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因為我父親是朱雀殿殿主火德真君,仙帝看著他的面子上才沒有把我貶下凡,只是讓我父親對我嚴加管教而已。」火雲道。

    「我靠,仙界就是玉帝一手遮天了!」江帆道。

    「是的,在仙界除了各大殿殿主,還有那些大羅金仙級別的真君不被他約束外,其他人都必須聽從他的。」火雲道。

    「我靠,這個玉帝,總有一天我會把你的七個女兒泡到手的!我一定要大鬧天宮的!」江帆惡狠狠道。

    「呃,你還是老實點吧,就算你修鍊飛升到了仙界,你也無法和仙帝抗衡的,你們實力差距太遠了!」火雲搖頭道。

    「為什麼呢?」江帆不解道。

    「飛升到仙界,你的級別才是地仙,往後還有人仙、天仙、真仙、玄仙、元仙、聖仙、君仙、大羅金仙,一共九級,仙帝在仙界頗受擁戴,他手裡有不少大羅金仙,你一個小小的地仙如何抗衡呢!」火雲搖頭道。

    江帆頓時傻了眼,「我靠,這麼多級別,那我飛升到仙界還不要受虐呀!」

    「那個鳥人是什麼級別呀?」江帆指的是上次重創自己的金翅大鵬鳥。

    「他已經達到了元仙級別了,你們差距太大了!」火雲道。

    「我靠,那個鳥人竟然達到了元仙級別,那我找他報仇那不是希望渺茫!」江帆感嘆道。

    「也不是希望渺茫,你只要努力修鍊,應該還是有希望超越他的,只是時間問題。」火雲道。

    「一般跨越一個級別要多少時間?」江帆道。

    「從地仙到人仙一般要幾百年甚至上千年,越後面時間越長,到了最後的大羅金仙,那時間就無法計算了!」火雲道。

    「啊,等我超越他的時候,恐怕我們都兒孫滿堂了!」江帆嘆息道。

    「我們怎麼和那個姬風結仇的呢?」江帆道。

    「當年姬風殘害百姓,我們四大神獸為百姓除害,與他大戰,把他打入懸崖之中,當時有以為他已經死掉了,沒想到當年他是裝死的!」火雲道。

    「我靠,如果他傷害了芳芳嗎,我一定要他魂飛魄散!」江帆兇狠道。

    「主人,小的聞到了宋芳芳的氣味了!她就在西城區郊區落花谷裡面。」納甲土屍突然喊道。

    「走,我們去救芳芳!」江帆立即遁入地下,使出茅山千里急行術,快速朝著落花谷跑去。

    片刻之後,江帆、納甲土屍、火雲到來了落後谷外面,他們剛要進入落花谷,突然一道黑氣出現。

    「哈哈,你們是來找八陰連珠女的吧,我已經不需要了,還給你們吧!」

    嗖!宋芳芳被扔了過來,江帆急忙接住宋芳芳,當他看到已經乾枯的宋芳芳,還有她滿臉驚愕、恐懼、絕望的眼神的時候,江帆不禁大喊道:「芳芳!」

    「媽的姬風,老子要你的命!」江帆扔下宋芳芳屍體,猛地朝黑氣沖了過去。

    「江帆,小心!」火雲急忙喊道。

    「哈哈,青龍,看到你傷心,生氣的樣子我十分高興,想當年你們四大神獸差點把我打死,我曾經發誓一定要報仇,這個機會終於等到了!」

    黑氣迎向江帆,砰的一聲巨響,江帆飛了起來,他落地地上,立即吐出鮮血來。江帆立即爬了起來,喚出誅妖劍,「誅妖劍,給砍死這妖怪!」江帆喊道。

    嗖的一聲,一道青光一閃,誅妖劍劈中了黑氣。砰的一聲,誅妖劍被反彈回來,「主人,那傢伙防禦太強悍了,傷不了他呀!」誅妖劍道。

    「哈哈,沒想到玄武變成了一把劍,今天只有你們三個在場,可惜白虎沒有來,要不然我們可以好好打一場!今天我還有事情要辦,就不陪你們玩了,下次我們找到你們決戰的!」

    嗖!黑氣急速朝北逝去,江帆就要去追,但是沒跑幾步就倒下了,「江帆!」一道紅光一閃,火雲變成了一位美麗女人,她急忙把江帆扶起。


    「放開我,我要殺死那傢伙!」 豪門總裁的明星老婆 ,但是他一動,立即噴出一口鮮血來。

    「江帆,你受傷不輕,我來幫你療傷!」火雲的手掌按在江帆背上,一道紅光湧入江帆體內。

    江帆望到地上宋芳芳乾枯的屍體,驚恐、絕望的神情,他心中如同刀割一樣,眼淚不禁流了下來。一位風華正茂的女孩子就這樣被殘忍地殺死了,她曾經是寄予自己保護她,可是自己卻沒有保護到她!


