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噢…知道了!」該死的契約,羅雲雅再次的在心裡不住的咒罵。

    「啊!時間差不多了,要是遲到就麻煩了。」說完鳳白起身就向教室的方向跑了過去。

    羅雲雅則悠閑的跟在鳳白的後面,反正不是她遲到麻不麻煩都和她無關……但是她錯了…她這次真的錯了,這次的麻煩絕對和她有關……

    「呯…」鳳白推開教室的大門,導師正站在講台上等著她。

    「邁雅特蘭。鳳白又是你,遲到也會習慣是不是?你上次是怎麼保證的?說不會午睡睡過頭?不會再遲到?剛說完就忘記了?」正站在鳳白前面的導師是個中年女人,風韻猶存想必年輕的時候也是個美人,不過現在的她戴著金絲眼鏡手執教鞭,看著就知道很嚴厲。(說起鳳白的遲到,所有的老師都很無奈,她一點時間觀念也沒有,每每遲到。不過其他的老師只是無奈下,就讓她進去了,畢竟是公主,除了遲到這點外其他的都很優秀,也很討人喜歡,只有在這位導師這裡吃不開,這位導師在學校里向來以嚴厲著稱,看來這次有的「好受」了)

    「對不起,可是我今天真的是沒有睡覺!」鳳白低著頭說。

    羅雲雅在教室外面看著鳳白忍氣吞聲的忽然覺得很不爽。

    「還敢說?不睡覺還遲到,那就是故意的了?」導師越說越氣憤。

    教室里的人都屏住呼吸,現在誰都不敢出聲,怕惹怒了導師連累自己也受罪,而這異常寧靜的教室里靜的就快要連羽毛掉地下的聲音都聽的到了。

    「我和朋友聊天,不小心就…」朋友自然就是指羅雲雅了。

    「我今天一定要教育你下,看你下次還敢遲到」導師真的是氣憤了,都隱約能看見她太陽穴上的青筋……不過站在門外的羅雲雅很是不解,只為了一個遲到居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忽然導師拿起厚厚的書就砸向了鳳白,羅雲雅正在看著教室里的一舉一動,看見導師拿的書就要和鳳白來一次最親密的接觸,忽然在外面看熱鬧的羅雲雅被一種莫名的力量脫動,瞬間出現在了鳳白的前面。 忽然導師拿起厚厚的書就砸向了鳳白,羅雲雅正在看著教室里的一舉一動,看見導師拿的書就要和鳳白來一次最親密的接觸,忽然在外面看熱鬧的羅雲雅被一種莫名的力量脫動,瞬間出現在了鳳白的前面。

    鳳白站在門口閉上眼睛等待著書砸過來,可是遲遲還沒有到達。微微睜開眼睛, 學渣影帝告白沒?

    「小羅雲雅,你怎麼樣?」鳳白連忙跑到前面看,發現羅雲雅的額頭被書的角劃了個小口子,獃獃的站在那裡。

    「小羅雲雅,你可別嚇我啊,我帶你看醫生去」說完就拽著羅雲雅跑了出去,看來現在不只是遲到了,還有曠課。

    「你看見了嗎?怎麼回事?」學生們在下面切切私語

    「忽然那人就出現了啊!」

    「是啊是啊」

    「難道這個就是咱們上次聽說的召喚出的契約生物,果然是個人啊」

    「怎麼可能哦!規則里是不可能有人類會變成契約生物的!!!」

    「嗯嗯,確實是這樣。」

    「是啊是啊!記得以前也有人召喚出人形的契約生物呢…好象是條人魚…」

    「哇!!不會把?難道她也是人魚???」

    導師也被剛才的一幕嚇了一下,忽然出現的人,替鳳白擋下了書。唉,還有幫手下次絕不能輕易饒了她。

    「安靜,上課」導師嚴厲的聲音止住了下面的議論紛紛。

    =================================================

    「呀,輕點拽我。」羅雲雅說

    「忽…」鳳白輕吐了口氣「你剛才嚇死我了,也不說話也不動,快點走,我帶你看醫生去。」

    「啊!疼!」羅雲雅忽然想起了頭上的傷口,剛才被那個奇怪力量拉到了鳳白的前面硬硬的擋下了書,要是慢點出現自己根本沒可能被砸到嘛…不過這個感覺和早上很相似呢…誒…果然又是………

