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嗯,下一次,魔族必然會更加小心了。」周寒點著頭,問道,「我剛才對莫紅雪他們說我在研究殺死高等魔族的辦法,並且當著他們的面殺死了一隻高等魔族,你有沒有什麼殺死高等魔族的法門,幫我掩飾一下?」

    「有,殺死高等魔族的法門很多,只不過現階段的你,根本施展不出來。」光明祭靈道。

    「我施展不出來沒關係,只要能暫時糊弄一下天宮城的那些高層就行了。」周寒隨口說道,自己能夠殺死高等魔族,這茬通過莫紅雪的嘴傳入天宮城的高層之中,周寒正好也可以通過這茬,直接和天宮城的高層接觸了。

    一個月之後,魔族就要攻打天宮城,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嗯,有一種陣圖叫大荒蕪陣,這種陣圖可以強行吸取他人的生命,包括魔族。」光明祭靈道,「你現在一個陣圖都不會,所以……」

    「這陣圖好學嗎?」周寒問道,反正自己有光明祭靈,這玩意學不學沒關係,主要是用來暫時糊弄天宮城的高層罷了。

    「沒有哪一個陣圖是好學的,就像你最開始學習符文一樣,這東西也需要悟性。」光明祭靈道,「大荒蕪陣是比較高級的陣圖了,一般的天才不花個幾百年,很難學會。」

    對於周寒學習符文這茬,光明祭靈有點汗顏。當初周寒學了這東西,結果後來根本都沒怎麼用上,主要是因為吞噬祭靈的出現,讓周寒的實力快速暴增,這符文方面的東西,周寒根本就沒有時間繼續學習,只好擱置了。

    而且現在,周寒面臨的狀況,更加不可能再學習陣圖了,只能把這茬忽略了。

    「沒事,現在你就把大荒蕪陣圖的法門傳送給我就是了。」周寒道,反正只是暫時糊弄一下而已。

    「嗯,好。」光明祭靈說罷,立即開始傳授周寒修行大荒蕪陣圖的法門。

    「哎,炮哥,跟你商量個事情唄。」在光明祭靈給周寒傳輸修習大荒蕪陣圖的法門的時候,那梁公子湊了過來,表情那是相當的不自然。

    之前他和其他三個公子哥都瞧不起周寒,不把周寒放在眼裡。結果呢,如果不是周寒,他們這些所謂的公子哥,一個都活不了。

    甚至,這周寒居然還能夠殺死魔族,很顯然,只要一回到天宮城,他立即就會成為城主的座上賓,地位比他的父親還要高。

    於是,這梁公子哪裡還敢在周寒面前裝比了,這得要裝孫子了,畢竟他還有求於周寒。

    「我叫周寒,不要稱呼炮哥!」周寒看著這梁公子,雖然說打心眼裡不喜歡這傢伙,但畢竟他不是周寒的敵人。

    「對了,你為什麼要稱呼我為炮哥?」周寒追問道。

    「咳咳,這個嘛,所謂的炮哥,就是很擅長男女之間那種事情,持久不射,金槍不倒,令無數女人為之瘋狂……」

    「尼瑪!」不等梁公子說完,周寒就無語的打斷了,搞了半天,原來炮哥是這樣的。

    麻痹的,自己可還是處男,怎麼可能會被這些傢伙按上這麼個外號。

    「咳咳,你弄那隻魔族的姿勢很曖昧,就像老樹盤根……」

    「等等,啥叫老樹盤根?」周寒再次打斷了梁公子,自己當初只是努力的想要給光明祭靈爭取時間,哪裡顧得上自己的動作了。

    「老樹盤根就是男女之間那啥的一種姿勢,男的保住女人的腰,然後女人的雙腿纏繞在男人的腰上,然後再……」

    「尼瑪,卧槽!」周寒再次打斷了梁公子的話,「給老子滾蛋,尼瑪逼的!」

    操蛋啊,自己對付魔族的姿勢,居然被他給這樣比喻。

    「咳咳,周寒,不好意思,我以後保證不再這麼叫你了。」梁公子厚著臉皮,「我這裡還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

