這麼起勁,看著有些不爽。」葉文昊回到。

    「看著不爽那你去聊啊,瞧你那樣,第一次見人家直接掉椅子下面去了,還有臉說。」易水寒毫不放過挖苦葉文昊的機會,葉文昊瞪了瞪眼睛,冷哼了一聲,跑到龍雨跟前去了。

    大帳內只有少數的幾個人,龍雨三人,黑星,扶靈,大祭司,以及陳泉,他們都是各自勢力的代表,此時眾人都在閑聊,等著龍雨將那沙盤做好。

    「好了,諸位過來看吧。」龍雨舉著兩隻泥手說道,陳泉跟扶靈最先湊了過來,大祭司也緩緩的走了過來,黑星則是早早的端著一盆水侯在一旁,趁著龍雨洗手的時間,眾人咂摸著看著這幅模型。

    模型長四米,寬三米,將整個守望聯盟的布局都詳細的構造了出來,就連那一條條的街道什麼的都清晰可見,扶靈細細的看了一遍,吃驚的道:「雨,你沒去過守望聯盟吧?」

    龍雨將手擦乾淨,走了過來道:「當然沒去過,我這是根據別人的描述做出來的,怎麼,有地方不對?」在場的人中,只有扶靈是真實去過守望聯盟的,所以龍雨還以為自己哪裡弄錯了。

    「正是因為沒有地方不對我才奇怪,你沒去過,怎麼能做的一模一樣。」扶靈再次震驚的道,陳泉跟大祭司都不由得唏噓了起來,守望聯盟的構造極為的複雜,很多建築都是相同的,如果不是去過的話,要做到這麼詳細,那就不是一般人的能耐了。

    「沒錯的地方就行了。」龍雨笑呵呵的道。「這裡是守望聯盟的檢控法庭,而這裡就是聯盟監獄,根據我的得到的消息,我的朋友就關在這裡面的第三層。」龍雨指著靠著中央位置的兩棟建築說道。

    陳泉打量了一下捻著鬍子回到:「這兩處地方在中央位置,顯然是極為重要的所在,照我看,防守應當十分的嚴密。」「不僅是防守,如果龍大人沒錯的話,這幾處應該是炮台吧。」大祭司用指尖點了幾個尖塔,扶靈則是搖了搖頭到:「那不是炮台,而是法師塔~!」

    「法師塔?那是什麼?」葉文昊跟著問道。「法師塔是聯盟內的防禦設施,這裡面封印著極其厲害的雷系魔法,一旦有人闖入,這法師塔會自行辨認敵人,一旦確認,堪比禁咒的閃電就會當頭落下。」扶靈解釋道,眾人不由得眉毛一皺。

    「那這麼說來,這個避雷符就很有用了。」陳泉砸了咂嘴,從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了一疊黃符。「什麼東西?」這次輪到扶靈發問了。「符咒。」陳泉簡短的說道:「我還是用事實給你們看吧,解釋實在是一件麻煩的事情,龍道友,麻煩了。」陳泉抽出了一張符,向龍雨示意道。

    龍雨點了點頭,只見得陳泉指頭微微一撮,一團火焰立即將那黃符給燒著了,接著一段四字咒語過後,那黃符消失不見,一個金色的罩子將陳泉給包裹在了其中,晃了幾晃,罩子又不見了蹤跡。

    「好神奇的魔法。」大祭司由衷的感嘆道,因為陳泉施展的道術實在是太奇妙了,他並不是魔法師通用的那樣,需要冗長的咒語來催動魔法元素,而只是簡單的念了幾個單詞就將法術施展了出來,過程快速不說,還極為的隱秘。

    「五雷誅邪術~!」龍雨快速的念動咒語,只見得他單指指向了陳泉,當空立時間五道成年人手臂粗細的閃電劈了下來,那閃電憑空出現,能量極強,扶靈急忙大喊道:「雨,你做什麼?」五雷誅邪術帶著強烈的毀滅能量,打下來的時候氣勢非凡,她還以為龍雨要殺陳泉。

    只聽的「噼里啪啦」的一陣響,閃電全都打在了陳泉的身上,溢出來的散亂閃電將地面劈的斑駁不堪,眾人早已經躲開,「雨,你會殺了陳道長的。」扶靈感覺到了這閃電的恐怖力量,有些不解的喊道。