    羅雲雅伸手摸了摸額頭,一個小傷口還有個包包……,屈辱絕對的屈辱!自從來到人間界就沒有好事,先是死神慘叫……然後是死神被砸……「媽的!我和她拼了!!!」羅雲雅轉身就要衝向教室。

    鳳白拚命的抱住了羅雲雅的腰「算了,算了,是我不對,誰讓我又遲到呢!」阻止了羅雲雅回教室,不然還不弄個天下打亂啊,光是想想她就一身冷汗。

    羅雲雅被鳳白硬拉回到房間后,無奈只好由鳳白處理自己的傷口。其實這點傷算什麼啊……只不過是心裡有點火沒地方發泄罷了。

    可是鳳白強烈要求要上藥,不然就要去校醫室,這種小傷要是也去校醫室?那她的面子還往哪放啊…。破於無奈還是讓鳳白給處理下算了,雖然神的復原能力是驚人的快,但是如果現在告訴她誰知道會出現什麼後果…

    「唉,都是我不好,我下次堅決不能遲到了。對不起…害你受傷……」鳳白一面表決心一面檢討自己,而且還有要哭的趨勢。

    「沒事沒事…」羅雲雅只好這樣安慰她,她本來就不會安慰人,再說這確實是鳳白不對,害自己遭遇飛來書禍唉……我招誰惹誰了!…。(神界眾神:你把我們都惹遍了!!!!) 「沒事沒事…」羅雲雅只好這樣安慰她,她本來就不會安慰人,再說這確實是鳳白不對,害自己遭遇飛來書禍唉……我招誰惹誰了!…。(神界眾神:你把我們都惹遍了!!!!)

    「想想一天之內竟然體驗了兩次那傳說中偉大的力量…,看來來硬的只會讓自己遭殃了,得改變方法,改變戰鬥策略,該死的……」羅雲雅躺在床上美其名曰養傷,其實在腦袋裡思量其她的對策。

    「如果攻擊無效,還得給自己增加不必要的傷,那麼……下毒吧!嘿嘿…我怎麼忘記了我的特長了呢?…嘿嘿!!」一陣類似波動的笑聲傳出宿舍,雖然沒有聲音但是宿舍邊上的鳥兒都好象受到某些驚嚇而飛走了。

    晚飯後鳳白習慣性的在圖書館看著魔法書。

    羅雲雅站在圖書館外一個陰暗的角落裡正在翻著自己特製的毒藥。

    「恩…這個…毒不死人……這個…太容易被發現了……這個…這個…」羅雲雅皺著眉看著這些她親手製作的毒藥喃喃道。

    「有了!這個死神特製……(省略100字名稱)毒粉,雖說毒性不是很強但是也足夠至人類於死地了。趁她洗澡的時候撒到她的浴巾上……哦…呵呵呵…」不自覺發出女王般笑聲的羅雲雅引來路過的人紛紛側目。

    「喂…喂…你看啊…她在傻笑呢。」

    「噓…小聲點,傻瓜也有自尊的」

    「誒…可惜了樣子滿漂亮的,居然是個傻子」

    「是啊是啊可惜可惜了……」

    發覺自己失態的羅雲雅馬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著,以演示自己的慌亂「咳。咳」乾咳兩聲后,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圖書館找鳳白去了。準備回到宿舍後進行自己的計劃。

    =================================================


    「那個…鳳白主人啊…去洗下把,累了一天了去休息休息把。我去幫你放水。」羅雲雅自顧的說著,轉身走進浴室去放水順便做準備去了。

    「記得!要叫主人啊,下次不可以在叫鳳白主人了。不然小心我懲罰你!!」鳳白用自認惡狠的表情向著浴室的方向大喊。

    「是…是…我最最親愛的主人。」破於規則的威脅只好屈服的羅雲雅憤憤不平的說著「哼…等下毒死你,主人!你就為了我的復仇計劃做次『小小的』犧牲把」想到這羅雲雅心裡異常興奮。

