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好。只要你讓我滿意,少不了你的錢。」葉風跳下馬,與少年人並排走著,「你叫什麼名字?」

    「小的叫南亞,公子。」瘦弱少年回答道。

    「呵呵,在我面前,你不必自稱小的。對了,我叫葉風。」葉風微笑道。前世生長在法治社會,葉風一直認為人是平等的,所以他從不低眼看人。

    「是,多謝葉公子。」叫南亞的少年感激道。他自幼父母雙亡,靠乞討長大,不知遭受多少白眼嘲諷,葉風平等待他,南亞感到很溫暖。

    「南亞,你給我說說雷州城的情況。」葉風道。

    「好的,葉公子。」南亞開始侃侃而談,「雷州城方圓百里,最大的勢力是城主府,他們掌握著整個雷州府的軍隊,城主府裡面高手如雲,據說城主大人是凝神境高手。城中還有四大家族,分別是東城的張家,南城李家,西城傅家,和北城祝家。其餘還有很多小家族,實力都無法和四大家族相比,四大家族中都有先天圓滿境高手。 青蛙王子蛤蟆 ,從不敢在裡面鬧事。」

    天寶閣,葉風倒是知道一些情況,在家中,葉遠山就給他講過一些大陸上要注意的事。葉家藏書中也記載有關於天寶閣的資料,天寶閣總部在中州,大陸各域城市都有他們的分部,是風*月*大陸修鍊界最大的商業組織。沒有人知道天寶閣什麼時候成立的,無數年來一直存在,積累無窮財富,但從來沒有敢打他們的主意。但凡打他們主意的,不管是大家族還是宗派,都被天寶閣連根拔起。天寶閣實力究竟有多強,無人得知,他們從不參與大陸爭鬥,一直保持超然而神秘的姿態。

    「南亞,你先帶我去城裡最大的客棧,路上再給我講講其他的。」葉風道。

    「好的,葉公子。」南亞答道。兩人沿著街道一直前行,少年南亞一路上給葉風介紹各種風土人情,大小勢力,以及雷州城一些比較有名氣的武者。

    半個時辰后,葉風兩人來到一座酒樓前,酒樓名叫『歸雲閣』,高三層。這是雷州城最大最豪華的酒樓,吃住全有,在這裡住一晚最低也要五個金幣。能住這裡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葉風剛到酒樓門口,一個侍者就走上前來,微笑著招呼:「您好!公子您是用膳呢,還是住店?」

    「住店。你這裡有比較幽靜的雅樓吧?」葉風道。


    「有的,我們歸雲閣雅樓環境是城裡最好的,包您滿意。」侍者答道。

    「好,帶我去吧。」葉風道。

    「公子,我們這裡雅樓住一天要一個紫金幣,食宿全包,我這就帶您去。」侍者招呼一個人把葉風的馬匹牽走,領著葉風他們往酒樓後面走去。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穿過數重庭院,葉風他們來到一座閣樓前,推開庭門,頓時眼前一亮。院子里假山聳立,各種觀賞植物擁簇,名花怒放,一叢文竹青翠誘人,古色古香的房子格致淡雅,牆壁上掛著一些名家書畫,更添一種文氣。

    “就這棟了,預訂三天,你先退下吧,有事我再叫你。”葉風滿意的點頭,取出三枚紫金幣遞給侍者。

    “小的告退。”侍者接過紫金幣,轉身走了。

    葉風將背上包裹放在桌子上,說道:”走,南亞,帶我去天寶閣。」

    “是,葉公子。”南亞道。

    大食帝國百萬里疆域,十八府,人口十幾億,文武鼎盛,百姓安居樂業。雷州城是雷州府府城,非常富庶,葉風走在寬闊的街道上,人聲鼎沸,熙熙攘攘,繁華不亞於前世大都市。各地武者聚集雷州城,魚目混珠,雜亂無比,時常有鬥毆事件發生。葉風入城來,就見到數起廝殺,對於這種事,只要不鬧的太過分,帝國是不會管的,聽之任之。武者修行,血氣旺盛,眼高於頂,一語不合,就會大打出手,帝國根本就管理不過來。而且很多武者來自各大宗派,背景深厚,就是帝國也惹不起。不過大陸有規定,武者不得無故屠戮平民,否則將遭受所有宗派聯合追殺。

