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好小子!」

    顏鳳太婆看見自己的攻擊落空,怒喝一聲,手上鳳紋拐杖如刀劍晃動,在她的周身竟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氣浪:「小畜生,嘗嘗我的鳳凰出遊!」

    隨著顏鳳太婆的大喝,她周身的氣浪竟演變出了形態,如『鳳凰』一般撲閃而出,密密麻麻足足有十餘條,張牙舞爪似乎要將葉陽絞殺成肉渣。

    「鳳凰出遊?我看是野雞出洞還差不多,給我破!」


    葉陽冷笑了兩聲,那射來的道道哪有半點鳳凰的形態,根本就是一隻只尾巴長點的野雞。

    面對撲來的野雞,他雙掌齊用,兩手同時打出一道雷霆閃爍的掌印,雷龍嘯掌。

    「爆!」

    一聲低喝,那射出的兩道雷龍嘯掌在空中爆炸而開,瞬間產生的雷狐大網,將迎面而來的野雞攻擊紛紛擊碎。

    「死!」

    葉陽迎風衝出,巨大掌印直指顏鳳太婆的腦門。

    「好驚人的速度!」

    顏鳳太婆看著出現在眼前的掌印,一張褶皺老臉出現了驚容:「這個小畜生,明明是一個螻蟻般的築基七重,元氣怎麼可能雄渾到這種程度?」


    她隱隱感覺,葉陽體內的元氣,論雄渾程度,都能和自己這個神氣境有的一拼了。

    這怎麼可能?對方不過是一隻螻蟻而已。

    顏鳳太婆內心很吃驚,驚訝於葉陽當前的手段,但此刻她臉上卻是出現了譏笑,鳳紋拐杖隨手一點,就將那射來的雷霆掌印紛紛瓦解,連爆炸都沒能產生。

    嗖!

    一道身影忽然從遠處衝來,是打扮怪異的女子紫面花。

    「哈哈,老妖婆,一個築基七重的小子,你竟然還沒有解決,看來你不行了啊!」

    紫面花一到來,就對顏鳳太婆進行連番譏笑,她和顏鳳太婆有仇怨,但並沒有到那種不死不休的程度,因此兩人經常言語相爭。


    「紫面花,這裡沒有你這小賤人的事,給我滾兒一邊兒去!」

    顏鳳太婆聞言氣得顫抖起來,的確,她和葉陽已經交手了兩三招,以他倆之間的修為差距,對方應該被她秒殺才對,沒想到竟然能堅持,這對她來說的確是一種侮辱。

    「小畜生,我承認你和普通的築基七重武者並不一樣。」

    顏鳳太婆沒有再理會一旁的紫面花,而是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葉陽,搖頭嘆氣道:「可惜了,你這樣一個天才,就要葬身在我顏鳳手裡,你以為你這點手段能是我的對手?你在我眼裡,也不過是一隻比螻蟻強了一點點而已,還是螻蟻!」

    「你廢話太多了!」

    葉陽長嘯一聲,衝殺上來,兩記雷光閃爍的手掌當空一拍。

    啪!

    一道雷霆閃電從他的雙掌之間射出,如平地驚雷,向顏鳳太婆劈殺而去。


    這真的是雷霆一擊,速度快得眼睛都難以看見,只能以氣息捕捉。

    當!

    顏鳳太婆手臂一晃,鳳紋拐杖隨意擋在身前,就抵擋住了那道射來的雷霆閃電。

    快穿之直男在懷

    就在這時,遠處又有幾道身影接連出來,是參加拍賣會的人,竟然全都出現在了這裡,放棄了交流會,與紫面花一樣,要來看熱鬧。

    「什麼情況,顏鳳太婆竟然還沒得手?」

    「我原以為來這裡只能看到一具屍體,沒想到還在交戰。」

    「一個築基七重的小子,不可能力敵神氣境,看來是顏鳳太婆刻意留手,等我們來看好戲。」

    來人議論起來。

    「既然你們都已經到了,那就看看我顏鳳是怎麼戲耍小老鼠的吧。」

    顏鳳太婆聽見議論聲,點點頭,似乎承認自己刻意留手,此時她的目光看向葉陽,就好似一隻貓看老鼠,要進行戲耍。

    「想戲耍我?」

    葉陽冷哼一聲,既然對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想戲耍自己,那自己就使用出最強手段,看看對方還敢不敢大放厥詞。

    如此想著,他雙腳向地面一蹬,就彈射而出,直接衝殺。

    砰砰砰!

    漣漪般的掌印齊齊射出,連接在一起如驚天駭浪,對著顏鳳太婆這個佝僂老嫗籠罩而去。

    「如此濃郁又悠長的元氣,這個小子真的是築基七重?」

    圍觀的人看見葉陽使用出的這一手段,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實在難以置信。

    葉陽使用出最強手段,就是不想留手,眼下有如此之多的神氣境圍觀,他想快點解決戰鬥離開,以防遲則生變。

    「小畜生!」

    顏鳳太婆面對葉陽這一連竄的掌印攻擊,臉色霎時變得異常難看,她前一刻才說出要貓戲耍老鼠的話,誰知下一刻這個老鼠就來了個反撲,竟然威脅到了貓。

    這簡直是巨大恥辱,無形之中顏鳳太婆似乎感覺有一張張手,啪啪啪的扇在自己臉上。

    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快速將葉陽解決掉,以後她顏鳳就會在這片區域淪為笑話,無法再立足了。