    小心翼翼的把粉末撒在鳳白的浴巾上后,若無其事的繼續做著其他的事情

    「主人…可以了。」羅雲雅走出浴室看著在整理床鋪的鳳白心裡稍稍升起點罪惡感。身為死神的她從未對剝奪任何一個生命產生過罪惡感,猛的反映過來迅速的甩了甩頭把這個想法拋棄掉。

    「恩,知道了。小羅雲雅你不洗么?」轉身走向浴室的鳳白經過羅雲雅的身邊時問到。

    「恩我不洗了,反正一天什麼也沒有作過身上也沒有出汗」羅雲雅攤開雙手做出無所謂的樣子。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了,羅雲雅的心理好象正在進行毒藥製作一樣翻來覆去,欣喜與悲傷交融的心情不住的擾亂著她的心「我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呢」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了,羅雲雅的心理好象正在進行毒藥製作一樣翻來覆去,欣喜與悲傷交融的心情不住的擾亂著她的心「我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呢」忽然冒出這樣想法的她莫名的出了一身冷汗,再次的甩了甩頭趕走那善良的想法「身為死神的我!不會惋惜任何一個生命!恩,為了報復那死老頭犧牲一兩個生命又有什麼關係呢」在心裡給了自己一個說法后,頓時覺得身上稍微舒暢多了,不過依然有淡淡的憂傷在她的心裡徘徊。

    「啊…好舒服啊,小羅雲雅你真的不去洗么?」身上包裹著浴巾的鳳白緩緩的從浴室走出,手裡還擦著尚未乾透的髮絲

    羅雲雅張的大大的嘴巴看著眼前的人,好象自己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一樣「不可能!雖然不是很強烈的毒藥,但是對付人類應當完全沒有問題啊,按理來說碰到皮膚應當會馬上吸收死亡啊怎麼…怎麼會這樣?」心裡被不安佔據著的羅雲雅沒有注意到鳳白身上那細細的粉末。

    「怎麼了?我有什麼問題么?」看著張大嘴巴盯著自己的羅雲雅眼裡漏出不可思議的目光,鳳白低頭打量著自己身上有什麼不妥。

    強壓下自己鬱悶的心情后羅雲雅道「沒什麼,休息把明天還要上課呢。」按她的原則想不明白就不想,轉身走到床邊躺下準備第二套方案。

    鳳白看著羅雲雅怪異的舉動眼裡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後走到床邊也躺了下來,轉身抓住自己的「抱枕」沉沉的睡了過去。

    已經認命了自己「抱枕」身份的羅雲雅正在充分的體驗著這個角色的痛苦。


    忽然羅雲雅覺得自己的皮膚有些疼痛「恩?這個感覺…」微微轉過頭看著好似八爪魚一樣纏著自己的鳳白「她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量啊…」心裡覺得很是不對勁的她猛的發現,鳳白身上微微發著白光的粉末「糟糕。這個不是我給…這個粉末雖然不能對我造成什麼傷害,但是也會讓…。」想到這裡身上忽然傳來疼痛的感覺,好象被刀切一樣的痛楚傳遍了全身。

    咬著下唇的羅雲雅臉色鐵青的想著「死老頭…都是你…」伴隨著疼痛的感覺她度過了在人間的第一個無眠之夜。

    早上鳳白起來時看著眼圈發黑的羅雲雅正在盯著天花板猛看,奇怪的鳳白坐起身子看著羅雲雅問道「天花板上有什麼東西么?讓你這麼出神?」

    徹夜的疼痛讓羅雲雅擁有了清晰的思路,無眠的夜晚讓她擁有了那媲美腐蝕之球一樣的黑眼圈。轉身看著正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自己的鳳白后說「沒什麼,我在研究規則,研究怎麼更好的保護你,我的主人!」

