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她是為你受傷的,你必須照看她。」雲香瑤道,「我有冰之傳承,在這裡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沒事的,你放心。」

    說完,嬌軀一閃,已經朝著兩道白光的方向追去。

    古晨只得留下陪著嚴如意,嚴如意慢慢抬起頭道:「是不是我又連累你了?」

    古晨一笑:「沒有,要不是你,現在受傷的可就是我了。」

    「嗯,我有點渴。」嚴如意眼睛微微閉著。

    古晨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取些雪來。」

    古晨走後,嚴如意站起身,怔怔望著古晨去的方向,低低道:「丑哥哥,我不想再連累你了,有我在會耽誤你們尋找東西的,我還是先回去吧。」

    說完,嚴如意在地上寫了幾句話,奔來時的路去了。

    古晨收集了一些乾淨的雪一回來就發現嚴如意不見了,心中大急,一連喊了幾聲都沒有回應,忽然他看見了地上的字,嘆息道:「你一個人怎麼走,太危險了!」

    古晨一直追出去十餘里,卻沒見到嚴如意一絲身影,又怕雲香瑤回去找不到他,才不得不趕緊返回了原來的地方。心中只能默默祈禱嚴如意沒事。

    雲香瑤追蹤兩道白光,最後失去了線索,用意識探查,那兩道白光並不是他們要找的冰眼,便也不再窮追,返回發現嚴如意不在,跟古晨感嘆一番,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白光是從那個山頭出現的,明天我們去那個山頭看看。」古晨道。


    雲香瑤點點頭,兩個人坐下休息,期待天亮。

    次日一早,兩個人醒來看見遠處那個被古晨用雷電劈開的小山,模樣十分像一頭牛,被劈成的兩個山頭彷彿牛的一對犄角,直衝上天,有種霸氣。

    二人頗為震撼,朝著那小山走去,忽然,就發現那小山動了動,兩個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仔細再看,那小山真的又微微動了動。

    腳底傳來巨大的轟隆聲,彷彿什麼巨獸活過來腳踏大地發出的震顫一般。

    「那小山不會是個活物吧?」雲香瑤震驚地看向小山。

    「怎麼會有那麼大的活物,不過也有可能。」古晨有些不相信,但忽然想起在七血河遇見的龐然大物三峰駝龜,他心中一寒,覺得可能真是個什麼怪獸。

    二人距離小山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古晨對雲香瑤道:「你在這裡別動,我上去看看。」

    古晨剛說完,那小山又動了動,同時轟然從中裂開,昨晚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的兩道光芒從遠處飛射而來,在那山頭上方閃爍不停,猶如在期待什麼。


    轟隆隆!

    地動山搖的聲音再次響起,那遠處的小山轟然倒塌,濺起的煙霧頓時讓四周白茫茫的雪地變成了土灰色。

    嗷嗚!

    一聲怪叫從山的內部傳出,兩個人就看見裂開的小山深處,一個怪人慢慢從中走出。那怪人的身上全是白色的毛髮,身高約有半個小山大小,人在那怪人跟前,根本就好像一隻螞蟻在人的面前一般渺小、卑微。

    … 山頭上方兩道光芒似乎找到了主人,快速沒入到那巨大怪人的二目之中。古晨和雲香瑤此時才發現剛剛怪人眼眶處一直都是空的。現在有了那兩道白光的進入,巨人的雙目突然大亮,迸射出令人駭然的恐怖光芒。

    兩隻眼猶如兩個小太陽,不斷掃視著周圍的一切,原本兩個人還能聽見的蟲鳴鳥叫,還有野獸的低吼,此刻全部消失不見,一切靜悄悄的,天地之間,彷彿只剩下了雪花飄落的沙沙聲音。