    江帆想起了宋芳芳的可愛,還有她的笑容,還有她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溫柔。江帆很喜歡她,不是男女感情的喜歡,而是介於妹妹的喜歡,這麼美麗一朵花,就這樣枯萎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傷心!難過!悲憤!江帆忍不住狂呼起來,「啊!啊!我怎麼這麼沒用呀!連一個女孩都保護不了!我真他媽的廢物!」

    噗!江帆又噴出一大口鮮血,他當場昏死過去,「江帆!」火雲急切喊道。

    「帆哥!」黃富喊道。

    「主人!」納甲土屍喊道。

    不知過了多久,江帆睜開了眼睛,「帆,你終於醒過來了!」

    江帆發現自己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剛才說話的人是梁艷,在梁艷旁邊是李寒煙、火雲、張小蕾、舒敏、王小蔓、李志玲、邱菊、虞靜雅、諸葛馨蘭等人,他所有的女人都在旁邊。

    「帆,你已經昏睡了兩天了!」李寒煙道。

    江帆雙眼獃獃地望著天花板上,目光顯得有些獃滯,嘴巴里喃喃道:「我太沒用了!我連一個女孩子都無法保護!一朵美麗鮮花花就這樣枯萎了!都怪我!」

    「帆,你怎麼了?宋芳芳的死我們也很難過,這不是你的錯!只怪那個傢伙太狡詐了,竟然變成余局長模樣,把我們騙到宋芳芳家中,原來都是他的詭計!」李寒煙道。

    「我真沒用!連一個女孩子都無法保護,一朵美麗的鮮花就這樣枯萎了!都是我的錯!」江帆仍然重複著那句原話。

    「帆,你不要這樣!吃點東西吧,你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就算是鐵打的人也會受不了的!」梁艷傷感道。

    江帆仍然沒有理會眾人,雙眼獃滯地望著天花板上,嘴巴在嘟囔著,不斷重複那句老話。

    「怎麼回事?帆大腦出了問題?」梁艷吃驚道。

    李寒煙搖頭道:「帆的大腦沒受傷,他只是心裡很難受,一時之間想不開,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他這種可不可不是辦法呀!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呢!必須讓他重新振作起來呀!」李志玲道。

    「是呀,必須讓他快點振作起來!」梁艷道。

    「火雲,你有什麼辦法嗎?」李寒煙、望著身邊的火雲道。

    火雲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怎麼辦!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那怎麼辦?」李寒煙望著大家。

    「讓我來試試吧!」黃富道。

    眾女人立即讓開,黃富走到病床錢,「帆哥,你快點振作起來吧!芳芳雖然死了,你不想替她報仇嗎?想替她報仇就快點振作起來,殺死那個萬年老妖姬風!」黃富道。

    江帆仍然是獃獃地望著天花板,嘴裡不斷地重複那句老話,黃富立即推了江帆幾下,「帆哥,你可是我的偶像,我一直引以為榮的偶像,你可不要這樣!要不然我黃富會看不起你的!是男人就振作起來!」黃富義正言辭喊道。

    江帆仍然沒有一絲變化,黃富嘆氣道:「看來他是真的傻了!我是沒有辦法了!」


    突然門開了,宋文傑闖了進來,「不好了,出大事了!」宋文傑大聲喊道。

    突然宋文傑愣住了,他發現眾人都圍在病床旁邊,還看到眾女人落淚,驚呼道:「江帆死了!」

    「老宋,你胡說什麼呀,江帆沒有死,他心裡很難過,一直不願意麵對現實!」李寒煙嬌嗔道。

    「哦,沒死就好!你可不能死呀! 我真的不會演戲 !還有你的京城四大美女等你去救呢!快點去京城救她們吧!」宋文傑喊道。

    「老宋,出什麼事了?」黃富道。

    「盛部長政變了!他已經控制了整個京城!」宋文傑神色嚴肅道。

    「什麼!盛老烏龜造反了!他控制了京城!我們怎麼不知道呢!」黃富震驚道。


    「他封鎖了所有消息,這消息是趙冰倩捨命帶出來的! 星際偽預言師 ,所有人都昏倒了!高主席、趙總理他們都被囚禁了!」宋文傑道。

    「那趙冰倩沒事吧?」黃富道。

    「她受了重傷,就在軍區醫院,還在昏迷之中,就等待江帆去救治呢!」宋文傑道。

    「出了這大么大的事,各大軍區知道嗎?」黃富道。

    宋文傑搖頭道:「各大軍區,目前應該還不知道,但是他掌控的京城禁區,京西軍區、翼北軍區、西南軍區應該知道了!所以現在事態緊急,高主席、趙總理被他們囚禁了,就算我們還有六大軍區,也不敢輕舉妄動呀!為今之計,只有江帆去京城救出高主席和趙總理,我們六大軍區才敢行動。」

    「我靠!京城不是有龍組保護高主席和趙總理的嗎?怎麼會被他們囚禁了呢?」黃富驚訝道。

    「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趙冰倩只說盛部長囚禁了高主席和趙總理,京城被黑氣籠罩就昏死過去了!我就急忙趕到東海市人民醫院來了。」宋文傑道。

