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嗯,好的。」顧久檸心裡有事,也就不做多留。

    霍煜拿著祛疤膏離開,心思紛雜起來。

    待霍煜離開,顧久檸才皺起眉頭來,自己這是被人給正大光明的強行綠了啊……

    容墨現在失憶,而南星公主近水樓台先得月。

    容墨現在和南星的關係又是怎樣的呢?

    莫非……

    不,容墨若是已經和南星公主水到渠成,那麼豈會滯留宮外,應該早早地進了宮陪伴南星公主身側才是。

    看來,自己要發揮自己的厚臉皮精神了!沒事,不就是把自己忘了嗎?那就重新再愛上自己一次吧,總是,容墨,是她的。

    顧久檸睡得極為香甜,第二日上午就去讓人將容墨的住處打探好了,然後等候在醉仙樓。

    這男人失憶后居然比自己還愛去醉仙樓吃飯。

    到了中午,容墨果然出現了。

    翠綠色的青竹細邊,襯得他面冠如玉。

    舉世無雙,不過如此。

    容墨才坐下,那廂顧久檸就在他對面落下屁股,容墨眉頭忍不住微微一皺:「這位姑娘,這裡是在下先來的。」

    「嗯,我不瞎,我看到啦,只是這裡人太多了,我跟你拼下桌。」顧久檸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

    容墨環顧一圈,確實很多人。 第二百七十章登徒子

    於是默認了顧久檸拼桌的行為。

    絲毫不知道,這些人都是顧久檸雇過來的,可以進醉仙樓里吃飯,還能拿錢,何樂而不為?

    顧久檸為了泡到容墨,現在已經化身顧大款,讓人沒眼看。

    一頓飯,容墨舉止得體,並且完好貫徹了「食不言寢不語」!

    容墨夾白菜,顧久檸就叫人再上一盤一樣的給他端上來,容墨吃了一筷子辣子雞,她就再加……

    最後容墨面前堆得滿滿的,偏偏顧久檸笑靨如花,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機智了,卻絲毫沒有看到容墨眉頭皺了起來。

    最後容墨食不知味,吃到一半就離開了。

    顧久檸沒有理由纏著,只能坐在那裡眼巴巴的看著,像一條被主人拋棄的小奶狗。

    匆匆吃了幾口,顧久檸的厚臉皮精神再次發揮出來,追上容墨:「容墨,你等等我。」

    聞言,容墨停步,狐疑的看著她:「你怎麼知道在下的名字?」

    「我都說了,我是你新婚妻子,自然是知道的。」顧久檸眉眼帶笑,在他身前站定。

    「……一派胡言。」容墨薄唇輕啟,吐出四個字,然後又要錯開她往家走。

    顧久檸就亦步亦趨的跟著他:「你要是不信,你就再娶我一次唄,反正你又不虧。」顧久檸主動求娶,一副潑皮無賴相。

    想到了上次顧久檸對自己「上下其手」:「自重。」

    「我又不重,清著呢,不信你抱抱。」滿心滿眼都是他,就算被他呵斥,顧久檸也喜不自禁,忍不住彎了彎眼睛,杏眼如同一抹彎月,嬌俏的緊。

    卻不知道,容墨已經將她視作花痴,他來這裡有些時日了,出門在外,也見到過對自己目露仰慕的女子,卻是鮮少有這樣直白的。

    他認真打量她一番,覺得他穿著暴露,言行輕佻,只是為了一副皮囊對自己死纏爛打。

    於是繼續邁步往前走,顧久檸腿沒他的長,但是有輕功啊,只見顧久檸得意的彎了彎唇,然後不再跟上他。

    見顧久檸不再窮追不捨,容墨這才放下步伐,慢慢地往前踱步,只將顧久檸的行為當成了一時興起,不想遠遠地就看到一個人站在自家院子前,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不是顧久檸,還能是誰?

    「……」 泣血之痕 ,這樣一想,容墨對她沒了耐心。

    避開她,直接推門回去,然後毫不猶豫的將門給關了。

    顧久檸:「……」她這還沒說上話呢,怎麼就這麼不被待見了?