    忽然,兩道光芒分別將古晨和雲香瑤鎖定,二人就看見那巨人已經發現他們倆,面對山一般的巨人,古晨和雲香瑤根本就沒有要打的念頭,兩個人對視一眼,扭頭狂奔。

    身後怪人邁出沉重的步伐,雙眼放出的光芒不斷在古晨和雲香瑤身前身後交錯,兩個人知道,這傢伙還在追趕而來。

    「瑤兒,我們分開跑。」古晨喊著,自己跑向一側,一邊跑還一邊大聲喊著。

    怪人果然直奔古晨而去,每一步都跨出幾十米,任憑古晨跑的再快,也漸漸被怪人追了上來。

    怪人低頭,一探手便把古晨抓在了手中,古晨在那怪人的手中就好像一直螞蟻在人的手中,顯得尤其渺小。

    怪人低頭看向手中的古晨,嘿嘿一笑,吐出的氣差點將古晨從手上吹跑,幸虧古晨躲得快。不過耳朵差點受不了,險些被笑聲給震聾。

    怪人似乎發覺了剛剛的意外,用一隻手捏住古晨,放低了聲音,低低道:「謝謝你救了我,我在一萬年前被封印的時候發過毒誓,將來誰若救了我我便聽從誰的差遣,主人,現在你是我雪猿王唯一的主人,我將聽從您的差遣。」

    古晨在轟隆隆的聲音中總算聽出了什麼意思,不禁大喜。而怪人下方遠處的雲香瑤則並不知道這一切,揮動雙手不斷攻擊怪人,試圖從怪人手中救出古晨。

    怪人理都不理雲香瑤的攻擊,在說完話之後,直接從頭上閃出一個手掌大小的一片意識一口氣吹到了古晨面前,道:「這是可以聯繫我的神念,什麼時候你需要我了,用意識直接聯繫我,我便可以最快響應主人的召喚。」

    古晨心說無意中劈開一座山救出這樣一個大怪人供使喚,感覺真是撿了個天大的便宜,忙將那意識收進自己意識中,道:「我也並不是有意救你,難得你如此信守承諾,我很喜歡。眼下還有一個夥伴應該在你腳下,別傷害她。」

    怪人低頭看了看,彎腰抓起雲香瑤也放到手中,對著倆人嘿嘿嘿嘿傻笑起來。

    盛唐賢後 ,等聽古晨說完,十分震驚:「一萬年的老妖精供你使喚?」

    古晨為了證明,道:「雪猿王,現在我需要找一樣東西,叫冰眼,你可知道在什麼地方?怎麼可以得到?」

    雪猿王愣了一下,道:「冰眼在萬年前就有了,跟人的眼睛差不多,它是由天地寒氣凝化而成,乃是一件至寶,聽說在冰晶洞府,我也沒有見過。」

    「冰晶洞府在什麼地方?」古晨問道。

    雪猿王指著遠處一個地方道:「就是那裡了。」

    古晨和雲香瑤看去,正是他們倆剛剛爬出的冰窟。古晨道:「那就是冰晶洞府啊,可我們見裡面什麼都沒有啊。」

    雪猿王想了想道:「我記得就是那裡,可已經一萬年了,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在裡面了。」

    「那你能不能幫我找到冰眼的位置。」古晨道。

    「讓我試試。」雪猿王說完,二目如電在山川雪地中不斷掃視,所有被波及到的動物紛紛匍匐起來,做臣服狀。

    片刻后,雪猿王道:「這一片冰雪之地沒有,你還是到別的地方去看看吧。」

    古晨道:「那好吧,對了,你最好就待在這屬於你的地方,別跑到別的地方萬一嚇到人,或者你遭受他們襲擊可怎麼辦。」

    雪猿王道:「我在這裡還有很多事要做,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內我恐怕都不會離開的。」

