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嘖,我就知道。」

    秦莉莉很唾棄,「可是如今是你自己找過來的,而不是他過來,想必你沒有答應他的條件吧。真是我的好女兒,放心吧,媽媽才不會這麼輕易死去,絕對不會死在這個人渣面前。」

    有了秦莉莉這句話,紀湘頓時懸著的一顆心就放下來了。

    此時,蘇眉看已是時機,便主動開口,「阿姨,整天在醫院裡躺著沒病也要憋出病來。今天湘湘來到,不如我們出去慶祝一下?」

    秦莉莉眼睛一亮,「好啊!我已經好幾天沒出去了,每天都只有護工帶著我到醫院下面的公園逛一圈,悶死我了。」 蘇眉只是借故讓秦莉莉出去走走,畢竟醫院的病房裡有監控,她要是做了什麼小動作很容易就被發現。

    蘇眉空間里還有很多的仙丹,雖然不能一下子把癌症治好,但是讓晚期變成中期,中期變成早期這種「退化」功能還是有的。

    如果可以的話,完全就是幾粒仙丹就能搞定,而不需要治療了。

    可那樣也太容易引人注目。

    所以蘇眉決定,只需要把癌症晚期變成中期,再積極配合治療,以現有的科技完全就能解除危機。

    她真是棒棒噠。

    兩人左右一邊一個扶著秦莉莉出門,期間,蘇眉的五行煉體訣通過肌膚的接觸緩緩匯入秦莉莉的身體,讓她不是那麼難受。

    秦莉莉也舒坦多了。

    論黑化竹馬的白月光 感覺能夠走出病房,出門呼吸新鮮空氣,身心愉悅,身體都不痛了。

    在公園裡轉了一圈,秦莉莉發現自己竟然沒有疲乏的感覺,莫非是見到了自己的女兒太過開心,生存的意志更旺盛,所以才會暫時壓抑住了癌症的疼痛感嗎?

    一定是這樣的。

    走到醫院附近的食品店,聞到一陣陣誘人的食物鮮香,秦莉莉都有些餓了。

    「我想吃東西了。」秦莉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以往在病房裡,護工帶來什麼食物它都沒有吃的慾望,也許是今天心情開朗了,這些香氣都能誘惑到她了。

    秦莉莉看的方向,是平時街上擺攤的各色小吃。麻辣燙、雞蛋煎餅之類的,看起來不太適合病人吃。

    紀湘皺著眉頭拒絕,「媽……咱們不吃那個,吃餛飩吧,正好我肚子也餓了。」

    秦莉莉雖然被勾引得流口水,心裡想吃的痒痒的,可閨女的話還是要聽的,只能無奈點頭,「那好吧,我們就去吃餛飩。」

    餛飩小店倒也乾淨,三個人要了三碗,蘇眉笑眯眯的,讓兩人坐著等,她從取餐的地方端過來。

    到取餐盒附近拿筷子的時候,一顆丹藥順勢落入秦莉莉的那一碗,入水即化,湯的顏色變得更清亮了,氣味也更純凈了。

    丹藥屬於先凈後補。

    當初蘇眉給中了春藥的晨景喂下一顆丹藥,因為他本身就平常喜好健身,身體的基礎很好,所以僅僅只用了一個晚上就能完全吸收丹藥的精華。

    而秦莉莉就不同了,她是個癌症晚期病人。丹藥入口之後,第一件事便是清除體內的污垢和病灶,蘇眉估摸著把丹藥的所有藥力消耗光了,差不多病情也好轉成中期吧。

    這個過程,少則三五天,多則十天半個月,也不會太引人注意,最多是被稱為醫學上的奇迹。

    加了丹藥的那碗餛飩,味道極好。秦莉莉覺得,這是她住院以來吃過的最開心的一頓飯了。

    因紀湘還要處理蘭家和紀盛的事情,沒能在這裡多呆一會兒,只呆了兩三日,便離開了。

    紀湘離開后不久,秦莉莉這才注意到自己最近的身體似乎好了很多,希望她的身體一天能疼五六次,可這兩三天,竟然只疼了兩次。

    她要求重新檢查身體。

    兩日後的結果出來,讓她喜不自勝。 紀湘和蘇眉風風火火的回來,聽到的第一件喜事兒,這是母親給自己打電話,說她的癌症晚期,竟然好轉到了中期,有很大的幾率能夠治療成功。

    雖然不知道母親發生了什麼事,紀湘也來不及仔細思考,她喜極而泣。沒忍住又抱了一把蘇眉,「媽,你果然沒有騙我!」

    蘇眉:……

    我總覺得你這是在找借口吃我豆腐。

    這幾天你都抱抱親親埋胸好幾次了。

    ……

    隨後,又是第二件喜事。

    唔,也許這第二件喜事只是對於紀湘來說的。

    蘭奕吸毒被抓。

    蘭家一下子斷了根,全都垮掉了。

    蘭家老爺老了幾十歲,一夜之間頭髮白了一大半,抓光了頭髮,也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吸毒。

    這是天大的笑話。

    他的兒子一向都是圈子裡的榜樣,除了晨景穩壓自己兒子一頭,誰不想跟自己兒子搭上關係?

    這般優秀出色的兒子,怎麼會去吸毒呢?

    不……

    到底是誰?

    誰害了他的兒子!