    「放吧!」周寒沒好氣道。

    「就是我那法則古劍,其實是我從我父親那裡偷來的,我,我,我……」梁公子的話沒有說完,周寒意念一動,將鎮壓的那妖族手裡的法則古劍拿了出來,隨手就丟給了他。

    這古劍的法則應該不是風屬性,也不是雷電屬性,周寒不懂這茬,自然也是駕馭不了這把古劍。

    豪門誘情:老公請溫柔 更何況,周寒擅長槍這樣的長兵器,根本不擅長寶劍,就算會這寶劍的法則,周寒也是發揮不出來威力的。

    留著也沒啥用,乾脆就還給這梁公子了。

    畢竟這法則兵器的主人,也就是梁公子的父親肯定和法則古劍之間有感應。自己要是不還的話,咳咳,回到天宮城,這工作也許有點不好開展。

    「謝謝,謝謝寒哥,謝謝寒哥了!」自己話都還沒有說完,周寒就被古劍還給自己了,梁公子感激涕零。

    全職靈尊 「行了,別嚎了,趕緊從我眼前消失,不要再來打擾我!」周寒道,自己還得繼續接收光明祭靈傳輸給自己的大荒蕪陣修習法門。

    「記住了,這法則古劍裡面的法則幸好你沒有催動,不然你定然會遭到反噬,以後別再隨便亂動用這東西了。」周寒最後囑咐了一句。

    「是是是!」梁公子嗖的一下子,閃了。

    周寒正要繼續接受光明祭靈傳遞給自己的大荒蕪陣圖修習法門的時候,莫紅雪走過來了。

    莫紅雪的眼裡有著異樣的光芒,除了親眼看見周寒殺死是高等魔族外,還有剛剛她親眼見到了,那法則古劍周寒居然就那麼隨隨便便的還給了梁公子。

    從此看得出來,周寒應該是一個君子,不奪人之愛。

    也許周寒駕馭不了這把古劍,但並不能抹除這把古劍的價值啊。

    再說了,梁公子把古劍丟了,然後周寒降服魔族,把古劍奪了回來,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把法則古劍已經歸屬周寒所有。

    但周寒就這麼隨隨便便的還給了梁公子,這令莫紅雪對周寒刮目相看。

    畢竟,如果就算周寒不歸還這把古劍,梁公子的父親也不能拿周寒怎樣。畢竟周寒能夠殺死高等魔族,回去之後受到自己父親的重視,誰還敢動周寒一根毫毛。

    「周寒,謝謝你了。」莫紅雪走到了周寒面前,面色有些微紅,不知道怎麼的,面對周寒,她突然變得有些異常的緊張。

    「呵呵,沒事,我既然受你雇傭,自然就有義務保護你了。」周寒笑了笑,看著莫紅雪。

    不得不說,這莫紅雪還真是一等一美女了,近距離觀看她的臉,竟然也看不見毛孔。

    「周寒,我之前聽說昨天有人殺死了一隻魔蛟還有數千隻魔蝙蝠,這人應該是吧?」莫紅雪被周寒這麼一看,臉頓時就變得有些發燙,把臉別了過去,竟然不敢去看周寒的眼睛。

    見著莫紅雪這樣子,周寒立即便是明白了,一直盯著女孩子的臉看,會把別人看的不好意思。

    曾幾何時,自己也敢這樣直視女孩子的臉了,咳咳。多半是受兩個祭靈混蛋的影響了。

    周寒摸了摸鼻子,表情有些不自然:「呵呵,莫姑娘的消息真是靈通啊。」

    「像你這樣的高手,怎麼可能屈居在趙氏部落里,你沒有想過進入高層嗎?」莫紅雪見周寒承認了,心中暗暗道,自己果然沒有猜錯啊。

    「呵呵,其實我不是東域大陸的人,我是南天域大陸的,我是一個月之前在空間隧道裡面出了點岔子,於是就被隨即送到了這東域大陸。」周寒說道,「我這語言,還是這一個月的時間,跟著趙氏部落的一個老爺爺學的呢。」

    「你居然不是東域大陸的人?」莫紅雪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不可思議的看著周寒:「你真是南天域的人?」