    「什麼事?」雲香瑤好奇地問道。

    「我要復活我的族人,萬年前他們和我一樣都被冰凍封印在了這些山中,我要想辦法救它們出來。」雪猿王道。

    「你身材這麼高大,應該不是雲天大陸的吧?」古晨問道。

    「不錯,我們都是異獸界的,萬年前有一次神魔大戰,我們通過空間之門進入雲天大陸想趁亂奪取雲天大陸,可惜我們跟人類打鬥數十年還沒有分出勝敗,仙魔大戰結束,仙界勝出,將我們封印在了這冰寒之地,還把我們回去的傳送門破壞,徹底斷了我們的後路,我們的族人也無法通過空間之門前來解救我們。」雪猿王道,「這次我既然醒來,我就要救活這裡所有的族人,然後與天界戰到底。」

    「我不希望你為了統治雲天大陸再生殺戮。」古晨道。

    「我聽主人吩咐,我可以放棄霸佔雲天大陸,但這裡不是我的家,一旦我們被這裡的人發現,他們還是會對我們出手的。如果主人有能力,我希望主人可以幫我們修好回去的路,我們回到屬於自己的異獸界,便兩方都平安無事了。」雪猿王道。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在我修好你們回去的路之前,你們不得進入雲天大陸人類居住區製造麻煩和殺戮。」古晨道。

    「是,沒有主人的吩咐,我們絕不踏入半步。」雪猿王保證道。

    古晨和雲香瑤從雪猿王手中下來,正要走的時候,雪猿王忽然道:「主人,等我找到我所有的族人,如果我能力不夠,希望主人可以幫我解開他們身上的封印,解救它們出來。」

    「這個,等你找到它們之後,視情況而定吧。」古晨道。

    雪猿王答應一聲,望著古晨和雲香瑤漸漸遠去,他衝天-怒吼,聲震蒼穹,遠處巨大的冰塊因為他的聲音不斷坍塌,如同地震了一般。

    雪猿王二目四處搜尋,尋找被封印壓在冰川或者山頭之下的族人,想辦法解救它們。

    … 古晨和雲香瑤沿著冰寒之地一路西行,八天後,古晨發現他們已經來到萬里雪峰地帶。


    「這裡也是一片冰寒之地,希望可以找到冰眼。」雲香瑤感受著陣陣寒意,道。

    「你不覺得這裡有些熟悉嗎?」

    經過古晨的提醒,雲香瑤記起來了,她也曾來過這裡,笑道:「我想起來了,這裡是雪小女的家。」

    「雪魔女一直在這裡,她對這裡肯定十分熟悉,我們去問問她。」古晨道。

    兩個人按照記憶找到了雪魔女住的地方,發現沒人。

    「我們在外邊等等吧。」兩個人在四周走動,不時聽見腳下似乎有沉悶的巨響,低沉而渾厚,彷彿從地底傳來。

    古晨將耳朵貼在地上,更清晰地聽見了來自地底的聲音,如同野獸的嘶吼。

    「這萬里雪峰的下方到底有什麼?」古晨自言自語道,「不會是雪猿王的同族都被封印在下方吧?」

    一想到這裡,古晨驚出了一身冷汗,若猜測是真的,那該有多恐怖!

    雪魔女從雪山之巔下來,見到了古晨和雲香瑤,十分高興,聽說雪小女一直很好,便放心了。

    等招待古晨和雲香瑤落座之後,雪魔女問他們來此的理由,聞聽是要尋找冰眼,雪魔女嘆息道:「千年之前曾經感覺到冰眼的氣息,但近千年來,一直再沒了氣息,不知道是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古晨有些失望,但也沒辦法,雲香瑤用意識搜索還是沒有發現冰眼的痕迹和氣息,二人準備離開萬里雪峰再到別的地方去尋找。


    雪魔女道:「我近來感覺好像要有大事發生,這萬里雪峰下方一直安靜了數千年,這幾日不知道為什麼經常可以聽見底下有各種妖獸怪獸的嚎叫,不知道要出什麼大事。」

    「我們也正奇怪,想問問你呢。」古晨道。

    雪魔女道:「這幾天我天天到雪山之巔去看周圍那些冰山的變化,發現有不少開始坍塌,不知道跟這有沒有關係。」

    古晨忽然想起雪猿王的話,道:「你可知道異獸界,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萬里雪峰下方肯定是鎮壓和封印了不少異獸界的怪獸。」