    蘭家老爺這下全沒了心思去和紀湘斗,只顧著查找一絲一毫的線索,沒想到還真讓他查著了。

    兒子出事的幾天之前,跟他來往最頻繁親密的,是紀家的二小姐,紀央。

    蘭奕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都崩潰了。

    央兒……央兒為什麼會害自己?他明明對她那麼好,她想要什麼,他就什麼都給她了。

    況且……央兒還是記憶之中那樣的溫柔可愛,那樣純凈的女孩子怎麼會害人呢?

    他不相信!

    「我才不信,你們一定是騙我的!」 我成了領主流放者 蘭奕抓狂,加上毒癮發作,整個人扭曲的可怕,身體蜷縮成一團,眼睛裡布滿血絲,眼皮子之下是濃濃的烏青。

    氣得他爸爸想甩他兩個巴掌,隔著鐵欄杆沖他怒吼:「你給我清醒一點!」

    可是,蘭奕的父親說什麼,他已經聽不到了,他滿腦子都是想要解脫,痛苦。

    如成千上萬的蟲子啃食著自己的身體,一隻只螞蟻扒在自己的心臟,用它們尖利的小嘴咬著……

    好痛苦。

    痛……

    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只剩下疼痛難忍……

    蘭奕的父親怎麼能甘心只有自己的兒子受苦,那個賤女人也該來陪陪他的兒子。

    他日復一日,趁著自己兒子清醒的時候,來搜集證據,套話。

    蘭家被紀湘玩的只剩下這麼兩套房了。

    好在,蘭奕與紀央恩愛的房子還在他們手裡。

    蘭奕父親用最後的積蓄請來了私家偵探,讓他們幫忙查找線索。

    在無人察覺的角落裡,一些許的食物殘渣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拿去做化驗,果然含有毒品的成分。

    可是不夠,這並非直接證據,還不能讓紀央那個賤女人坐牢。

    他們又再找……確實毫無用功。

    只能就這麼著了。

    蘭奕父親怎麼能甘心,明明知道那個女人就是兇手,卻偏偏找不到證據抓她。

    為了自己的兒子,滿腔的仇恨燃燒了他的理智。

    他要報復!不惜一切的代價報復。

    自己的兒子成為了階下囚,這個女人也休想過上好日子。 紀央終於把蘭奕弄進了監獄里。

    她這段時間以來做的噩夢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

    果然,自從蘭奕走了之後,她每晚上都睡得很踏實。儘管她的心裡還隱藏著對那個男人一絲絲的愛意,可是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和日後的幸福生活,那一點感情還是放棄了吧。

    總有比蘭奕更好的,不是嗎?

    就比如……

    晨景。

    晨景還是單身呢。

    比蘭奕更優秀,只是花心了些。花心又怎樣?她對付男人的手段那麼多,只要用在這個男人身上,還不是照樣手到擒來。

    男人都是一樣的嘛。

    只不過,晨景總是能跟陸小小那個女人扯上關係,讓她很不舒服啊……

    更讓她不舒服的是,哪怕是爸爸出手了,果然還是在意料之中,沒能將紀湘拉下台。

    嘖。

    紀央咂著嘴對紀盛的行動能力表示厭棄。

    算了,不管了,到時再說吧。

    首先還是要將自己的身體養好,如果最該有的資本都沒有,還要怎麼勾住男人的心呢?

    紀央懷抱著夢想的甜蜜睡下。

    ……

    上次,因為紀湘有突發事件打斷了兩人的決鬥。

    晨景和於琨兩人,每人的一邊臉頂著一隻小烏龜,在街上到處亂走,以及顏值高引人注目。

    這不……

    又上了微博熱搜。

    甚至有人認出來了,這不就是當時在陸曉曉旁邊煽風點火的那個帥氣男人嗎?

    等等,陸小小也在。

    那麼另一個男人,大概就是上次視頻里,臉被打上馬賽克的男主角了吧……

    圍觀群眾們:……

    這次大佬們又在玩什麼遊戲呢。

    臉上畫小烏龜看起來真是既滑稽又反差萌啊。

    不用說,這一定是陸小小的傑作!

    畢竟也只有她跟兩個人的關係都那麼好了……

    話說紀家大小姐就真的不吃醋嗎?畢竟上次的視頻之後,那個叫於琨這個男人就表示自己追求到了紀家大小姐呀。

    有人說,不吃醋。

    為什麼呀?

    因為紀家大小姐不是傳出包養陸小小的緋聞嗎?她是百合呀!早就說了嘛,紀家大小姐和於琨在一起只是為了掩人耳目,陸小小才是她的真愛好嗎!

    槽……好像還挺有道理的樣子。

    所以……

    事實上魅力無邊的人,正是陸小小了?!

    上次黑粉黑了一波,結果沒把節奏帶出來,蘭家反而徹底消失在上流社會。

    而這一次,完全沒有人後箱操作,卻直接讓紀家的股票跌入史詩級低峰期。

    這……

    對於趙霜、紀央來說真是個好消息。

    然後,她們很快又高興不起來了。

    因為晨景對著陸小小告白了!

    宛如小說里那般誇張、炫酷、浪漫的盛大儀式,不清楚的人還以為是求婚呢。

    結果蘇眉直接來了一句,「跟我打局遊戲,打贏了我就答應你。」

    晨景:……

    呵,女人。

    我就知道你是在垂涎我。

    我就從來沒見過你打遊戲輸了的!

    可是別人不知道呀,第一反應都以為晨景打的比陸小小強,妹子完全就是個坑貨。

    這一場遊戲,帶上了幾分賭局的性質。同時也說明了兩人的在一起並非只是為了穩住局面,做做樣子。

    【求票票~】 然後……

    蘇眉居然真的輸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