    「完了,現在帆哥還沉浸在傷痛之中,不願意麵對現實呢!怎麼辦!」黃富皺眉道。

    「出了什麼事?」宋文傑道,他發現江帆目光獃滯,一直在重複一句話,跟傻了似的。

    黃富就把兩天前的事情說了一遍,宋文傑頓時皺眉道:「原來如此,江帆一向很疼女人,超過自己的生命,這次他保護的女孩子死得這麼慘,他傷心過度了!以至於心智迷失!我必須喚醒他,然他振作起來!」

    「老宋,你試試吧,我們都試過了,沒有效果呀!」黃富無奈道。

    宋文傑一把抓住江帆的胸襟把他抓了起來,「江帆,你小子也太經受不住打擊了!宋芳芳已經死掉了,你再如何悲痛也無濟於事。現在你喜歡的女人趙冰倩也危在旦夕,還有你的京城四大美女也朝不保夕,你再不回到現實中來,你將會更加後悔,你失去的不僅是宋芳芳了,那還有更多你心愛的女人!」

    江帆眼皮抬了一下,目光變清澈了許多,宋文傑見有起色立即又道:「現在京城已經被盛老烏龜掌控了,國家陷於危難之中,你不是愛國嗎?如果你再不去挽救國家,那國家和你的四大美女就徹底完蛋了!四朵美麗的鮮花就要被摧殘了!她們正期盼你去救她們呢!」

    突然江帆眼睛射出犀利的光芒,「我靠,老宋,你抓著我的衣服幹啥?你想耍流氓呀!」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哎呦,你弄的人家好難受,輕點。”夏大小姐仰躺牀上,面朝上,一臉紅暈望着這個剛纔被打得矇頭轉向的小男生。

    “沒事兒,我會輕輕對你的,裙子可以脫了嗎?”牀邊站立的人赫然是龍江。

    “恩,你洗了沒有?不要太用力,我真的有點怕疼。”大小姐聲音發酥發媚,一絲絲眼波送了出去。

    “知道,早就洗過了,放心吧。不會很疼的,你忍着點,我馬上進去啦,剛開始是有點疼,不過疼完會很舒服的。”龍江咧嘴笑得像只偷雞的小灰狼。

    “龍江不許你瞎說,什麼疼不疼,進不去的,你當我死人呢?別磨蹭了,等你給大小姐治完腰,也給我揉揉腕子。”鄧子淇坐到旁邊,舉着紅腫的手腕,慢慢用酒精棉擦着,斜眼瞪着他。

    “琪琪姐,彆着急,大小姐這不閃腰了麻。”龍江的手慢慢伸進大小姐腰部裙子中,探查着傷勢。

    周圍一片雪白牆壁,竟是在紫玉軒的醫務室裏。

    “小江子,我們剛進去你爲什麼不說明白,有人要殺那個女孩,害得人家白白生了好多氣。哎呦,你輕點。”大小姐含嬌帶媚瞪了龍江一眼,這一眼看的,完全沒了剛纔的威猛火力。

    龍江慢慢解開裙子一側精緻的拉鍊,露出夏玉兒一件白色的真絲蕾絲邊內衣,大半個雪白圓潤腰胯露了出來,那裏一側有些微微紅腫,顯然剛纔她憤怒傷心不慎扭了腰胯。

    龍江一邊輸入幾十善能,慢慢按揉着,一邊犯難道:“親們啊,你給我分辨的機會了嗎?上來就拳打腳踢。”

    一席話說的大小姐臉紅了。這是第二次帶着琪姐痛毆龍江了,上次是在家裏,這小子光溜溜的,那玩意高高豎起……哎呀我都想什麼呢?

    可一想起貪錢大媽的繪聲繪色描述,夏玉兒又有點生氣。

    “那你告訴我,爲什麼和那女孩一路抱的那麼緊啊?我告訴你,出租司機,貪財大媽,都是證人,你可不許瞎編。”大小姐鳳眼一瞪。

    “哪能?我真的是在酒吧遇到這女孩的,她說她是推銷酒的,被客戶灌多了,接到電話威脅,有人要殺她,求我送她回家,她醉了走不動,我只好把她扶回去,哪想到進門就遇到了殺手。”龍江謊話編的自己都信了。

    “哼,那女孩衣服是咋回事?”

    “哎呦,大小姐啊,那倆人啥德性你也看了吧,一個比一個色兒,一個跟我搏鬥,另外一個就把女孩給扒光了,綁了繩子,說要玩個什麼SM,反正我也不太懂,等我把倆人都撂倒了,你們也來了。”

    “……”夏玉兒沒詞了,一番話倒是信了八九成。

    龍江見她表情柔和下來心裏一喜,接着道:

    “再說隔牆有耳,屋裏打翻天了,貪財大媽肯定得偷聽,我猜的怎麼着?救護車一到門一開,她果然在門邊偷聽呢,大媽一看就是個八卦婆子,我可不想讓她知道那麼多。

    鄧子淇哼道:“她知道又怎麼的,我們算見義勇爲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