    晚上顧久檸忍不住捧著鏡子左瞧右看,自己是已經容顏不在了嗎?怎麼容墨現在對著自己絲毫不起興趣!按照小說和電視劇里來說,不應該是自己出現,然後男主看到自己就覺得頭好痛痛,然後女主捨身相救,然後就醒來,緊接著換女主嗝屁???

    呸呸呸,她才不要捨身相救,然後嗝屁呢,她可是宇宙無敵小可愛,大富翁,還沒有在這個國度賺的手軟,她是不會放棄的!

    緊接著幾日,只要容墨去哪,都能見到顧久檸,還成功的拼桌。


    容墨試過換一家店,偏偏顧久檸每次都能準時出現,他去哪,顧久檸就會出現在哪兒,容墨在這裡素來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的,突然有個人左右跟隨,起初不適應,現在倒是習慣了。

    反正掙扎也是徒勞……

    顧久檸照例準備早早起床,去守株待容墨,不想渾身酸乏,后腰隱隱抽痛,這是她來到這個世界所不曾有過的,強撐著起來,然後起身自己梳洗。

    走到屋外,還沒有來得及繼續往前走,就覺得疼的小肚子抽搐,疼的一抽一抽的,根本舉步維艱。

    臉色也不由蒼白起來。

    難受的蹲了下來,感覺到一股暖流從身子滑出,忍不住捂臉,她不會是……

    她還沒有來得及哀嚎,一陣腳步聲已經靠近過來:「顧姑娘,你這是怎麼了?」

    聽出是霍煜的聲音,顧久檸本就埋在懷裡的小腦袋,更加想鑽進地里才好:「我沒事……」然而不等她想法子把霍煜騙走,霍煜已經將人懶腰抱起:「你流血了,顧姑娘,我先抱你進屋子,我去找大夫。」

    語氣正兒八經……

    顧久檸羞的要暈過去,然後就感覺自己被人抱起來,最重要的是,霍煜一直很正兒八經,讓顧久檸想要解釋的話反而無從說起。

    霍煜將顧久檸抱到床上,然後就急匆匆要往外趕,因為顧久檸不喜歡綠屏伺候,綠屏時間久了也就不再主動往上湊,跟本不知道出了這麼回事。

    現在聽到動靜也出來了,見著這情況,還有顧久檸的表情,一下子就反應過來,攔住霍煜:「少爺,顧姑娘沒事,你先出去吧,這裡交給綠屏就好。」

    霍煜皺眉,看向顧久檸,此時顧久檸才將臉給抬起來,但是卻被霍煜給驚艷了,小臉蛋上的疤已經比之前淡了太多太多,但是還有道嫩粉色,相信假以時日一定會好起來。

    現在霍煜已經將臉上的面具給拿掉了,之前顧久檸忙著泡容墨,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件事,現在發現了,頓時被驚艷,隨即感慨。

    老娘真厲害,升級版祛疤膏,你值得擁有~!

    「嗯嗯,讓綠屏留下就行了,我自己是大夫,還請什麼大夫。」顧久檸直點頭。

    見狀,霍煜才離開。

    綠屏拿了熱茶進來,先喂顧久檸喝下,然後再遞進來感覺的換洗衣物,還包括小衣,還有一塊純白的棉布……

    顧久檸第一次體會到身為穿越者的痛苦,之前沒有來大姨媽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區別,化妝方面也沒有太多需求,畢竟原主模樣本來底子就好,自認為隨便搗鼓搗鼓都好得很,第一次在這裡覺得跌了大跟頭。

    換好衣服, 明末之範進種田 ,深受其苦,但是你以為這就能阻止她去泡美男嗎?

    不!

    不不不!