    依然覺得羅雲雅不太對勁的鳳白帶著疑惑走進浴室去梳洗了。

    看到鳳白走進浴室梳洗去了,羅雲雅猛的從床上跳起,沖向廚房進行著自己晚上想好的第二套方案。

    梳洗完畢的鳳白走出浴室看見羅雲雅正端著一杯茶向自己走了過來。 總裁爹地霸道寵

    梳洗完畢的鳳白走出浴室看見羅雲雅正端著一杯茶向自己走了過來。

    「主人!早上起來口一定很乾澀把,那這杯茶喝了把。等下我再去給你準備早餐,今天我們就不去食堂了。」羅雲雅端著茶走到鳳白身邊面帶誠懇的說著。

    伸手接過羅雲雅給自己的茶喝了一口后,抬頭看到羅雲雅又是一張驚奇的表情。

    很是奇怪的鳳白看著羅雲雅問道「這次又怎麼了哦?從昨天起你就不對勁了,是因為剛起早上口渴么?」

    心裡好象打雷一樣的羅雲雅根本沒有聽到鳳白在說什麼「怎麼可能???這個可是只需一滴連巨龍都能殺死的猛葯啊!怎麼會…」

    看著羅雲雅依然驚奇的表情,鳳白走到她身邊說「口渴的話我這裡還有半杯給你把。」

    心裡正想著問題的羅雲雅完全沒有聽到鳳白所說的話只是傻傻的點了點頭。

    看到羅雲雅點頭卻依然沒有伸手去接杯子的動作,鳳白一手拿著杯子一手捏著羅雲雅的嘴把剩下茶水都倒入了羅雲雅的口中輕輕的一敲羅雲雅的脖子「咕嚕」一聲后剩餘的茶水順利的進入了羅雲雅的身體。


    還在發獃的羅雲雅感覺有東西進入自己的嘴裡還未反映,已經被人把口中的液體弄進身體裡面,慌忙的她注意到鳳白在自己的面前手裡還拿著那個已經空了的杯子,「不好」猛地意識到自己又被自己製作的東西處理了的時候,慌忙推開站在自己身前的鳳白跑到鏡子面前眼見自己的頭髮正在已肉眼看的到的速度開始從黑色變成深紫色,從深紫色仍在繼續的變淡

    慌忙從自己的手鐲里拿出一個黑色的瓶子打開后,一仰頭喝下去,正在持續褪色的頭髮停止了變化,羅雲雅看著鏡中的自己,從以前的黑髮變成現在的紫色頭髮。無奈的嘆了口氣後轉身看到正在用怪異目光看著自己的鳳白破於無奈的羅雲雅只好敷衍道「剛才我向自己施展了一個魔法,讓自己的頭髮變色。黑髮好長時間了早就想換換了現在這個樣子我比較滿意呢!恩,那我先去準備早餐了,主人先去看看魔法書好了。」說罷便轉身衝進了廚房。

    「奇怪的小羅雲雅…」搖著頭裝做老成樣子的鳳白走到桌前拿出昨天在圖書館借的魔法書開始了自修。

    在廚房,一面準備著早餐一面仍然在想原因的羅雲雅覺得非常的奇怪,為什麼兩次都會失敗呢?第一次或許是因為她的體質,那第二次呢?難道是因為那一口根本沒有喝多少的原因?恩,一定是這樣。不然怎麼會沒有效果呢!堅信了自己觀點的羅雲雅從手鐲里拿出了一個透明的六角形的瓶子,打開瓶蓋把液體撒在了剛剛做好的麵包上。

    把早餐放到桌上剛準備開動的羅雲雅忽然被鳳白叫住「小羅雲雅幫我去拿杯水好么?」 把早餐放到桌上剛準備開動的羅雲雅忽然被鳳白叫住「小羅雲雅幫我去拿杯水好么?」

    聽完后羅雲雅便去廚房倒了一杯水放到鳳白的面前,看著鳳白開始進餐后,她也開始吃著自己的早餐,渾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麵包上好象多了一種不知名的液體。

    「啊…」一聲驚叫,羅雲雅抬起頭看著正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自己的鳳白覺得很是奇怪,習慣性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一抓頭髮才發現,原來長及腳踝的髮絲現在居然到腰間了!回身再次衝到鏡子前面看著自己逐漸縮短的頭髮。羅雲雅迅速的咬破了自己左手的中指,在空中畫出了一個六芒星圖案,血液形成的六芒星違反了物質的法則在空中不住的旋轉,一屢屢絲線一樣的暗紅色血液從羅雲雅的手指中抽出,並聚集到六芒星周圍緩緩旋轉。慢慢的血做的絲線漸漸彙集成一條暗紅色的絲帶后掉到了地上。