    天寶閣,位於雷州城最繁華的中心處,與一裡外的城主府遙遙相望。葉風走進大廳,裡面有很多櫃檯,擺放著各種靈花異草、丹藥、武器、修鍊秘籍,明碼標價,物品旁邊都有簡單的介紹。大廳熱鬧非凡,很多武道境界的武者在購買自己需要的東西。

    葉風大致瀏覽了一下,一樓的大廳裡面都是一些比較普通的東西,卻是沒有他需要之物。走到大廳一角,葉風壓低聲音,向一年輕貌美的女服務人員問道:”我想兌換一些極品靈石。”天寶閣不但出售各種修鍊界物品,同時也有收購業務,價格公道,信譽良好。

    “我們天寶閣極品靈石是一塊兌換一百塊上品靈石,不知公子需要兌換多少?”年輕女子微笑道,眼中有些驚異。一般來說,很少有人降極品靈石兌換成更低的靈石,大陸上,極品靈石與上品靈石是一比一百的兌換比例,以此類推。但上品靈石兌換成極品靈石,比例就不知一百比一了。

    “我要兌換一百塊。”葉風說道。

    “公子請隨我來。”年輕女子將葉風帶到大廳後面一間房子,對裡面一個灰衣老者低聲數語。

    “這位公子可是都要換成上品靈石?”灰衣老者問道。

    “給我一萬中品靈石,其餘的都換成上品靈石。”葉風自空間戒指取出一百塊極品靈石,放在桌子上。

    很快,交易完成,葉風帶著南亞向二樓走去。一樓大廳只是一些普通之物,越往上,物品越珍貴。

    二樓的武者比一樓大廳要少很多,來這裡的多是先天境武者。葉風四下看了看,這裡的東西果然比一樓珍貴得多,種類雖然要少些,但都是精品。最終,葉風購買了一些療傷、恢復、解毒類丹藥,另外還購買了兩件下品法器,一共耗費他一千上品靈石。

    風*月*大陸,武器分為凡兵,法器,靈寶,神器。一般武道和先天境界的武者使用的都是凡兵,就像葉風的寒鐵劍,法器和靈寶需要凝神境以上武者使用,才能發揮它全部威力,一些先天境武者也能簡單地操縱法器。

    葉風購買的兩件法器,一件是劍狀法器,一件是一座黑色小山。單是那件黑色小山法器就花了葉風八百上品靈石,雖然是一件下品法器,但它威力足以比得上很多中品法器,所以價格是那柄長劍的近十倍。黑色小山法器名『重巒峰『,乃是以一座百丈高的的山嶽,加上隕鐵、千年銅母等諸多材料煉製而成,重達數十萬斤。

    葉風購買完所需物品,走到一樓又花費百塊下品靈石買了三本拳法秘籍,懶得再逛,剛走到天寶閣門口,一個長相陰狠的錦衣年青人帶著幾個隨從往二樓奔去。

    “什麼?剛被被人買走了?”天寶閣二樓,長相陰狠的年青人怒氣沖沖,他早就看中『重巒峰『,今天好不容易從家裡要到靈石,不料前腳剛到後腳就被人買走了,怎能不怒。

    “李公子,在下知道是誰買走了『重巒峰『。”一個瘦小的中年人走上前來,一臉諂笑。

    “好,帶我找到他,少爺我重重有賞。”李姓年青人道。

    葉風正在往歸雲閣走去,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就是他,李公子。”一個聲音響起。

    很快,六個人堵在葉風身前,正是葉風先前在天寶閣門口看到的長相陰狠的年青人。葉風眉頭皺起,感到麻煩上身了。

    “小子,將『重巒峰『賣給本公子,我給你一百上品靈石。”年青人一臉傲然,彷彿答應給葉風一百上品靈石是天大的恩賜。

    “哼,一百上品靈石,很多嗎?我花了八百買到手,一百就要我轉賣給你?”葉風嗤笑。

    看著周圍觀看的人竊竊私語,年青人臉色漲得大紅,惱羞成怒:”小子,我是李家李辰,我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的,今天你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

    “動手。”李辰對隨從說道。四個中年漢子飛身撲向葉風,或出拳,或踢腿,勁氣撲面。

    葉風身形一動,一連四拳,轉眼又回到原地。”嘭嘭嘭嘭!”四條身影飛出,跌落地上,嘴角溢出鮮血。眨眼間,李辰的四個隨從就被葉風擊傷。對於這種武道**重天的武者,葉風實在是不放在眼裡,這還是他手下留情,不然統統一拳打爆。