    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第二百七十一章落水


    等綠屏裝好湯婆子,房間里已經早就沒有了顧久檸的身影,顧久檸忍著腹痛,吃了顆葯,匆匆趕去醉仙樓,果然,容墨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見了。

    過了午餐點,容墨自然是早就離開了……

    還以為會等自己呢……

    顧久檸踢了踢腳下的石子,往回走。

    就見一個男人搓著手迎上來:「今個兒還有任務嗎?」平日里他們這些遊手好閒,又沒有工作的,就是靠著顧久檸這位顧大款來賺點錢了。

    「沒了。」顧久檸來了月事,心頭很是不耐煩,對著旁人也沒有好臉色。

    「這樣啊,下次有的話再找我啊,不過剛剛那個公子向我們打聽了些事。」見顧久檸不耐煩的扇扇手,那人也不惱怒,反倒腆著臉笑著湊上來。

    聞言顧久檸停下:「他問你們什麼了?」

    「這個嘛……」男人搓了搓手,比了比顧久檸的錢袋子。

    顧久檸沉默,然後從錢袋子里拿了一兩碎銀子給他。

    男人當即眉開眼笑:「他問我們認不認識你,是不是被你每次雇去酒樓佔位置。」

    「……」顧久檸臉色一黑,自己這是被發現了啊,不過早該料到的,容墨這腦子和記性一向好,這些人換來換去也就這麼些個,時間久了,必然會發現的。


    顧久檸黑著臉,那男人也不敢再湊上來了,拿著銀子開心的走開了。

    顧久檸連忙往容墨的住處趕,結果路上就看到一個女人在對容墨拚命的獻殷勤。

    今天容墨一個人在餐館里吃飯,卻發現飯菜索然無味,不由頻頻將視線往外拋,便看到一些個男人在屋外也頻頻偷窺著自己。

    於是冷著臉問了男人。

    這才曉得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個女人……可真是個敗家的,為了追求自己,能夠做到這份上,也是讓人咂舌了……

    知道她今日不會來,容墨結了飯錢離開,不想路上就遇到了眼前這位姑娘,他本只是好心的看到她的帕子遺落在了路上,撿起來遞給她,不想卻被纏上。

    「公子姓甚名誰?可有婚配?」趙玲笑容明媚,很明顯是對容墨的皮囊中意了。

    在旭烈國男人都是高大的健壯的,且時常會有金髮碧眼的人,而容墨這麼一對比,雖然個子不矮,卻顯得書生氣更加濃郁,且興起女人養面首,所以自然的將容墨歸為了某種營生的男人……

    容墨臉色早就面露不悅,偏偏趙玲醉翁之意不在酒,整個身子就差貼上容墨了。

    旁邊就是蓮池,容墨避閃不及。

    顧久檸看的火冒三丈,這現代的酒店上門服務也不帶光天化日之下,這簡直是道德的淪喪,人性的泯滅!

    擼著袖子就衝過去了:「姑娘自重啊,這可不是什麼煙柳之地,纏著我男人幹什麼呢?」

    「你,低俗!」聽顧久檸說煙柳之地,趙玲面色一片紅青交替:「我只是跟公子閑聊,倒是你,看起來一臉短命相,還你男人?快快讓給了我,本小姐倒是可以賞你些銀錢拿去治病。」

    顧久檸模樣是嬌俏,但是現在因為來了月事,臉色蒼白的很,看起來確實氣勢上不足,顯得體弱多病一樣。

    容墨聞言看了眼顧久檸,發現她臉色慘白,不由眉頭皺了皺。

    「跟我比有錢,你怕是關公門前耍大刀呢,小屁孩,哪涼快哪待著去,爺今天心情不好,懶得跟你掰扯。」顧久檸不屑的勾起一抹笑,她有寶戒在手,裡面的東西隨便一樣掰扯出來都價值不菲。

    她沒興趣欺負小朋友。

    不想趙玲覺得自己在容墨不能丟了面子,看顧久檸一副藥罐樣兒,心裡根本不把顧久檸當成一回事:「這個男人我要了,你要多少錢,說了就是。」

    「在下與二位都不過萍水相逢,二位爭執,不需要帶上在下。」容墨聽她將自己比作貨物一樣,臉色早就冷了下來,想到顧久檸看似的每次邂逅也都是心機而促,更是語氣清冷。

    說罷轉身就走。

    顧久檸忙轉身要去追,她還沒有解釋自己僱人騙了他的事情呢,結果趙玲上前扯著顧久檸的袖子,就將人往身後的蓮池推。

    顧久檸今日身子不適,本就是強撐著過來找容墨,頭重腳輕的,讓趙玲輕易得了手,但是她自然不會讓趙玲如此得意,乾脆拉著趙玲,一起跌落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