    「你怎麼知道異獸界?」雪魔女大為驚奇。

    古晨將無意中救了雪猿王的事情說了,雪魔女忽然雙眸放光,道:「想不到困擾我多時的事情被你無意中給解決了。」

    雪魔女便說了她的計劃,她在這裡發現冰川之中有不少野獸被冰凍,就尋找解救之法,想等著將來派上什麼大用場。現在一聽古晨救了異獸界的雪猿王,那可是異獸界的一個頭目。

    「那這裡下方到底是什麼,你知道嗎?」雲香瑤問道。

    「不知道,我也只是近來才發現這地下還有野獸吼叫。不過根據古晨所說,我猜是那些異獸聽見了雪猿王的召喚,開始嘶吼響應,等待雪猿王前來救出。」雪魔女道。

    古晨和雲香瑤一聽,覺得有理,古晨道:「我正好召喚雪猿王來一趟,試試靈驗不靈驗。」

    說完,古晨意念傳訊給雪猿王,說在萬里雪峰有要事找他。雪猿王很快回了訊息,馬上就到。

    「他真能這麼快?他會不會這麼一走動引起大震動被人發覺引起什麼麻煩啊。」雲香瑤問道。

    古晨心中也沒了底,片刻后,一團白霧從西北方向飄來,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跟平常的雲彩有什麼不同。

    白霧褪去,巨大的雪猿王出現在萬里雪峰。雪魔女一見,曾經聽過雪猿王身材高大,等真正見到還是被嚇了一大跳。

    古晨對著雪猿王大聲喊叫著介紹雪魔女跟他認識,還說雪魔女一直在暗暗幫他的族人接觸冰凍,雪猿王聞聽大喜,又是一聲嘶吼,整個萬里雪峰都發出轟隆隆的聲響。

    地下的野獸吼叫更加急切和明顯,大概是聽見了雪猿王就在身邊,一個個激動了。

    「我們找一下地下的入口,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古晨道。

    雪猿王扭頭看了一眼一座凸起的雪山,快速奔過去,巨大的手掌揮舞過去將那雪山攔腰打斷,中間居然是空的。

    雪猿王亟不可待縱身就跳了下去,古晨等人一見,下方肯定是雪猿王的同族了,也都紛紛先後從斷裂的山腰跳了下去。

    幾個人在下落的時候才知道這裡別有洞天,居然是一處很大很大的地下封禁場,一個個奇形怪狀的怪獸被冰凍著,還有一些雖然冰沒了,但有巨大的鎖鏈鎖著,發出的吼叫就是這些怪獸的。

    有的比雪猿王也差不到哪裡去,十分的高大,如同一座小山,也有些跟人類差不多大,各種模樣都有,三個人彷彿進入了一處怪獸的世界之中。

    雪猿王在裡面快遞移動,時而悲憤時而感傷,看樣子這些都是他的族人了。

    「主人,你只要幫我解救它們出來,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雪猿王對古晨道。

    「救倒是可以,但我怕將來無法控制,如果它們進行大殺戮,那我豈不就成了雲天大陸甚至整個人類的罪人。」古晨道。

    雪猿王匍匐在地,將一半魂魄獻出,道:「主人,我知道你善用雷電,你也應該知道雷電乃是各種虛幻鬼魂魂魄的剋星,今天我雪猿王把一半魂魄給你,若我有違背你的命令,你可以隨時用雷電絞殺我的魂魄。」

    古晨覺得這雪猿王為了族人能夠做出如此犧牲,很是敬佩,道:「好,本來我是新任你的,只是我擔心你這些同族救出來之後是不是還聽命於你,萬一它們私自行動連你的話都不聽,那時候我們人類可就大麻煩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