    看到掉到地上的絲帶羅雲雅嘆了口氣。到肩膀的法絲已經停止了變短。再次深深吸了口氣后,回身剛好對上鳳白的臉,距離的接近連鳳白口中吐出的氣息都可以輕易的感覺到。

    看著鳳白有些發怒的眼神羅雲雅心虛的說「怎…怎麼了?不去吃早餐?」

    不理會羅雲雅說的話,鳳白低下身子拿起地上那條暗紅色的絲帶看著羅雲雅「解釋一下把!昨天和今天的事。我的可愛的小。邁。特。提。雅。」鳳白把小羅雲雅一字一頓的說了出來。

    聽到這裡的羅雲雅心裡咯噔一聲音,無奈只好對鳳白說了自己的計劃以及昨天到今天早上所有的事情。

    鳳白的臉色變了幾變,把玩著手裡暗紅色的絲帶對羅雲雅說「規則里,契約生物不能對主人造成傷害。當然不單單指普通的攻擊,所指的傷害呢是所有,也就是說所有你製作或者造成能傷害我的攻擊也好,毒藥也好我都會完全免疫的,明白了么?」

    站在鳳白前面的羅雲雅只好默默的點頭。

    「還有哦你因為你最後的那兩種毒藥,怎麼會改變你的頭髮呢?」鳳白問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羅雲雅抬頭看著鳳白怯怯的說「第二種毒藥是一種能讓服用后迅速衰老至死的毒藥呢,只不過這個葯的效果先體現在頭髮上,只是在體現在頭髮上的時候不會對身體有著任何的影響,等到頭髮完全蛻變成白色後身體就會在一分鐘內迅速衰老至死…」說到這羅雲雅微微抬頭看了看鳳白的表情后又繼續說「第三種是連神都可以殺死的猛毒,只要服用以後身體構成的主要中樞部分會開始萎縮,不過也是從頭髮開始,在頭髮消失以前不會對身體有影響,不過消失後身體中樞馬上就會因為萎縮而讓所服用的人立刻死亡。」

    聽完羅雲雅所說的話后鳳白臉色鐵青隱約可以看到頭上巨大的井字,微微舒口氣的鳳白看著眼前的人說「為什麼每次都要從頭髮開始呢?直接致死不是更好么?」

    聽到鳳白這麼說的羅雲雅心裡不免一顫「我只是用毒藥折磨人而已,沒有想要殺死人呢…所以雖然效果很明顯但是如果有點常識的話都不會死的…」 聽到鳳白這麼說的羅雲雅心裡不免一顫「我只是用毒藥折磨人而已,沒有想要殺死人呢…所以雖然效果很明顯但是如果有點常識的話都不會死的…」

    聽到這裡鳳白已經憤怒了,隱約可見的巨大井字已經完全的浮現出來,先在羅雲雅頭上甩了一個爆栗後起身抓住羅雲雅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邊,用手上的暗紅色絲帶系在羅雲雅的脖子上打了一個蝴蝶結后說「介於你想致主人於死地,我決定懲罰你!不過懲罰前告訴你一個秘密好了,所有擁有契約生物的人死亡順序永遠都是契約生物然後是主人明白了沒?」

    已經完全失去主動權的羅雲雅聽到鳳白說的話心裡徹底絕望了,看來想要回去報復也沒有這麼順利,規則還沒有漏洞可以鑽,難道真的只有等到鳳白自然死亡了么?

    徹底絕望了的羅雲雅看著鳳白「即使無奈也只能與這個主人一起了么?而且還有等待自己的懲罰,看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再次長長的嘆了口氣后羅雲雅將有些煩悶的心情全部拋開了。

    泰蘇格安學院中央大廳

    清晨,上百名學員擁擠在平日學習的大廳里,焦急地等待著導師的到來。

    這些人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在歐雷麗撒亞大陸大陸上最大的學院里經過入學考試以及每年的學習和數次篩選后,只要能完成接下來的試煉,他們就能成為一名合格的見習職業者,並去大陸進行冒險,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繼續在學院修習,但是通過冒險來提升階級明顯是學院所有學生都嚮往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