    「嗯,是的。」周寒點著頭。

    「據說南天域大陸還沒有遭受到魔族的侵略,是這樣嗎?」莫紅雪的神情變得有些憧憬起來,她一出生,魔族就已經踐踏了這片土地。

    聽父親講,南天域大陸還是一片凈土,那裡充滿著祥和和安寧,頓時間,莫紅雪對南天域大陸有一種期待的嚮往。

    其實又何止莫紅雪,很多東域大陸的人,都渴望像南天域大陸那樣的和平之樂土。

    「暫時還沒有。」周寒點著頭,「不過看東域大陸這情景,估計過不了多久,魔族也會把魔爪伸向南天域大陸的。」

    「所以你們南天域大陸的人就在提前研究魔族了,是嗎?」莫紅雪看著周寒。

    「咳咳,這個嘛,怎麼說呢……」周寒頓了頓,然後道:「研究魔族,其實是我個人的一些想法,南天域大陸畢竟還沒有遭遇魔族的入侵,那裡的人對於魔族,好像還沒有什麼警惕,他們和妖族乾的厲害。」

    「妖族?」莫紅雪一愣,「你是說妖域的那些強大的妖獸一族?」

    「嗯,是的。」周寒點著頭。

    「唉,這可真是糊塗啊,眼看著魔族就要繁衍強大起來了,南天域和妖域居然還在內鬥!」莫紅雪的神情變得不滿起來。

    「莫姑娘,回到天宮城之後,麻煩你幫忙引薦一下城主吧,我有要事要跟他說。」對於妖族和人類之間的恩怨,周寒不想繼續扯這個問題了,畢竟現在跟他扯不上什麼關聯,還是把注意力著重眼前才是。

    「這你放心,就算你不說,我也會主動跟我父親提這事情的。」莫紅雪的神色點著頭。

    呼!

    就在這時候,鑾車突然停了下來,莫紅雪連忙道:「怎麼停了?」

    「回報小姐,是城主他們趕來了。」車夫連忙一指鑾車的前方,那裡,一大群強者正急速飛來。 遠處的天際,雲端之上。

    一襲白衣,風度翩翩的美男子,領頭飛來。

    他叫莫旭武,莫紅雪的父親,天宮城的城主!

    他的身邊,跟隨著上百名的高手,個個實力最低都是苦海之境。

    莫旭武出動了這麼大的陣仗來,其實並不是為了接應自己的女兒莫紅雪。

    而是因為莫紅雪把周寒能夠殺死高等魔族的事情用心靈感應的方式傳遞給了他,於是乎,這莫旭武就立即召集了上百名好手,急速趕來。

    雖然說東域大陸的強者們聯手起來,也能夠殺死高等魔族,但代價往往都太大了。

    而周寒卻能夠憑空將魔族弄成乾屍,自身沒有任何傷害,這怎麼不令莫旭武激動。

    「不要停,立即回天宮城!」莫旭武帶人守護在鑾車的四周,並沒有立即登上來,而是催促鑾車繼續前進。

    「是,城主!」車夫連忙催動了鑾車,在一干高手的守護下,朝著天宮城急速趕回。

    途中,不少人紛紛把目光投在了莫紅雪身上,倒是沒有關注到周寒。

    莫紅雪招募高手出城,必然是有著非常重要的任務。

    莫旭武派出這麼多的高手半中途迎接,一定是莫紅雪有了巨大的收穫了。

    但莫旭武卻並沒有告訴他們周寒能夠殺死高等魔族的事情,於是這令他們並沒有關注到周寒。

    莫旭武的眼神時不時疑惑的在周寒的身上掃過,這能夠殺死高等魔族的人也太年輕了點,看上去也就十八歲的樣子,他能殺死魔族?

    不過當務之急是在最短時間內趕回天宮城,然後再確定。

    那兩名魔族戰士被殺,魔族必然已經驚動了,說不定已經派別的魔族來劫了。

    果不其然,在距離天宮城還有半個時辰的飛行路程的時候,兩大團黑雲從左右兩邊急速的掠近了。

    其實,這根本不是什麼黑雲,而是大批的魔族。它們的數量不少,魔氣密集,所以看上去就像黑雲一樣。

    「卧槽,這麼多魔族!」

    見著鑾車左右兩邊快速接近的魔雲團,莫旭武帶來的高手紛紛目瞪口呆,尼瑪這魔族也太多了。

    要知道,魔族的數量可是不多,哪怕是在攻打人類城池的時候,其實出動的魔族數量也不多,頂多不會超過五十隻。

    而這兩團魔雲,每一團魔雲之中,魔族的數量都超過了一百,這不得不令莫旭武帶來的這些天宮城高手狐疑,莫紅雪究竟是得到了什麼收穫,竟然惹的魔族如此這般瘋狂了。

    當然了,他們都不會想到,魔族之所以瘋狂,是因為居然有人類能夠直接輕易殺死它們的同伴,這不是個好兆頭,他們自然要把這隱患扼殺在搖籃之中,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在這隱患成長起來之前!