    龍雨卻是微笑著,「呵呵,尊駕不用擔心。」陳泉笑著走了出來,渾身上下一點傷痕都沒有,就連頭髮都是完好無損的。「難道這就是你那張紙的作用?」大祭司吃驚的問道,他自以為自然魔法是所有魔法中最神奇的一種了,沒想到今天看到了更加神奇的。

    陳泉點了點頭回到:「要是有這個東西的話,這法師塔應該就不用擔心了吧。」扶靈當即點頭道:「法師塔的雷系魔法沒有雨剛才的那個魔法那麼厲害,陳道長,你果然是高人。」陳泉謙虛的笑了笑。

    龍雨再次指著沙盤道:「這裡是守望聯盟的委員所在地,儘管不知道這委員是什麼,但是我猜,他們一定是聯盟內的掌權人。」扶靈點了點頭,「我的計劃分為三個部分,三個部分同時進行,首先就是這個委員所在地,我需要將之毀掉。」龍雨頓了頓說道。

    「這不是難事,就交給我們去做吧。」大祭司主動請纓道,龍雨點了點頭,實際上他心裡想的也是德魯伊,因為德魯伊的魔法破壞力強大,其本身武力又不俗,尤其是移動速度跟隱身能力足以讓他們避開許多的耳目,做這等突襲的事情,他們最適合。

    「那好。」龍雨點了點頭,繼續道:「這裡是聯盟的魔法器具倉庫,據我估計,這裡面應該有很多大殺傷力的魔法裝備。」「這裡也毀了?」扶靈有些吃驚的問道,她越來越發覺龍雨這次不像是偷偷摸摸的去救人,倒像是名目張大的去攻打守望聯盟。

    「嗯,這裡必須毀掉,這部分我準備讓我的屬下去辦。」龍雨看向了黑星,黑星立即行了個禮,鏗鏘有力的回到:「保證完成任務。」「這是第二部分,最後一部分也是最關鍵的部分,我需要陳道友跟扶靈一齊協助我,先用天罡地煞劍轟開這監獄正門,然後救出我的朋友。」龍雨最後點在了聯盟監獄上。

    「好。」陳泉點了點頭,「除此之外,最關鍵的一點是,我們只有一刻鐘的時間,聯盟有個聯盟衛隊,他們的最快反應時間是一刻鐘,一刻鐘之內我們必須到達這個撤退地點」龍雨看著眾人道。

    「不論成不成功,一刻鐘內都必須撤退。」龍雨最後加了一句,眾人紛紛點了點頭。「行動的時間我定在兩個時辰后,大家各自準備,另外,在這裡,我發自內心的謝謝各位,各位的大恩龍雨銘記在心。」最後,龍雨鞠了一躬,眾人紛紛擺手,連忙說著沒什麼。

    等到大家散了,扶靈卻是留了下來,「雨,你的朋友真多。」扶靈頗有感觸的說道。「怎麼這麼說?」龍雨不解的問道。「假若啟當年有你這麼多的朋友的話,他的下場也許不會那麼慘。」扶靈有感而發,嘆了口氣道。 「這不一樣,我沒有啟那麼強的能力。」龍雨坦誠的說道,跟啟比起來,他差的太遠太遠,所以他要藉助很多人的力量。「你比他強,真的。」扶靈站了起來,看著龍雨到:「所以,有些話我必須告訴你。”

    龍雨愕然地看著扶靈,有些好奇她要跟自己講什麼。「你本人對於守望聯盟來說還遠遠沒有達到必須除掉的地步,如果不是必要的好,千萬不要將你的輪迴眼展現出來。」「什麼意思?」龍雨不解的問道。「因為你跟啟是一樣血脈的傳承,而且聯盟中一直有個預言,金白雙瞳現世,將會滅世,導致權力的重新洗牌。」扶靈緩緩說道。