    “難怪有峙無恐,原來有點實力,本公子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李辰不屑的道,他如今武道九重天圓滿,很快就能突破先天境,一向眼高於頂。

    “鷹擊長空!”李辰大喝,出手就是李家高級拳法,一拳轟向葉風喉嚨,狠辣無比。這一拳若是擊實,葉風喉骨都要被擊斷,性命不保。


    “莽牛掛角!”很普通的一拳,葉風卻打出比李辰更旺盛的氣勢,仿如一頭急紅眼的莽牛,怒氣沖沖,頭角掛出。

    “嘭!”兩隻拳頭相撞,勁氣激射。

    “咔擦!”緊接著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啊!”李辰跌落在地,抱著折斷的右臂慘叫,”你敢傷我?我李家不會放過你的。」

    葉風恨他出手狠辣,所以給李辰一個教訓,斷他一臂。

    “小子,你死定了。我一定讓我爹殺了你,不,我要殺了你全家,一個不留。”李辰眼色無比陰狠,像一條毒蛇一樣盯著葉風。從小到大,被家裡慣著,從來沒有敢傷他,被葉風擊斷一條手臂,簡直氣急敗壞。

    “嗯!”正準備走的葉風聽到李辰的話,勃然大怒,戾氣大盛,他最恨別人拿他親人威脅,這是他的逆鱗,”你找死!」

    葉風暴怒,身形一閃,只手抓住李辰脖子,一擰,李辰頭顱彎向一邊,氣息全無。李辰眼中還殘留著恐懼,他至死都不相信,葉風居然敢殺他。將李辰的屍體丟到地上,葉風一連幾拳,將李辰四個隨從和瘦小的中年人盡皆擊斃。

    “走吧。”葉風面無表情的帶著南亞離開此地。

    “這下有的瞧了,李家肯定要追殺這個少年。”人群中有人說道。

    “哎!年輕人沉不住氣啊!”又有人感概。

    “那個少年應該背景深厚,絕世天才啊,李辰武道九重天圓滿居然擋不住他一拳。」

    ……

    歸雲閣,葉風站在房間,一語不發,李辰被他擊殺,李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一場風暴將要掀起。

    “南亞,這裡有些錢財,還有幾本拳法,你拿著,躲起來。李家肯定要來找我,我不想你遭受無妄之災。”葉風取出數十個金幣,合著在天寶閣購買的三本拳法一起遞給南亞。

    “葉公子,從來沒有人正眼瞧我,只有您沒有瞧不起我,我真的很感激您,我此生定不忘您的大恩大德!”南亞翻身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南亞心中明白,葉風完全可以不顧他的死活,但葉風並沒有這麼做,反而給他大量錢財,還有拳法秘籍,這簡直是再造之恩。

    “去吧。”葉風一把拉起南亞,拍了拍他的肩膀。

    南亞接過金幣和秘籍,轉身跑出房間,眼淚不停的滑落。 雷州城城南,一座佔地百畝的府邸,雕樑畫棟,富麗堂皇,卻不顯俗氣。府門上方懸挂一塊紫木匾牌,寫著兩個漆金大字--李府,正是李家族地。

    李家議事廳,燈火通明,十幾個人落座著,神色凝重,大廳中央擺放著六具屍體,正是李辰幾人。


    “家主,此事必須嚴查,找出兇手,殺之!”一灰衣老者殺氣騰騰的道。

    “不錯,這是對我們李家的挑釁,任何冒犯家族威嚴者,都要付出血的代價。”又一個中年大漢說道。

    大廳上首坐著一個中年男子,濃眉大眼,虎背熊腰,身材魁梧,一根白玉簪束起一頭黑髮。中年男子正是李家當代家主--李振奇,是年四十三,先天圓滿境,雷州城有數的強者,威名赫赫。

    “我們李家立足雷州城,靠著就是鐵血,膽敢冒犯家族者,格殺勿論。李辰是我兒,此仇定當報之,唯有兇手的鮮血才能祭我兒在天之靈。”李振奇站起身來,語氣中充滿堅定、不可動搖。