    「結陣!」

    莫旭武大吼一聲,然後以鑾車為中心,天宮城的高手們盡皆催動了精神力和源力,甚至還有法則的力量,在鑾車的四周布置了一道無形的防護罩,保護著鑾車繼續朝著天宮城的方向前進。

    天宮城有著護城大陣,一旦到了天宮城,魔族就拿他們沒轍了。

    「諸位,不論付出任何代價,一定要堅持回到天宮城!」莫旭武大吼道。

    「城主,能不能告訴我們,魔族為什麼會這麼瘋狂,莫紅雪姑娘究竟拿到了什麼?」有人問。

    「這個我暫時也不知道。」莫旭武搖著頭,並沒有吐露出周寒來。

    天宮城大部分人,其實都是有著赤子之心,一心一意的想要保衛城池。

    但也隱藏了一小部分的姦細,莫旭武甚至懷疑,魔族能夠這麼快趕來劫車,還把路線摸的這麼准,極有可能就是這些姦細給魔族透露了情報。

    要說這部分人是姦細,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來講,這不是他們的本意。

    他們被魔族入侵了靈魂,被魔族掌控了,但魔族的手段非常的高明,很難查的出來。

    所以,莫旭武自然不會把真實的事實說出來。

    「桀桀,破開防護罩,不惜一切代價殺死鑾車上那少年!」兩團魔雲接近了,其中飛出了兩名妖嬈的高等魔族,她們身高一丈,看上去已經是成年的魔族了,而去還是法師。

    這兩名魔族法師一聲令下,頓時間,從兩團魔雲之中竄出了攻擊接近三百隻魔族,朝著防護罩襲來。

    它們有的催動魔氣入侵防護罩,有的採取暴力破壞的方式錘擊,還有的能夠控制地上的巨石進行轟擊,也有能夠使出火球和電弧的魔族……

    將近三百隻魔族的攻擊那是五花八門,它們都在全力瘋狂的消耗著防護罩的能量。

    而那兩名魔族法師卻沒有動,它們要養精蓄銳,待到這防護罩被破開之後,它們還要身先士卒的。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殺死那個可怕的少年!

    面對三百魔族的瘋狂衝擊,防護罩的能量急劇被消耗,裡面的人都感到了莫大的壓力,依照眼前的情況,他們的防護罩決計撐不了半個時辰,最多只能支撐一柱香。

    頓時間,眾人又紛紛把目光投在了周寒的身上,眼神狐疑。

    不是莫紅雪有了很大的收穫嗎,不是莫紅雪引來了魔族的瘋狂嗎,怎麼魔族指名道姓的要殺這個少年?

    在場的這些天宮城的高手都是天宮城的老住戶了,對於天宮城裡面年輕的苦海之境的青年才俊,他們個個都熟悉的很,可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少年呢。

    「我想起來了,他好像是應徵者!」有人嚷道。

    「可這也不對勁呢,他的應徵者,那魔族為什麼這麼拚命的想要殺死他?!」也有人狐疑著。

    「這個,恐怕只有魔族才知道了。」

    「不過,魔族越瘋狂,越說明保護這少年的必要性,哪怕拼了這條命,也不能讓魔族的陰謀得逞!」

    「嗯!」

    ……

    一干莫旭武帶來的高手,個個表情視死如歸。但也有幾個人表情暗暗閃離,貌合神離。

    周寒坐在鑾車之中,對於這樣的情景,他有點感慨。

    東域大陸的人久經魔亂,他們沒有太多的心計,有的只有一顆眾志成城的心。

    既然魔族都已經點破了目的,他們卻拚命的要保護自己,從這點來看,這天宮城的人值得一交。

    然,就在周寒想要讓兩塊石頭出戰的時候,這圍繞著鑾車為中心,突然有五個人收回了精神力和源力,竟然把刀子捅向了身邊同伴的身體。

    「他們五個是姦細,殺了他們!」莫旭武早準備著姦細的破壞,一聲大吼,莫紅雪帶領著十幾個人立即對這五個人採取了毀滅性的攻擊。

    但莫紅雪這十幾個人一撤下來,防護罩的能量大減。在付出了八個人的代價之後,這五個姦細終於全部被殺死,但防護罩的能量也撐到了極限,即將被攻破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