    “這預言我一直都以為是個笑話,因為啟事那麼的獨一無二,但是現在我卻有些相信了,你是金色的輪迴眼,啟是白色,正好應證了預言,假若他們知道了這個,那麼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放過你,就算是動用神的力量也在所不惜。「扶靈神色嚴肅的說道。」神?真的有神么?「龍雨嘴角微微一撇,如果有神的話,這精靈神何故不管他的子民死活。」雨,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有~!「扶靈冷聲道,」守望聯盟實際上就是服務於神的一個組織,他們中有些是不入流的下位神,有些是神的寵物,但是無一例外,他們都跟神有關係。「」那這麼說來,你也是神了?「龍雨看扶靈不想開玩笑的樣子,不緊略微吃驚的問道。扶靈點了點頭,卻是略帶哀傷的到:」不過我卻是個失去了神格的神靈,跟他們不一樣。「」神格?那怎麼會失去。「龍雨看過高等精靈不少的書籍,多少了解一些,據說這神格是每個神靈獨有的,類似於身份證一樣的東西,如果丟了神格的話,那麼那個神就算不上一個真的神,神格里孕育著強大的神聖力量以及作為神特有的神通。

    難怪之前扶靈會被莫里克斯壓制住,原來她的神格已經不在了。」我可以問一下,你的神格怎麼不見了的么?「龍雨很好奇,以扶靈如此強大的生靈,是什麼人才能從她這裡奪走她的神格。」是啟。「扶靈眼角滾出了幾滴淚水,龍雨頓時呆住了,」當年的他十分的憤怒,在他被封印的時候,他用輪迴眼強大的力量攝走了我的神格,並且封印在了他自己的靈魂當中,這一輩子,我都只能是個沒有神格的神靈。「扶靈忍住了淚水,放佛說著別人的故事一般。

    「這···」龍雨頓時語結了,能讓啟如此暴怒,決絕的奪走她的神格,顯然扶靈當年犯下的錯誤要比龍雨想象的嚴重的多。「說著說著怎麼扯到這裡來了,你可要記住我的話,不要再他們面前開眼。」扶靈叮囑了一句,然後身形一晃,人已經不見了。

    「這些事情有必要告訴我么?」龍雨隱隱覺得扶靈哪裡不一樣了,暗自心裡嘀咕道。

    「時辰到了,大哥。」葉文昊進來提醒道,龍雨抓緊時間將能量提升到了最完美的狀態。「恩,我知道了。」龍雨站起了身,只見的他身上光芒一閃,久別的碧水金晶甲已經穿在了他的身上,緊跟著一道黑色的光芒從他身上竄過,葉文昊再看過來的時候,那套血紅色的龍戰甲也出現在了龍雨的身上。

    碧水金睛甲加上血舞龍戰甲,龍雨可謂是將自己武裝到了極點,除非是超神器,才能穿破他的防禦。「好漂亮的鎧甲。」帳篷外面已經等候了準備好的朋友們,寧兒站在陳泉的身後,一眼看到龍雨的鎧甲,由衷的讚歎道,但是片刻后,她就回過了神來,急忙改口到:「可惜穿錯了人。」

    陳泉微微橫了寧兒一眼,沖龍雨抱拳道:「道友,時辰到了,啟程吧。」龍雨點了點頭,扶靈靜悄悄的來到了他的身邊,眼睛有些微微的紅腫,雙面跟懼火龜看到這一幕,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龍雨。

    龍雨暗地裡嘆了口氣,面上卻是假裝沒看到,沖著所有人抱拳道:「各位,吾等今將奔赴決戰之地,我相信吾等之刃永不破裂,吾等之心永不言敗,即使不能同赴戰場,鋼鐵般的意志也將與吾等同在,讓吾等一起啟誓,即使天崩地裂,吾等也將活著,再次回到此地~!」龍雨單膝跪了下來,慷慨激昂的舉起了手中的承影劍。

    所有的人都被這番話感染了,眾人齊齊跪在了地上,單手舉著武器,異口同聲的到:「吾等一起啟誓,即使天崩地裂,吾等也將活著,再次回到此地~!「龍雨率先站了起來,手裡的劍鞘一指,不遠處的一個紫色的光圈亮了起來,那裡就是進入守望聯盟的傳送陣。

    最先進入傳送陣的是負責救人的龍雨他們,因為他們潛入的地點最遠,而且守衛最森嚴,也是最耗時間的,緊跟著進入的是負責製造混亂的德魯伊大祭司他們,最後則是黑星率領的龍牙,而雙面跟懼火龜則一個留在這邊,一個在那邊,確保傳送陣的完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