    「小畜生,別囂張!」

    顏鳳太婆暴吼一聲,如驚雷炸響,手上的鳳紋拐杖連番點出,一瞬間就點了十餘下,將轟來的掌印擊潰在身前。

    「怎麼回事?我的雷龍嘯掌沒有爆炸?」

    葉陽看著自己那被顏鳳太婆擋住的掌印,臉色變了變,如今他已經將龍嘯掌修鍊到完美,配合雷屬性元氣,威力更是堪比玄級下品的武技,按理來說他能控制爆炸,誰想到達對方身前,被對方的鳳紋拐杖一點,連爆炸都沒產生,就破碎了。

    這對葉陽來說簡直要多糟有多糟。

    他的最大依仗就是修鍊到完美的龍嘯掌,如今對對方沒用,就等於他斷了條手臂,將難以再翻起風浪。

    「不對,這個老妖婆手上的拐杖有問題!」

    葉陽疑惑間,將目光鎖定在了顏鳳太婆手上的那支鳳紋拐杖上。

    他感覺,自己的龍嘯掌之所以不爆炸,全都是因為這隻拐杖的問題。

    「哈哈。」

    顏鳳太婆彷彿注意到了葉陽的目光,大笑起來,看葉陽的神色就好似在看一個死人:「實話跟你說了,我的這支鳳紋拐杖是一件半品靈器,能找到一切武技的破綻,蛇打七寸,怎麼反抗?何況是你一個小小的築基七重!我勸你小子還是別做困獸之鬥了,乖乖等死,我會考慮給你留個全屍。」 「半品靈器?」

    葉陽心中一驚,靈器那是蛻凡境高手才會擁有的存在,顏鳳太婆這個神氣境,竟然有靈器。

    雖然僅僅只是一件半品靈器,但足以傲視所有神兵了。

    「哼。」

    他冷哼了一聲,大喝道:「就算你有一件半品靈器又如何?今日我就要借著你這位神氣境的壓力,衝擊築基八重,兵氣境!」

    「大言不慚,給我死!」

    顏鳳太婆冷笑一聲,身軀如殘影般掠出,鳳紋拐杖當頭對著葉陽一點。

    咻。

    一道氣勁射出,宛如利箭,似能洞穿一切。

    風雷梅花步!

    葉陽腳下一動,躲閃開了,那道氣勁****在地,洞穿出了一個小洞,強大的氣勁令得將周圍的沙石都變成了齏粉。

    「好險。」

    葉陽心中暗暗駭然攻擊的凌厲。

    他伸手一張,手中多出了一根青銅長矛,是從吸血夜叉王那裡得到的神兵之一。

    眼下面對顏鳳太婆的鳳紋拐杖,他打算以這桿長矛神兵迎擊。

    噹噹當!

    葉陽的長矛和顏鳳太婆的鳳紋拐杖連連碰撞,到處都是火星飛濺,眨眼間就碰撞了不下上百次。

    「咦,你小子手中竟然有神兵。」

    顏鳳太婆看見阻擋自己的長矛,有些吃驚的看了眼葉陽,隨即大喜道:「哈哈哈,你小子真的給我太多驚喜了,殺了你,你的這桿神兵,還有你身上所有東西,全都歸我!」

    「做夢!」

    葉陽大喝,手中長矛往上一撩,將顏鳳太婆的鳳紋拐杖撥到一邊,而後瞄準機會,一矛刺出,直指顏鳳太婆眉心。

    「哼。」


    顏鳳太婆冷哼一聲,也不躲閃,就那樣任由葉陽的長矛刺向她的眉心。

    在葉陽刺向她眉心的同時,顏鳳太婆手上的鳳紋拐杖再次衝殺,狠狠點向葉陽的胸口。

    當即,葉陽就感覺一股大力向胸口襲來,但他並沒有躲閃,而是暴喝一聲,手中的長矛再次用力。

    只要自己一矛將顏鳳太婆的眉心刺穿,就算顏鳳太婆的攻擊落到自己身上,受點傷也沒事。

    當!

    就在葉陽如此心想的時候,他的長矛落在顏鳳太婆的眉心,就像是落在了鋼鐵上,碰撞在對方的眉心竟然產生了火星。

    「什麼?」

    葉陽瞪眼,難以相信自己這連石頭都能隨意刺穿的攻擊,竟然被對方以眉心擋住了,還產生了火星?

    他定眼一看,只見他長矛所指下,顏鳳太婆的眉心處,竟是泛起了一抹黝黑如鋼鐵的金屬光澤。

    「哈哈哈,小畜生,我的鋼鐵武魂,可以讓我全身任何一處的皮膚變成鋼鐵,要擋住你小子的攻擊實在太容易了。」

    顏鳳太婆傳來了得意的笑容,臉上卻全是殘忍之色:「給我死吧!」

    咻!

    纖細的鳳紋拐杖如一尊山嶽,撞向葉陽的胸口。

    「不好!」

    葉陽大驚,他原本打算將對方一矛刺死,來硬接對方的攻擊。誰想他的攻擊落在對方的眉心上,沒有起到半點作用,要是自己再被對方的攻擊打中,受了傷,勝利的天平又會向對方傾斜。

    關鍵時刻,葉陽幾乎將風雷梅花步運轉到了極致,身形如魅影般急速倒退。

    然而,還是遲了。

    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