    “老爺,你一定要為辰兒報仇啊!我可憐的辰兒啊,你怎麼忍心丟下娘!”一個貴婦人急匆匆的跑來,抱住李辰的屍體哭個不停。

    “夫人放心,辰兒的仇我一定會報,我已安排人手下去查詢兇手,很快就會有消息。”李振奇道。

    “我要將那小賊在辰兒靈前千刀萬剮,活祭辰兒在天之靈。”貴婦人一臉陰毒、怨恨,簡直拋盡江河之水也不能解她心頭之恨。

    “趵趵趵--”一個黑衣大漢走入議事廳,對著廳上諸人抱拳行禮。

    “李虎,可有消息?”李振奇開口問道。

    “稟家主,已經查明兇手,是一個叫葉風的少年,現今住在歸雲閣。”叫李虎的黑衣大漢彎腰道。

    “好膽,殺我李家之人,還若無其事的住在歸雲閣,簡直是狗膽包天。”大廳中一人怒道。

    “走,去歸雲閣!”李振奇大喝,他心中憋著一怒氣,如熊熊烈火在燃燒。兒子被殺,兇手居然還大咧咧的若無其事,此事若不處理好,李家將會成為雷州城天大的笑話。其他三大家族在一旁虎視眈眈,到時候肯定會落井下石。

    一行十數人帶著一隊護衛往歸雲閣奔去。

    “李家有大行動了,又一個不平靜的夜晚。”路上的行人紛紛避開。

    歸雲閣,燈火輝煌,很多客人在用餐,觥籌交錯,熱鬧非凡。葉風在房間細細把玩著『重巒峰『,認主后,解除掉上面的浮空禁制,憑著龐大的精神力和神念,葉風已經能夠簡單的操控『重巒峰『,數十萬斤的巨力砸在人的身上,威力可想而知。

    李家數十人來到歸雲閣,殺氣騰騰,連空氣彷彿都要凝結。李振奇吩咐道:”李虎,進去將人帶出來。”歸雲閣有些背景,李振奇並不想在裡面大戰,惹下不必要的麻煩。而且此刻,武者眾多,容易誤傷,引發眾怒。

    “終於來了,出去見見也好。”葉風感受到氣息的變化,神念一掃,知道李家已經發現了他。

    李虎正抬腿準備進去,就見到一個青衣少年從裡面走出來,臉上掛著溫和而洒脫的笑容,神態平靜,波瀾不驚。

    “家主,他就是葉風。”李虎退到李振奇身邊道。

    李振奇冷漠的打量著葉風,絲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意:”小畜生,就是你殺了我兒?還敢若無其事的呆在這裡,誰給你的膽子!」

    “他強買不成,想殺人奪物,所以我就殺了他。怎麼,只准你們殺人,還不許我反抗不成?”葉風道。

    “我兒與你交易,那是你的榮幸,既然你殺了他,那就拿命來償還吧。”李振奇喝道。

    “兒子跋扈,老子囂張,當真是一丘之貉。”葉風哂笑。

    “上,給我活捉!”李振奇惱羞成怒。

    “十幾個先天境,好大的陣仗。”葉風彷彿根本不把李家人放在眼裡。

    李虎一聲大喝,如蒼鷹獵食,一把抓向葉風右臂,先天勁氣透骨而出,化形成一隻鷹爪。他在全力出手,不惜廢掉葉風,雖然比葉風高一個境界,李虎卻沒有大意,能夠殺掉武道圓滿的李辰,葉風縱然沒有踏入先天,也絕對不是一般的武道九重天武者。

    葉風見狀,並沒有心驚,身形不動,直接一拳轟出,數萬斤巨力迸發,聲勢不下李虎。這還是葉風沒有全力出手,以他如今『九三之境『的肉身,全力一擊,可達十萬斤力量。


    “嘭!”葉風身體巍然不動,先天境前期武者對他尚構成不了威脅。李虎卻一連倒退數步,臉色駭然,他已經高估葉風實力了,沒想到還是低估了。

    “你也接我一拳。”葉風暴喝,身如猛虎,一拳砸出。

    李虎顧不上心中的駭異,因為葉風的拳頭近在眼前,雙拳暴擊,底下一腳撩向葉風下陰,甚是陰狠。

    “嗯!”葉風拳勢不變,擊在李虎雙拳上,”咔擦”一聲,李虎拳骨盡碎。左手擋住踢來的腿,順勢一轉,右腳砸在李虎胸前,”天龍訣之神龍擺尾。」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李虎如同炮彈一樣被砸飛十幾米開外,口中鮮血噴出,胸骨盡碎,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小畜生,你敢?”李振奇怒喝,葉風出手太快,他想救援已是來不及。先天境武者啊,就這麼活生生的死在他眼前,以李家千年的底蘊也是損失不起。

    “該死!」

    “殺了他!」

    “此子不能留!」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